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我家师姐要上天 > 第065章 心太深了

第065章 心太深了

  一路上所有人都在对楚泱行注目礼,眼中有好奇的打量,还夹杂着一些复杂的狂热,她不太理解那些人的想法,也没打算去探究,走到朝她迎过来的裴衍的身边,费立国正兴奋地搓着手热切的望着她,比起之前看到她时候的目光更加的炙热,哪怕淡定如楚泱,也隐隐有些招架不住。

  “师姐,你吓到我了。”裴衍握住她的手,叹息一声说道。

  楚泱目露不解:“不应该是刚刚那个人吓到你们才对?我又没做什么。”

  这种不懂人情世故的单薄话语,让听到这番话的人都忍俊不禁,紧张感褪去之后,回想一下刚刚那出神入化的一幕,所有人对楚泱是感激又好奇。

  要知道宁馨如果真的在片场出了什么意外,对【天下】这部电影来说,是很大的打击。裴立国的封山之作,如果因为这一场意外而夭折,得是多大的遗憾。要是因为这不电影,甚至害了一个人的命,即便不是自己的责任,费立国也此生都不会忘记,这部电影说不定真的就到此为止了。

  对楚泱来说,救下宁馨不过是举手之劳,轻而易举不必放在心上的事情。

  但对其他的人来说,就是天大的恩情了。

  尤其费立国,原本就中意楚泱,现在更是恨不得立刻撬开裴衍的嘴,让他同意了。

  不过当下,最重要的不是角色的事情,他的剧组出现这么严重的意外事故,到底只是单纯的意外,还是人为造成的,他得调查清楚,既然是武侠电影,以后这种掉威亚的戏份更多,要是有什么隐患……哪有次次都这么的幸运。

  这么想着,勉强的压下游说的欲望,他和裴衍说了两句,又笑着和楚泱打了个招呼,一转头就变脸似的脸阴沉沉的如暴风雨要来了一般。

  楚泱默默的注视着费立国脚底生风的朝着副导演那边走过去,隔老远还能听得到他中气十足的怒吼。

  “道具组呢?哪去了?啊?这么大的事故到底怎么造成的?给我差,差不清楚就立刻卷铺盖滚蛋……”

  楚泱:……

  裴衍望着仿佛置身事外的楚泱,眼中露出无奈之色,道:“师姐,跟我来!”

  说着,不等楚泱反应,就径直牵着她转头朝着和费立国刚刚离开的相反的方向走去。

  不消片刻,这段惊险刺激的视频就被传到了网上。

  网上引起的轰动自然不用多说,此时裴衍一路旁若无人的牵着楚泱的手,一路带着她朝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手就没有松开过,楚泱目光下移,落在他牵着她的手上。

  他的手掌心很热很烫,她有种被烫到了的感觉,想要将手抽出来,但她稍有这方面的打算,他的手劲就加大了几分。

  以她的能力,自然不可能被他禁锢住,但是她还是任由他这么强硬的抓着她的手,并没有挣脱。

  张陌跟在两人不远处,等到两人进了休息室后,这才停下脚步,让人在外面守着别让人靠近休息室,这才去处理一些后续的事情。

  比如……刚刚裴衍那般不顾及的牵着楚泱的手,在片场那边走到这边,只要不是个瞎子都能看的道。

  再比如……楚泱那飞天的一幕……

  张陌摸了摸心脏,心脏之前跳动的仿佛要从嘴巴里面跳出来一般,那一幕不断的在眼前闪过……之前以为裴衍不过陪着楚泱玩玩过家家的游戏,什么师姐师弟,叫着高兴而已。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裴衍罕见的对一个女人如此的特殊。

  甚至不能称之为女人……的少女!!

  张陌突然想到之前楚泱说的那些被他定义为中二病的话……他突然目光凝重,难道不是玩笑话?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裴衍可不是那种会愿意配合人做戏的人,尤其这种一听起来就无聊至极的玩笑。所以所谓的师姐师弟的关系是真的存在,并不是开玩笑……裴衍或许是打算和楚泱学功夫吗?

  不说张陌到底怎么想的,休息室中,裴衍将楚泱摁坐在椅子上,他则站在她的面前,脸上挂着的一贯笑容都似乎淡了不少。

  “师姐,刚刚那么危险,你要是接不住会受伤的。”

  楚泱仰着头望着他,他的眼睛深邃暗沉,哪怕她仔仔细细的盯着他看很久,都无法猜透他的想法。

  她一直都知道师弟心思很深,她一眼看不透,也不打算去看透一个人,这是她的师弟,是师父的徒弟,她知道这一点就好,他也的确关心她,这份心即便师父也少有。

  她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当然在,他只要没有做出伤天害理违反天道的事情,他的心思再深,她也永远承认他这个师弟。

  “我接得住!”楚泱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不过十多分钟,她身上的命格变化太大,如果我帮她,她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身上死气缠绕,哪怕我现在救了她这一次,说不定一转眼她就会因为各种意外死了。”

  裴衍:“师姐,在帮助别人的时候,稍微的想想自己,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一下,如果你受伤了,师父会担心,我也会担心。”

  楚泱的目光并未移开,裴衍也任由她凝视着他的目光,眼中浮现忧色,但眼底深处似乎闪过什么,她没有抓住。

  少顷,她率先的垂下眸子,淡淡的应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正说话间,外面传来一阵骚动,伴随着一封尖叫,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楚泱闻声抬起头。

  裴衍见她如此,也无奈的没有阻拦:“师姐想出去看看?”

  楚泱点头:“我虽然给她花了个护身符,但也只能挡住几次而已,她身上死气越来越浓,刚刚的接触中,我发现她身上有被人借运替命之象。”

  也就是说,这一切本不该宁馨承受,她是在帮人承受。

  只是不知道,宁馨自己到底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