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回到战国之我是嫪毐 > 一百六十五章 火烧营门 下

一百六十五章 火烧营门 下

  (今日第二更下午还有一更时间么……四五六七八点钟左右吧……表打我!好吧四点之前准更!行了吧!)

  不怪白夫人不接受嫪毐的办法嫪毐的方法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了没法再简单的地步大家假装是魏军中的某某大官和随从一起走到营寨前叫营寨开门营寨开了门后就抄家伙杀进去一直从营寨的另一边杀出去然后就成了。嫪毐美其名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上战伐谋等等等等。这简直是幼稚到不能再幼稚的想法可笑到不能再可笑的想法简直是对这三十余条生命不负责任。

  白夫人甚至嫪毐都没有想到这么可笑的方法那些船员竟然基本上都赞同这群船员单纯啊自己没有办法就及其相信嫪毐这个秦国殿前比武头名的都尉他们朴实的认为都尉就是会打仗的大官自己不明白就要听人家的。基层人民朴实啊!这要是有个中层干部在肯定就没有这么心齐。

  嫪毐看着这帮人如此的自己脑袋里不禁有些发麻刚才的馊主意自己根本就是随便说出来的没有进行什么深入的思考这个时候在大家信任的眼神中嫪毐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刚才说着玩的不算数。

  白夫人毕竟是个女人对于打仗完全没有概念见大家都还以为嫪毐的注意是对的也就点头同意了。

  嫪毐彷徨不知所措……

  大官自然由嫪毐扮演也只有嫪毐有那么些个官相不过他的口音不成一听就不是魏人好在这里面除了他以外都是魏人嫪毐只要张嘴小声说后面的人大着说就成了跟演双簧似的。

  一切商议妥当嫪毐还是有种想要临阵脱逃的念头但是看着这帮朴实的船员嫪毐实在是说不出口脑门子硬了硬决定拼一次试试自己是神仙降世刀枪不入。嫪毐猛地想起红莲教的精神催眠法对众人说道“大家随我一起默念神仙降世刀枪不入神仙降世刀枪不入。默念三遍后就可刀枪不入。”

  一众船员兴奋起来随着嫪毐就念了起来在他们眼中神仙要比任何人都靠得住。连白夫人和她的两个双生仆人楚湘楚汶都狐疑着跟着念了三遍。

  三遍一完嫪毐当先朝着前方的营寨走去腿肚子有些转筋。

  营寨中自然有放哨的军士远远的看着有一堆人大摇大摆的走过来也不是十分在意他们的任务是防范另一面的秦军相对的从魏国这边来的都不是十分警惕。那军士高声问道“什么人?哪里来的?”

  嫪毐小声说道“我是近卫中的张都尉我奉王命前往秦国兄弟开门。身后一个据说是卖包子出身的大嗓门粗壮着喊话。听起来还真是挺有威势。这配音比嫪毐原声可要好不少。

  这时嫪毐一众已经来到了营寨门前那哨兵已经通知了自己的主官那主官从营楼上往下看去见嫪毐一众都是庶民衣着其中还有两个蒙着面纱的女子这种场面他这常有发生都是被派去秦国刺探消息的再加上嫪毐这一众只有三十余人实在是翻不出什么风浪也就松了警惕不过程序依然要走喊话道“将令牌呈上来。”

  嫪毐一怔还要用令牌?妈妈个巴子的老子上哪里找令牌假装到胸前翻找令牌一边想着主意想着自己是不是不管这些船员和白夫人马上调头就跑

  那营寨的主官见嫪毐上下左右的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出来令牌不由得警惕起来高声叫道“来人给我擒下来再说。”也是这名主官疏忽按道理来说没有令牌是不能开寨门的可是他每将嫪毐这三十余人放在眼里另外也没真当嫪毐是敌人只当他是没有找到令牌罢了。

  哗啦啦的营寨大门打开从里面跑出来百十名魏军那些船员一见营寨大门打开了立时就抽出了自己的家伙本来他们就是要来骗寨门的来的时候也已经商量好了只要寨门一打开就不要命的往里冲这山寨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做的窄长嫪毐他们在远处看宽度也就只有三十余米左右要是一鼓作气冲过去倒是并不是很难。

  出来的魏军说是侵人其实都没有怎么精神对着三十余人更是谈不上什么警惕毕竟自己这寨中有四百余人而且他们又是从魏国方向来的只当是一时找不到令牌自己的主官多此一举罢了有一个还在好心的提醒着叫嫪毐翻翻衣服后面有时候东西会从腰上窜到后背。哪知道这儿三十余人骤起发难刀光剑影间好心提醒嫪毐的那人最先遭殃要不怎说好人莫做呢。

  营寨中一片大乱这三十余名船员手中兵器乱舞这群人都是白家的一些精英分子手底下都会些简单功夫并不比这些普通军士要差此时一个个如下山的小老虎一般没头没脑的就往营寨中冲去。

  嫪毐愣了愣才刚反应过来手中的大禹剑一紧就冲了出去一路冲到了最前面大禹剑身沉重挥舞起来更是力道惊人沾着即死碰着即亡长戈长戟碰上即断当真是所向披靡。

  营寨中的众魏军这时才反应过来抽出兵器开始围杀嫪毐诸人嫪毐就像是一把锋利的箭头一般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嫪毐的二十八星宿图谱上的功法的优点全部展现出来嫪毐只管往前冲挥剑砍人而身子完全在凭借着二十八星宿图谱上的功法印在潜意识之中的肉身本能来躲避刺来的长戈大戟一心二用确是牛B至极。

  三十余米的距离冲起刺来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在周围的魏兵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嫪毐已经携着这帮船员冲到了寨子的另一边的大门口处楚夫人由楚湘楚汶带引下裹在众船员最中间是以也未落后。

  嫪毐猛地拔高蹦起手中的大禹剑化作一团黑芒朝着紧闭的寨门砍去。

  催拉枯朽一般的那厚木做成的坚硬大门瞬间豆腐一般的化为两半嫪毐这一剑威势无穷加上大禹剑重无锋巨大的力量超快的速度竟然将木门被劈开的边缘摩擦着点着了起来场景诡异之极。

  嫪毐一脚将着了火的大门踹开一众船员随着嫪毐冲出了魏军的营寨后面只留下傻愣愣的一众魏军独自发呆。他们的眼中此刻还在倒映着嫪毐那劈着大门的一剑。

  营寨的主官此时还站在哨楼上没来得及下来一切就已经结束了嫪毐一众人从拔剑冲营到劈门而出只用了短短的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当真算得上是迅雷不及掩耳。以至于看不到嫪毐的身影了那主官都未想起来要派人去追。

  嫪毐一众撒丫子一阵狂奔一口气足足跑出了好几里地才在白夫人和楚湘楚汶的要求下停下来。一众船员也已经跑得不行了不管地上冷热故地葫芦一般的就都趴在了地上。

  呼哧呼哧的喘了半天气嫪毐最先回复过来对于刚才闯营的壮举感到兴奋不已这比在psp上玩过关游戏要美太多了他真想返回去在从那营寨中打回去再打回来不过理智告诉他那是送死。

  白夫人清点了一下人数竟然一个都未死一个都未伤这真是奇迹。

  一众船员包括楚湘楚汶看向嫪毐的眼神都带了一丝崇拜一众船员更是坚信嫪毐对他们用了刀枪不入的巫术要不然这么多人强闯大营怎么会连受伤的都没有虽然有几个蹭破皮的但是船员一致认定是他们默念刀枪不入的时候不够诚心的结果。于是迷信就这样诞生了。

  嫪毐都对这个结果感到不可思议。

  从此以后嫪毐就成了这群人的核心人物之一之所以是之一那是因为还有一个白夫人在。

  白夫人也对嫪毐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