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网王之江户川樱一 > 第046章 偶 遇
  参差不齐的树枝上,鹅黄早已染上了新绿,浅粉细碎的樱花拥挤地环抱在树枝各处,争相绽放,细腻的浅粉一片片滑落,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粉色的痕迹,偶尔也会掺杂淡淡的绿意。

  早晨的朝阳渐渐晕开金光,透过浅粉的细樱落到地上,将地面上的影子分割成无数块,然后肆意地铺陈延伸向遥远的地方。

  斑驳的树影随风浮动,若风过大,就会发出哗哗的浪潮声,而后便是成片成片的碎樱扬扬洒洒地飘落而下,天地便被埋没在这淡淡的粉红之中。

  少年站在樱花树下,仰头看着粉红浅白的樱花,阳光透过层层缝隙洒落下来,在少年那精致娇好的容颜上铺开了淡淡的光的碎片。浪潮声久久不息,细腻的粉红摇曳着身姿在眼前划过,留下一片浅淡的清香。

  风,拂过少年的身边,栗色的发便轻轻地飘扬了起来,划过一道道细微的弧。风停的瞬间,少年伸出了手,接住了缓缓下落的一片碎樱,看着手中的粉红,少年思绪一阵恍惚。

  一年了,她已经消失了一年。

  这一年来,他站在球场上,不知道期待过多少次,失望过多少次。若不是项链上戒指的存在以及相机里留下的照片,他都会以为这是一场梦。

  其实,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么,只是看不到那道白色的身影,心就会莫名的难受,每一次每一次,一点一点地沉淀,一点一点的浓厚,随着时间的洗礼,心,从最初的难受已经变成了麻木。

  “樱一……”少年低声细语,淡雅如风的容颜多了一分连他也未曾察觉到的思念。

  风轻轻地掠过,卷起少年手中的碎樱飘向远方,少年侧着身子,视线一路追随着碎樱,仿佛越过了天际,来到了遥远的西方。

  隐蔽的草丛里,白色的反光一闪而逝,沙沙沙的书写声细微的响了起来。

  枫叶?!

  看着文件上突然出现的枫叶,樱一敛了敛眼睑,放下手中的钢笔,迈脚走到落地窗边打量着别墅外的景色,各种植物错落有致的排列着,是标准的西式模式,而在路边的两旁,栽满了红枫树。

  叮铃~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了起来,樱一收回落在那片碎樱上的视线,看了看小圆桌上的钟,指针正好指在02:00的时间上。顿时,蹙了蹙眉,伸手拿过办公桌上的手机打开一看,在看到‘入江奏多’四个文字时,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自从那次见面过后,入江奏多每天算准了美国时间凌晨两点给她打电话,接通了尽说一些废话,纯粹就是为了打扰她睡觉,而且已经持续一个月了。

  “呐,江户川桑,”电话那头,入江奏多温和的声音缓缓开口,“你又在整批项目吗。”

  “额嗯。”樱一淡漠的开口,公司在起步,项目非常的繁杂,乔治和林特两人都忙得脚不沾地,重要关键的文件必须给樱一过目整批,因而樱一每天整批文件项目都会到凌晨五点才完,然后休息三个小时,又继续第二天的整批,不断的重复,若不是她体能强悍,恐怕早就趴下了。但绕是如此,林特还是心疼不已,在他的坚持下,樱一不得不请了一个学术上乘的医生来作为她的私人医生。

  “江户川桑,别太忙了,抽点儿时间休息休息,打打网球也是不错的。”入江奏多靠着栏杆,一手撑在上面,一手拿着电话,脸上是温和如水的浅笑,但那双橘琥珀色的瞳孔里却闪过了戏谑的神色。

  “你还这么小,每天工作到这么晚身体怎么受得了,而且你还在长身体,睡晚了可是长不高的。别挂电话,我这是……”

  嘟——

  ‘关心你’三个字还未出口,电话便已经被挂断。入江奏多缓缓拿下手机,嘴角晕开了浅浅的笑,食指扶了扶眼镜,温和地开口,“嘛,江户川桑还是听不进呐。”

  “奏多,如果你白天打电话给她,或许她听得进。”种岛修二道,“不要在凌晨去吵她。”

  “嘛,现在是白天啊。”

  种岛修二敛了敛眼睑,“这里是日本。”

  “呵呵,我会考虑的。”入江奏多笑了笑,转身便进入了球场,“德川还是板着那张脸,为什么就不能笑一笑,嘛,算了,我不说了,再说你就要生气了。”

  种岛修二,“……”

  美国,洛杉矶。

  啪!

  击球声响起,黄绿色的小球高高的飞出了围墙。

  “啊呀啊呀,力道用大了,青少年去把球捡回来了吧。”穿着黑色和服扛着网球拍的中年人大声地朝球场对面的少年喊道。

  “可恶,”戴着棒球帽的少年咬了咬牙,瞪直了琥珀色的猫瞳看着对面那不修边幅的中年男人,手一压帽檐,转过身就往外面走。

  “啊呀,青少年,”越前南次郎用球拍敲打着自己的肩膀,一脸地痞样,“快一点,这一场还没打完呐。”

  “切~adaadadane”越前龙马睨了他一眼,就走了出去。

  樱一无聊地走在路上,手里的网球抛向上空,在影子由小变大后便伸手接住,五指捏了捏,不经意的想起了藤原久奈几人,也不知道她们训练得如何了,于是仰头看向蔚蓝的天空,不由得轻叹一口气。

  “喂,我说,”稍显稚嫩的的声音在身侧响起,语气有着淡淡的傲娇,“你手里的那个球,是我的吧。”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令樱一不由得一怔,转过身看向他,首先入目的是极具标志性的琥珀色猫瞳、一顶有着红色‘r’字母的帽子以及……151的身高。

  不过,虽然才151但也比她13八高,不过她不在乎,因为她还会长。听到他的话,樱一那暗红色的瞳孔扫了一眼手中的网球后,视线落在了越前龙马的身上,淡漠如霜地开口,“你的?”

  “嗯。”越前点了点头,大大的猫瞳看着眼前同样戴着帽子的家伙,眼底闪过一缕疑惑的神色,平淡地开口,“我的球掉了。”

  “是吗。”樱一合了一下眼睑,嘴角微勾,戏谑的淡笑便在嘴角晕开,“如果是在附近的话,那确实是我捡到了,”樱一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球,“如果我不还呢?”

  听到最后一句,越前眉稍机不可察地蹙了一下,猫瞳也逐渐冷凝,露出了戒备和犀利的神色,“喂,那是我的球。”

  看着他表情的变化,樱一心情顿时就愉悦了不少,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淡漠的语气开口,“既然是我捡到了,那就是我的了。”

  “你……”

  “小姐,”不等越前说话,有人便用日语开口了,转眼看去,是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他正站在一两纯黑的林肯车旁,见樱一转头看向他,恭敬地提醒道,“还有半个小时就到开会的时间了。”

  闻言,樱一敛了敛眼睑,视线落在越前的身上,手腕一动,便将网球抛给了越前,然后转身上车。

  “这个····江户川?”越前的视线落在了手中的网球上,在看到上面印着的‘江户川’几个黑色日文时,猫瞳眨了一下,这个不是他的球。抬起头,纯黑色的林肯已经消失,徒留一地的灰尘,压了压帽檐,嘴角一勾,习惯性的语气开口,“切~adaadadane”

  日本,青学

  “藤原,”女网部部长佐久间菱提着球拍走到几人面前,语气不善地开口,“龙崎教练找你们有事。”

  “嗯。”藤原点了点头冷冰冰地应道,也不管佐久间菱瞬间变得青白的脸色自顾地走向龙崎堇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