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三百七十六章:宁大家挑战兽人勇士

第三百七十六章:宁大家挑战兽人勇士

  第三百七十六章:宁大家挑战兽人勇士

  ps:本月最后一天了,多多订阅,给月票和打赏吧!

  “那你知道都有哪些人?”宁馨儿问兰依水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人类中的野心家实在是太多了,他们的目标大体上都是差不多的。”兰依水说道。

  兰依水当然只能说不知道,这一次密谋对萧寒下手是奥斯卡枢机大主教起的头,其他的都是看到了利益之后才顺水推舟,推波助澜的,只是这个奥斯卡和蓝泽好算计,几乎将各方各面的反应都让他们给算计进去了,而且设计的天衣无缝,将萧寒就这样给装了进去!

  这事儿起因也在萧寒,他一手搅黄了光明圣教在风城的圣女选拔,暴露出他知道的太多有关圣教的秘密,尤其是坏事做的太多,他的隐忍不令许多牵涉“圣女选拔”内幕的人人自危,都知道这些东西要是爆出来,那光明圣教就会遭遇到史上最大的信仰危机。

  萧寒掌握这些东西确实是有点待价而沽的意思,也有那么一点威胁的意思,希望这些人能收敛点,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因为顾全大局没有对这些人穷追猛打,他们反倒联合起来想把自己整倒了!

  萧寒一片好心,就是不想人类乱的太快,却害了自己被这些人构陷了!

  被关的这一个晚上,萧寒想.了很多,尤其是关于自己之前处理各大势力关系的方针和原则,妥协和平衡占据了主动。

  眼下这个困局,就只有自己走出.去,打赢那场人类挑战赛,那蓝泽费尽心思设计的一切都将破灭,关键是自己随时可以走出去,偏偏不能走出去!

  为什么呢?自己只要一动,矮人.肯定会拦的,尽管矮人王和卡妙都知道自己是被栽赃陷害的,如果找不到证据,他们是不能私自将自己放走的,否则他们如何向八百万矮人交代,别有用心的人在一煽动,那矮人一族可就成了兽人盘子里的那一口肉了!

  要走出这一步,关键是找到自己被陷害的证据,这.证据肯定不会自己跑出来,那自然需要找了!

  怎么找呢,萧寒屋子里的痕迹早已让人抹的干干.净净了,这世界又没有什么先进的仪器检测指纹什么的,再说就算有,也没有人相信这个,物证已经非常困难,所以只能从人证上下功夫了。

  那晚看守他们四个人房间的矮人卫士之中肯.定有陷害萧寒的同谋,不管是事先放进去的,还是萧寒等人听到动静出来之后放进去的,这件事肯定是一个人完成不了的。

  所以,有嫌疑的.都让卡妙悄悄下令,命自己的心腹悄悄的在其身上或者家里装了窃听以及窃视设备,然后通过接受装置,监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的矮人都惊呆了,他们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纽扣或者圆柱就能把人的声音或者图像传回来,而且还可以储存下来。

  有了这一套东西,卡妙带着人对十几个嫌疑对象进行的监控和监视,特别是卡巴洛韦本人,卡妙亲自出马,在他家中安放了好几个魔法摄像探头以及魔法窃听器。

  不过这些矮人毕竟是初学咋弄,萧寒又不方便出面直接指导,于是卡妙将紫镜请了过来,亲自坐镇监控室,在紫镜的指挥下,迅的排除几个嫌疑最小的人,然后集中精力将怀疑对象放在了五个人身上。

  第一个人,是卡巴洛韦,这个不用说,这一次“栽赃嫁祸”跟他若是没有关系这恐怕没有人会相信,所以我们必须重点监控,但是很有可能我们在这个人身上一无所获。

  卡洛族长对紫镜的判断表示了怀疑,为什么嫌疑最大的却可能什么都得不到,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紫镜给出的解释是:嫌疑越大,就越谨慎,而且在风声如此紧的情况下,身为主谋的卡巴洛韦是最不容易犯错的一个,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犯错,被抓着把柄,那就是灾难,对自己,对矮人来说都一样。

  卡妙说道:“我太了解卡巴洛韦了,他虽然脾气暴躁,可是一个谨慎心细之人,不到成功的那一刻,是绝对不会得意忘形的!”

  “那咱们为什么还要监视他?”卡洛不解道。

  “这是给他压力,我们不但暗着监视他,还要明着对他实施监视。”紫镜说道。

  “这不是做白功吗?”

  “不,之所以这么做,这是在误导他,让他以为我们的注意力在他的身上,那他就会处处小心谨慎,而实际上我们盯着的另外这四个人,这四个人当中只要有一个突破了,这个案子基本上就算告破了!”紫镜摇头道。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卡妙大赞道,“镜夫人深谙兵法之道呀!”

  “卡妙老族长谬赞了,这些都是我家公爷平时教导的,我不过学着哪来一用而已!”紫镜谦虚道。

  卡妙肃然起敬道:“萧公爷真乃奇人也!”

  “另外四个人分别是卡巴洛韦的贴身侍卫领卡巴斯基、秘藏副总管奥林,当日进入我家公爷房间的侍卫布尔多以及现战争之锤被盗的秘藏看守奥蒙多,战争之锤失窃当晚,有人看到过卡巴洛韦的贴身侍卫领卡巴斯基跟秘藏副总管奥林在一块儿喝酒,而当晚秘藏职守的正是这个副总管奥林,看守奥蒙多是专门看管战争之锤的看守,据他说,他看到一条黑影进入了秘藏之中,并且在他眼鼻子底下盗走了战争之锤,看身型像是一个人类男子,于是他就追了出去,可是等到他追了出去之后,盗宝的人类黑影就不见了,奥蒙多确实是追出去了,但是秘藏的其他看守都没有看到什么黑影,所以这个奥蒙多所说的究竟是否属实还待定,再说这个侍卫布尔多,他曾经三次进入萧寒的房间,一次在前,说是打扫整理,有人看见了,但没有人知道他是否携带什么东西进去,两次在萧寒入住之后,这没什么好怀疑的,现在这个四个人,很有可能导演了一次在栽赃萧寒的好戏,只不过没有找到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证据,所以从现在去,这四个人的吃喝拉撒,跟什么人说的话,做了什么,我们都要搞清楚,还有他们的社会关系,尤其是他们对卡巴洛韦的态度等等,都必须一一的调查清楚!”紫镜俨然撇开卡妙成为这一次调查取证的行动组的组长了。

  卡妙站在一旁慨叹一声,这要是自己可不得手忙脚乱一阵子,还未必能比人家做的好呢!

  这人类的女子还真不能小瞧,矮人的女子实在是太愚笨了,除了会生孩子、做饭洗衣之外,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矮人盯梢跟踪的本事实在是不怎么样,不过他们的警惕性更不怎么样,所以凑合着也就展开行动了。

  这四个人中出了卡巴斯基和奥林以及奥林和奥蒙多有些关联之外,其他两两之间也只可能仅仅认识,根本没有深厚的交情,所以如果他们当中有一个人跟另外三个中的一个本来不认识或者没交情的,突然有了深厚交情,那这里面肯定就有问题!

  “长老,我们调查一个消息,前天晚上,奥蒙多突然拿回家一个沉甸甸盒子,用布帛包着,她老婆就问他是什么,他就说是一盒子金币,后来奥蒙多出去之后,这一盒金币就不见了,为此早上奥蒙多的老婆还跟他吵了一架呢!”行动不久之后,就有了一个不小的收获,虽然不是通过监听设备得来的,但起码这是一个线索!

  “长老,快听,奥蒙多跟他老婆吵起来了,好像是为了一盒什么金币的事情!”监听奥蒙多的以为矮人监听员突然喊了一声。

  “同步录音,将魔法扩音器打开!”紫镜沉声指挥道。

  魔法扩音器一打开,里面就传来奥蒙多咆哮的声音:“什么一盒金币,哪来的一盒金币,我们家哪有那么钱?你别胡说了,行不行!”

  “好你个天杀的奥蒙多,你是不是吧那一盒金币拿去给奥莉娅了,是不是?”奥蒙多老婆哭诉的声音紧跟着响起,还有一阵拉拉扯扯的动静。

  “奥莉娅是谁?”

  “是奥蒙多以前的恋人,分手后娶了现在的老婆。”打探消息的矮人说道。

  “没有的事情,卡瓦,你再不松手,我可是不客气了!”奥蒙多恼怒的声音吼叫道。

  “奥蒙多,你今天要不是把事情说清楚,当我卡瓦好欺负吗?”奥蒙多的妻子卡瓦丝毫不肯相让道。

  “卡瓦,你,你这个疯女人,松手……”

  “奥蒙多,你是要我,还是要奥莉娅那个贱女人?”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传来,显然是气急的奥蒙多出手扇了自己老婆卡瓦一个耳光,紧接着传来卡瓦嚎啕大哭的声音:“奥蒙多,你这个没狼心的东西,为了外面的女人居然打你自己的老婆,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这才多久,你就打我,呜呜……”

  “卡瓦,告诉你,我受够你了,其实你那一点比奥莉娅好,要不是看在你父亲能帮我进秘藏做看守的工作,你以为我会娶你这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吗?”奥蒙多冲着卡瓦连连吼叫道。

  “奥蒙多,你气死我了……”

  接下来吵架升级了,改拳打脚踢,全武行了!

  “关掉魔法扩音器,继续监听,同时调查奥蒙多拿回家的那个盒子,看是谁给他的。”紫镜指挥若定的说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漫长的等待很容易使人失去耐心,不过紫镜并不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所以她是一点都不着急,反而卡妙有些急躁,缓缓的在监控室里来回的踱着步子,以掩饰他内心的焦急。

  “长老,奥蒙多的盒子是谁给的,我们查到了!”监控室的门被猛的推了开来,走进来一个满头大汗的矮人冲着卡妙说道。

  “是什么人给奥蒙多盒子?”卡妙一个劲步上前问道。

  “是秘藏副总管奥林,不过不是奥林亲自交给他的,而是通过奥莉娅交到奥蒙多手中的。”

  “奥莉娅?”卡妙眉头一皱道。

  “奥莉娅不仅仅是这个奥蒙多的恋人吧?”紫镜开口道。

  “是的,奥莉娅是奥林的儿媳妇。”卡妙说道。

  “这么说这个奥莉娅很有可能就是中间消息传递人的角色!”紫镜分析道。

  “马上监控奥莉娅,全面调查她所有的关系!”紫镜下令道,“还有查一下盒子里是什么东西,秘密的调查,不可暴露目标!”

  “奥林的儿子奥科斯在军队服役,常年不在家,而他的妻子早丧,奥林与奥莉娅的关系有些暧昧,但是这只是传言,没有得到证实。”

  “奥林这个无耻的败类!”卡妙接到这个调查报告,气的他破口大骂一声,虽然报告上所写没有证实,但恐怕事实上是**不离十了!

  夕阳西下,这一天时间又要快过去了。

  “长老,奥林回家了,要不要听一下!”突然负责窃听奥林的矮人禀告道。

  “扩音器,录音同步!”卡妙连忙道。

  “莉娅,我回来了。”奥林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情意传了过来。

  “爸,我给您烫了十钧酒,还有些卤肉,您吃饭吧。”奥莉娅甜甜的嗓音响起。

  “来,过来陪爸喝!”一阵桌椅挪动的声音传了过来。

  “爸,您别这样,科斯不在家。”奥莉娅略带惊慌的声音响起。

  “哎,科斯在家,那轮到你爸呀,莉娅,还不快点过来,爸有几天没跟你好好说话了。”奥林的笑声响起。

  “爸,你不能,科斯要是知道了,他会……”

  “知道了又能怎样,你以为他真的是我的儿子吗?”

  好像是挣扎的声音,接着又是粗重的喘息声,以下省略了不少yin词浪调……

  这等床戏听的这卡妙老族长是面红耳赤,“这个奥林居然做出如此丑事,简直就是我们矮人之中的败类!”

  “来人,把奥林给我抓起来!”卡妙激动的下令道。

  “慢,以夫妻吵架的名义抓奥蒙多!”紫镜直接打断了卡妙下令道。

  “长老?”一群矮人手下不知道该听谁的。

  “听镜夫人的,还不快去!”卡妙也就是一时气愤,抓奥林最多就是一桩丑闻,但是抓奥蒙多,那就可以通过奥林与奥莉娅的关系敲开他的嘴!

  奥蒙多之所以这么做,估计全都是为了奥莉娅,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心爱的女人跟自己的公公搞在一起的话,那会是个什么样的打击,如此仇恨,不愁他不说实话!

  就在奥蒙多以夫妻吵架的名义被从家中带走之后,得知消息的奥林从家中出来,急往卡巴洛韦的贴身侍卫队长卡巴斯基的家中。

  这一招叫做打草惊蛇,用矮人王的侍卫队去抓一对吵架的矮人夫妻,这看似是有点大材小用了,其实就是个给一些人一个信号,心中有鬼的自然就会被惊动了。

  “奥林,这么晚了,你不在家睡觉,跑我这里来干什么?”卡巴斯基一见到慌慌张张的奥林,先是一惊,然后训斥一声道。

  “奥蒙多刚才被陛下的侍卫队带走了!”奥林惊恐的四下张望,然后才对卡巴斯基说道。

  “什么,奥蒙多被抓走了?”卡巴斯基顿时脑门出汗,整个行动中,奥蒙多可是一个承上启下的人物,他知道的东西不少,万一说出去,这可就全完了。

  “奥蒙多跟老婆吵架,也不知道怎么就被陛下的侍卫队知道了,跑过来就将人给带走了!”奥林担忧的不得了道。

  “就奥蒙多一个人吗?”

  “不,连他老婆一块带走了!”

  “陛下怎么会管一件小小的夫妻吵架的事情呢?”卡巴斯基怀疑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所以我担心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事儿,所以来找你商量!”奥林赶紧的说道。

  “你给我看好了奥莉娅,前往不能让她胡说什么,奥蒙多虽然知道不少,可也并不多,反正没有直接证据,并不能证明什么的。”卡巴斯基想了一会儿说道。

  “放心,奥莉娅不会乱说话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奥林颇为自得的一笑道。

  “你给我悠着点,你儿子要是知道了,你可吃不了兜着走!”卡巴斯基警告道。

  “那小子根本就不是我儿子,也不知道那死去的臭婆娘跟那个野男人生的,一点都不像我!”奥林恨恨的说道。

  “回去吧,没事不要往我家里跑。”卡巴斯基送客道。

  奥林回到了家中,等待的确实跟奥蒙多同样的待遇,不过这回是无声无息的就给带走了。

  审讯的事情紫镜不好越俎代庖,不过事先教会了卡妙怎么做,只要不是太笨,那基本上就没有什么问题。

  “奥蒙多,知道请你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吗?”卡妙冷笑的问道。

  “知道,我打了那贱女人呗!”奥蒙多耷拉着脑袋说道。

  “我看你的酒是没有喝醒醒吧?”卡妙手一招,两名强壮的矮人将奥蒙多夹了起来,锁上镣铐,悬在半空之中,然后就是两桶冰水从头一直浇到脚。

  奥蒙多被冰水这么一激,一个激灵,浑身直打哆嗦,牙关居然还这么一咬,死活都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