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影视世界旅行家 > 第352章:时刻在表演

第352章:时刻在表演

  阿保死了!

  后世阿坤在处理,下葬那天,旺角的兄弟们都去了,没人再说那天酒店里发生的事情。

  江浩把属于阿保的钱,全部拿出来补给他的家人,私人还掏了100万,阿坤、花栗鼠、麦芽糖、阿俊等几个兄弟,也每人送上20万,当是为曾经的兄弟尽最后一份心。

  江湖路、江湖远。

  看着阿保墓碑上的照片,江浩只能说,兄弟一路走好吧。

  一众人来到江浩的办公室,江浩的脸色始终阴沉,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好看,阿坤骂道:“草他妈的,这事究竟是谁干的,如果让我知道,老子一定弄死他全家。”

  阿俊抬头看看江浩,试探着问道:“浩哥,会不会是雷耀阳做的。”

  江浩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寒光,说道:“雷耀阳的可能性最大,你们都给我留意点,看能不能查出雷耀阳的下落。”

  “不是说他去了荷兰吗,恐怕不好找。”黑子道。

  “如果真的是那个王八蛋做的,哪怕他躲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掏出来。”花栗鼠道。

  这件事情暂时也只能如此,雷耀阳现在躲去荷兰,根本抓不住他的影子,江浩也不知道怎么把他揪出来。

  ......

  荷兰·阿姆斯特丹。

  雷耀阳接到手下汇报,江浩没死,范德的小队全军覆没,雷耀阳气的骂了一句法克,“你妈的,这样都杀不死他,那个混蛋还真是命大。”

  “范德那帮家伙,还说什么在国外做个雇佣兵,估计是他妈一帮水货。”

  手下继续道:“耀扬哥,阿苏也死了。”

  “什么!”

  雷耀阳一瞪眼,范德小队只雇佣的,花钱的事情,阿苏可是他非常重要的手下,没想到阿苏也死了,雷耀阳当即一脸怒容,抄起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啪的摔在地上。

  “草他吗的暴龙,老子一定要弄死他。”

  骂完之后,雷耀阳冷静下来,给香港那边打电话,吩咐另一个手下负责毒品的事情。

  ......

  虽然发生了事情,可日子还是要过,黑社会就是这样,每天在刀尖上跳舞,死人很正常,过一段时间,阿保的事情也就过去了。

  江浩继续弄自己的金融投资,这段时间日本股市一片大好,就算不懂的东星老人们,也开始关注起来,江浩琢磨着,下个月是不是弄一个什么活动。

  这天江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他拿起电话接听,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

  “阿浩,好久没聚了,下午来青松观喝茶啊。”黄警司说道。

  还真是好久没见了,差不多有两个月了吧。

  江浩开了一辆普通轿车,一个人来到青松观,来到包厢内,黄警司看着江浩说道:“这段时间旺角暴龙哥还真是风生水起啊,旺角警署外千人晒马,你的女人带人灭了东星雷耀阳,几百个黑衣人警署外列阵迎接,阿浩,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

  江浩对着黄警司笑笑,“当然记得,我是香港皇家警察警员江浩,警号pc27149。”

  “可我却觉得你现在更把自己当成一个混混,整天砍人、收数、卖粉,韩琛的货进入旺角、油麻地是怎么回事,别说你不知道。”黄警司沉声说道。

  江浩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黄sir,我不卖粉,可你觉的我不卖,那些瘾君子就不吃了吗,可能吗?这件事情总会有人做,不是雷耀阳就是韩琛,就是这么简单,我总要选一个的。”

  “黄sir,我不是上帝,我管不了所有事情的,我能控制手下小弟不沾这个已经很不容易了,旺角大哥这个位置,是你们让我做的,我总要坐稳他吧,小弟总要养吧。”

  黄兴成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语气有些重了,缓和了一些说道:“阿浩,我不是责怪你,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是一个警察。”

  想到以前种种,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想到阿保的死,江浩有些怒了,呵呵冷笑两声,“对,我是一个警察,我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我是个警察,在我砍人、收数、卖粉的时候也要提醒自己,这些都是我应该打击的,可我却亲手在做着这些事情,难道这不是你交给我的任务吗,不如你干脆调我回警局好了,我就不必这么难受了。”

  江浩眼神有些冰冷的看着黄兴成。

  “你还要我怎样!”

  房间内的气氛陷入沉寂,黄警司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了,好一会儿之后,还说黄警司打破沉默,说道:“今天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情让你调查一下。”

  说着,黄警司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塑料袋,放到桌子上推到江浩跟前。

  “见没见过这个?”

  江浩拿起那个只有调料包大小的塑料袋,塑料袋是透明的,里面是一些类似冰糖碎屑的东西。

  江浩脑海中立刻蹦出一个词。

  “冰!”

  不过他还是摇摇头,“以前没见过。”

  黄警司道:“这是最近市面上刚刚出现的一种新型毒品,这一袋是毒品调查科从一个线人手里拿到的,他们分析后发现是‘甲基安非他明’,这种毒品在日本、美国等地已经开始流行起来,据说制备简单成本低,使用方便,可抽吸、鼻吸、口服或注射。”

  “现在这种毒品在香港出现,上头大佬怕这种毒品会迅速蔓延开,所以要求各个部门通力侦查这种毒品的来源,如果在香港有制作工厂,必须第一时间打掉他,不能让这个毒瘤在香港本地生根发芽。”

  “你让你的人留意一下,万一发现这种毒品的源头情报,第一时间通知我。”

  江浩点点头,“好的。”

  “我下午还有个会要赶回去,就不陪你了,”黄警司说着站起身,刚走了两步,又停在江浩身边,手掌放在江浩肩膀上拍了拍,说道:“如果觉得累,可以找个心理医生辅导一下,应该会有些用处。”

  江浩只是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黄警司走了,江浩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看心理医生,开玩笑呢,自己看的那些心理学方面的书,比心理医生看的都多,他就怕自己出现什么心里问题。

  穿越,演绎不同人生,经历种种,不比无间道更考验一个人的心理吗?

  活在心的外面和世界的里面,他甚至觉得,他就是陈永仁和刘建明的合体,时刻在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