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回到战国之我是嫪毐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赵姬装病 下

第一百五十八章 赵姬装病 下

  赵姬一听竟然连鹿老公爷和蒙将军都说这马镫由此能耐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他毕竟是个女人对行军打仗之事并不是十分了解。不过她的脸上依然挂这一层忧色。

  嬴政见赵姬不说话了接着说道“此时正是孩儿用人之际您也知道孩儿身边除了李斯和王将军等几个有数的心腹外就没了可用之人母亲也说过孩儿以后要想坐稳江山就要有自己的一套人马。嫪毐是您的人您信得过他我就信得过他同时他还是殿前比武头名武艺不差儿确实需要向嫪毐这般的人聚在身边。”嬴政留嫪毐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要扶植嫪毐将他变成吕不韦的潜在敌人但是这种设想嬴政是不会和赵姬谈起的。

  嬴政话说到这个份上赵姬再也不好拒绝他了心中一苦一甜苦的是要和嫪毐分开甜的是自己的孩子终于开始慢慢长大了。赵姬点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娘总是你的。”

  嬴政匆匆的走了去安排赵姬移驾雍城的事宜好在雍城就有现成的宫殿大郑宫稍加修缮就可以入住了。

  嫪毐知道了自己还要留在咸阳后不由得面上一苦他是真的不愿意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他不愿意再小心翼翼的过日子尤其是没有了赵姬小昭两人他拿谁来解闷调剂生活?

  赵姬也不愿意他留下来但却没有办法好在两地离得不算太远快马一天可到。

  嫪毐也知道自己留下来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也就不再多说。

  嬴政安排的很快第二天赵姬的车队就缓缓开赴雍城了。嫪毐目送马车离去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空落落的回头看看长扬宫就觉得少了赵姬小昭两人这宫殿立时就变得冷冰冰起来没有一丝的亲切感。

  嫪毐叹了口气正打算进宫一个小太监远远地叫道“嫪给事嫪给事。”

  嫪毐扭头看去一个身材不高的小太监跑了过来。

  这小太监长得一脸的喜气看着就讨好小鼻子小眼儿的就是看着让人感到舒服。

  嫪毐问道“你叫我有什么事?”

  小太监跑到嫪毐近前喘了口气道“嫪给事君上召您入宫。”

  嫪毐虽然听赵姬说过嬴政留自己是要起用自己但却也没想到赵姬前脚刚走嬴政后脚就派人来找他。

  嬴政召唤嫪毐不敢怠慢连忙随着那小太监去见嬴政。

  这一路上嫪毐和这小太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眼看快到嬴政的书房了嫪毐问道“小公公贵姓?”

  把小太监连忙惶恐的说道“您折杀小的了小的姓赵单字一个高字。”

  “赵高?”嫪毐感到这个名字大是耳熟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说过不过他也没太在意此时刚好到了书房门外那小太监赵高朝嫪毐一笑就进了书房禀报去了。

  赵高进去不多时就出来了引着嫪毐去见嬴政。

  书房中此时已经坐满了一众官员嫪毐细细一看倒还都认得吕不韦、王翦、蒙老将军、蒙武、就连鹿公爷在嫪毐微微皱眉他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这种场合可不是他一个区区的给事中应该来的就算现在已经有了五大夫的爵位也离这个级别的会意差得老远。

  吕不韦没有让嫪毐多想直接说道“嫪大夫来了我和君上商量过了有个事情要交与你办。”

  嫪毐偷偷看了看吕不韦的表情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为自己和他女儿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迁怒自己不过吕不韦面上一丝表情都无嫪毐看不出究竟不敢流露出什么表情嫪毐对着嬴政躬身施礼。他还是头一次名正言顺的在这种公开的场合下接受任务以往都是在密室中或者酒楼中是以还有些不大适应。

  吕不韦待嫪毐给嬴政施完礼接着说道“嫪大夫可还记得魏国白氏白夫人?“

  嫪毐点头道“您是说楚夫人?”

  吕不韦点头道“正是前一段时间你与她有过接触可惜后来赵国那些不知死活的使者来闹事就没有再继续下去铜矿的事情我已经和她们谈妥了。”说到这里吕不韦微微一笑道“现在看来铜矿之事只是小事一桩白家在魏国备受欺凌是以想要转投我大秦。”

  嫪毐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概念谁投大秦都跟他没什么关系是以也没什么震惊的表情。他是不知道白家代表着什么白家乃是天下四大商之一单单一句富可敌国来形容他还稍显有些看低他了白家不算在其它六国的产业单单在魏国中的就已经涉及了几乎所有的产业六国中几乎半数的酒楼、珠宝行、铁行都姓白若是白家能够成功的离开魏国就算是将魏国中的所有产业都留下只要抽走生意上的活金那这些产业立时就要散架用现在的话来说只要白氏一走并将生意上的流动资金全部抽走魏国的经济就要立刻崩盘虽然此时还是农耕经济为主商业占的份额并不多但是一样会给魏国造成沉重的打击最起码魏国因此一项税收就会减半而秦国却可以增加大量税收此消彼长就不单单是魏国走了一个大商的事情了。对于魏国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不能在沉重的打击不下于被敌人一口气攻下数座城池。

  吕不韦见嫪毐没什么神色变化心中微微纳闷要知道在场的众人就连鹿老爷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乐得直拍大几沉吟一下接着说道“如今白夫人已经回到魏国了白家对于此事筹划已久各个方面都已经准备完备如今只差咱们派一个联络人去将他们接引过来。”说着吕不韦以及场中众人都看向嫪毐。

  嫪毐听得一头雾水这国家之事确实不是他一个几千年以后的小流氓所能明白的此时见众人都望向自己不由愣看了看嬴政又看了看吕不韦心中叫糟果然吕不韦接着说道“我和君上以及几位将军商讨过后决定由你担任联络人的角色刚好太后身体有恙而魏国又正好出现了一株千年灵芝王你就借口为太后寻药前去魏国到了哪里随便住进一家客店都会有人和你接头。”

  嫪毐十分想要推辞这个任务他想要在长扬宫中过安稳日子而不是跑到遥远的魏国还要担着一不小心就掉脑袋的责任不过看到在场众人一个个不容置疑的态度嫪毐就知道自己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他就奇了怪了难道秦国没有人了?怎么就派自己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去操作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就不怕我一不小心搞砸了?

  吕不韦似乎看出了嫪毐的疑虑呵呵一笑道“放心吧你是前往魏国的最佳人选魏国人欢迎你还来不及呢呵呵。”说到这里嬴政、王翦、鹿公等都不由自主的会心一笑。

  嫪毐感到其中大章却摸不着头脑。

  嬴政点头道“就这么定了嫪毐一会你留下来。”嬴政拍了板这事就定下来了嫪毐连个意见都没能发表一下嫪毐心中止不住的腹诽“万恶的封建社会这也太不民主了。”

  显然嫪毐来之前鹿老公爷等就已经将事情商谈完了是以宣告完嫪毐的事情一众人就都走了书房中只留下了嬴政和嫪毐。

  嬴政看了看嫪毐扑哧笑了起来把嫪毐搞得一怔。

  嬴政笑着道“前几天听说你又把吕云娘给整治了?”

  嫪毐心说“这嬴政怎么这么好闲事儿。”点点头马上觉得不对摇着头道“臣哪有臣怎么敢呢?”

  嫪毐是不大清楚嬴政和吕云娘的关系嬴政还没有登上王位的时候经常和吕云娘一起玩耍但是明显吕云娘坏主意要多些总是整只的嬴政头昏脑胀见到吕云娘就害怕总是想报仇但是却无从下手如今当了秦王就更不能为了小时候的一些琐碎事找吕云娘的麻烦了是以一口气总是憋着发不出来偏偏吕云娘在咸阳混得风生水起谁也不敢得罪她就是他这个秦王碍着吕不韦这个仲父的身份见到她都得当作姐姐的规矩来接见这让他十分不爽特别的不爽没想到金鸡一唱天下亮咸阳城里出了个嫪毐先后整治吕云娘着实给他出了口恶气。笑过后嬴政缓缓平复情绪说道“魏国的千年灵芝要是能取回一块来的话就最好了说不定可以给太后压压惊驱驱邪这个事情你要上心些。”

  嫪毐躬身称是。

  嬴政皱皱眉道“此次前去魏国你也不必有什么忧虑的地方只管放手而为就成私下里还有一组人马会完成迎接白氏的任务而你只要随意在魏国行动就好只要不太出格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嫪毐此时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只是秦国放在面上的一可吸引注意力的棋子罢了他就说么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会有他这样的人来完成。

  听嬴政这么一说嫪毐立时轻松了下来此去魏国只当是游山玩水就好了。

  嬴政还待再说什么门外的赵高禀报道“严太仆求见。”

  嬴政点头道嫪毐说道“就这样吧。”

  嫪毐回到空旷的长扬宫长扬宫中没有了小昭和赵姬就好像是变成了一座死宫城一般一砖一瓦一粱一栋都透着冰冷虽然还有仆人在穿梭往返但是对与嫪毐来说这些都是些没有感情的古人、死人回到自己的小屋将大禹剑仔细的擦拭一番后开始了挥剑训练。置于二十八兴宿图谱上的功法嫪毐早就已经不再练习了就是想练他也不知道应该从何处入手。一直练到天黑透了嫪毐才停了下来沉重的大禹剑似乎也不再像是最开始那般的难以把握了今天他一口气已经挥动了近一千次虽然距离一万次还十分遥远但是终归是每天都有进步嫪毐坚信自己只要坚持下去定然能够达到目标到时别说是尹鹫就是战国七大高手嫪毐都有信心去和他们单挑。

  嫪毐坐在井边灌了几大口激凉的井水不经意间的一睹猛地发现自己的小屋中竟然有灰蒙蒙的亮光在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