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四百二十九章:医治丹毒

第四百二十九章:医治丹毒

  第四百二十九章:医治丹毒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钟云和钟义就跟钟离一块儿来到了山腹中的密室的内室之中。

  “离叔,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们过来做什么?”钟云倒是知道一些,但是那个钟义却有些好奇,把不住嘴门,问了出来。

  “家族禁地,不得喧哗!”钟离板脸一声训斥道。

  “哦!”钟义讪讪退下。

  萧寒穿上临时赶制的白大褂,套上鹿皮手套,然后给钟离他们四个人一人一只口套,道:“像我这样套在耳朵上!”

  钟离连忙接过口套,分给其余三人,然后学着萧寒的模样戴了起来。

  “钟离堂主,你和仁老现在的任务就是将钟老的衣服全部脱掉,然后用这个清洗他身上的脓疮!”萧寒取出一个大瓶子来,里面自然是提纯的酒精。

  钟离将信将疑的接过瓶子,打开来一闻,一股冲天的酒味直冲口鼻:“萧城主,这是酒?”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它比酒纯度高多了,你可以叫他消毒酒精!”萧寒解释道。

  “酒精?”钟离听了以后一愣。

  “那是用来消毒的!”萧寒说道。

  “听萧城主的。”钟仁沉声说道。

  “好!”钟离放下酒精瓶子,与种仁一道跳上床,先将被褥等东西挪开。然后开始脱去钟海身上的衣物!

  因为脓疮捂干了的缘故,衣服与疮口几乎黏在了一起,两人又怕伤了钟海,所以只能一点一点的揭,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钟海的上衣给剥了下来。

  萧寒就这么看着钟离和钟仁将钟海的上衣剥了下来,知道他们已经能够胜任这个工作,这才回过头来对两个脸色白的年轻人说道:“你们两个跟我来!”

  “你是谁,要我们干什么?”钟云质问道。

  “我是谁,你马上就会知道,现在你们两个必须听我的。”萧寒懒得跟两人废话,直接说道。

  “我们凭什么听你的?”钟云不服气道,父亲和叔爷爷是不是糊涂了,居然听命于一个陌生人的话,床上躺的可是自己亲爷爷,这个人是什么来头呀?

  “钟云,不得无礼,从现在起,你和钟义一切都听萧城主的。”钟离出言制止了这场无谓的纷争。

  “爹,你让我和钟义哥听他的?”钟云不解的道。

  “是的,萧城主的话就是我的话,你们两个必须无条件的服从!”钟离严肃的说道。

  “是云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好了,两位,随我来!”萧寒领着二人走出内室!

  “知道叫你们来过来干什么吗?”萧寒先叫二人坐下,然后问道。

  “不知道。”钟云有些没好气的道。

  “好吧,既然钟离堂主没有告诉你。那就由我来告诉你们吧。”萧寒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需要你们两个人的血液!”

  “血液,你要我们的血液干什么?”钟云猛的一惊,抬头道。

  “救人,确切的说是救你们的爷爷!”萧寒道。

  “我们爷爷,爷爷他怎么了?”钟云急切的问道,钟义的脸上也露出一丝急躁之色。

  “刚才你没有看到吗?”萧寒问道。

  “你是说刚才那个全身都是脓疮的人?”钟云惊呼一声。

  “不错,那就是你爷爷,他已经在那张床上躺了十几年了。”萧寒解释道。

  “你能够救我爷爷?”钟云不太相信道,这世上如果钟家都医治不要的伤病,那基本上没人能够治得了。

  “当然,不过也只有五分的希望!”萧寒道。

  “我不相信,我去问个明白!”钟云愤而转身再一次进入内室!

  萧寒没有阻拦,就这么静静的等待着,而那个钟义却没有跟钟云一道进去。

  “你为什么不进去?”萧寒看到一脸平静的钟义,问道。

  “我是庶出,进去了也没有用,听到了不该听到的更不好!”钟义回答道。

  “看来你是一个聪明人。”萧寒淡淡的一笑,果然里面隐约传来了钟离的怒斥之声。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从三叔和叔爷爷对你的尊重的态度看。你一定不是普通人。”钟义说道。

  “你不错的,愿不愿意做我的学生?”萧寒突然问道。

  “做你的学生?”钟义惊诧的道。

  “怎么,你不愿意?”萧寒笑问道。

  “我是钟家人,一辈子都是钟家的,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都拒绝!”钟义断然说道。

  “年轻人,别急着下决定,我给你时间考虑一下,等我离开钟家之前,你可以随时来找我!”萧寒笑道。

  过了不到三分钟,只见钟云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

  “怎么样,你爹怎么说?”萧寒问道。

  “他让我全部都听你的。”钟云嘴撇了一下说道。

  “那就好,待会儿我要取你们的血液,每个人大约四百毫升左右。”萧寒说道。

  “四百毫升是多少?”钟云问道。

  “正常人,全身的血液有四升左右,四百毫升差不多是你身体内的血液的十分之一。”萧寒解释道。

  取血设备没有现成的,萧寒只能现制了,刚才钟离出去着急人的时候,萧寒就问钟仁要了一套设备,做了两只可容纳四百毫升鲜血的水晶针筒,在现实的条件下,打点滴是不可能了,只能用手动的方式了,换句话说,就是静脉注射,这是目前来说比较可行的方式!

  先是钟云,当中空的针管刺入钟云的手臂上的血管,几乎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钟云就看到一根足有一寸长的银针刺入自己手臂之内。然后就看到鲜红色的血液通过针管上连接的皮管进入那个圆柱形的透明管道里!

  抽取血液后,萧寒拔出针管,用酒精棉球给摁住针孔,交代钟云五分钟之后再松开。

  钟云照做之后,萧寒又用同样的办法取了钟义身体内的四百毫升的血液。

  萧寒随手丢给钟云和钟义两颗补血的丹药说道:“吃下去,睡一觉。”

  两人接过丹药放到鼻端一嗅之下,皆震惊无比,慌忙不迭的点了点头。

  钟云的神色大变,而钟义的脑海中却如翻滚的岩浆,他知道,摆在自己面前有一个天大的机会,抓住了,很有可能今后会一飞冲天,如果失去了,一辈子也许就这样碌碌无为了。

  是选择轰轰烈烈的一生,还是碌碌无为的过一辈子呢?钟义忽然现自己的意志开始有些抑制不住动摇起来。

  一下子抽取了十分一的血液,饶是钟云和钟义都是有修为的人,还是有些头脑晕,在萧寒目光所指之下,只能吞下手中那颗珍贵无比的丹药,然后熟睡而去!

  “萧城主,他们?”钟离这时候走了出来,看到趴在桌子上的钟云和钟义二人。惊讶的问道。

  “他们没事,抽了不少血,睡着了而已。”萧寒解释道。

  钟离看到他们面色虽然有些苍白,可呼吸绵长,神态也舒适,应该没什么事情,于是也就放下心来!

  “萧城主,我和钟仁叔已经将父亲的身体上下都用消毒酒精擦拭干净了,就等着您下一步的换血呢!”钟离忙说道。

  “好,我们进去!”萧寒将两大针筒的抽取的血液收起,与钟离一到进入内室!

  “钟离堂主。把你父亲的头给我剃干净了!”萧寒一看到钟海头上那乱糟糟的头,直接吩咐道。

  “好!”钟离这一次到是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走了过去,一把精巧的小刀在手,短短数十秒的时间,钟海的头已经被剃的干干净净。

  “很好,钟离堂主,我需要你帮忙帮我把你父亲的扶着坐起来,明白吗?”萧寒套上鹿皮手套,将白大褂子反套了起来,严肃的说道。

  “那我干什么?”钟仁问道。

  “你替我取工具,我需要什么,你就递给我什么。”萧寒道。

  “好的。”钟仁点头答应下来!

  “记住,接下来,我们的治疗过程不能被任何人打扰或者停止,必须一气呵成才行!”萧寒道。

  “我明白了。”钟离走过去将内室的门关了起来。

  “准备好了吗?”萧寒盘坐于钟海的背后,而钟离也戴着鹿皮手套站在他的对面,抓住钟海的肩膀,使其坐起。

  而钟仁则站在萧寒的一边,他面前的石案上摆着各种各样的刀具还有各式粗细长短大小不一的金针和银针,以及还有一盏酒精灯和各式的水晶器皿!

  为避免钟仁拿错器具,萧寒在动手之前,先给他讲解了一下自己这些器具的特征,不可能全部都用到,所以就没有一一的细细讲述。

  “好了,我要开始了!”萧寒轻喝一声,手指顿时形成一道看不到的幻影,“啵啵……”一连串清脆的声音骤然在内室中响了起来!

  钟仁已经惊呆与萧寒的度,他这个七品丹师也你能看到一点点轨迹,而看不清楚萧寒的手指究竟是怎么运动的,已经是这样作用于钟海的后背上的!

  对于钟离来说,最直接的感觉就是,他现父亲体内的血流还是加流动,而且原本蜡黄色的脸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三厘四寸金针!”萧寒闪电般的除去手上的鹿皮手套,然后冲钟仁轻喝一声。

  钟仁虽然递比不上萧寒,可反应还是很快的,手指一捻。一跟金针便到了手指之间,然后迅的递给了正在施术的萧寒!

  萧寒右手接过金针,拇指与食指一捏,直接冲钟海的头顶之上,猛的刺了下去!

  钟离和钟仁看了都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张大嘴巴,差点没有喊出来。

  “二厘三寸金针十八根!”

  只见萧寒再一次接过金针之后,十八大金光几乎一齐闪动了一下,全部没入中海的后背之中!

  “四寸平刀!”

  ……

  “两寸银刀!”

  ……

  “精钢剔骨刀!”

  “天蚕丝,银针!”

  ……

  “钟离堂主,快割开钟老的脚趾头的大拇指,用金盆接住污血!”萧寒最后一下说道。

  离应了一声,将钟海的身体控制交给萧寒之后,连忙取来金盆,用锋利的小刀割开了一惊被污血充肿成大锤包的右脚。

  “噗!”一道污血激射到金盆之中!

  紫黑色的血液足足流下一小盆,在魔法灯光的照耀下,闪动着极其妖异的光芒!

  待最后一滴黑血滴了下去,萧寒便命令钟离给钟海包扎脚趾头上的伤口,然后又依法一一的拔出钟海后背内的金针,还有头顶百会穴那根最长的金针。

  “现在可以给钟老输送血液了!”萧寒略显的疲倦道,“你们按照我交给你们的方法,一人从手臂输入,一人从脚上输入,注意度,不能快,也不能慢。”

  钟离和钟仁闻令,当即将钟海平放下来,取来两管鲜血,在萧寒的帮助下,扎了血管,开始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输血工作!

  “好了,你们在此专心输血,我去配一些药。”萧寒走出了内室,对两人说道。

  “萧城主需要什么药材,我们钟家寨虽说不能够网罗天下珍稀灵药,但说道药材的贮藏,恐怕这苍茫大6之上还没人能比得上我们!”钟离道。

  “也好,不过你们在这里,我怎么才能够取到我所需要的药材呢?”萧寒问道。

  “我写个手令,让钟毓陪您去取药,如何?”钟离道。

  “嗯,好吧!”萧寒点点头,替换了钟离一下,然后拿着钟离的手令,离开了山腹!

  从钟离书房的密道入口出来,已经差不多是天擦黑的时候。

  蔚姿婷诸女已经差不多在钟离家等候了一个下午了,萧寒的出现,自然是让她们都松了一口气。

  “怎么去了那么久,我们还以为你出事了呢?那个钟离没把你怎么样吧?”宁馨儿担忧不已的说道。

  “放心吧,你家老爷我没把别人怎么样就不错了。”萧寒嘿嘿一笑,美人儿的一片深情,让他感觉到心中一片温馨。

  “到底什么事情,是不是钟家出了什么事?”蔚姿婷问道。

  “嗯,钟家是出了一点事情,而且还不小。”萧寒点了点头道,“是关于钟家寨现任寨主钟海的。”

  “钟海怎么了?”

  “钟海在十几年前因为冲击七品丹师失败,以至于丹毒作,已经卧床十余年,最近他已经没有能力压制丹毒了,丹毒开始侵蚀他的五脏六腑,过不了多久,丹毒彻底的侵入他的骨髓,就彻底的没命了!”萧寒对自己的女人可没有什么隐瞒的,再说这又不是自己的秘密,她们也知道轻重,不会说出去的。

  “这么说外界传说钟海已经是七品丹师,正在闭关巩固修为是假的了?”蔚姿婷说道。

  “这也是钟家不得已而为之,如果得知灵药世家的掌舵人冲击七品丹师失败,那后果会怎么样?”萧寒反问道。

  “无数曾经对灵药世家有野心的势力和野心家就会像一群狼似地扑过来,将钟家分而吞食之!”蔚姿婷道。

  “婷婷说的不错,灵药世家现在就钟仁一个七品丹师,所谓独木难支,一个钟仁是撑不起这么大的一个灵药世家的,那只会让更多的人想着来吃一口,灵药世家重要的不是他出产的灵药,而是大量的丹师和珍贵无比的丹方!”萧寒道。

  “武士公会目的也就是在于此,得到这两样,武士公会今后就不会被光明圣教和魔法师公会掣肘了,成为真正的三强之一!”蔚姿婷说道。

  “婷姐,为什么?”宁馨儿不解的问道。

  “武士公会虽然是三巨头之一,但是这些年他一直在光明圣教和魔法师公会之间左右逢源,这才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利益不受损失,当然,无论是光明圣教还是魔法师公会,他们也都不希望武士公会被削弱,所以他们都需要第三方势力来制约对方,武士公会就是这样一个势力,武士公会构成比较单一,不像魔法师公会,七系魔法,包罗万象,什么人才都有,而武士公会则以比较单一的武士为主,所经营的项目也比较单一,所以论财力和影响力,武士公会虽然人多势众,却还在魔法师公会之下,虽然武士公会也知道这一点,经营项目也扩展到多个领域,但被两大势力联手打压,基本上不成气候,所以武士公会才极为想得到灵药世家,灵药世家一旦加入武士公会,今后武士公会就不用再治疗伤病这个方面屡屡的受两大势力的制约了!”蔚姿婷解释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宁馨儿恍然大悟道。

  “小寒,你打算出手帮灵药世家,对吗?”蔚姿婷问道。

  “武士公会目前来说对我们还算是友好,我还救过他们副会长雪崩,只是不知道这次灵药世家的事情是谁在处理,如果是他的话,我倒是可以让灵药世家并入武士公会之后,会少受一点盘剥!”萧寒说道。

  “这么说,爷你不打算帮灵药世家了?”宁馨儿问道。

  “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我帮不了,且不是两家隔着十万八千里,就说我们自己身边还有一个强大的敌人虎视眈眈,根本没有多余的力量来帮助一个远离我们的世家。”萧寒摇头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