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另类杀手艳福星 > 180 新仇旧恨
  何思颖本来是打算挑起全校男生对付蓝枫,可哪里想到反被蓝枫将了一军,落到全校都知道她被‘男朋友’甩掉的事实。何思颖哪里承受得了这样的侮辱,

  以此为人生奇耻大辱的她在座位上如坐针毡的等到下课铃声响起后,就抱着书冲出教室,要去找蓝枫算帐,只可惜当她找到蓝枫上课的教学楼时,蓝枫已经离开学校,回灵薇小筑去刷牙去了。

  何思颖满腔怨恨无处发泄,一古脑的委屈无处哭诉,课也不上了往师娘的别墅跑。跑回别墅又一次伏在那个中年妇女的怀里痛哭。

  “这又是怎么了?颖儿,谁又惹你不高兴了?你今天不是在上课吗?怎么跑回来了?”中年妇女轻轻拍着何思颖的后背问道。

  何思颖委屈地哭道:“师娘,蓝枫他……他当众侮辱我……呜呜呜,他欺人太甚,当着着几百个同学欺负我……”

  “是不是又是你先招惹他了?”一个声音从楼上响起,那个叫李怡然的女孩一身鹅黄暖裙从楼上下来,在楼梯上向下问道。

  何思颖听了只管呜呜直哭,她自己也清楚,自己今天的所有不痛快也都是她自己去惹的,如果不是她自己要宣布自己是蓝枫的女朋友,还宣布谁失败了蓝枫她就考虑与之拍拖这话,她也不会被蓝枫弄成现在这样子。可倔强的她怎么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错误,多少年来在逍遥门里就只有她对没她错的道理。可遇到这蓝枫之后,总是事事不顺心。

  中年妇女看了楼上下来的李怡然一眼后道:“颖儿,发生了什么事,蓝枫他怎么欺负你了,你给师娘说说,师娘给你讨公道去。”

  “他……他当着几百个同学吻人家,还当众宣布把人家甩了,呜呜呜……人家从小长到大,还没被男孩子亲过呢……”何思颖哭着说完,中年妇女和李怡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个叫李怡然的女孩笑道:“小颖,你什么时候跟蓝枫在一起了?是不是上次娘说我们中间有一个得和他结婚,你怕我抢了就先跑去霸占了?可你不是说你是第一校花吗?蓝枫这么不识货?居然甩你?”

  何思颖一听急了,忙急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没有去抢他呢,是上次他打了人家耳光嘛,人家越想越气,所以就想对外假传他是我男朋友…………”何思颖断断续续地将经过说了出来。

  “胡闹!”中年妇女听了将手里的茶杯都摔在了地上,李怡然脸上也变了变。何思颖更是吓得从中年妇女怀里站了开来。

  “颖儿,你给我跪下!”中年妇女冷着脸站了起来,严厉地对何思颖怒道。

  “师娘——”何思颖惊讶地

  “娘——”李怡然也吓了一跳,母亲从来没生过这么大的气,发过这么大的火,她想要劝劝,却被中年美女给打断:“怡然,今天你别劝我,都怪我平时太惯着她,上次她仗着自己会武功,不光打了人家妹妹,还公然挑衅,吃了亏又不思悔改,现在还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害别人,我不好好教训教训她,我愧对你泉下的父亲,愧对她泉下的师父!”

  李怡然只得将到了嘴里的话吞到肚子里去,何思颖这次也确实做得太过份,如果换着她是蓝枫,这样对她何思颖已经是宽容的了,虽然强吻了她,还说‘甩’她,可谁让她自己要宣布是人家的女朋友?算起来这个蓝枫还真是精明,不但一记强吻报了一箭之仇,还一句‘甩了’就同时撇清了与何思颖的关系。李怡然不由对蓝枫好奇了起来。

  何思颖也从没见过师娘发这么大的火,吓得不敢说话,哭都忘记了,乖乖地跪到地上去。

  “你就给我在这儿跪着,等到你想通了自己犯了什么错后再起来!”中年妇女说完,也顾不得平时雍容华贵的形象,气冲冲的上楼。让李怡然不由生气起来对何思颖道:“小颖,别怪师姐说你,你怎么就不体谅一下娘的苦衷呢?你做事之前也不经过一下大脑,你这么一闹,将蓝枫逼得全校男生都对他仇视,遍地情敌,这也太过分了些吧。哎,我也帮不了你了,你好好想想吧……”

  何思颖是在好好想——可她脑子里想的都是她一脑子的耻辱,一脑子都只想着如何雪耻,哪里去思考过自己的过错,她从来还没有思考自已过错的经验,因为在逍遥门里她被宠得错的都是对的。她没有思过的习惯。

  父母死了,师父死了,就边一向疼自己的师娘师姐都向着那个未来的掌门而针对她,她心里越想越孤独,也越想越气愤,蓝枫从第一次见面后带给她的就只有耻辱,可这个几次羞辱她的人还是将来的掌门。

  强烈的耻辱一阵阵冲击她的大脑,跪在地板上的膝盖不断传来疼痛告诉她她已经跪了很久了,她终于没能忍住心底愤怒的火焰,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她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在茶几上抓起什么东西就向门外冲去。

  “小颖——”一直在旁边坐着陪她的李怡然没想到她说跑就跑,夜都很深了,何思颖往外面跑让她感觉到极为不安,忙向楼上叫道:“娘,小颖她跑了!”

  中年妇女从楼上跑下来,与李怡然一起追了出去,两人也顾不了那么多,展开轻功追到门口,却只看到车尾灯的红光。

  “快,开车过来我们追!”美妇向李怡然叫道。

  李怡然忙跑进车库,将车开了出来,还好出了别墅后只有一条大路往市区开,很快他们就在汇入主城干道的地方认出了何思颖所乘的车。

  “怎么这么巧让她出门就拦到了的士?”李怡然嘀咕着说道,踩下油门提升速度,跟着追了上去。

  何思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一心想着找蓝枫拼命报仇,上车后就报出了她从她那调查过蓝枫的师娘口中得到的蓝枫住处的地址,一个劲的要求司机加速。

  “她不是回学校吗?怎么不在校门口停,冲过去那么远干什么?”李怡然在前面开着车,看着何思颖不在F大大门口下车,反而冲出了好长一段路才停下,不解地嘀咕道。

  “不好,她要去找蓝枫,蓝枫不就住在前面不远的那个巷子后面的一个小院里吗?怡然,快开过去,我们要阻止她再去惹祸。”中年妇女立刻想到了何思颖想干什么,忙催开车的李怡然将车开过去。

  从星雨的别墅回来,蓝枫和夏薇蓝灵下了方静的车,穿过两栋大厦中间的小巷子就到了灵薇小筑的围墙门,三人不想惊动里面可能已经休息了的宁香,正准备掏钥匙自己开门时,何思颖正好冲到。

  “蓝枫,我要杀了你这混蛋!”何思颖冲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向蓝枫扑来,出手居然就是浪迹天涯这招逍遥神功达到第二层后能使出的最强招式。夹带着愤怒的力量,这招的杀伤力大故然很大,可蓝枫已经是第四层快进第五层的人,哪里会将何思颖的攻击放在眼里。

  蓝枫将夏薇和蓝灵拉到自己身后,迎上了这个不可理喻的女人,一双手巧妙地在何思颖的招式中穿梭而过,捏住了她的粉颈,何思颖一招都没得逞就被蓝枫擒住,除了震撼外,她心里的不甘和愤怒更强!

  “你…去…死…吧”愤怒的何思颖已经失去了理智,蓝枫虽然抓住了她的脖子,可她的手还能动,她收回手,闪电般的从衣服袋子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来,向蓝枫胸口刺去。

  就在她掏出水果刀的时候,巷子里追进来一个中年妇女和一个高雅少女,看到蓝枫将何思颖的脖子卡住时,双双出口叫道:“蓝枫你住手,她是你师妹啊!”

  蓝枫听到师妹一词后愣了愣,惊讶地向追进来的两人看去,忽略了何思颖手里的水果刀,直到何思颖的水果刀都快袭近他身体时,他才感觉到刀上的寒气,忙向后缩身,可还是晚了一小步,水果刀破衣而进,扎进肉里,虽然因为蓝枫反应得快和衣服的阻挡并没有造成重伤,只是一厘米不到的刀尖部份进肉,却也当即就有血浸出来。

  蓝枫被刀所刺,也燃起了怒火,将何思颖整个给扔了出去,何思颖手里的水果刀也当地掉在地上。蓝枫忙用手捂住伤口,心痛地看着身上的衣服,星雨给他买的这套全新的衣服就这么毁了。

  何思颖被扔出去后,中年妇女才看清了地上的刀和蓝枫胸口的血,当下明白了自己出声喊叫时害了蓝枫。可何思颖被蓝枫扔出来时向她倒飞过来,看那倒飞的劲道,如果让她摔在地上,何思颖不非断上几根骨头不可。中年妇女忙双脚一错,弓步立稳,将何思颖稳稳接住,却也被何思颖身上传来的强大劲道给振退了两步才站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