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回到战国之我是嫪毐 > 第二百零一章 父女相见

第二百零一章 父女相见

  (第一更)

  两日的时间转瞬即过嫪毐算计许久了他已经将要回咸阳的事情跟老头子老婆子和冷仙子等人说过了老头子的伤势也已好得差不多了不过两个老家伙并不想离开不为别的他们的儿子就在不远的军营中两个老家伙虽然并不能去军营见一众儿子但是离得近了总也感到安心些。冷仙子却和他们不同她和丑仆早就想离开了只是想要试探一下嫪毐才没有离开见嫪毐要走立时应允了下来。

  高碗没得选择嫪毐到哪他就得到哪原本还有些丧气的他见子女也要一起离开后立时开心起来。傻呵呵的收东西去了。

  趴在窗户上看了看外面的还有些灰蒙蒙的天空太阳马上就要从东边的地平线上升起来了嫪毐洗了把脸用冷水拍了拍后精神不少整理一下身上的衣服拎起自己的大禹剑出了屋。

  高碗等人已经准备好了子女白白净净的站在屋檐下就好像是出水的芙蓉一般白生生滑嫩嫩的嫪毐很不道德的吞了口口水心中默念阿弥陀佛十几遍才稳住心神冷仙子和那丑仆也从自己的屋中走了出来几人本就没什么行李只要带好了干粮说走就走嫪毐早已摸好了道路只要顺着武成一路南行就能见到那灰袍男子所说的风烟亭了。

  一路上人多嫪毐也不好意思对冷仙子做些什么此时的他对子女算是彻底死心了毕竟现在高碗和子女看上去就像是那么一对儿这种抢朋友女人的事情嫪毐还做不出来虽然高碗现在是他的下人身份但是在嫪毐眼中就是朋友。

  要说高碗也是傻人有傻福子女和他站在一处就是最经典的美女与野兽的写照再加上高碗傻了吧唧唯子女之命是从的样子更是显得他有些寒酸了两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路人偏生两人走在一处玩玩闹闹的看起来有那么点小情侣的意思实在让人心生疑惑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嫪毐领着众人出了武城县走了大概半个多时辰终于看到了远处的那个所谓的风烟亭。

  没想到这亭子听名字挺风雅的近距离一看就和乡下的茅房差不多简单的三根柱子就将一个茅草顶支了起来风一吹整个亭子就开始摇晃让嫪毐到吸一口凉气的是那灰袍男子正坐在亭中而那个浑身都透出危险气息的女子此时也站在他的身后。

  嫪毐犹豫了好一会才决定到亭子边上去打个招呼心中合计着自己要是晚来个一两个时辰这俩人恐怕就砸死在这亭子中了。

  灰袍男子看到嫪毐和身后的几人时眼中的精芒一闪那其中的两个身影一下就将他的整个心神都给勾了去灰袍男子脸上的肌肉为不可查的颤抖了几下后才缓缓回复原本的状态。稚女不由得担心的看了看灰袍男子脸上忧色一闪而过。

  嫪毐来到了跟前道“没想到先生早来了。”

  灰袍男子收摄心神呵呵一笑道“反正我今日闲来无事所以早来看看这黄河之水。”

  嫪毐见亭子又晃了晃不由得身子微微往后退了退稚女看出嫪毐是惧怕被这亭子砸到不由得嘲讽道“嫪都尉大可放心这风烟亭已经这般摇晃了百余年了终不会见到你就砸将下来。”

  原来这风烟亭还是古董级物嫪毐倒还真没看出来被这毒药一般的女子嘲讽嫪毐有些不好意思的呵呵一笑道“原来如此但是凡事不可说绝对这亭子虽然这样晃了百余年没有倒但是谁知道他就不会在今天倒呢?正所谓小心使得万年船还是不要呆在这摇晃的亭中好些。”

  稚女还待开口灰袍男子呵呵一笑站起身来从亭中步了出来道“嫪都尉倒是小心这和你直闯万军的做派很不一样啊。”

  嫪毐耸肩道“没什么不同闯进万人丛中不一定会死呆在百年亭中也不一定就不挨砸事情本……”

  嫪毐刚说到这里一阵罕有的大风刮了过来那亭子骤然间晃了几晃嘎巴一声脆响竟然就这般倒了下去枯草上的灰尘瞬间将周围都笼罩了起来幸好灰袍男子和稚女从那亭子下走了出来要不然一准给拍在底下。

  好半天灰尘才被风吹散了子女冷仙子她们站得远还好些嫪毐和灰袍男子稚女就没那么好了三个人怕打着灰尘狼狈不堪的从灰尘中走了出来稚女用手唿扇着灰袍男子身上的灰尘灰袍男子倒是洒脱至极走着走着哈哈笑了起来道“没想到嫪都尉还是一个乌鸦嘴这百十年的亭子被你一句话就给说塌了哈哈。”

  嫪毐也哈哈大笑起来道“没准这亭子摇摇晃晃不倒杵在这里一百年就是为了等我这句话呢。”

  灰袍男子微微一怔目光不由得看向不远处的冷仙子和她身边的那个丑仆他的目光在两人的脸上只是一扫而过神色就恢复了正常转身看了看变成废墟的亭子说道“凡事皆有缘法当真是强求不得。”

  嫪毐得意的看了看为灰袍男子整理完衣服上的灰后开始整理自己着装的稚女。

  稚女大感没有面子低哼一声转过头去。

  自从看到灰袍男子出现在风烟亭中冷仙子旁边的丑奴的那双灵动的大眼睛就没离开过灰袍男子的身影她没见过自己的父亲自然也没见过灰袍男子她和她的姐姐自从出生那天起就和一名没有名字的老仆呆在一起过着四处为家的日子每当两人问起自己的父亲时老仆都露出一脸崇敬的表情道“你们的父亲是一个做大事的人。”就是这一句简单的话语老仆就再也不说了不论两姐妹如何哀求询问老仆都不再言语但是终究还是被姐妹们啥弄手段知道了一些他们的父亲从来都穿着一身她们母亲给他亲手缝制的灰袍。就是凭借着这简单的信息两个孤苦的小女孩在老仆死后开始了寻找父亲的旅程。就连灰袍男子都没有想到竟然还真就被两个女孩找到了些自己的蛛丝马迹甚至一直追在灰袍男子的背后毕竟天下间始终穿着灰袍的人并不多。

  是以灰袍男子一露面就吸引了丑仆的全部注意力冷仙子和妹妹日夜不离立时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轻声问道“怎么了?”

  丑仆的手使劲捏着自己的衣角她确定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们苦苦寻找的那个男人那个生下她们却将她们遗弃的男人那个屡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那个男人不需要理由不需要证据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错不了就是他。

  “我看到他了。”

  “谁?”

  “他!”

  “他?”冷仙子的声音有些微微发抖“他他什么样?”

  丑仆那灵动的大眼睛在瞬间的激动过后透出的确是深刻的恨意恨声道“一身灰袍面目可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