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三百八十三章:宁馨儿VS紫琳

第三百八十三章:宁馨儿VS紫琳

  “馨儿,若是打不赢的话。千万不可逞强,这一场就算咱们输了也没什么的,千万不可伤了自己。”萧寒是千叮万嘱的对宁馨儿说道。

  宁馨儿知道萧寒担心她,连连点头说自己知道了,不会硬来的,这才让萧寒放心的让人下去了。

  “什么,人类下一场谁出战?”兽皇奥博一世以为自己耳朵失聪,听错了。

  “回禀陛下,是宁馨儿大家。”【猪猪岛】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人类发疯了,怎么能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上场呢?”埃米尔皇后惊呼一声。

  奥博一世在震惊过后,慢慢的琢磨回过味儿来道:“那个萧寒对宁馨儿珍若性命,岂会放自己心爱的女人去冒险,这里面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能有什么秘密?”埃米尔皇后问道。

  “这位外表柔弱无力的大家很有可能是一位隐藏的很深的高手,只是大家都一直看到的是她柔弱的形象,根本没有人会去猜测一下她也是一位修为精深的高手。”奥博一世说道。”猪猪岛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这么说,这位宁馨儿大家岂不是瞒骗了所有人?”埃米尔惊呼一声。

  “那倒不是。”奥博一世说道,“没人跟她交手,也没有人问过她,她总不至于满大街的嚷嚷,我是高手吧?”

  “若是这样,这宁馨儿隐藏的也太深了。就是不知道人类还有多少像宁馨儿这样的人。”埃米尔说道。

  埃米尔皇后的话触动了奥博一世脑海中那根敏感的神经,人类的人口是兽人的几十倍,高手更是成千上万,今天冒出了一个宁馨儿,明天可能冒出成百上千的宁馨儿,他可以肯定的说,像宁馨儿这样故意隐藏的高手人类中肯定还有不少,而兽人有多少高手,自己很清楚,人类也能估算的差不多,但对人类,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高手,更别说自己了。

  “大哥,我下去看看。”伽罗不放心的对萧寒说道。

  萧寒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嗯,你去吧,尽量不要出手。”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馨儿嫂子有事的。”伽罗起身下去了。

  “老弟,你可真舍得呀。”浮沉慨叹一声说道。

  萧寒笑道:“我要是不让她去,她说不定会埋怨我一辈子的,去就去吧,紫琳不是獒钦这样的兽人,即使打赢了也不会对馨儿下狠手的。”

  “你就这么自信?”浮沉惊讶道。

  “呵呵,浮沉兄看了不就知道了。”萧寒平静的说道。

  “大哥,你没看到萧兄弟稳操胜券的模样,馨儿妹妹肯定不会有事的。”浮萍说道,虽然她们是夫妻。但浮萍一直对浮沉以“大哥”相称,就像璃儿对萧寒一样。

  人类观众席上一阵骚动,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道窈窕的身影走向了挑战比试的准备区域,那道身影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好多心目中的女神:宁馨儿大家!

  “怎么回事,我们人类高手都死绝了,让宁馨儿大家上场,这不是找死吗?”

  “怎么回事,蓝泽他们想要干什么,怎么派宁馨儿一个弱质女流上场?”

  ……

  一时间,人类阵营议论纷纷,大有群情激愤,要去三层的贵宾区找蓝泽等主事之人问个说法之势。

  唯独寒儒面沉的如一块寒冰,心中愤怒可想而知,萧寒,你这个混蛋,不是说要对宁馨儿好的吗?这么危险的挑战赛,你为什么还要她一身涉险?

  不信,我要阻止这一切,寒儒心思电转,霍然起身。把坐在他身边的老鹰吓了一跳。

  “主公?”

  “随我下去,我要阻止这一场挑战!”寒儒说道。

  “主公,不可!”老鹰吓了一跳,连忙阻止道。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冒险,萧寒这个混蛋,迟早有一天我要杀了他!”寒儒杀气腾腾的说道。

  “主公,你已经知道宁馨儿大家有一身神级修为,也许这是她自愿的呢?”老鹰连忙劝道。

  “自愿的?”寒儒自语一声。

  “以那萧寒对宁馨儿大家的珍视,他是断然不会让她冒险的,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北鼻,一种就是她自愿的。”老鹰心思转的非常快,分析道,“知道宁馨儿大家修为的人很少,萧寒自然不会傻到到处去说,所以被逼出手的可能性非常小,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宁馨儿大家主动要求参加挑战的。”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可能出事。”寒儒坚持道。

  “主公,她现在是萧寒的女人,您要是出手,这算什么?”老鹰道。

  一句“萧寒的女人”深深的刺痛了寒儒的内心,自己一心想要得到的女人居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他的内心是何等的痛楚,这种痛苦是别人无法理解的。

  寒儒虽然想要得到宁馨儿有一定的功利目的,但是他也确实喜欢宁馨儿,不然也不会一拖十年的时间,直到把人拖成了别人的女人!

  一想到这个,寒儒就心中滴血。将萧寒恨的是牙痒痒的。

  “老鹰,无论你今天说什么,我都要阻止这场挑战!”寒儒一咬牙冲了出去!

  “主公!”老鹰没有想到素来冷静的主公一到了宁馨儿问题上就如此的冲动,连忙跟了上去。

  “馨儿!”在挑战比试准备区,疾奔而来的寒儒和老鹰被祭司神殿的黑袍祭司拦在了警戒区域以外。

  宁馨儿一回头,看到了寒儒二人,心中一片平静,往日的情分早已在朔方城还的干干净净,再见面时已是陌路之人。

  “寒总督,有事吗?”

  如此正式的称呼令寒儒如一盆冰水从头浇到了脚,一下子浇灭了他心中刚刚燃起的火花,但是他还并没有私心,十年的情感,他相信这不是说丢弃就丢弃,说忘记就忘记的。

  “馨儿,这不是挑战赛,是竞技,是搏斗,随时会受伤的,你根本没有跟人搏斗过,为什么要参加?”寒儒问道。

  “这是我的事情,不劳寒总督费心。”宁馨儿对寒儒这个人是彻底的心寒了,一想到他十余年来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就是为了得到自己。这样的人太可怕了,若不是萧寒出现,几乎就让他得逞了。

  “馨儿,听我说,不要参加,这很危险的。”寒儒着急的说道。

  “危险那是我的事情,不过再危险也没有在总督大人的总督府危险吧。”宁馨儿冷冷的说道。

  “馨儿,我今天是不会让你去参加比试的!”寒儒心一横,冲过两名黑袍祭司的阻拦,眼看着就要上前抓住宁馨儿的手,一道冰锥无声无息的刺向了他的后背。

  原来是紧随其后的伽罗到了。一看到寒儒居然贼心不死,还想这当众抢人,那自然是毫不客气的赏了他一记威力巨大的冰锥!

  寒儒自然发现了背后袭来的冰锥,一个小小的冰锥伤不了自己,索性不管它,身形依旧迅即无比的朝前而去,眼看着手就要抓大宁馨儿,就在这时似乎被惊呆的宁馨儿突然出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一根绣花针,在宁馨儿的控制下,灵活的刺向了寒儒抓来的那只手的虎口!

  寒儒没有想到宁馨儿会对他出手,而且还是毫不犹豫的,突的感觉虎口一麻,一抓顿时落空,而伽罗的冰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即使寒儒有黄金壁垒,但是他重伤未愈,这一击之下,冰锥碎裂,而寒儒本人却一个踉跄,若不是老鹰见机的快,上前扶住他,非摔倒在地,丢个大丑不可。

  “寒儒,我宁馨儿早已与你不是朋友,再见面可能会是敌人,老四,陪我去签生死状!”宁馨儿冷漠的看了寒儒一眼,招呼伽罗说道。

  “寒总督,想要跟我大哥抢女人,你还没这份能耐,哈哈!”伽罗故意停顿了一下,狠狠的奚落了寒儒一句。

  “萧寒,你别得意,我迟早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寒儒没有想到宁馨儿那一针会如此的厉害,居然能让他的手麻痹这么许久还没有恢复过来。

  开玩笑,宁馨儿的绣花针可是萧寒从东方不败老人家那里学来的。亲手启发并传授宁馨儿修炼的保命绝技之一,宁馨儿将这种飞针绝技练的已经是无声无息,令人防不胜防了,千万不要小瞧了一根绣花针,它可以让一个人死的一点伤痕都找不到,苍茫大陆上人体没有地球人体那么复杂,可经脉和穴道都还是有的,只不过没有那么多而已,打中了依旧会有死伤的。

  宁馨儿挑战的对手小狐女紫琳已经先前一步等候在那里了,这小狐狸一身紫色皮袍,勾勒的是曲线玲珑,分外的妖娆,这小丫头分明是一个媚儿惑主的小妖精,只不过比她妹妹紫韵的成熟妩媚还差那么一点儿。

  紫琳如今在狐人罗蒙一族的地位暴涨,已经差不多跟族长紫陌地位相等了,加上她兽人十大高手的称号,不少部族已经打算是不是接下来要跟狐人族搞好关系,如果能有人把这位美丽的十大高手娶回去,那就更加完美了!

  “紫琳没想到今天的对手会是宁馨儿大家,正是造化弄人。”紫琳首先向宁馨儿打招呼说道。

  “呵呵,紫琳姑娘修为深厚,待会儿还请多多手下留情才是!”宁馨儿含笑应对道。

  “馨儿大家深藏不露,刚才那一针真是令紫琳大开眼界,说要请手下留情的应该是紫琳才是。”紫琳水淋淋的大眼睛眨巴一下说道。

  “宁馨儿大家,紫琳少主,时间差不多了,两位如果没有什么疑义的话,可以签生死契约了!”负责签生死契约的黑袍祭司将新的生死契约书拿了过来说道。

  “我是挑战者,你是被挑战者,这生死契约应该我先签!”宁馨儿上前一步,拿起笔来,签下自己的名字,并用针刺破手指,滴下一滴鲜红的鲜血。

  紫琳也依照步骤完成上述动作,契约书上蓝光一闪,生死契约成!

  签了生死契约,伽罗目睹宁馨儿与紫琳一道进入竞技大广场之后,就返回了三层贵宾看台。

  “刚才寒儒下去,意图阻止馨儿嫂子参加比试,被馨儿嫂子痛骂了一顿,还被我一记冰锥击中了后背。”伽罗小声在萧寒耳边说道。

  “看来这个寒儒还不死心呀,这个人心智修为均属一流,不除掉他,我实在是难以心安!”萧寒眼中寒光一闪说道。

  “大哥,咱们这次回去,顺手除掉他,不就一了百了了。”伽罗说道。

  “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既然他知道我会对他不利,绝对不会坐等着我们上门的,所以这一次想要杀他,恐怕是不太可能。”萧寒说道。

  “那怎么办,这个寒儒好像对馨儿嫂子还不死心!”伽罗说道。

  “有人惦记,才说明你嫂子优秀,我面子上也有光嘛!”萧寒笑笑道。

  “大哥,你怎么还笑的出来?”

  “不笑,难道让我哭不成,惦记你馨儿嫂子的人多了,寒儒不过是最明目张胆的一个,我敢说,只要我一失势,咱们那位处处表现出绅士风度的蓝泽大骑士也会起别样心思的。”萧寒说道。

  “就他,还敢打馨儿嫂子的注意,活腻味了。”伽罗恶狠狠的说道。

  “哎,我既然得到了人,总让人家心中还有点念想不是,再说我也不能控制人家的人心呀!”萧寒笑笑道。

  “大哥,这是你,换做是我,要是我的女人,别人就是想也是不能的。”伽罗说道。

  “老四,你这也太霸道了吧。”萧寒道。

  “老三来消息了,说是已经进入了天机楼的第十一层,不过天机楼的楼主太神秘了,老三说他前后也不过见了三次面,每次都是易容的,声音有男有女,所以现在还不清楚楼主的真实身份。”伽罗用神识传音道。

  “你怎么知道的?”萧寒奇怪了,老三这几个月来很少传递消息回来,为了的就是怕暴露身份,而且传递消息,也不会通过伽罗来呀,这风险太大了。

  “老三现在就在兽人帝都!”伽罗得意的一笑道。

  “老三在兽人帝都?”萧寒吃惊无比,“他现在在哪儿?”

  “就在第一层的观战席上,他易了容,要不是他主动联系我,我也不会发现他的。”伽罗传讯道。

  “老三来兽人帝都干什么,天机楼有任务吗?”萧寒问道。

  “有,刺杀一个人!”伽罗传讯道。

  “什么人?”萧寒心中一紧,他感觉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老三突然出现在兽人帝都,要杀的人一定身份不低。

  “兽皇奥博一世刚刚册封的玉贵妃!”伽罗传讯道。

  “霍小玉!”萧寒惊的心中如同激起了千层巨*,老三来杀霍小玉,而清叔和费立国一直怀疑宁宝儿就在天机楼,霍小玉知道宁宝儿的下落,天机楼就派老三来杀霍小玉,这究竟是巧合呢,还是里面有什么关联呢?

  “老三有没有说什么原因杀玉贵妃,或者说是谁出钱买动天机楼杀玉贵妃!”萧寒急问道。

  “老三没说,他的任务就是杀死玉贵妃,酬劳是一本失传已久的武技秘技副本《暗花》。”伽罗传讯道。

  “《暗花》是什么东西?”萧寒奇怪问道。

  “我也不知道,老三说这是一本十分厉害的武技,在杀手界很出名,其他的他也不知道。”伽罗传讯道。

  “你去吧兰若冰叫过来,我有些事情问一问她。”萧寒吩咐伽罗道。

  “主上,何事唤我过来?”兰若冰有些百思不得其解,接下来是宁馨儿大家的挑战赛,怎么萧寒还有心思把她叫过来询问别的事情?

  为了避免谈话被人听见,萧寒自动的选择的用神识交流,而且这么近,也不怕被人劫听,萧寒其实是被蚩尤搞怕了,所以处处都是十分小心谨慎,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当初紫镜等人不也是没能发现韩夕月会唇语,才让萧寒得知她一切阴谋的伊始的嘛!

  “你听说过《暗花》这本武技秘籍吗?”萧寒询问道。

  “主上从哪里得知《暗花》的?”兰若冰惊讶的声音在萧寒意识海想起。

  “怎么,这个《暗花》很出名吗?”萧寒问道。

  “《暗花》在杀手界很出名,不过离开了杀手界,估计就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名字了。”兰若冰传讯道。

  “为什么?”

  “《暗花》其实并不完全是一本武技秘技,它包罗万象,是一本训练杀手的百科全书,而且经过暗花训练出来的杀手都是万里无一的,暗花可以让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非常可怕的杀手,所以《暗花》在杀手界非常出名,被视为杀手界的宝典,只不过《暗花》已经失传上千年了,即便是没有失传之前,完整的《暗花》也是不存在的,现在留存下来的可能也就是那些经历过暗花训练的杀手留下的训练心得。”兰若冰说道。

  “《暗花》有没有可能没有失传,而可能被什么人秘密收藏了起来呢?”萧寒问道。

  “有这个可能,不过谁会收藏这样一部东西呢,这会遭来杀身之祸的。”兰若冰说道。

  “以你的判断,谁是最有可能收藏《暗花》的人?”萧寒问道。

  “嫌疑最大的是天机楼的楼主高楼了,天机楼杀手组织名声在外,丝毫不比当年的暗花差,不过他的组织和手法与暗花并不相同,如果他收藏了《暗花》,没有可能不按照暗花来训练杀手,第二个可能就是精灵族,精灵族的暗精灵,也是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他们是天生的杀手,不过如果《暗花》在他们手上,也不至于被天机楼始终力压一头了。”

  “也许这是精灵族故意的呢,毕竟出头的椽子先烂!”萧寒道。

  “主上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暗花》的训练方法是针对人类的,精灵族得了虽然有些帮助,可帮助并不大,得物无所用,《暗花》不一定就在精灵族!”

  “有没有第三个人呢?”萧寒问道,他其实心里面已经往三大势力上去想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三大势力背地里谁的屁股都不是干净的,光明圣教排斥异己,大肆杀戮更是黑暗无比,裁判所的那些人可不都是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和杀手?

  “有,还有一个人很有可能收藏《暗花》,不过他已经死了,所以无从查起!”兰若冰传讯道。

  “谁?”

  “盗神索拉!”兰若冰说出一个让萧寒吃惊的人名来,这么多年来,不就是一直在找盗神索拉彼身盗取的宝藏的藏地吗?

  “好了,我知道了,关于《暗花》的事情,不得对任何人提起,白牡丹也不行,明白吗?”萧寒郑重的嘱咐了一声。

  “若冰知道了。”兰若冰犹疑的看了萧寒一眼,但还是点头答应了,反正现在黑衣社基本上都已经被萧寒掌控在手中,白牡丹这个黑衣天王的影响力逐渐的在减淡,社内基本都知道一个代号叫“”的人在主持黑衣社的工作,这个人就是萧寒。

  黑衣社上上下下差不多都被并入了风城,如此明显的举措,黑衣社上下那么多聪明的人岂会看不出来,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黑衣社是神圣同盟会南方蔚老的嫡系,在黑衣社的成员看来,黑衣交给了萧寒,等于说萧寒继承了南方一部,将来紫、红、蓝三社都将听从萧寒的直接领导。

  既然原来的黑衣社天王白牡丹都将权力交出来了,她这些精心培养的手下们自然会遵从命令,而且黑衣社女子众多,阴阳不调,始终是难以长久,所以萧寒入主黑衣社确实给了黑衣社带来了不少阳刚之气。

  “宁馨儿大家,我十分羡慕你能够跳出那么优美的舞蹈,唱出那么动听优美的歌曲,这场比试后,我希望能够跟大家成为朋友。”紫琳诚挚的对宁馨儿说道。

  “紫琳,如果人类与兽人开战,我们只可能是敌人,而不会是朋友!”宁馨儿说道。

  “为什么人类不可以跟兽人成为朋友?”紫琳不解道,“宁馨儿大家,我妹妹紫韵不也是大家的朋友吗?”

  “你与她不同。”宁馨儿说道。

  “为什么?”紫琳追问道,“我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类,为什么我不能跟你成为朋友?”

  “你认为没有杀过一个人类,我们就可以成为朋友吗?”宁馨儿道。

  “难道不是的吗?”紫琳无辜的道。

  “朋友之间靠的是一颗心灵的交流,我跟你不过是见了几次面而已,现在还谈不上朋友。”宁馨儿微笑道。

  “那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心灵交流,就可以成为朋友吗?”紫琳惊喜的道。

  “如果这一场比试,我们之间都没有任何损伤之后才说吧!”宁馨儿道。

  宁馨儿手一扬,无数根如同牛虻一般的细小针尖朝紫琳射去!

  宁馨儿施展绣花针的诡异能力紫琳早已在刚才比试准备区亲眼看到了,那个叫寒儒的人修为不在自己之下,居然一针就被宁馨儿扎的手腕麻痹,久久不能动弹。

  现在这可不是一根针,而是起码上千根针,不过紫琳也不是弱者,早就准备的她,衣袖瞬间卷起,那上千根牛毛小针叮叮当当的都被挡了下来。

  宁馨儿这一手震惊了所有人,人类和兽人都惊呆了,宁馨儿表现出来的修为和实力都不属于任何一位神级高手。

  宁馨儿大家是神级高手!

  人类中顿时炸了窝了,这可是轰动天下的消息,恐怕许多人听了这个消息之后还以为自己在梦中的吧?

  太意外了,宁馨儿大家怎么会是神级高手呢?难怪她对那些权贵王侯公子不假辞色呢,原来人家如此修为,何惧那些世俗的权贵呢?

  兽人也傻眼了,宁馨儿在建国大典那一晚上的无比优美的一舞留给他们太多深刻的印象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可以跳出如此绝美舞蹈的精灵居然还是一位他们只可仰望而不可攀附的神级高手呢!

  “爷爷,宁馨儿大家能赢吗?”白蔷薇对宁馨儿很有好感,而且她自修炼有成来,接触的人太少了,能够跟她自由聊天的人屈指可数,宁馨儿就是其中之一。

  白虎王身手捋了一下虎须,摇头晃脑的,一闭上眼睛说道:“这个很难说,这两个都是一等一聪慧的女子,虽然宁馨儿大家修为低整整一个境界,但以弱胜强着总有一些意外的。”

  “这么说,爷爷是人为宁馨儿大家可能赢了?”白蔷薇道。

  “不,我可没这么说,综合实力看,紫琳的赢面大多了,宁馨儿大家最多只能撑上三分钟左右。”白虎王阿克蒙德说道。

  “三分钟?”白蔷薇不相信的摇了摇头。

  事实上,宁馨儿只支撑了不到一分钟,就已经落于下风,只不过她的武技如同她舞蹈一般,令人看了之后,美不胜收,宛若一只在花中跳舞的蝴蝶!而对手紫琳犀利的进攻就这样一点点被她化解于无形之中。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馨儿功力低微,撑不了多久了。”萧寒看场中那一对窈窕的身影如同仙女散花似地穿梭着,实际上宁馨儿因为修为低的缘故,额头上的都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了,反观紫琳,虽然看上她的动作没有宁馨儿优美,但是她的进攻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十分犀利,迫使宁馨儿不得不被动的防御。

  “宁大家的防守很严密,似乎对紫琳的进攻形成了有效的克制,夫人,你看到没有紫琳的绢首一进入宁大家防御圈就变得凝滞起来了吗?”浮沉对夫人浮萍说道。

  “是的,这什么功法?”浮萍经过浮沉的提示,也发现了这一怪异的现象。

  “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没有任何一种武技能够如此特殊的能力,难道这是一种新的武技功法?”浮沉说道。

  “这种功法似乎带有规则之力?”浮萍吃惊的说道。

  “不错,按照我们的理解规则之力可以运用在武技当中,但一般的情况下不会作用于表面,夫人,你没有看到吗,紫琳的绢首一进入那个区域就会变得沉重,以至于失去了准头,似乎有一股力气将他往下拉扯一般,但是按照宁大家的出手的姿势和力道能达到的位置来看,这股引力似乎是凭空产生的,所以这是规则之力!”浮沉说道。

  “以宁馨儿大家现在的修为似乎还难做到这一步,就算我修炼多年,也只能将规则之力外方不到一尺的地方,而她似乎可以释放到我的三倍,这岂不是怪事?”浮萍说道。

  “宁馨儿大家一定修炼一种十分特殊的功法,这种功法能够令她在如此低的修为下发出高出她境界的能力,只不过消耗一定非常之大,你没看到她面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了。”浮沉说道。

  浮沉夫妇活了一千好几百岁了,见识自然远在众人之上,蓝泽等人虽然修为也不错,可眼力和经验这东西可不是一蹴而就的,所以自然没能够看出宁馨儿功法的特异之处。

  宁馨儿因为之前一直修炼的都是萧寒教给她的功法,算是一个大杂烩吧,而踏入神级之后,肃然获得战神记忆的传承,但她一直忙着稳定境界,《战神诀》的修炼也才刚刚起步,与其用并不熟练的《战神诀》对敌,还不如用自己已经修炼熟练的太极神功对敌!

  当然这个太极已经非地球上的真宗的太极,早已被萧寒改的有些面目全非了,不过精髓还在,宁馨儿是战神之后,对武技领悟能力之强还在萧寒之上,所以若论对太极的修炼和领悟,宁馨儿可能还在萧寒之上!

  萧寒虽然也使用太极,不过他修炼的重点已经变了,他现在重点修炼的是天魔不灭魔体,还有《蚩尤魔经》,这两门功夫可以跟太极的精义相互参照。

  宁馨儿并非一直防守,也有进攻,只不过她的进攻只有她的对手紫琳知道,观战的人当中十个有九个半是不知道的,能够看到宁馨儿进攻就只有三层看台之上的神级高手,还有就是隐藏在二层之上的寒儒等人。

  随着宁馨儿翩翩起舞,一根绣花针,隐藏在长长的衣袖之中,频频的给紫琳造成巨大的威胁,这令她有些缚手缚脚。

  千万不要小看一根绣花针的厉害,这可不是一般的绣花针,乃是寒铁之母经过矮人工匠千锤百炼打造而成,还附带有冰冻伤害,只因为融入了宁馨儿心血打造是,所以才能不伤其主,可以说这是一件性命相交的兵器。

  一分钟,宁馨儿世家上已处在下风,三分钟之后,宁馨儿已经力有不怠了,不过仗着手中绣花针无比诡异的攻击,紫琳一时间还难以将她击败,不过时间一长,宁馨儿落败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大哥,馨儿嫂子要败了,咱们不如让馨儿嫂子直接认输好了。”伽罗小声在萧寒耳边说道。

  “不,再等一会儿,馨儿自有分寸,或许还有转机呢!”萧寒说道。

  “大哥?”伽罗道。

  “不必多说,看下去,你就明白了!”萧寒伸手制止了伽罗往下说下去。

  宁馨儿与紫琳的比试确实令太多人震惊,人类本身对宁馨儿一声修为就惊奇不已,而对宁馨儿能在兽人高手紫琳的手下坚持这么长时间更是感到由衷的惊叹,即使宁馨儿此刻落败,也没有人会认为宁馨儿有负于人类。

  “天女散花!”

  宁馨儿一声娇喝,身体突然平地一个螺旋,高速的旋转飞上半空,素手一张,满天花雨洒下,霎时间,紫琳全部都被笼罩在一蓬花雨之中。

  打到这会儿,宁馨儿突然来这么一出,不但观战的兽人和人类头惊呆了,就连对手紫琳也给闹糊涂了,萧寒也是一愣,旋即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这小妮子,果然会干出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来!

  这些花瓣也不知道她从哪儿找来的,不是命人到野外采集的吧?

  “天女散花”可是暗藏杀招,在令人炫目的表演之下,宁馨儿芳唇微微一张,三道令人肉眼难辨的寒芒,在漫天花雨之下,刺向紫琳的前胸和双肩。

  “呃……”紫琳只感觉到双肩上陡然一麻,待要疾身后退,却没想到胸口气血一阵不畅,双腿未能向后挪去,却一头栽了下来!

  “噢!”全场发出无比惊恐的声音,都不明明白,为什么紫琳刚刚好好的,宁馨儿就是撒了一蓬花雨,紫琳就倒地落败了!

  巨大的胜负落差简直令人无法接受!

  怎么回事,难道紫琳中毒了?紫陌族长一脸焦急之色,他可不想跟獒烈一样,冲动的冲下去!

  “大哥,馨儿嫂子赢了。”伽罗喜不自禁的说道。

  萧寒微微一笑,明明额下一根胡须都没有,但还是学着白虎王那样伸手装模作样的捋了捋,颇为自得的说道:“我看到了,也不看看你馨儿嫂子是谁?”

  紫琳倒在地上惊骇的望着宁馨儿,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双臂不能动弹,连一身劲气也不能运转,而且一运转就胸口如同被撕裂般的疼痛。

  “你对我做了什么?”紫琳挣扎说道。

  “紫琳姑娘,你放心,我只是暂时封住了你双臂的穴道,令你不能动弹而已,只要拔下你双臂上的金针,血气自可运行,你的双臂也自然能动了。”宁馨儿含笑的走了过去说道。

  “穴道?”紫琳茫然不解道。

  “呵呵,这是一两句话不能够解释清楚的。”宁馨儿嫣然一笑道,“紫琳姑娘若是认输的话,我可以立刻让你恢复如初!”

  紫琳闭目思考了一会儿,道:“好吧,我认输!”

  紫琳这一认输,全场人类欢声雷同,人数十倍于人类的兽人则如丧考妣,人人脸上都无比的沮丧。

  “萧兄,宁馨儿大家似乎用的是某种令人体暂时失去能力的法门?”身为药理大家的浮沉一眼就认出紫琳并没有受伤,而是暂时被人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控制了血气运行,致使人暂时不能够动弹,任由施法之人宰割。

  “此事我会日后详细的对浮沉兄说的。”萧寒说道。

  “我明白了。”浮沉知道这是人家的秘密,即使愿意与自己分享,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告诉自己的。

  宁馨儿伸手轻轻的一拂,已然收回了在紫琳双肩和胸前的三根金针,紫琳这回感觉到好像有三个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内抽了出去,片刻之后,紫琳便一骨碌的爬起来,恢复了活动的能力。

  “多谢宁馨儿大家手下留情!”紫琳感激道,刚才若是宁馨儿痛下杀手的话,自己的小命可就玩完了。

  “紫琳姑娘若是还想与我做朋友的话,这两天尽管到舒府来。”宁馨儿一笑翩翩,施施然往竞技广场边缘区走了过去!

  “宁馨儿,宁大家……”

  掌声,欢呼声,激动无比的呼喊之声从人类观战台上传了出来!

  相比于人类这边激动热闹的场景,兽人那边可就憋着一肚子的气,上至兽皇奥博一世,下至每一个普通的兽人都用饱含敌意的眼神朝人类观战台上望过来。

  “陛下,紫琳的失败……”紫陌看奥博一世面色阴沉如水,深怕他一怒之下会迁怒狐人族,忙对奥博一世辩解道。

  “我知道,这错不在她,对手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奥博一世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尤其是做了兽皇之后,更要以理服众。

  “陛下,比试还有七场,就算人类赢了头三场又如何,只要剩下的七场我们都赢的话,那人类还是要输的。”紫陌感激的进言道。

  “不错,接下来七场,我们兽人一族绝对不能再输给人类了!”奥博一世道。

  “陛下,如果任由人类这般挑战的话,他们以己之长击我们之短,吃亏的可是我们!”金狼王进言道。

  “是呀,陛下,挑战全部都是人类来决定,这样对我们兽人来说,很不公平!”金毛狮王博尔逊也表示不满道。

  “那你们说,怎么办,规则已经定下了,难道我们还能擅改规则吗?如此出尔反尔,岂不让人类耻笑?”奥博一世说道。

  “陛下,我们何不让人类用抽签决定挑战对手?”紫陌眼珠子一转,进言道。

  “抽签?”奥博一世眉头一皱道,“人类恐怕未必会肯呀!”

  “他们不肯,自然是害怕,陛下只需要言语相激一下,人类向来好名,喜欢什么绅士呀,公平的,说不定会同意的。”

  “那我就试试看?”奥博一世一想,若是抽签决定对手,对兽人肯定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