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回到战国之我是嫪毐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惊天秘闻 上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惊天秘闻 上

  老婆子面容一黑道“怎么占了我的身子你还吃亏了不成?”

  一旁偷听的嫪毐倒吸了一口凉气脑袋上犹如炸开了个小口“十余年前赵太长占有了老婆子的身体?那老婆子上次在赵王殿上自报年龄是多少来着?对八十四岁。天!十余年前就算是二十年前那老婆子也已经六十多岁了这赵太长这私生活也忒那啥了……”就在嫪毐脑中翻滚的时候赵太长的一句话将他彻底雷翻。

  “我是被你逼的。”

  这确确实实是一代宗师战国时代的七大高手之一的赵太长口中蹦出来的话语。

  老婆子哈哈一笑露出嘴中的所剩无几的几颗黄牙道“什么被我逼的?我不过是给你下了少许的迷药罢了谁知道你这般无用哈哈。”

  赵太长似乎被老婆子戳到了什么痛楚脸上一青怒道“聂小小你到底想要怎样?你可知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老婆子嘴角一撇道“你杀得了我?”说着手臂一晃手中多出了一个烟卷粗细的小桶直对着赵太长道“你是不是还想要尝一尝这太壶迷烟?”

  赵太长一见那小桶立时就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身形连闪朝后面退出了十余米远。

  老婆子见到赵太长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

  嫪毐看得是眼馋不已“连太长剑都要害怕的迷烟简直就是世间少有的顶尖凶器要是我手中有了这宝贝嘿嘿天下大可去得美女尽可……”嫪毐想得心中都刺痒起来。此时他开始有些同情起赵太长来联想到老头子的遭遇嫪毐认定这老婆子肯定是采花贼出身走得是刚猛的路子专门霸王硬上弓错错错!是虞姬硬上箭才对。

  吕云娘耳力不行见嫪毐听得一会皱眉震惊一会眉开眼笑好奇的问道“他们说的什么?”

  嫪毐哪有时间搭理身边的男人婆胡乱应付了下就继续听了起来。

  赵太长细长的眼睛中眼神闪烁不定最后说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老婆子似乎再回首往事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想怎么样我小儿看上你徒弟了你把徒弟交出来让我带走就行了。”

  赵太长细长的眼睛一眯断然道“不行!于缨断然不能交给你们。”

  老婆子嘿嘿冷笑道“为什么不行?”

  赵太长眼中闪烁了好久叹口气才道“实话说吧于缨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是断然不会让她离开我身边的。”

  老婆子一怔十分的吃惊许久才道“于缨是你的女儿?你你和谁的?”

  赵太长摇摇头道“说了你也不认识只是个无名女子罢了况且她已经死了许久了我这种人心胸狭窄动不动就毁人全家仇家遍地要是于缨是我的女儿的事情传扬出去缨儿恐怕活不出一个月所以我是死都不会让缨儿离开我的。”说着又摇摇头道“我这种人能有个女儿已经是福分了你就当可怜我吧。”

  嫪毐听得震惊真不知道这老婆子手中的那个什么什么迷烟究竟何等的了得竟然让一代宗师赵太长出言恳求就在嫪毐震惊的时候更震惊的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老婆子收了手中的太壶迷烟叹了口气眼中射出一丝迷茫道“九儿也是你的女儿。”

  嫪毐和太长剑瞬间石化不管太长剑怎样嫪毐感觉自己就快要崩溃了。这赵太长看起来虽然没有老婆子岁数大但是七十多的岁数总有了这么大的年龄就能分别生下两个女儿还给别人戴绿帽子而且看起来还是一发就中这、这、这太奇幻了根本就不是架空啊!

  太长剑赵太长如遭雷击愣在当场好久才缓过口气道“你说什么?女儿?”

  老婆子苦笑摇头道“小九就是你的女儿她自小就被我们当作男孩养长大了竟然也变成了男孩脾气谁能想到她竟然相中了你的女儿于缨要是别的人家的闺女也便罢了我说什么也给小九抢过来管她是男是女只要我家小九喜欢就好没想到于缨竟然是你的女儿这究竟如何是好?”

  赵太长细长的眼中也满是迷茫一会喜一会忧的嘴中叨叨咕咕的说着什么嫪毐听不到老婆子却听得清清的这老小子在那叨咕着“难道是报应?难道是报应?……”也不知道这老小子平时做了多少亏心事。

  老婆子冷眼看着赵太长在那一个人发神经许久后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反正都是你的孩子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老婆子有些落寞转身就走。

  这边的吕云娘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些什么但是却听不真切抓着嫪毐的肩膀摇来摇去非要嫪毐给她实况转播嫪毐被她摇的不耐烦了转身说道“一边去少儿不宜!”

  吕云娘立时大怒叫道“你还没叫我姑奶奶呢!”这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也不算小了老婆子太长剑两人离得随远但两人毕竟不是常人太长剑和老婆子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同时启动朝嫪毐这边冲来。

  嫪毐吓得三魂七魄满天乱飞拽起吕云娘的手腕拔腿就跑慌不择路间一下子就窜到了一片树丛之中。

  老婆子一看背影就知道是谁眼中一闪身形骤停拦在了赵太长身前赵太长心忧自己女儿身份暴露会给于缨和王九带来危险是以速度极快猛地见前面的老婆子骤然挡在自己身前急忙点地拧腰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消了冲势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

  老婆子叹了口气道“这个人我有用处他也不会泄密的你放心。”

  赵太长那里放得下心来脚尖一点地就要绕过老婆子去追嫪毐老婆子一抬手臂手中冒出那太壶迷烟来铜管直对着赵太长。

  赵太长心中一秉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赵太长眼中精光闪闪看了看树林里早已没有了嫪毐的身影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想不到我赵太长一世英明最后竟然屡屡栽在你的手里。”

  老婆子冷笑一声道“是栽在太壶迷烟手中而已。”

  ……

  ……

  嫪毐拽着吕云娘一路飞奔吕云娘跟在后面简直苦不堪言冰冷的树枝划破她的男装在娇嫩的肌肤上划出一道道的血岭脚步踉跄间被嫪毐拖得东倒西歪。

  两人就是这般每命的跑最后嫪毐还是觉得不够快生怕太长剑和老婆子追上来杀人灭口在嫪毐印象中这种偷情生子的事情是最见不得光的丝毫没有想到老婆子竟然没追他还拦着赵太长追不上来。嫪毐心中害怕得紧拦腰抱住吕云娘一个大回环就将其背在了后背上一路狂奔了出去嫪毐虽然无耻了些说到底却还是一个好人要不然此时他应该丢下吕云娘自己先跑的。不过这要是个男人的话嫪毐的选择估计会有所改变。

  两人也不知道跑出了多远等嫪毐已经没了力气停下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来到了一座不知名的小山包中。

  说是小山包那是和泰山啊阿尔卑斯山啊喜马拉雅山啊之类的做的比较这山包在普通人眼中也十分的巍峨了。

  嫪毐趴在地上喘起来没完一双眼睛依旧警惕的盯着身后的路上许久没见有人跟来嫪毐长出了口气吕云娘倒是比他要好很多毕竟她趴在嫪毐的背上不用奔跑是以并不觉得累只是胳膊上腿上被路上的树枝划得生疼吕云娘看着趴在地上喘气没了力气的嫪毐眼珠子一转顿时恶向胆边生一脚踢在嫪毐的屁股上叫道“无赖快快叫我姑奶奶。”

  嫪毐屁股上一麻说不出来的受用嫪毐这屁股在刚来战国的时候可是没天都受到棍子的洗礼一天不挨个二三十板子都算这一天没过完被说是吕云娘这一脚了就是给她拿把锤子都不一定能打痛满屁股老茧的嫪毐。这边是传说中的神腚功吧!

  嫪毐翻过身来看着吕云娘道“你有没有搞错咱们现在是在逃命啊你还有时间理会这些?”

  吕云娘毕竟不常动人嫪毐一转过来立时就没了下脚的地方抬起的脚不由得放了下去“他们为什么要杀咱们?”

  嫪毐坐起来道“听到了不该听的事情人家自然要杀你灭口。”

  吕云娘立时觉得自己冤枉无比“原来他们是要杀你我又没听到。”

  嫪毐撇撇嘴道“谁相信你没听到?这地上可真凉。”喘匀了气嫪毐从冰凉的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看有些阴沉的天空道“这不是要下雪吧?”

  嫪毐这乌鸦嘴一开口雪花就飘了下来吕云娘大骂他黑鸟张嘴报丧。

  嫪毐两人四下望了望此时才有些害怕这荒凉无比的地方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有人烟出没刚才嫪毐光顾着逃命什么路不好走走什么路这下可好来到这么个荒僻地儿。

  吕云娘害怕起来万幸的是她知道嫪毐十个太监不会对自己有什么企图所以对与嫪毐这个人她还是有那么百分之六十的信任感。真不知道她知道嫪毐是个假太监后会不会转身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