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影视世界旅行家 > 第172章:享受,这才叫生活啊

第172章:享受,这才叫生活啊

  带着九儿继续逛街,很快到了中午,江浩拉着九儿来到县城一家小酒楼,酒楼临街,已经有了三四桌客人。

  九儿小声道,“咱回家吃吧,在饭店吃多费钱啊,这一趟出来就花了几十块大洋,想吃什么回家我给你做。”

  江浩拍拍九儿的手,说道:“吃饭花不了几个钱,下午带你继续逛街,然后咱们去戏园子看戏。”

  小二过来问道:“两位要点什么?”

  “一个麻婆豆腐,一个粉蒸肉,再来个水煮鱼。”江浩也不看上面挂着的菜牌儿,直接点菜。

  小二挠挠脑袋,“这位先生,麻婆豆腐、粉蒸肉咱店里有,可水煮鱼是啥子菜。”

  江浩忽然想起来,水煮鱼这道菜好像现在还没开发出来呢。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典故,

  一位川蜀名厨在1983年的一次厨艺大赛上,用了一种截然不同的方法做了一道名菜水煮肉片,获得大奖,自从获奖后,亲朋挚友纷纷前来祝贺,每次款待来客他必要亲自下厨烹制“水煮肉片”。

  有一天,一位朋友前来探望,他这位朋友住在嘉陵江边,每次来都要带几条刚刚打上来的嘉陵江草鱼,可他这位好友从小忌吃大肉,眼看到了中午,这位大厨就用草鱼按照水煮肉片的方法做了一盆水煮鱼。

  就这样,第一盆水煮鱼诞生了。

  没想到的是,鱼肉的鲜美、麻辣的厚重,使得朋友赞不绝口,师傅本人也为之一惊。从此以后,大厨开始潜心研究“水煮鱼”,在鱼肉的特性,麻辣的搭配、色型的创新等诸多方面力争做到精益求精,历经一年多的努力,到1985年水煮鱼才基本定型。

  之后这道菜风靡大江南北,成了川蜀最有名的几道菜之一。

  “那有水煮肉片吗?”江浩问道。

  “水煮肉片当然有,客官要不要来一份。”小二问道。

  江浩想了想,有些不甘心,他问道:“你把你们掌柜的叫来,我有话问问。”

  不多时掌柜的过来了,三十多岁,身材不高到是挺敦实的,皮肤稍微有些黑,腰里还围着一个围裙,江浩笑着说道:“你是掌柜的还是大厨啊。”

  “没办法,餐馆小,雇不起厨师只能自己来咯,客官叫我有什么事情啊。”老板道。

  江浩道:“我有道菜,刚刚小二说你们这里没有,可我现在又想吃了,我能不能用一下你的厨房和食材,自己做这道菜,当然,饭菜的钱我们按价算。”

  店老板看看江浩,问道:“这位客官也是厨子。”

  江浩笑着摇摇头,“是也不是,我不吃厨子这一行饭,只不过有些做菜手艺,我是做酒坊生意的。”

  老板松了一口气,不是来砸场子的。

  不过想想,自己一个小餐馆,谁吃饱了撑的来这里砸场子。

  “您要自己做什么菜?”

  “水煮鱼,主菜是草鱼、豆芽和辣椒,有吗。”

  “当然有。”

  江浩也不客气,站起来挽起袖子说道:“带我去后厨。”这时九儿忽然拉住他的衣角,小声道:“当家的,你这是做啥。”

  “没事,等我一会儿,今天让你尝尝我做的菜。”说着跟着掌柜的去了后厨。

  在后厨扫视一圈,发现该有的佐料都挺齐全,江浩在水池里捞起一条三斤多的大草鱼,一刀拍晕,然后运起刀法,刷刷刷几下就把鱼处理好了。

  掌柜的大厨一看江浩这架势,就知道这位是有真本事好手艺的,刚刚还有点担心立刻遁去。

  鱼肉切成薄片,放上少许盐、打了一个鸡蛋腌制留用。

  一个锅倒油,一个锅烧水,用油锅把豆芽辅菜一个翻炒,半分钟出锅,水锅开了鱼肉下锅,鱼肉在锅里打个滚就赶紧捞出来,放在大瓷盆里,撒上盐备用,这就完成了一半。

  油锅再次倒油,这次可就多了,足足倒了有一斤,疼的老板心里只抽抽。

  姜、蒜、葱、花椒、灯笼辣椒热油一炸,端起来忘鱼肉上面一烹,刺啦啦响,香味立刻就出来了。

  饭店老板立刻凑上来,嘴里不住赞道:“闻着这味道还真是香啊,就是不知道口感如何。”

  说着习惯性的拿起筷子就想夹一块尝尝,大厨都有尝菜的毛病,要不然怎么会那么胖呢。

  可手刚伸到一半,江浩就端起大瓷盆,笑着对老板道:“这是我的。”说完端着就走。

  老板看着那个眼馋啊,不是他没吃过好东西,只是因为这是道新菜,他想要尝尝口感如何,就像新出的皮肤,总想试试用起来是什么感觉。

  看到江浩端来的瓷盆,还有里面油晃晃白嫩嫩的鱼肉,九儿好奇问道:“当家的,你真会做菜啊。”

  “我会的本事可多着呢,尝尝我做的这道菜如何。”江浩笑着说道。

  九儿夹起一筷子,大眼睛立刻亮了,“真好吃。”

  “那当然,别闲着,开吃。”

  其他几桌客人闻到这边的香味,也觉得不错,对店小二喊道,“小二,那是什么菜,也给我们来一份。”

  小二立刻去汇报老板,老板表示很无奈,那是客人自己做的,他不会。

  有些菜,以为看看就能学会,可是没有师傅指点,其中的精髓是学不到的,这就是所谓的: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江浩和九儿大吃起来,就在这时老板走出来,亲自端来他们之前点的麻婆豆腐和粉蒸肉,笑着说道:“这位客官还没请教。”

  “余占鳌。”

  “哦,原来是余老板,您这做鱼的手艺,还真是不错,我看这也是川菜,不知道师承何人啊。”老板套交情道。

  古时候厨师也是有师承的,不像现在大多出自新东方。

  江浩看老板一直瞅着桌上的水煮鱼,笑笑道,“要不坐下一起喝两杯。”

  “好啊。”

  老板大喜,立刻拿来一壶酒,和江浩对饮起来,其间自然吃到了水煮鱼,对水煮鱼的味道那是大加赞赏。

  吃完饭结账时,老板执意不肯收钱,出了饭店九儿笑着说道:“当家的,有你这手艺,吃饭都不用花钱了。”

  江浩笑笑道:“何止不花钱,没准啊,还能赚钱呢,走,咱们去听戏。”

  对听戏,江浩是没太大兴趣的,不过九儿却是看的津津有味,毕竟这个时代的娱乐形式太弱了,经过后是的信息轰炸,对这些慢节奏没新意的东西,已经没了欣赏的心。

  回到家,王嫂已经做好晚饭,江浩道:“王嫂,在这一起吃吧。”

  “不了不了掌柜的,我回酒坊上吃。”王嫂赶紧拒绝道。

  王嫂白日里过来帮着九儿拾掇家里,晚上就回酒坊去住,那边有工人宿舍,人家可还有男人等着她呢,等王嫂一走,四合院的门一关,这里就成了两个人的世界。

  吃完饭后,九儿烧了一桶水,叫江浩洗澡,江浩走进南房,看着只穿一身碎花短褂的九儿,食指大动,直接抱起九儿说道:“咱俩一起洗。”

  “哎呀,我还的给你搓背呢,别闹。”

  “一起搓。”

  ......

  这一搓,

  真的那叫一个舒爽。

  炕上,江浩翘着二郎腿,听着匣子里的民国电台广播,九儿穿着碎花短褂,上身鼓鼓的,下身穿着一条红裤衩,露着白生生的大腿,跪坐在炕桌旁,正在给江浩点水烟锅子。

  真有一种地主老财的感觉。

  享受,

  这才叫生活啊。

  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固定世界,虽然每年只能来三个月,可总比五一、十一黄金周强得多,其实现代很多人,一年都未必有三个月时间待在家里。

  为生活奔波,独自在外打拼的人比比皆是。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了早饭,九儿帮江浩穿上长褂,用笤帚上下仔细扫了扫,见拾掇整齐了,拿起帽子递给江浩。

  “那我出门了。”

  “当家的路上小心。”

  江浩准备去酒坊看看,之后他准备去一趟蓉城,穿越前,他就想到自己经营的酒坊,查了关于这方面的资料。

  想要做出好酒,要好水、好粮食、好工艺、好勾兑,还要看天时地利,所有这些做起来挺难的,世上做酒的千千万,真正成名的又有几家。

  江浩虽然不能让自己的酒坊生产顶级好酒,可他有办法让自己的酒变得口感好一些。

  什么办法?

  添加剂。

  现代白酒,除了一些高档酒,大多数都有添加剂,酒精勾兑的那种更不用说了,清香型的加个七八种,浓香型的,呵呵,要添加十七八种。

  什么冰乙酸、乙酸乙酯、乳酸乙酯、乳酸、糖精......反正香味口感怎么好怎么来。

  来之前江浩就看了很多这方面的资料,感谢高中化学老师,当年他的化学学的还算扎实,虽然这些添加剂他不可能全部做出来,可一些简单的他还能做,足够让他酒坊酿出的酒飘香十里了。

  香味足,口感好,绝对不愁卖。

  在酒坊转了一圈,罗汉大哥正带着伙计们干活,江浩瞅瞅没啥事,出门找了一辆马车,坐着赶往蓉城。

  一直赶路到了中午,江浩才进了这座川蜀名城千年古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