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四百六十六章:迷雾重重 2

第四百六十六章:迷雾重重 2

  第四百六十六章:迷雾重重(二)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混进迎宾岛的。但是我不希望再有类似的事情生,还有请你们尽快的给我一个交代!”蔚姿婷冷冰冰的说道。

  “是,萧夫人,我们一定会查出事情的真相,给萧夫人和诸位一个满意的交代的。”队长抹着额头的汗水道,火龙族脾气向来暴躁,不过这位巡逻队长倒是一个另类,所以才委派以重任,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希望如此,我给你提点建议好吧?”蔚姿婷话中字面上意思是商量,实际上就跟命令差不多了。

  那位火龙族的队长还就只能硬着头皮听下去,这可是连龙相大人都遭了憋的女人,他一个小小巡逻队长,还能大过龙相大人去。

  “先查一下这个人的身份,不要大张声势,然后调查这个人来迎宾岛之后都干了些什么,见了些什么人,还有,别忘记告诉龙相大人一声,我家城主还等他的答复呢!”蔚姿婷道。

  “是,是。好的,一定转告龙相大人!”

  “把人抬走吧!”蔚姿婷眼皮都没抬,挥挥手道,“记得把地上的血迹用水冲干净了!”

  萧寒躺在床上眼睛睁的大大的,五双美丽的眼睛全部围到了一起,就这么盯着他。

  “都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脸上长花了?”萧寒明知故问的道。

  “坏蛋,明明是装的,害的我还掉眼泪了!”冰云嗔怒一声道。

  “就是,你不会事先跟我们说一声,难道我们姐妹就让你那么不信任呀?”宁馨儿也加入了声讨之中。

  “我这不是怕你们露出破绽嘛!”萧寒委屈道,“再说那一口血也不是假的吧,我确实被火龙王那一摆尾给扫伤了,要不是我骨头硬,你们可都成寡妇了!”

  “呸呸,尽说些不吉利的话!”几个女人都呸了起来,想起萧寒喷的那大口血,心中本来就没多大怨气顷刻之间就消散的干干净净的了。

  “小寒,接下来该怎么办,情形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蔚姿婷有些担忧的说道。

  萧寒从床上盘腿坐了起来,并示意宁馨儿她们一个个都坐了上来,围绕成一个半圆面对自己。

  “对手我们知道了,但是这个对手隐藏了暗中,我们什么情况都摸不到,只能被动应战,说实话,我很讨厌被动,可是我们又没有主动出击的条件。他祖母的,还没这么憋屈过!”萧寒爆粗口,感觉有些窝囊道。

  “我担心逐浪号,不知道波尔多和花溟能不能应付!”蔚姿婷道。

  “对手无非是两个目的,一是挑拨咱们跟龙族的关系,能够跳动人类跟龙族关系恶化那最好不过了,还有一个就是露茜和露娅两姐妹!”

  “从今晚偷袭的那个矮个子黑衣人的目的来看,他们很有可能是想绑架冰云,然后与咱们交换露娅和露茜两姐妹。”冷月分析道。

  “有这个可能,而且还可以挑起我们自己内部的争斗,那个矮个子服毒自杀就是明证。”冰云道。

  “海风组织严密,做事谨慎不留后患,是个难对付的对手,冷月妹妹,你把阮小五的供词给萧寒看看?”蔚姿婷朝冷月说道。

  “哦,冷月你敲开了阮小五的嘴了?”萧寒惊喜的道。

  “不是我,是花溟,这是她的功劳!”冷月不是一个贪功的人,实事求是。

  萧寒接过阮小五亲笔画押的供词,一张一张的看下去,心中着实吃惊不小。海风确实十分厉害,组织结构十分简单,但十分有效,全部都是上下单线联络,而且基本上都是蛰伏待机,如果不主动暴露的话,一般的情况下是很难现的。

  “波尔多做事不够细心,假如他能够在水下面扯些阮小五身上的衣物或者物品,龙相就不会怀疑阮小五落在我们手中了。”蔚姿婷道。

  “他能够无声无息的带走阮小五就已经立下大功了,龙相也就是怀疑,没有证据,他也不能把我们怎样!”萧寒道,波尔多虽然不够细心,可能够做到这样,已经是瑕不掩瑜了。

  “龙相既然怀疑我们,那海风的人呢,以他们谨慎的做事方式,肯定要确定阮小五死了才会罢手的。”冷月道。

  “冷月说的不错,龙相怀疑我们,可没有证据,他也不好强行带人搜查我的逐浪号,倒是海风的人要注意,可不能让他们找到阮小五,还有露娅!”萧寒道。

  “露娅虽然不如露茜知道的多,可对海族来说也是非常的重要,海族竟然宣布她是叛徒,我担心海风的人会对她下杀手!”宁馨儿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冰云附和道。

  “现在海风的人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将露茜移交给了龙族,我们现在单方面承受海风的压力,这实在是太吃亏了。”蔚姿婷道。

  “你的意思是?”

  “可以透露消息给海风的人。让他们以为我们把露茜和露娅两姐妹都移交给了龙族,这样一来,海风就会把注意力移到龙族身上,我们这边就轻松多了。”蔚姿婷道。

  “这倒是个转移海风注意力的办法,可是怎么才能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海风的人呢?”萧寒点了点头,露茜已经在龙族手里,没理由他替龙族承受海风的压力呀!

  “阮小五已经反正,不然他的尸体倒是可以利用一下的。”冷月道。

  “咱们在龙族的地盘上,有力也使不开呀!”冰凤抱怨道。

  “咚咚……”一阵敲门声惊动了屋内的所有人,大家聚集在一起,都有些忽略对小楼外部的监视了。

  “雷子,怎么是你,受伤了?”浑身血迹的雷子站在门口。

  “逐…浪…号…被…人…潜…入,主人…受了点…轻伤,入侵者…被赶跑了,让我来禀告一声!”雷子虽然可以说话,但说不利索,断断续续的。

  “几个入侵者?”

  “一共四个,一个领头的很强,使剑,就是他伤了主人,不过他也被主人伤了,另外三个被杀死了。是波*杀死的!”雷子一贯的顿音道。

  “花溟伤势如何?”萧寒紧张的问道。

  “在,在脸上!”

  “什么,在脸上?”萧寒着急了,女人最爱护的是什么,那就是一张脸了,可想而知,如果花溟的脸伤了,此刻她应该有多么的伤心失落,要是留下疤痕那可就是终生遗憾了。

  “主人说她没事,来的人可能是哪个流风剑神,他的剑术很高。让我告诉你们要小心!”雷子尽职尽责的说道。

  “不行,我得去看看!”萧寒说道。

  “我陪你去吧!”蔚姿婷跟着道。

  “不,你留下,冷月陪我去!”萧寒摇了摇头道。

  蔚姿婷并无不满之意,萧寒选择她留下,自然是看中她的应变能力,适合当头儿,冷月擅长行动,不擅长主持大局,宁馨儿还没锻炼出来,所以她留下比较合适。

  萧寒虽说伤势不重,可毕竟还是受伤了,生命之力十分神奇,静养恢复之下,已经七七八八了,不过那一大口鲜血是不那么容易一下子补回来的,所以萧寒的脸色还是略显白了一些,当然他那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帮他掩盖去不少,看上去跟正常区别不是很大!

  当然了,演戏要做全套,虽然萧寒决定去逐浪号上看看,但也不能表现的跟没受伤的人似的,逐浪号上生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不惊动龙族是不可能的,得做给人家看,我确实伤了,而且伤的很重!

  伤重也是一种掩护,同时也是一种麻痹对手的方法。

  在冷月的搀扶下,一脸苍白之色的萧寒登上了逐浪号,代理船长法卡一脸愧疚的带着人迎了上来。

  萧寒这个新老板对他们不错,虽然伤亡过半,但每个人家里都能拿到高于抚恤标准两倍的抚恤金,更别说船上餐厅在迎宾岛上的收入,这会让抚恤金翻倍的,而活着的人也能够拿到一笔相当数额的补贴,这么大方的老板,怎么能够不被船上所有人拥护和爱戴呢?

  此时。东方的启明星已经升起,天色大亮了。

  对法卡和船上的船员来说,这辈子能够来到龙岛已经是他们回去之后可以让周围的人们和后人炫耀的资本了,所以对于萧寒,船员们都非常尊敬,这种尊敬就连逐浪号的老东主叶开都未成拥有过!

  龙相秦天比萧寒还要早一步到了逐浪号上,他是带着人来勘察现场的。

  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担心,死的人中可不能有龙族,否着这篓子可就闹大了。

  当看到三具尸体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三个都是人类,没有龙族在内。

  回头一看到萧寒,换了一副长者见小辈关切的微笑:“萧城主醒了?伤势要不要紧,需要什么疗伤的药,萧城主尽管开口。”

  “劳龙相大人记挂了,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可以了。”萧寒含笑道。

  跟龙相秦天这样的人打交道,可得多留个心眼,所以他说每一句话都经过大脑斟酌了一下,再说出来。

  “休息几天就好?”秦天怀疑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寒道。

  “龙相大人是怕火龙王烛融不战而胜反而没了面子是吗?”萧寒微微一笑道。

  被萧寒一语道破心思,秦天表情略微尴尬的一笑道:“年轻人身子骨硬朗,不像我们,老了,稍微磕碰一下都不行。”

  “嘿嘿。”萧寒一笑,心中略微鄙夷了一下,就你这身子骨,就是再活上三五千年也没到那个地步,虚伪,婷婷的评价十分中肯。

  久在官场的人,都比较虚伪,龙相这种老油条,早就自然而然的养成了。

  “萧城主,自从你们登岸之后,这迎宾岛上是接二连三的生事故,这才一天时间,就死了七个人,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秦天问道。

  “呵呵,龙相大人这是责怪萧某把麻烦带到龙岛上来了吗?”萧寒可不是好欺负的,明明是你们安保工作做的不到位,反倒怪起我这个来做客的人了。

  “这到不是,只是萧城主若是得罪了什么人,可以预先告诉我们,好让我们有个准备呀!”秦天道。

  “龙相大人,借一步说话!”萧寒放开冷月搀扶,走到秦天跟前说道。

  “萧城主,有话直说就是了,何必遮遮掩掩的。”秦天眉头一皱道。

  “嘿嘿,好,那我就直说好了,找我萧某人麻烦的是海风!”萧寒大声说道。

  龙相秦天闻言,顿时惊的脸色大变,谁也想不到萧寒这个时候会说出这两个字,他这么一说,岂不是告诉海族,龙族已经知道海风这个组织了。

  “萧城主,什么海风,我不太明白!”秦天迅恢复从容之色,哈哈一笑道,“是我们吹的这个海风吗?”

  “哈哈,对,就是这个海风!”萧寒大声笑道。

  他祖母的,欲盖弥彰,还是那两字,虚伪!

  “萧城主,找你麻烦的人真的是海风的人吗?”

  “龙相大人,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萧寒微微一笑,传音道。

  “你是怎么知道海风这个组织的?”龙相秦天十分好奇,也非常的惊讶。

  “我也不瞒你,是七公主露娅告诉我的。”萧寒半真半假的传信道。

  “美人鱼七公主露娅果然在你手中?”

  “什么叫果然在我手中,本来就在我手中,龙相大人,你的情报是不是太滞后了?”萧寒批评的说道。

  “为什么要杀死沙曼王子?”

  “对意图非礼我女人的人,我从来都不会放过,一般的情况下,下场只有一条!”

  “你未免也太狠毒了吧?”

  “不狠的话,如何让她们死心塌地的跟着我?”萧寒眉飞色舞的挑了挑眉大。

  “把露娅交给我?”秦天道。

  “凭什么?”萧寒好笑道,老子九死一生,你什么事都没干,就想来要人,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要筹码,老子还答应了人呢,做人要讲信义的。

  “你不交出露娅,就离开不了龙岛,海族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秦天说道。

  “我太喜欢别人威胁我!”萧寒平淡的说道。

  “你是说我在威胁你?”秦天气的鼻子都歪了,如果让一个人类公然带走美人鱼七公主,那海族的面子往哪儿摆?

  “美人鱼王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为他卖力?”萧寒突然面色一寒,传讯道。

  “平衡!”龙相秦天道。

  “见鬼的平衡,你以为交出露娅和露茜,就可以抑制海族的扩张政策吗,还是你根本就是想要左右逢源,你儿子已经是新龙皇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萧寒反诘道。

  “野心是毁灭之源,有野心却没有匹备的实力,到头来只有毁灭一途,龙相大人!”萧寒郑重的警告道,“海族这么走下去,只有毁灭一途!”

  “难道就任由你们人类统治这个世界,我们都要消亡吗?”

  “龙相大人,你现在的思想很危险,要不是你是龙相,龙五的父亲,我几乎怀疑你就是隐藏在龙族中最大的内奸!”萧寒传信道。

  “如果我就是呢?”秦天反问道。

  “婷婷说你是一个虚伪的人,果然一点都不错,你真的是太虚伪了!”萧寒道。

  “人活在世上,谁不是两张皮,你不也是吗?”

  “看来龙相大人对人类非常了解,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人性最可贵之处是什么?”萧寒问道。

  “是什么?”秦天不由自主问道。

  “是诚实。”萧寒道。

  “什么意思?”

  “你想龙族在海族和人类之间左右逢源对吧?只要两族一天不决出胜负,龙族的存在的价值就会最大化,对吧,这就是你为龙族的选择的路,对吗?”萧寒问道。

  龙相秦天默然了,萧寒再一次一语道破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左右逢源,在我们人类的词语里有一个非常贴切的形容词,叫做墙头草,没有哪一个人会喜欢墙头草的,如果我是美人鱼王,我会联合人类,一举灭了你们龙族,然后再与人类争夺这个世界的霸权!”萧寒轻蔑的一笑道。

  “可惜你不是美人鱼王!”秦天调侃的道。

  “对,我不是他,不过他比我更狠,更毒,他想龙族跟人类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他在一举消灭龙族!”萧寒传言道。

  “这是不可能的,龙族不会跟人类火拼的!”

  “有些事情开始了,生了,就没有办法阻止了,龙相大人,龙族前途就在您的儿子手中,该怎么帮他做出选择,您心里应该清楚!”萧寒忠告道。

  “你这是危言耸听!”秦天微怒的眼神望着萧寒。

  “当一个人起了不该有的野心,你不但不去阻止他,反而纵容他,想做渔翁,呵呵,你有做渔翁的实力吗?”萧寒带着浓浓的笑意望着他。

  “我不是龙族的内奸!”

  “我知道,以你的身份地位何必要做内奸呢,投靠了海族,你能有什么好处,你儿子就快是龙皇了,和你做龙皇有什么区别呢?”萧寒话锋一转,“但是你纵容了这个内奸,一千年前,屠龙匕被盗,跟你有莫大的关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