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逆仙战皇 > 第37章 再见吞天

第37章 再见吞天

  再次回到阔别已久的小院苏剑辰竟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眼前这座小院以及院内那三间年久失修的破败房屋承载了他整个童年,确切的说是承载了原主苏剑辰的整个人生,见证了苏剑辰的新生,对于这里苏剑辰有一种莫名的感情。

  “嗵”苏剑辰站在院外兀自感慨,院内突然传来一声响动,他抬眼望去,只见寒雪正怔怔的望着他,手中的木盆已经掉到地上,污水溅了一裤腿她也没有察觉。

  苏剑辰莞尔一笑,走上前去揉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道:“怎么,几天不见不认识你家少爷了?”

  寒雪这才反应过来,泪水顿时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撒落,一脑袋扎进苏剑辰的怀中哭道:“少爷,真的是你,他们都说你死了,连葬礼都给你举办了,吓死雪儿了,雪儿还真的以为……以为你……”

  说实话,这些日子还真难为寒雪这小丫头了,苏剑辰命丧莽荒山的噩耗传来时寒雪当场就晕了过去。

  小丫头也是命苦,在苏家除了苏剑辰外再无一个说的上话的亲朋,就那么直挺挺的晕倒在院子里没人理会,直到夜幕降临自然转醒。

  醒来之后她死活不愿相信苏剑辰已经陨落的事实,跑遍苏家大院不顾身份尊卑拼命打听苏剑辰的消息,可整个苏家都沉浸在苏逸寒等人身死的悲痛中谁愿意理会她这个身份低贱的小丫头?

  奈何小丫头还是个驴脾气,不问出点什么就绝不撒手,遇上心地善良的还好说,一把推开也就是了。

  可遇上那些脾气暴躁心肠歹毒的小丫头就讨不了好了,暴打一顿不说还恶语相向恶言谩骂,短短几天小丫头可谓是吃尽了苦头。

  尽管如此小丫头依然不死心,几乎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打听,夜幕降临时才托着疲惫的身子归来。

  直到今天早上看见苏剑辰的灵堂以及牌位才彻底死心。

  在出殡队伍离开时寒雪还想前去给苏剑辰坟头捧一把土,奈何苏家有规矩,下葬之事女眷不得参与,寒雪无奈,只好躲在苏家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破屋内承受伤悲。

  此刻眼见苏剑辰平安归来,寒雪心情激荡再也忍不住爆发出来。

  任由寒雪在怀中哭泣,过了许久苏剑辰才将其推开安慰道:“哭什么,少爷这不回来了吗。”

  苏剑辰边说边伸出手要帮她擦拭眼泪,却发现她脸上挂着许多伤痕淤青,顿时怒了,语气森冷的说:“这谁干的?”

  寒雪脸色一变,后退开去支支吾吾的死活不愿说出口。

  被苏剑辰追问的急了,一狠心一跺脚留下一句“少爷这几天一定很疲累吧,我去给你准备吃的”便转身跑了。

  这小丫头不愿告诉自己是害怕自己报仇不成反受其辱吧,毕竟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以前太窝囊了些。

  望着寒雪的背影苏剑辰感慨万千,这个一心为他着想的小丫头让他心底升起一丝莫名的怜爱:“小丫头放心,等少爷忙完这一阵,一定替你把这个场子找回来!”

  下定决心后苏剑辰甩了甩脑袋将这些杂乱的念头抛开,然后回到房间反锁上门准备好好整理一下脑中的思绪。

  盘膝坐到床上后他没有急着去翻看此次收获,而是将心神沉入石化帝心内打算先找吞天魔帝那只死肥兔好好算算旧账。

  再次来到帝心空间苏剑辰驾轻就熟的在石碑上打开一道空间之门,门刚打开大肥兔那欠揍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小子你终于舍得放犼爷我出来了,犼爷就知道你小子比我急!”

  随后大肥兔从门内冲了出来,人立而起,双前腿抱在胸前围着苏剑辰转悠起来,那悠然自得的样子像终于在智商上碾压了苏剑辰一头似得,说不出的欠揍嘚瑟。

  看见它这个样子苏剑辰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声质问道:“在妖王洞府的时候我呼唤你那么多次你为什么不理我?”

  大肥兔双眼一斜,挑衅的说:“我为什么要理你?谁规定你呼唤我我就一定要回应你了?”

  苏剑辰被噎住了,有心甩手而走,可心中有太多的疑惑需要大肥兔解答,若低声下气求它吧,苏剑辰又实在拉不下这脸,最后色厉内荏,破罐子破摔的威胁道:“你是我的护道者,说白了就是我的护卫下人,作为下人你最好有点作为下人的觉悟,否则惹毛了我小爷我把你烤了吃了。”

  大肥兔是什么人物,那也是曾经雄霸天下的一方魔帝,岂会受他威胁。

  闻言冷笑一声道:“就你?不是犼爷我看不起你,就算犼爷站着不动让你砍,你也杀不死我!”

  这倒是实话,大肥兔如今虽然修为被废,但这具经过千锤百炼的肉身可不是一般的硬,至少凭借苏剑辰目前的实力,想杀死它也就只能想想罢了!

  被它一激苏剑辰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话说的有点狠了,只好放缓语气说:“别忘了你的使命,你可是要保护千印师傅的传承者,也就是我修炼成帝的,难道你要违背千印师傅的遗命吗?”

  “你就不怕我将你封印在这石碑中永远不见天日?”

  大肥兔依然毫不在乎的说:“我的使命我自然不会忘,但千印老鬼的继承人又不是特指你苏剑辰,大不了我等下一个呗。”

  “至于封印我就更无所谓了,在这里住着挺舒坦的,我还真不怎么想走,你就算再将我封印万年也无所谓。”

  “放心,看在咱俩像是一场的份上,等出去后我会去你坟头祭奠的!”

  这个该死的老混蛋还真是一块水火不侵的滚刀肉,苏剑辰气的牙根痒痒但又毫无办法,只好咽下心中憋屈,低声下气的说:“犼爷见谅,小的知错了还不行吗,小的今天过来就是想询问你关于仙族之事,还请犼爷不吝赐教!”

  这才像一个晚辈说的话嘛,大肥兔满意的点了点头,抱着前腿沉思了许久才说道:“仙族?什么仙族?我不知道啊!”

  苏剑辰原本满怀期待的等着它开启金口,没想到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苏剑辰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指着大肥兔就要破口大骂。

  大肥兔察觉到了他的意图,顿时扭头瞪了过来。

  苏剑辰受此一激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咽了回去,一张脸憋得紫青紫青的过了许久才恢复过来。

  折腾半天苏剑辰也发现了,这死肥兔油盐不进道行比他可深多了,看来今天不出点血是不行了。

  想通此点后苏剑辰苦笑道:“那你想怎样?”

  大肥兔乐了,笑道:“犼爷我睡得好好的你把我吵醒不说,现在又问我想怎样?”

  那个嘚瑟的样子看的苏剑辰恨不得将其一把掐死,无奈的说:“犼爷,你看这样行不行,从今往后您就安安心心在帝心空间待着,我绝不再将你封印进石碑中,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您随便说,只要能办到小子绝不推辞,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