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三百零三章:轰动大陆的魔法光影首映礼 8

第三百零三章:轰动大陆的魔法光影首映礼 8

  当然可以。”随即,萧寒笑道。

  “大家都知道萧侯爷身边有四个红颜知己,其中一个还已经为侯爷诞下一位可爱的千金,现在加上宁馨儿大家,不知道侯爷什么时候迎娶这五位夫人呢?这个问题很私人,侯爷可以不用回答的。”苏菲亚很认真的问道。

  这个苏菲亚不去地球支持综艺娱乐节目简直就是娱乐界的一大损失!萧寒心道。

  苏菲亚这个问题确实也是风城舆论中谈论的最多的一个话题之一,名义上风城市政厅是舒宁为,但是谁都知道舒宁曾经奴隶的身份是个永远抹不去的污点,是不可能成为正室夫人的,剩下的就是碧落和雪影,甚至还有一个月影公主,她们三个当中任何一个都会成为正室,现在再加上一个宁馨儿,城主府后院的掌舵人会花落谁家就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甚至现在还被搬上了公众面前。【猪猪岛】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个当然,本侯总不能让她们就这么无名无分的跟着本侯吧?”萧寒的太极推手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了。

  苏菲亚知道这个问题已经让她在下台后不知道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了,所以为了自己人身作响,她不敢再深入的追问下去了。”猪猪岛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宁馨儿倒没有什么,举行婚礼的事情早已经在内部讨论中,只不过在时间上意见还没有统一,诸多乱七八糟的问题还没有理清,仓促举行婚礼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反正关系已经定了,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在城主府,她早就已经升职夫人了,只是公开场合没有人这么称呼罢了。

  苏菲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紧接着问了一些关于制作上的问题,有的萧寒和宁馨儿都作了回答,而有的呢,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留给台下的嘉宾和观众们去猜测,因为再接下来他们会从影片中得到答案。

  照理感谢之后,萧寒携宁馨儿坐到台下地主创席上,二人十指紧扣,令嘉宾席上时刻都没从萧寒身上遗漏过的月影小魔女一阵嫉妒。

  主创人员一个一个登台。包括演职人员以及幕后地制作人员都一一地选了代表走上了主席台。谦逊地回答了主持人地问题。

  “好了。激动人心地时刻就要到了。大陆历史上第一步魔法光影将会展现在大家面前。”

  “下面。我宣布。大陆第一步魔法光影播放开始!”随着伽罗铿锵有力地声音响起。大厅中所有地魔法灯迅地熄灭了。

  先出现在荧幕上是几排字幕:

  “风影娱乐出品!”

  “宁馨儿作品!”

  紧接着主演、编剧、导演、监制、制片人、化妆、烟火、美术、动作指导……等等名单出现在众人眼前。

  字幕不长,一分钟就过去了,在众人瞪大眼睛紧盯着字幕,还不明白这是搞什么玄虚的时候,眼前突然一亮。

  一位背着包裹的落魄吟游诗人出现在充满荆棘的山道上。

  而这位吟游诗人不是别人,正是饰演宁采臣的萧寒,此时的萧寒哪有一个神级高手地风范,风餐露宿,一脸的风霜,疲惫的眼神,衣服虽然破旧,却不掩起坚韧地风骨……

  伴随这副场景,一段凄美悠扬的音乐声响起:“人生路,美梦似路长;路里风霜,风霜扑面干;红尘里美梦有几多方向;找痴痴梦幻中心爱,路随人茫茫……”

  走了累了,坐下来歇一会儿,喝口山涧的溪水,吃一口包裹中的干粮,虽然幸苦,却也苦中有乐。

  吟游诗人手无缚鸡之力,可从来没有一个笨蛋,笨蛋做吟游诗人只有死路一条,通常都是资质较差却智慧高地普通人的一种职业,除了传唱之外,他们还受人雇佣,替雇主散播消息等等,他们是一群特殊的群体,有着比常人难以想象的智慧却处在社会的最底层,长长吃不饱穿不暖,有机会被贵族赏识的话,被收为幕僚,从此飞黄腾达,但是更多地却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除了传唱之外,他们还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替人收账。

  当然,替人收账地活儿可不是好干的,如果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地国家,那找一个吟游诗人代替走不开的主人去收账自然是最合适不过了,因为便宜,可能只需要十分之一甚至几十分之一地报酬,但是在盗贼横行的边关就不行了,没有什么战斗力的吟游诗人通常都是盗贼们光顾的对象。

  不过吟游诗人没有什么油水,久而久之,盗贼们都知道,抢吟游诗人根本没什么好处,反而被同行耻笑,所以有些胆大的商家就看是钻空子,有时候派一个吟游诗人去收账远远比派一个强壮的武士去收账

  安全。

  而盗贼们似乎并没有现这一点,况且雇佣一个吟游诗人去收的帐能有多少钱?

  久而久之,吟游诗人反而成了这边关混乱小城镇之间最安全的人。

  “天都快黑了,怎么办,难道又要露宿荒野……”宁采臣自言自语道,想起上一次差点遭狼吻的经历,他就感到不寒而栗。

  “东,南,西、北……”辨别的方向,宁采臣义无反顾的再一次踏上路程。

  “轰隆……”这时候远处的天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还不等他走上十米的路程,倾盆大雨就从天空中倒了下来……

  “搞什么吗,一会儿晴天,一会儿下雨……”宁采臣一边奔跑,一边撑起一把破伞抱怨道。

  好容易,看到路边一个茅草搭成的一个草亭,宁采臣大喜过望,冲了进去……

  就在这时,茫茫大雨中传来一阵厮杀之声……

  一个凶神恶煞的武士拿着一把大剑追着一群狼狈的盗贼砍杀过来,方向就是他所在的草亭!

  活该这伙儿盗贼倒霉,他们虽然人多,可是这一次踢到铁板上了,宁采臣虽然手无缚鸡之力,倒也有几分眼里,那武士的起码高出这几个盗贼的几阶修为。

  转眼之间,六个盗贼就死在那个武士的大剑之下,一个盗贼临死之前喷出的热血更是淋了他一个满脸。

  宁采臣感到一丝害怕,对方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武士,赶紧跑出了草亭,给那武士挪了地盘。

  武士虽然生的十分凶煞,却没有把他怎样。

  而宁采臣不知道的是,等他离开之时,慌乱的他却把账本给遗失在草亭之中……

  他一路疾奔,终于赶在太阳下山之前,赶到了那座要收账的边关小镇。

  混乱的边关小镇,没有管理,一切拳头为大,这里是罪恶滋生的土壤。

  没有了账本,就收不了帐,收不了帐,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住不了店,住不了店的后果就是要露宿街头。

  “请问,哪儿可以不花钱可以借宿一晚?”边关的夜很冷,以他单薄湿透的衣服,露宿街头的话,明天早上起来肯定会是一具冻僵了的尸体,然后的命运就是砍下头颅被那些追杀通缉犯的佣兵拿到官府去领赏,然后身体就会被野狗分食!

  所以,必须找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起码可以生火烘烤衣服,不至于被冻死!

  “不花钱借宿,去兰若堡啦!”问了许多人,得到只有这么一个答案。

  “兰若堡,怎么走?”

  第一次来边关小镇的宁采臣哪里知道那是一个连高级武士和魔法师都不敢去的地方,因为那里有去无回,从来没有一个人能从那里活着回来!

  “由这里出了镇口,向东走三里半,那里有一座很阴森的古堡就是了……”

  得到地址的宁采臣一阵欣喜,一路出了镇子,往那兰若堡而去……

  走了不到一半,天就黑了,好在他有所准备,用仅有的钱买了一盏灯笼,不然这夜路,他还真的不敢走。

  这路上还有一片树林,是魔狼出没的地方,虽然有路,但是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走了。

  而兰若堡,据镇上的人说,已经有七百多年历史了,三百多年前,一夜之间,堡中所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光之后,就成了一座远近闻名的凶堡了,没有人敢去哪里……

  宁采臣虽然害怕,但是没有办法,镇上没有人愿意收留他过夜……

  真的有魔狼,宁采臣进入树林,才走了一小半,就听得身后传来一声狼嚎,吓得他慌不择路的拼命的向前跑……

  魔狼追上了他,就在这时,他的灯笼突然灭了……

  为了活命,他不顾一切的爬起来,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了老命的向前奔跑……

  “兰若堡……”当宁采臣借着朦胧的月光看到越来越近的那座漆黑神秘阴冷的古堡,身后的魔狼居然停了下来!

  数十只魔狼居然就这么盯着他,为的那头魔狼的眼神之中除了一丝恐惧之外竟然还有一丝怜悯。

  他在可怜我?一时间宁采臣脑海里居然浮现出这么一个极其荒唐的念头。

  退,几十只魔狼还不把自己撕成粉碎,然后吞下去,当夜宵吃掉,可是进,这兰若堡里有比魔狼还可怕的东西在,那岂不是……

  宁采臣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的流了下来,后脊梁骨凉飕飕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冻死在街头好了,起码这个时候他还知道下一刻他还能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