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另类杀手艳福星 > 214 任凭处置
  灵薇小筑的浴池,雪樱又一次与蓝枫相对而坐,她不知道蓝枫练的什么功夫,但她还记得上一次受伤后蓝枫是在水池的温水里泡着疗伤的,这一次她又依葫芦画瓢的将蓝枫带进了灵薇小筑的大浴池,还放了满满的一池水,学着上次一样将蓝枫和自己都剥了个精光进入浴池中,她将蓝枫盘好腿后,自己却跪在了蓝枫的正面水里。

  虽然蓝枫上次疗伤是为了驱除寒毒才用温水,不过温水对此时他受的伤虽然没有太多好处,却也绝对没有坏处,温水能让人经脉活络,对疗伤多少也有些好处的。被雪樱盘好腿后的蓝枫不自觉的开始自己运功疗伤起来,雪樱不知道蓝枫的内功与她的会不会相克,一时也不敢伸出援手,只是跪在蓝枫面前静静地打量着运功中一脸肃穆的蓝枫。

  她在忐忑面前这个男孩醒来之后不要因为她的背叛而杀了她,从她将樱花流宗主杀掉,重伤离开总部后,一路潜逃,躲进了一片人迹罕至的森林,靠着多年来的训练和自救法,她最后活了下来,虽然中间吃了不少的苦,可最后她还是康复了过来。父母被自己亲手杀死了,关心自己的大长老被宗主杀了,而唯一的仇人——樱花流的宗主也已经死在了她的刀下,大仇得报。伤好后的雪樱突然发现她好像失去了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她想不到自己活着还能做什么?还能为了什么而活着,以前她为杀人而活着,可现在呢?她自由了,不用再为组织杀人了,然而,她去失去了目标,像一只漂泊在茫茫大海的小帆船,失去了方向。

  重伤的时候她有着强烈的求生yu望,可伤好后她又好像整个人被抽空了一样的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直到她在准备自杀前摸到了身上的那张光盘,她才想起,她还有一个地方可去,她还能为一件事活着,为了兑现她发下的誓言。在遥远的中国,她还欠一个人的忠诚。作为杀手的她不懂得什么叫爱,但她隐隐感觉那个地方有她的一份牵挂。对一个失去了生存勇气的人,失去了生活目标的人,一个连为什么而活着都不知道的人,蓝枫无疑是她唯一活下去的理由。于是她来到了中国,来到了S市,三天来,她一直都暗中跟着蓝枫,她好几次想要出现在蓝枫的面前向他认罪,乞求他对当初她背叛的宽恕,或者接受他对背叛者的惩罚,可连续几次,她都临阵退了回去,她怕,怕蓝枫不宽恕她而将她赶走,那她就真的失去了生存的意义,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的。

  直到今天,她看到蓝枫的车被人拦住,被人带到那家夜总会,她就隐身跟了进去,以她在隐身术上的造诣,蓝枫不刻意地侦察是发现不了的,就连一直注意着蓝枫的凌天南也没有察觉,直到蓝枫受重伤,而凌家的人不守诺言还要向蓝枫下手时,她终于没有忍住现出身来,将蓝枫救了回来。

  雪樱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蓝枫紧皱的眉头,时间在她的注视之下一分一秒的过去,她心里干着急却帮不上任何忙,虽然帮不上忙,她还是一动不动地跪在浴池里守护着蓝枫。呆在蓝枫身边的雪樱内心里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没有目标的徘徊与恐慌,眼前的这个男孩是她以前要杀的人,也是沾污了她清白逼她沦为奴隶的人,可这个时候,雪樱却觉得这个男孩是如此的亲切,她一点也恨不起来。

  跪了多久雪樱也不知道,饶是J国人平时的起居里跪是一件常事,雪樱也感觉到脚已经麻木到了没有知觉,蓝枫身上终于有了一层微弱的气场,雪樱知道蓝枫快醒了,她撑着浴池连站了起来,因为脚已经麻木,她几乎用爬的方式到浴池旁边的衣厨里她脱下的衣服里取出一张光盘和一把短匕,重新回到浴池中,跪在蓝枫面前。

  雪樱从凌天南手里将蓝枫救回来后,蓝枫立刻进入了深度调息疗伤,不过在他进入深度治疗前,他是感觉到了雪樱跪在面前的。进入深度调息后的蓝枫运起的是逍遥门独到的疗伤心法,关闭六识,对外界的环境不闻不问,雪樱做了什么他也不知道,但他完全没有再防备雪樱,他知道雪樱这次回来暂时不是要对他不利的,如果是,她就不会将他救回来。

  直到他将被凌天南震散的真气重新聚集了起来后,他才打开六识,睁开眼睛后,蓝枫首先看到的是眼前的两件事物,一把短匕首和一张光盘,两件事物托在雪樱的手上,而血樱本人则在蓝枫睁开眼睛的时候将头低了下去怯怯地道:“雪樱回来请罪,请少爷责罚!”从上次蓝枫说了不喜欢主人的称呼而在席飞扬的酒吧里被人称着蓝少爷后,雪樱就改口叫他少爷。虽然离开了这么久,她还是脱口叫了出来。

  蓝枫的目光却没有在两件事物上停留,因为雪樱的双手托起光盘和匕首,胸口的两座山峰和峰顶的两颗相思红豆更具有吸引力,蓝枫心里一下子火热了起来,小腹处一热,心神失守,好不容易聚起的真气立刻开始涣散,叶天涯吓了一跳,急忙闭上眼睛摒弃杂念重新将真气导回去,可他却不敢再睁开眼睛看雪樱。

  好不容易才平息下因为看到了春guang而躁动的真气,蓝枫才开口冷冷地道:“你要我怎么处罚你呢?”由于陈冠宇临阵倒戈的原因,蓝枫心里对背叛这个字眼相当敏感,因为雪樱以前的背叛,蓝枫没有给雪樱好语气。也没打算就这么原谅雪樱。

  雪樱坚定地道:“任凭少爷处置!”

  蓝枫极力的摒除杂念,可脑海里总是不小心地会浮现出刚刚睁开眼睛看到的那片*景象,他此时哪还有心思去想着惩罚雪樱,虽然心里痒痒的,可他还是装着生气地道:“穿好衣服出去等着!”

  雪樱不知道蓝枫会怎么处罚她,但蓝枫既然要她出去候着,她只好忐忑地穿好衣服站到浴室门外去。

  蓝枫又花了好大功夫才将心火完全熄下来,他目前只能稍稍的将真气聚集一小点,至于被真气震伤的经脉,短时间是恢复不过来的,再急也没有用。可他却被雪樱的事情给烦上了,雪樱还会回来倒是大大出乎了攻枫的意料,雪樱杀掉了樱花流的宗主和大长老,也就是说她已经与樱花流决裂,而这个世界上正好除了灵薇小筑的人和夏杰知道雪樱的真面目外,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别人知道她就是血樱。蓝枫本来还想着雪樱这次回来可能会杀掉所有认识她真面目的人后退出杀手界,可在雪樱从凌天南手里救回来的时候他就将这种可能给排除。

  可这就能表明雪樱这次回来没有别的目的?如果换在以前,雪樱将光盘也带回来,加上她杀了樱花流两个高层的消息,蓝枫一定会相信她,可现在的蓝枫在陈冠宇的背叛后,他再也不信任任何一个可疑的人。他想要将雪樱赶走,可这个时候偏偏跟凌天南结上了梁子,如果凌天南这个时候趁他重伤,想要除掉他的话,那他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很可能波及到夏薇蓝灵的安全。本来还能指望一下夏杰,可天知道夏杰这个时候会不会在外面去做他的‘生意’去了。这个时候能保护灵薇小筑的人,只有雪樱。蓝枫不得不借助她的力量。

  出于私心,蓝枫倒真希望雪樱这一次回来是真的忠诚,这不光是他对雪樱的身体迷恋,另一方面,他心里在盘算着借用雪樱的力量在他与星雨的演出团出行期间保护灵薇小筑里的夏薇和蓝灵。内伤虽然没有完全恢复,

  但只要不动用真气,蓝枫倒是能够行动自如。穿上衣服后他拉开浴室门走了出去,却被门口的景象给怔住了。雪樱正对着浴室门跪着,而在她身后,夏薇和蓝灵紧张又焦急地盯着门口。另外李怡然给他请的那个司机胡欢也在门口,更让他惊讶的是,李怡然,纪宁杰也在,全都紧张的看着开门出来的蓝枫。他们的表情里都混杂着焦急和惊讶。蓝枫知道李怡然和纪宁杰是胡欢通知来的。也知道他们焦急的是他的伤势,惊讶的是雪樱这个容貌能与星雨相比的女孩为什么会在从浴室里出来后一声不吭地转身就跪在门口。

  蓝枫这才注意到窗外的天空已经漆黑,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到了九点正,原来为了疗伤自己花了一整个下午。他此时却不知道怎么给李怡然纪宁杰等人解释雪樱跪在地上的行为。看到蓝枫出门来,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放松了下来,长长吁了口气,夏薇和蓝灵想要上前到蓝枫身边来,可中间却隔着一个跪着的雪樱,她们只有开口焦急地关切问蓝枫的情况。蓝枫挤出笑脸冲蓝灵和夏薇做了个安心的表情后道:“没事,一点小伤而已”

  看向李怡然和纪宁杰,蓝枫苦笑道:“师娘,师姐,我没事,我们去客厅坐吧。”

  李怡然和纪宁杰在露了个落心的表情后,疑惑地看向跪在地上的雪樱,纪宁杰开口道:“枫儿,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