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四百七十七章:战火龙王 7

第四百七十七章:战火龙王 7

  小洁儿。怎么个人坐在这儿发呆呢?。“谁?”洁卡西蓦然一回首,看到那张令她暗自神伤了一天的脸,顿时惊喜的扑了过去。

  “哎哟,你轻点,我自己知道自己有多重了!”萧寒咧嘴一笑,将里面而来的洁卡西揽入怀中。

  洁卡西娇脸之上不争气的浮现一丝酡红小手锤了萧寒的肩膀一下道:“你这个坏蛋,坏事做完了,就一走了之,也不关心一下人家!”【猪猪岛】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嘿嘿。那你那里还疼吗?”萧寒温柔的在洁卡西耳边问道。

  “嗯。”洁卡西将臻首埋入萧寒怀中,低声呢喃了一下,很享受这种被人抱在怀中的感觉。

  良久之后,两个人才分开来,不过洁卡西对那温暖的怀抱还是有些依依不舍。

  “你怎么会来,你不是说这一段时间咱们不要见面了吗?”洁卡西突然冉道。

  “本来我是不会来的,不过咱们的欲盖弥彰之计让人给识破了,所以我就可以来了,当然还不能公开的来见你。”萧寒笑笑道。”猪猪岛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我们,被识破了?”洁卡西惊叫一声。

  “放心。我们的事只哼哼限的几个人知道,不会扩散的。”萧寒怀里搂着解开坐在冰宫的寒玉床上说道。

  要不是这寒玉床山还垫着一层草垫,他宁愿坐在地上,也不愿意去承受那万年积累的寒气,实在是太他妈冷了,只需要几分钟的功夫,就能将普通人里里外外的冻成冰块!

  洁卡西毕竟做了千年的族长,遇事一份定力还是有的,她心中也在思量和权衡这件事被发现之后的后果,问道:“是龙相大人吗?”

  “嗯。”萧寒点了点头,“这是一只老狐狸,能瞒过他眼睛的事情真的很少。”

  “他会不会对你?”洁卡西有些紧张的道。

  “应该不会,除非他愿意接受咱们的事情被公开的后果,而且我也不会任人宰割。”萧寒说道。

  “你马上就要离开龙岛了吗?”洁卡西失神的问道。

  “暂时还不会,不过应该不会待太长的时间,我需要寻找到一味药草,一旦找到了,我就会离开。”萧寒道。

  “什么药草,我可以帮你吗?”洁卡西抬头道。

  “这是一种生长火山口的药草,十分罕见,是治疗一种叫七星海棠奇毒的对症之药,你是冰属性的,恐怕帮不了我。”萧寒略微遗憾的解释道。

  “既然如此,你不该得罪火龙王的,火龙一族生活的海岛就是几处火山口。他们应该能够帮你找到这种草药的。”洁卡西不知道内情,埋怨萧寒道。

  萧寒苦笑道:“我也不想得罪火龙王。这是他自己找上我的,不过,这海上的火江。也不是全被他火龙一族占有了,总会找到的。”

  “嗯。说的也对,不过火山取药温度太高了,你带上我给你的冰属性本源之晶,应该冉题不大。”洁卡西道。

  “呵呵。你不说,我险些将它忘了!”萧寒笑道。

  “哼。才一天时间,就把人家送给的东西给忘了,这要是时间长了,是不是将人家直接抛诸脑后了?。洁卡西闻言,顿时嗔怒的说道。

  “不是。小洁儿,我怎么会把你给忘了,我是忘了我还有这宝贝,还担心就算发现了草药,如何取药呢,这么一来,我是白担心了。”萧寒忙解释道。

  “算你还有良心,我可告诉你,我把什么都给了你,你可不能负我!”洁卡西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将身子缓缓的偎到他怀里。

  “我萧寒何德何能能够让洁卡西你垂青,此生比不负你!”萧寒重重的说道。

  “听婷姐说,你有十几个夫人。是吗?”洁卡西突然在萧寒怀里轻启朱唇问道。

  “这事儿倒是真的,不过我对她们和你会一视同仁的。”萧寒说道。

  “告诉你,我现在有些后悔了洁卡西突然道。

  “后悔?。萧寒笑笑道,真后悔,就不会说出来了,这女人是在吃醋呢。谁能对着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平分,而且还是十几分之一,何况她还是高傲清冷的冰龙一族的族长呢。

  “早知道你有这么多夫人,我就要慎重考虑一下,要不要把自己交给你。”洁卡西幽怨的说道。

  “昨晚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知道了,要不是你主动,我们差点就失之交臂了。”萧寒咬着她晶莹的耳朵说道。

  “谁让你那么坏,勾引人家。”洁卡西嗔道。

  “我勾引你,是你在勾引我吧?。萧寒失笑道。

  “你还说,早上差点让人家出丑,好在人家即使反应,不然可就全被锁儿那丫头看到了。”洁卡西羞红了脸道。

  “锁儿那丫头还不知道吗?”萧寒讶然道。

  “嗯。当时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洁卡西羞涩的道。

  “锁儿这丫头不错,单纯而又忠心,不必担心她会出去胡乱说什么的。”萧寒道。

  “我可告诉你,别打锁儿的主意,我可是想把她培养成为新一代的冰龙王的。

  洁卡西含羞带煞道。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虽然是好川,可我跟每个女人都是你情我愿的,弄说,我现在茄引,引亭的女人躲还来不及呢。哪敢招惹。”萧寒道。

  “你就得意吧。我就是那个主动投怀送抱的那一个是吧?”洁卡西狠狠的白了萧寒一眼,这男人一个个没有好东西,吃着碗里的,想着锅

  的。

  “嘿嘿。”萧寒报以一声傻笑。

  “坏蛋!”洁卡西伸出纤纤玉指轻轻的在萧寒额头上点了一下,神情说不出的娇羞。

  “洁线?”

  “嗯?”

  四片嘴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粘在了一起,舌头轻轻滑入洁卡西的口腔,微分玉、齿、丁香暗吐,娇羞怯怯地献上香软滑嫩、甜美可爱的巧玉舌,羞涩地和萧寒热吻在一起。

  萧寒含住她香软的小玉舌一阵狂吮浪吸,两只手也没空下来,在绝色玉人那玲珑浮凸的美体上四处游走、上下其手。

  洁卡西给吻得喘不上气来小瑶鼻娇哼连连,丽靥晕红如火,芳心娇羞万分,含羞美态迷人至极,全身又被他的搂抱抚摸的酸软无力,给他上下其手地抚摸撩弄。直弄得气息急促,片刻间还感觉到小腹下一根**的东西在紧顶着,更是弄得洁卡西芳心荡谦、羞涩万分。

  又是那根坏东西。就是它昨天晚上夺走了自己珍藏了四千多年的宝贵处子之身。

  洁卡西羞得臻首微偏,到这个时候洁卡西才发觉,原来寒玉床边还有面人立着一面冰镜,正将此刻的她完完全全地映在镜中,天仙一般的脸蛋儿含羞微偏,眸子里水汪汪的,满溢着似水柔情,尤其平常整整齐齐挽髻的秀发。此刻飘飘然地洒落下来,半遮半掩着那欲语还羞的娇美脸蛋,益增艳媚;那雪白皎洁、完全没有一点儿缺陷的莹白肌肤,早已染上了**贲张的娇媚晕红。

  那薄薄的轻纱透着光,似有若无的,更衬出了洁卡西娇巧纤细的美妙曲线、柔若无骨的仙肌玉体。尤其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对微微颤动的少女香峰,此玄正毫无掩饰地高挺着,虽然丰腴圆润,却不算太大,碘纤合度地融入那完美的娇躯,峰顶的两颗落蕾粉嫩粉嫩的,似绽未绽、欲凸未凸。彷佛正等待着异性的采摘般,粉红的落蕾在哲白光润肌肤的衬托之下。更显诱人。

  微微发颤的一双诱人长腿,正含羞带怯地轻夹着,半透光的纱衣、白里透红的肌理,将那一小丛莹然生光的紫色冶媚地衬托出来,诱人玉、腿含羞的轻夹,更教看着的人魂为之销,连洁卡西自己都看呆了。

  少女的肌肤本就没一处不敏感”隔着轻薄到几不可觉的轻纱,洁卡西只觉背心处一阵暖热的酥麻不断传上身来,原已微荡的心湖更是波涛起伏不止了。

  萧寒口含娇软香甜的玉舌,鼻闻这洁儿浑身上下那一阵阵如兰似靡的体香和汗香小腹如同被火炙烤一般,不由得欲火狂升。

  脱衣褪裙、宽衣解带”,

  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美丽女神一样娇羞怯怯地裸程在寒玉、床上,萧寒只看得头晕目眩、口乾舌燥,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俯身向寒玉床上一丝不挂的高贵女神那玲珑浮凸、晶莹雪白的娇软玉体压下去。

  “小洁儿。老公今天要吃了你!”萧寒低吼一声。

  “唔”洁卡西一声娇喘,她只感觉到身体一沉,“它”又一次深深进入了她身体内。

  这一次疯狂的云交雨合中,他们并没有同步。今天晚上,洁卡西的身体变得比昨天敏感了许多,触碰之下几乎一路丢盔卸甲,而萧寒则完全占据了主动,猛烈的冲刺几乎让他感觉到这是一场战斗,两人一丝不挂的身体缠绕着、热吻着、喘息着,几乎达到了男女合体那欲仙欲死的极乐高绷。

  “小洁儿。你快乐吗?”萧寒微微喘息道。

  “不知道。嘻嘻。”洁卡西侧身,用发梢逗弄萧寒的鼻管,**的身体如同挂在萧寒身上一般。

  不得不承认龙族女人的恢复能力就是强悍,这才十几分钟,换做是宁馨儿或者冰云。此刻必定还是瘫软如泥。

  “我教给你的心法。你刚才练习了吗?”萧寒问道,这《天地阴阳合欢赋》可是一门高深的双修功法,要不是仗着这套功法,在跟人比武前戏,他还跟纵情欢愉。那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当然。萧寒还有一套《黄尤御女心经》。据说黄帝的那个还是删节版,自己这个才是完整本,黄帝跟**的那一套还是跟黄尤学的,不过黄尤败给了皇帝,那黄尤的一切都被皇帝接受了。包括女人!

  这是黄尤说的。历史没有考证,萧寒也不知道真假,不过这两本功法确实很厉害。阴阳五行本来就是物质世界的本源,阴阳调和自然是物质世界的羊衡的主旋律。男女之合自然也是在这个主旋律之下了。

  冰龙王的境界修为还在萧寒之上,所以得益最大的自然还是他,还有冰龙王的处子元阴,完全吸收了之后,萧寒的修为顿时精进了不少,帮助他在中神阶中品这个境界大的向前走了一步。要知道,进入神级之后。修为增长速众几仇如蜗牛,每前进一步需要的是庞大的能量,所以苦修一般是神级高手最好的增加修为的办法!当然各种可以简短修为的辅助道具就更加成为神级高手拼命争夺的对象了。

  只不过这样的天才的宝实在是太少了,因此争夺不像是人类世界似的,几乎天天都在发生。

  “嗯,你这功法从哪里得到的,居然跟我修炼的冰龙诀不排斥,而且刚才我偷偷的运转了一下,我的修为好像增加了不少。比平时苦修还多的多呢!”洁卡西惊叹不已道,一般说来,人类的功法,龙族是不能够修炼的,因为身体构造不同,即使是以人人类形体出现。功法也不可能修炼,龙族各个属性龙族,都有各自传承功法,所以龙族对人类的功法,一般的情况借鉴一下,攻击和防御都可以模仿,但是本质上是不可能休息的。

  “嘿嘿,这是我的秘密,小洁儿,你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身后那位龙族前辈。”萧寒道。

  “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要是我龙族能够修炼的话,那速度不就加快很多吗?”洁卡西不解道。

  “这功法只有一男一女才能够修炼,单一的个人是没有办法修炼,而且必须是两个人那个时候才可以,不信,你现在可以试试,有没有效果?”萧寒解释道。

  洁卡西有些不相信,试着按照心法运转了一下,果然不行,修为几乎原封不动,一点都没有增长。

  “怎么样。现在明白了吗?”萧寒微笑道。

  “那可不可以?”

  “不可以!”洁卡西刚要张嘴,萧寒就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这种功法可不能外传的。倒不是他敞帚自珍,这东西传出去,负面作用会大于正面作用,他可不想看到苍茫大陆上来花贼满天飞!

  功法并不邪恶。夫妻之间修炼又能增加修为,又能享受鱼水之欢,这没什么,可若是被邪恶之江、学到了,变成单一的采补功法,那就是邪恶之法了,而且第一次尝到甜头的人,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到时候别搞出一个邪恶的门派出来。

  小洁儿,这是我萧家的独门秘法,只有萧家的人才可以修炼,你明白吗?”萧寒不想跟洁卡西解释太多,但大陆上对秘法的保密是非常的严格的,偷学和没有得到秘法传人的许可私自传授更是大忌。

  洁卡西可不管什么大忌,但是萧寒说这是萧家的人才能够修习,心中顿时一阵甜蜜,这不就是说他把自己当做是萧家的人了?

  “嗯,我知道了,放心,我不会外传的。”洁卡西郑重的点了点头道。

  “嗯,本来是找你说事的。没想到,我还是没能够抵抗的了咱家小洁儿的诱惑”萧寒摇头叹气道。

  “坏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洁卡西俏脸一红,低声牟骂了一声。

  不过刚才他真勇猛,把人家的心都给揉碎了!

  “新龙皇登基。龙相也要卸任,小洁儿,今天龙相秦天来找我,他的意思是让你出任龙相一职,你怎么看?”萧寒问道。

  洁卡西居然没有听到萧寒再说什么,径自低着头,好像在发呆,俏脸红红的,好像是在想什么美事儿?

  小洁儿。洁儿。我跟你说话呢!”萧寒伸手过去在洁卡西面前晃悠了一下,叫唤道。

  “啊,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见?”洁卡西慌乱道。

  “想什么呢?脸都红成那样了?”萧寒调侃道。

  “没,没什么。你说什么,让我接任龙相?”洁卡西吃惊的问道。

  萧寒点了点头:“如果你同意的话,龙相这个职位基本上就是你的了。”

  小寒,这恐怕不合适吧,哥说让我出任龙相,干嘛要你来跟我说?他龙相大人难道还怕来见我这个小小的冰龙族族长吗?”洁卡西一脸的傲然道。

  小洁儿,你跟龙相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过节?”萧寒奇怪道,这洁卡西似乎对龙相秦天并不感冒,隐隐的还有一份针对的意思。

  洁卡西冷哼一声道:“当年我的老师,也是前一任冰龙族族长生命垂危的时候,我找到他,希望他出面去精灵森林求的一瓶生命之露,但是他却拒绝了。但是我知道,他跟精灵族的一位大精灵使有交情,如果凭借他的面子去求的话。应该可以办到的,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

  “也许他跟那位大精灵使的交情不足以人家会给他生命之露呢?”萧寒道。

  “哼,别人不知道。我老师是知道的,他跟那位大精灵使的关系,别说一瓶生命之露了,就算丰瓶他也能求的来!”洁卡西怒哼一声,洁卡西父母早年就双双死于围剿海妖之中,是上一代冰龙族族长将她抚养长大,并传授一身所学,立为第四代冰龙族族长!

  “难道龙相大人跟这位大精灵使有着什么特殊关系不成?”萧寒一愣道,洁卡西不会无缘无故的恼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