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贾二虎的妖孽人生 > 第1971章 你别想出这个门

第1971章 你别想出这个门


贾二虎一开始并没有运行内丹术,因为在此之前,他和小鹿纯子在一起的时候,从来就没有运行过。

尤其是后来他意识到,小鹿纯子之所以看不到别人潜意识中的画面,恐怕就是没有入鼎双修的缘故。

所以他提醒自己,在找到云虚子之前,绝不和小鹿纯子入鼎双修,没想到小鹿纯子这次是有备而来。

从刚刚和贾二虎见面到现在,她什么事都没谈,就是尽全力展现出自己少女般的魅力,目的就是为了让贾二虎,完全沉醉于自己所散发出的青春魅力之中,对她不设防。

她的目的居然达到了。

看着她满屋子青春的照片,以及婀娜多姿的舞蹈身段,贾二虎真心想好好享受一番。

没一会儿,当他完全陶醉于小鹿纯子晶莹的目光中时,突然感到有一种巨大的吸引力,几乎要吸干自己的身体。

我勒个去,她居然开始采药了!

贾二虎立即控制住自己,企图阻止她的采药行为,小鹿纯子突然把竖起的那条腿放下,四肢像蔓藤一样紧紧缠绕着贾二虎,轻吐玉兰之气,盯着贾二虎的眼睛问道:“怎么这么克制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

贾二虎微笑道:“没有。”

小鹿纯子笑道:“由美可是跟我说过,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根本用不着考虑精力,就看有没有时间。

来的时候我已经跟你说了,别想着一会儿就走,今天不大战个10来个小时,你别想出这个门。”

贾二虎忽然想到了温如玉的话,应该要争取小鹿纯子,而不能把她当成敌人。

毕竟小鹿纯子也练成了内丹术,真要是把她推到敌对的地方,那这样的敌人就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贾二虎立即全身放松,开始运行起内丹术,同时对小鹿纯子说道:“今天我既然来了,还真没打算离开,希望我们的入鼎双修,能够让我们开启新的人生。”

小鹿纯子自己运行内丹术的时候,总是要刻意排除心中的杂念,但凡外面有个风吹草动,很容易被惊扰。

然而入鼎双修开始之后,她瞬间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好像整个人突然坠入了一种真空之中,以前窗外的杂音,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贾二虎趴在她的身上,不仅之前所感受到的重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连她自己的身体都飘了起来,开始悬浮在空中,然后在思绪的浩瀚宇宙,自由自在地畅游着。

她闭上了眼睛,却又感觉到了一幅栩栩如生的画面,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画面中正是闭着双眼的自己,面部肌肉所展现的,是一种正在享受着,无与伦比的愉悦的微表情。

她明白了,贾二虎正在欣赏着自己,而她所感觉到的,就是贾二虎潜意识中的画面。

紧接着,她又看到自己像一个洁白无瑕的天使,正在天空的仙池中,和贾二虎一块追逐打闹着。

她明白了,贾二虎正欣赏着自己的微表情,想想和自己在仙境中生活的情景,瞬间也陶醉了。

她把自己想象成一只天鹅,把贾二虎想象成一只鲲鹏,天鹅的美和鲲鹏的彪悍交织在一起,在蓝天白云中飞翔,在日月星辰中穿梭。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手机的铃声,把他们从各自放飞的思绪中惊醒。

贾二虎一看,是威廉姆斯太太的手机号码,他立即彻底放松自己,整个人结结实实地趴在小鹿纯子的身上,点开了手机。

小鹿纯子转眼看着墙上的钟,指针指在10点的位置,然而窗外还是阳光明媚。

她有一点发懵。

他们可是下午回来的,现在是晚上10点的话,窗外应该是漆黑一片呀。

她顺手从枕头下面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看日子大吃一惊,这已经是第2天上午的10点了。

她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贾二虎足足在她身上趴了快20个小时,而且一直不停地办着事,她不仅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疲惫,甚至连一滴汗都没有。

我去,这就是入鼎双修吗,怎么这么神奇?

怪不得由美那丫头,只要提到贾二虎,就掩饰不住内心的羞涩和喜悦。

这种快乐的诱惑,谁抵挡得住呀?

贾二虎的一只手,轻轻捏着小鹿纯子的脸蛋,另一只手把手机贴在耳边问道:“喂,宝贝,有事吗?”

威廉姆斯太太说道:“昨天示威的人,一直就没有离开我们的大使馆,以及赢国政府还有监狱门前,他们已经在那里支起了帐篷,强烈要求放人,同时严惩真正的元凶。

鲍勃给我来了电话,让我密切注意事态的发展。

总统刚刚也来了电话,询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这次事件给压下去。”

贾二虎说道:“显而易见,他是希望你通过非常的手段,直接在监狱里让这4个人消失。”

威廉姆斯太太说道:“我也是这么理解的,你觉得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贾二虎说道:“你就当没听懂他的话,继续关注着事态的发展,剩下的事交给我。”

威廉姆斯太太“嗯”了一声,挂上了电话。

等贾二虎放下手机后,小鹿纯子翻身趴在了贾二虎的身上,撅着小嘴,酸不溜秋地说道:“当着我的面,称呼你妻子什么都无所谓,居然称呼威廉姆斯太太那样的老女人为宝贝,你是想诚心恶心我吗?”

其实威廉姆斯太太,比小鹿纯子大不了几岁,只不过小鹿纯子修炼的内丹术,所以才留住了青春的容颜。

只不过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称呼威廉姆斯太太为老女人,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贾二虎解释道:“我跟她有个约定,只要边上有其他人,我就称她为夫人,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就称呼她为宝贝。

如果刚刚我称她为夫人,她接下来的话都不会说,只会让我等一会儿给她回个电话。

你又不是傻瓜,难道还听不出我一定跟她有某种默契,故意对你保守秘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