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全方位幻想 > 810 让人得到不老不死的生命的仙草

810 让人得到不老不死的生命的仙草

  “Saber————!”

  当诺亚与Rider差不多看到湖泊的时候,远坂凛的叫声便徘徊而起,钻进了诺亚和Rider的耳中。

  听到这个声音,诺亚和Rider便知道。

  出事了。

  当下,无论是诺亚还是Rider都将自己的速度提升至最巅峰,如一阵疾风一样,猛的窜过了树林,携带起了不少的枯枝树叶,卷动在树林之间。

  没过多久,湖泊的全貌便是暴露在了诺亚和Rider的面前。

  诺亚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里环视向了周围,将整个周围的场景都被收进视野之中。

  位于湖泊中心,一直都在增值着的巨大肉块。

  位于巨大肉块的上方,不断的涌出黑泥的幽黑空洞。

  悬浮在幽黑空洞与巨大肉块中间,被虫子给环绕的间桐脏砚。

  以及,半跪在地面上,紧紧的握着宝石,满脸的悔恨的远坂凛。

  而在远坂凛的前方,有着一团沼泽一般的黑色泥浆。

  在其中,手握圣剑的Saber沐浴着黑色的泥浆,身体像是被那黑泥给压倒在地面上一样,面露痛苦之色,不断的挣扎着,却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有效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Saber身上的铠甲竟是在逐渐的转变为漆黑的色泽,连发色都是开始在转变为白金色。

  可以看得出,Saber正在拼命的抵抗着黑泥的侵蚀。

  但是,在Saber被黑泥给缠身的状况下,源源不断的黑泥不断的补充而来,层层叠叠的覆盖在了Saber的身上,让Saber的抵抗越来越微弱,身上的铠甲与发色也变幻得更加频繁了。

  看到这样的Saber,诺亚的脑海中掠过第一次见面时。吉尔伽美什说过的话。

  那个英雄王说过,沐浴了那个黑泥的话,身为Servant的英灵会连灵魂本身都被污染,变得疯狂。

  只有吉尔伽美什一个人。沐浴了那个黑泥以后,不但没有被污染,反而从黑泥中得到了身体,变得能够在这个世界现界也不需要耗费魔力。

  显然,Saber并没有吉尔伽美什那样的能力。

  在层层叠叠的黑泥的侵蚀下。这个Servant似乎正在逐渐的被黑化。

  反倒是间桐脏砚,对于Saber的黑化,亦或者说是对Saber的抵抗感到非常的讶异的样子。

  “居然还能有所抵抗吗?是用慎二做出的急就章的『圣杯』缺陷太大的关系吧?诅咒的力度比起上一届的『圣杯战争』有所减缓呢!”

  “间桐脏砚。”诺亚面色一冷,刚想上前,远坂凛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没用的,那个老怪物已经不是人了,就算你毁掉了他的脑袋他也死不了,除非找到容纳他灵魂的脑虫,所以,还是先将Saber给救出来吧。”

  “Master。”站在诺亚身后的Rider轻声开口。

  “我去将Saber救出来吧。”

  “不行。”诺亚毫不犹豫的否决。

  “Servant是不能碰到那个黑泥的。不然一定会跟『圣杯』一样被污染。”

  闻言,Rider撅起了眉头。

  “既然Saber能够做到某种程度的抵抗的话,那以我的突击力,应该能够在将Saber救出来以后再进行脱身的。”

  “Saber能够抵抗那个黑泥,是因为小樱使用了最后的『令咒』。”远坂凛咬牙出声。

  “因为不能跟着一起来的关系,我事先给小樱留下了一块宝石,只要那块宝石碎掉的话,小樱就会立即使用最后的『令咒』,支援Saber,刚刚我已经触发了宝石的术式。小樱那边的宝石应该已经破碎了,所以,小樱是使用了最后的『令咒』,Saber才能得到额外的魔力。对那黑泥进行抵抗的。”

  不过,那样的话,绝对抵抗不了多久。

  这句话,远坂凛没有说出来,可诺亚与Rider都领会到了。

  “r看向了诺亚。

  透过Rider的眼罩,诺亚仿佛能够看到Rider此时的眼神一样。会意的点了点头,将一只手高举过头。

  “嗡————!”

  顿时,诺亚那高举过头的手背上,剩下的两个『令咒』一起模糊了下去。

  诺亚,一次性使用了剩下的两个『令咒』。

  至此,连同对战Lancer的那一次,为了将Rider给召唤过来而使用掉的一个『令咒』,诺亚的三个『令咒』也全部都使用掉了。

  “嘭————!”

  Rider的身上猛然暴涨起惊人的魔力。

  来自两个『令咒』的魔力和诺亚自身那被汲取到A++等级的魔力互相交叠在一起,如狂奔的断流一样,在Rider的体内、体外暴涌着。

  旋即,Rider毫不犹豫的携带着惊人的魔力,冲进了黑泥里,往Saber的方向突击而去。

  既然Saber在一个『令咒』的加持下都能做到些许的抵抗的话,那有了两个『令咒』与来自诺亚那源源不断的魔力的支援,Rider没有理由也不能抵抗。

  这样的话,Rider就能将Saber给救出来了。

  至于诺亚,他需要做的,只是去将最后一个藐小的人渣给抹杀而已。

  “间桐脏砚。”诺亚抬起头,望向了间桐脏砚的方向,眼神透露出来的是彻头彻尾的冷漠。

  “这一次,你逃不了了吧?”

  “不不不,你说错了,小子。”间桐脏砚怪笑着。

  “我不需要逃,长年以来追求的事物就在眼前了,我怎么可能逃,我要得到真正的永生,谁都阻止不了我,即使你比我厉害,但杀不了我的话,那就无济于事了。”

  “永生?”诺亚眯起了眼睛,突然笑了。

  “你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永生吗?那你何不早说呢?”

  诺亚突如其来的发言,让间桐脏砚都愣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诺亚没有说话,只是将一只手给举了起来。

  “嗡————!”

  下一刻,一个金色的涟漪在诺亚的手掌上方波动而起。

  “那是…”间桐脏砚大吃一惊。

  “英雄王的财宝?”

  没有理会间桐脏砚的吃惊,诺亚将自己的手探进了波动而起的金色涟漪里,将一样物品给掏了出来。

  那,只是一株草。

  一株通体缭绕着星光般的光点的草。

  从那株通体缭绕着星光般的光点的草上,在场所有人均都感觉到了一股让人心旷神怡的灵气,证明了它的不平凡。

  而间桐脏砚更是本能的从那株草上感觉到了一股渴望,让得他的嘴巴一张一合了起来,颤抖着声线,挤声询问。

  “那…那是什么?”

  诺亚有如看着什么耐心寻味的事物一样,看着间桐脏砚,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

  “你应该知道,吉尔伽美什生前曾经为了寻求永生而踏上前往冥界的旅途,跨越千山万水,经历种种磨难,最后在冥界得到了一株能够让人得到不老不死的生命的仙草,却被一条蛇给偷吃了的传说吧?”

  诺亚的话,让间桐脏砚的一颗心猛然一震,死死的盯着诺亚手中的那株草不放了。

  “难…难道…那就是…”

  “你猜的没错喔,间桐脏砚,这就是能够让人不老不死的仙草!”诺亚似笑非笑的开口。

  “你不是想要不老不死吗?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灵药!”

  已经有所猜测的间桐脏砚在得到了诺亚的承认以后,整个骷髅一样的脑袋都颤抖了起来。

  “啊…啊…”

  嘴上发出无意义的叫声,间桐脏砚死死的盯着诺亚手中的仙草,竟是让没有连接着身体的喉咙发出一声咽口水的声音了。

  梦寐以求的不老不死就在眼前,间桐脏砚又怎么能够不激动呢?

  以至于,间桐脏砚根本就没有发现。

  诺亚的眼中,只有冰冷的情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