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五百一十八章:贼公贼婆

第五百一十八章:贼公贼婆

  第五百一十八章:贼公贼婆

  “齐三,你为什么加入海风?”君橙舞问道。

  “君门主。我有必要告诉你吗?”萧寒冷眼道。

  “我知道你是身不由己的,为了三娘,对吗?”君橙舞说道。

  “君门主既然都知道了,那还问我干什么?”萧寒不悦道。

  “你是为了一个女人,而我却为了报仇,我不能为了我自己,凝聚了外公一生心血的战堂给连累了,而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要报仇何等困难,那火千寻本来修为就在我之上,就算我再刻苦努力修炼,也未必能够追的上他,而且他还是有一大群火龙族人,所以要想杀他,实在是太困难了!”君橙舞娓娓道来。

  “所以,你就加入了海风,希望借助海风的力量为你报仇?”萧寒接口道。

  “我加入海风的条件,就是报仇,只要海风能够帮我报仇,我这一生就为海风卖命!”君橙舞道。

  “这代价也太大了吧!”萧寒惊讶道,可也敬佩这个女人的执着。为了报仇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了。

  “不错,这代价真的很大,不过我是亲手报的仇,没有依靠海风的力量,所以我不用为海风卖命一生!”君橙舞道。

  “只怕海风未必会让你如愿,对吧。”萧寒微微一笑,说出了君橙舞心中的顾虑。

  “你说得对,海风确实不想放过我,他们还想要我替他们做事,并且以此要挟我,让我听命于他,还说这一次我能够报仇,他们也是出了大力的,否则我也不会如此容易的报仇!”君橙舞道。

  “这倒是事实,火龙岛生的事情,幕后的推手就是海风,要不是他们引了这场内乱,你还真的未必能够这么快报仇!”萧寒道。

  “你怎么知道?”君橙舞问道。

  “埋伏刺杀烛平其实就是我带的那组人干的,只不过我们只是重伤了烛平,没能够杀死他!”萧寒叹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如果能够杀死就尽量不留后患,只不过对方的援兵来的太快了,我们不得不撤退!”

  “想不到刺杀烛平的人居然你那组人!”君橙舞叹道。

  “君门主不会去告密吧?”萧寒笑道,“这可是大功一件呀!”

  萧寒并不怕君橙舞去告密,洁卡西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齐三已经死了,就算君橙舞去告密,最多他不能用齐三的身份了,到时候,君橙舞想再找到自己可就难了。

  “我们现在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把你告了,难道我就会有好吗?”君橙舞白了萧寒一眼道。

  “君门主,听说你生的一副国色天香的容貌,齐某早就想一睹门主的绝色容颜,不知门主能否把这幅面具摘下,这隔着一副面具说话,有一种距离感,很容易让我对你产生一种不信任感,你说呢?”萧寒道。

  “每一个见到我的男人,都会情不自禁的爱上去,风狼,不齐三护法,你确定要看我的真面目吗?”君橙舞眼波流转道。

  “这么邪门?”萧寒好奇的道。

  君橙舞眼神之中顿时露出一丝娇嗔,这个齐三说话还真是口无遮拦,她还没有遇到过这般在自己面前放肆无所顾忌说话的人。

  “那你还想要看吗?”君橙舞眼睛一眨,好似无暇天真的问道。

  “让我想想。”萧寒闭上眼睛摸了摸下巴道。

  “红颜祸水。红fen骷髅……”听着萧寒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两个词儿,君橙舞现自己的耐心居然被一点一点的给磨成了愤怒,但是表面上她还是表现的非常冷静淑女。

  “还是算了吧,我把晚上说不着觉!”萧寒憋出一句话道。

  “齐鹰飞,你这是什么意思?”君橙舞清澈的眼珠之中,再也难掩那股强烈冰冷的杀意。

  “没什么,实话实说而已,我要是看到你的真容,到了晚上跟三娘那个的时候,脑子里幻想的都是你的样貌,这不好吧?”萧寒道。

  “你,你……”君橙舞气的银牙咬的嘎嘣响。

  “君门主,这可怨不得我,是你问我的,我可是如实回答了。”萧寒道。

  “你是存心气我的,是不是?”君橙舞气的眼中冒火,不过她毕竟不是一般人,此时此刻尚还保持一丝的冷静。

  “嘿嘿,鄙人实话实说。”萧寒故意的耸耸肩道。

  “齐鹰飞,你有胆子跟我三舅舅吵翻,居然没有胆子看一张女人的脸,你算什么男人?”君橙舞极尽讽刺道。

  “我是不是男人,门主试一下不就知道了?”萧寒轻佻的一笑道。

  “你以为我不敢试吗?”君橙舞眼神里荡漾着一丝危险的信号。

  “门主既然敢试,那我这个做下属的还有什么好怕的?”萧寒笑笑道,警惕的多瞄了君橙舞几眼。

  “不过,属下倒是很像知道门主打算怎么试?”萧寒问道。

  “很简单,这艘船上有不少做皮肉生意的女人,随便找一个来,不就能验证你是不是真正的男人了吗?”君橙舞微微一笑。

  “门主不是开玩笑吧。您不是要亲自试验一下吗?怎么换成别人了?”萧寒感觉这个君橙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

  “是呀,我亲自找人来试验呀?”君橙舞似乎抓住了萧寒言语中的漏洞,继续挤兑道。

  “君门主,我们都别再浪费时间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给个痛快话,能做到的齐某自当鼎立相助,若是不能,那就干脆给齐某一个痛快吧!”萧寒光棍道。

  “组织的残酷你是知道的,背叛的后果你是知道的。”君橙舞正色说道。

  萧寒虽然不是真齐三,可能从齐三的记忆中感受到他的那种从内心生出来的恐惧,当下认同的点了点头。

  “你认出了我,我认出了你,这都犯了组织大忌,所以我们必须联合起来,才能博得一线生机。”君橙舞继续道。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装作不认识对方,组织是不会知道的,这样你我不都没有麻烦了吗?”萧寒不满的道。

  “海风组织的能量远远的过你我的想象,我可以说,就怕是战家老宅中也有组织的人,他们在偷偷的监视着你我的一举一动,也许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但是我们的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组织都可能知道的一清二楚。”君橙舞道。

  “没你说的那么邪乎吧,要是有人监视,我们会现不了?”萧寒道,就是再厉害的间谍,也不能逃过神识的察觉吧,尤其身边方寸之间。

  “你的夫人,三娘应该就是组织派在你身边的人吧?”君橙舞微微一笑道。

  “门主厉害,三娘确实是组织的人,不过我也很喜欢她。”萧寒道。

  “温柔乡,英雄冢,齐护法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君橙舞嫣然一笑道。

  “道理谁都明白。可我这个人平素没什么大志,谁能给我需要的,我就给谁做事。”萧寒道。

  “这么说我能给你需要的,你就为我做事了?”君橙舞一愣,迅即一笑道。

  “那要看门主能给我什么了?”萧寒笑问道。

  “玄门门主的位置,如何?”君橙舞一笑,微微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道。

  “我要是做了门主,那门主你干什么?”萧寒呵呵一笑,这个条件真不低,还有点吓了他一跳,这个小娘皮还真敢开条件呀!

  “门主夫人!”君橙舞眨巴眼睛,笑道。

  “怎么说,我齐某人不但名利双收,还要来个财色兼蓄?”萧寒哈哈一笑道。

  “如果你愿意,名义上我可以跟你做一对夫妻,但是今后什么事都得听我的。”君橙舞道。

  “名义上的夫妻,还要听你的,齐某不是成了你的傀儡?”

  “怎么,你不愿意吗?”君橙舞眼中笑意盎然道。

  “你觉得我会答应这个条件吗,君门主?”萧寒眼神之中,脸上也是一副笑容道。

  “你会答应的。”君橙舞笃定的一笑道。

  “为什么,我除了得到一个门柱的头衔,甚至连自由都丧失了,这样的条件我为什么要答应?”萧寒一摇头,摊手道。

  “这艘船上都是我的人,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只有对不起了,我不希望有人活着知道我的秘密!”君橙舞笑容之中杀机显露出来。

  “看来,你那组人都已经被你控制了?”萧寒面容一肃,缓缓说道。

  “说的对极了,她们都是现在只听命我一个人。”君橙舞呵呵一笑道。

  “君门主,你的野心不小?”

  “我的野心不需要你来评价,这是我给你的一次机会,如果你不想看着你的女人死在你面前的话,最好跟我合作。”君橙舞道。

  “没想到,大家都以为君门主只是一个一心想要报仇,却毫无心机之人。但是错了,门主不但智慧过人,而且老谋深算,把所有人都骗过去了!”萧寒道。

  “齐鹰飞,你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没想到我的玄门之中还真是藏龙卧虎,我险些将你给错过了。”君橙舞针锋相对道。

  “梅钱是你的人吧?”萧寒突然一笑问道。

  君橙舞眼神顿时一凝,马上又恢复平静,极为赞赏的点了点头:“齐鹰飞,我还是低估你了,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是吗,君门主为什么不问我是如何知道梅钱是你的人呢?”萧寒一笑道。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就更加不能放过你!”君橙舞道。

  “你是想反叛海风,是吧?”萧寒问道。

  “没错,海风的背后是什么,我不说,你也能猜到几分,他们现在利用我们给他们做事,他么的目的是什么,我也能猜到两三分,我们现在做的是挖好了坑,然后埋葬自己,我们是人类,这种祸害自己同族的事情,不能再做了!”君橙舞断然道。

  “君门主,我承认你说的不错,可人类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萧寒道,“这神灵都管不了的事情,就凭我们几个自不量力就能做到了,那未免太白日做梦了。”

  “齐鹰飞,你还是不是人,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君橙舞怒骂道。

  “我当然是人了,可我觉得君门主,你是不是以为你杀了火千寻就天下无敌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现在既然想要反叛组织,就别用这种大义凛然的借口,干脆说你自己不想干,不就完了?”萧寒一通数落道。

  “齐鹰飞,你,你……”这回君橙舞是真的火了,萧寒无情的将她心给扒开了,将内心的最直接的想法暴露人前,这是何等的羞耻,不恼羞成怒才怪呢!

  “哈,才说你几句,你就受不了了,真是的,一点淑女的风度都没有。”

  “你,你气死我了,我要把你的嘴给缝上!”

  “贼婆娘,你的心肠好毒!”萧寒骂道。

  “你骂我贼婆娘?”君橙舞长这么大,还没有人用这么恶毒的词语来骂她呢,顿时气得是柳眉倒竖,杏目杀气腾腾,双手叉腰,狭小的舱房之中乌云滚滚,电闪雷鸣!

  “怎么了,贼婆娘,你身为玄门门主却加入黑社会组织,还逼良为娼,你难道还是好人不成?”萧寒哈哈一笑道。

  “你胡说八道,谁逼良为娼了?”君橙舞怒火已经烧到了胸口,快到嗓子口了。

  “你还说,要不是你,那个老鸨子会把我引到这里来见你,堂堂玄门门主不惜纡尊降贵,亲自出面招揽客人,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就有的说了。”萧寒嘿嘿贼笑道。

  “齐鹰飞,你这是找死!”君橙舞的火终于从喉咙口喷了出来,抬手就向萧寒攻击而去,目标当然是最为常见的脸颊了!

  这么窄的空间,这么近的距离,也就只有脸颊和下阴是最容易攻击并且可造成巨大伤害的部位了。

  萧寒早已堤防君橙舞这小娘皮会恼羞成怒而动手了,只不过没想到的是君橙舞居然上下一起攻击,不但手动了,脚也跟着出了!

  “贼婆娘,你想让老子断子绝孙呀!”萧寒怒骂一声,除了伸手去格挡君橙舞的手臂之外,双腿也不由自主的猛的一夹!

  萧寒修为本来就高于君橙舞,只不过他要伪装成齐三,所以故意的显露出比君橙舞还低一个境界的修为,而君橙舞并没有看出萧寒的伪装,萧寒为了保护自己子孙万代不受损伤,自然一瞬间用了全力,比那君橙舞的一脚还快上一线,一下子将君橙舞的小脚给夹住了!

  君橙舞反应也很快,可是船舱太小,不容易施展,一旦用力过猛,嘿嘿,不仅这间舱房完蛋,就连这艘快帆也能在极端的时间内被他们给拆了,所以只能说是换手。

  君橙舞右脚被萧寒大腿夹住,左腿顿时凌空而起,朝萧寒胸口蹬去,目的自然是解救被夹住的右脚。

  但是君橙舞没有料到的是,萧寒早已算准了她会出脚的,一只手凌空一爪,抓住了君橙舞的左脚足腕,这样君橙舞就等于被萧寒凌空给抡起来了。

  “君门主,莫非你真打算要跟齐某来个假戏真做?”萧寒戏谑的一笑。

  在火龙洞内见识过萧寒度的君橙舞顿时感到一丝后悔,虽然他修为并不比自己深厚,可那度实在是太快了,自己大意之下,居然忘记这个人度比自己还快,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放开我!”君橙舞怒道。

  “好呀!”萧寒玩心顿起,一只手抓住君橙舞左脚的足腕,另一只手则迅的扯去了她脚上的小蛮靴。

  五只晶莹剔透的脚趾头,粉嫩莹白小脚底心,便裸露在空气之中。

  “啧啧,好漂亮的一只玉足,齐某平身可还是第一次见到!”萧寒啧啧有声,大为赞赏道。

  “无耻,混蛋!”

  剑光一闪,萧寒猛然向后仰去,一道紫色的剑幕从他眼前划过,身后的木板被刷刷的斩成两段!

  “哈哈!”萧寒吃惊于君橙舞的快剑,一只手迅向下,将君橙舞另外一只脚抓入手中,开始了一段空中抛接人的杂耍!

  君橙舞虽然手中有剑,可她没有任何着力点,而且小腿腿腕被对方抓住之后,就感觉下身一麻,好像两条腿不属于自己似的,任由对手摆布!

  耻辱,从来没有过的耻辱,这是君橙舞自出生以来,还没有被人如此玩弄过,并且还毫无还手之力!

  萧寒玩的差不多了,将君橙舞凌空一抛,然后手指连弹了数道之风击打在她的身上,然后再抬手一扔,君橙舞就变作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在了舱房内的单人床上了。

  正面朝上,除了眼珠子可以动之外,其她的如同一只僵硬的尸体,当然手里还握着宝剑。

  萧寒走上前去卸下她手中的长剑,自言自语道:“女孩子,玩什么剑,多危险,伤了人多不好,还是多学学刺绣,刺绣好,陶冶性情,还能培养艺术细胞……”

  说着,伸手在剑刃上一弹,一道悠扬的剑鸣声传出。

  “剑长三尺三寸,剑刃宽六分,薄刃,削铁如泥,好剑!”萧寒赞美了一句之后,随即便扔进了空间戒指,据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