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我家师姐要上天 > 第304章 等着呢
  夏乔神情有些恍惚,回去寝室的时候,一推开门就看到楚泱正戴着耳机,手里拿着手机,一边和人语音聊天,一边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戳着。m.x

  楚泱玩游戏玩的认真极了,时不时的皱眉小声的嘟囔抱怨,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她马上反驳了,赢了就开心的扬起嘴角,眼睛亮亮的。输了就哼一声,像个孩子似的。

  夏乔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会像那两个老人说的那样,是个心狠手辣的妖女。

  大概她的视线太灼热了,楚泱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她。

  楚泱的眼睛很干净,夏乔与这样的一双澄澈黑眸对视,仿佛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她自己不够干净的心。

  夏乔想,她并不愿意怀疑这样的一个人!

  真的!

  “怎么了?”楚泱摘下耳机问道。

  夏乔摇了摇头,叹息的说道:“去医院看到了徐蓉,有些感慨世事无常,昨天还好好的一个人,今天却躺在了重症监护室中,真的没想到她会那么严重。”

  楚泱点点头:“世事无常多做善事为自己积德吧!”

  夏乔:“……”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

  见她不说话,楚泱扬了扬手机:“要一起打游戏吗?”

  夏乔失笑,她在想什么呢?明明知道楚泱已经不在意徐蓉了,还指望楚泱听到徐蓉的情况有什么反应不成?换位思考一下,换做是她,如果她真心帮助朋友,朋友为了自保却想要她的命,她不报复回去就够了,难不成还为了那人遇到点意外,就原谅对方担心对方?

  嗤,她可没有那么伟大!

  所以,既然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凭什么要求楚泱呢?

  “好啊,这个游戏我也会玩,我可以带你!”夏乔拉了凳子坐在楚泱的身边,拿出手机调到了游戏的界面。

  楚泱手一顿,不知为何,她总感觉肯定又得输。

  因为每次有人说要带她的时候,她就没有赢过!

  林佑南当初带她入的坑,说了要带她,结果他自己每次都输,连段位都跟着掉了好几级。之后林佑南很少玩游戏了,至少她每次在线的时候,他的头像都是黑的。要不就是很不凑巧,她刚上线,他就下线了,也碰不到一起。

  师弟也说带她,可惜依旧没有赢。现在师弟也没有时间玩游戏了,每次看到她玩游戏,他都很认真的画符,她也不好意思打扰他。

  至于贺明,倒是跟个打不死的小强似的,天天找她玩,可惜依旧没能赢一局。

  说好了带她躺赢,结果每次都输!

  倒是柳诗颖挺好的,她们在一起玩游戏,基本上就没输过。

  而现在夏乔也说带她赢……楚泱欲言又止,她尝过了赢的滋味,自然不想再尝试输的感受了。

  夏乔根本没有发现楚泱的小心思,她加了楚泱的好友后,直接组队开始打游戏。

  楚泱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都很认真,见游戏开始了,她也没说什么。

  第一局输了的时候,夏乔挺意外的,她平常的都是单排,遇到再坑的队友保平不行,也能自己跑了啊!

  这才开局多长时间啊?怎么就团灭了?

  感觉有点打脸的夏乔沉默了一瞬,对楚泱笑了笑,说道:“可能手感不太好!”

  楚泱眨了眨眼睛,笑了笑。

  第二局依旧开局没撑过去三分钟。

  夏乔:“……”

  后面几局都是差不多的场景,把把团灭。

  就算能撑到最后,也能让对手一阵逆风翻盘,十多局简直都要输吐了。

  夏乔有点抓狂,抬眸对上楚泱弯着眼睛笑的无辜模样,她沉默的低下头自我反省,可能几天没玩了,手感都下降了,她得再练练。

  最后一局的时候,碰到了楚泱曾经匹配到的队友,一上来就是各种的狂喷吐槽。

  夏乔:“……”不敢置信的看着楚泱,她觉得她可能在好到了她老是输的关键了。

  这个世上原来真的存在游戏黑洞?

  楚泱抿了抿唇,一本严肃的辩解:“我没有一直输,我也有赢过的!”

  夏乔扯了扯嘴角,你得给人多大的阴影,才能对你的id都记得清清楚楚,改了名字都还能知道你?

  这游戏是真的打不下去了,夏乔决定,以后绝对不能找楚泱打游戏。

  就算……就算真的要打,她觉得也开个小号吧,这样也不影响到她游戏的正面形象。

  “我在医院外面碰到一行人,说的话很奇怪!”退出了游戏,夏乔突然说道。

  楚泱低着头还在点击着游戏的界面,看着自己这几天和柳诗颖打上来的等级又掉了下来,她感到有点难过。

  “哦!”她应了一声。

  夏乔接着说道:“他们说了你和徐蓉,说……徐蓉这个样子是因为你,甚至还提起了白程慧和徐婷婷。”

  楚泱这才抬起头:“我大概知道是谁了!”

  夏乔点点头,她这么说也是纯粹的提醒楚泱而已:“你知道就好,那个老头给我的感觉很不好,你自己小心点。”

  楚泱有些奇怪的看着夏乔:“你就不怕真的和我有关?”

  正常的人第一反应不应该是怀疑她吗?

  夏乔站了起来,将额前垂落下来的头发整个的撩到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

  她扬起嘴角笑道:“楚泱,比起别人的只言片语,我更加相信我自己的感觉!”

  楚泱:“嗯,你的感觉很不错!”

  夏乔嘴角一抽,这算不算变相的自夸?

  楚泱没再看夏乔,退了游戏,若有所思,老头子?对她意见还不小,总是往她头上泼脏水……似乎记忆中就只有那么一个作死的。

  她眯了眯眼睛,倒是将他给忘了。

  玉清竹和柳诗颖都说起过玄门要对她下手,这里面大概就是赵博祥撺掇的吧?

  自己找死就算了,怎么那么喜欢拖些垫背的?自己怕死当个缩头乌龟,让别人来当出头鸟,真以为她这样就放过他了?

  楚泱的眼眸中划过冷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看起来像是个站着被动挨打的人吗?

  不过也不着急,总得等着找死的送上门来,她才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