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五百二十四章:教你说这些话的人是齐鹰飞吧?

第五百二十四章:教你说这些话的人是齐鹰飞吧?

  第五百二十四章:教你说这些话的人是齐鹰飞吧?

  韩林儿声情并茂。滔滔不绝的讲了许多,从君橙舞的出生讲起,再到两个人的母亲为它们指腹为婚,然后再到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一溜的说下来,是口若悬河,连绵不绝,简直就是跟所有人印象中不善言辞的那个韩林儿判若两人!

  这篇经过萧寒润色处理加工后的深情告白文,可以说是横空出世,惊天地,泣鬼神,雷的所有人都呆如木鸡,外焦里嫩,张大嘴巴,惊恐万分的望着那说的手舞足蹈的韩林儿,一个个都好像中了美杜莎的凝眸,石化了!

  韩林儿说着说着,越来越顺溜,那简直就是一气呵成,丝毫的没有停滞感。他可是整整背了一整夜,将这篇长达数千字的表白问背得的滚瓜烂熟。

  君橙舞惊了,呆了,傻了,她不明白一向木讷不善言辞的韩林儿怎么会在比武之前来这么一出深情告白,尤其更为难堪的是,这份表白中,描述他们彼此暗中对对方的爱慕的心迹,他对自己炽热的爱慕之心,她对他的芳心暗许,简直就是到了桶开最后一层窗户纸的关系!

  说白了,中心意思就是她们早已经相爱了,虽然还没有正式的成为一对恋人,但是在彼此的心里都已经承认对方是跟自己共度一生唯一的那一个!

  而且韩林儿还表明,今生今世他非君橙舞不娶了!

  韩林儿的深情告白感动了下面很多人,许多感性的女人都甚至为韩林儿留下感动的泪水!

  “韩林儿,我们支持你!”

  “实在是太浪漫了,要是有个男人能够在这么多人面前向我表白,我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的。”

  “小姐,我行吗?”旁边一个满脸赖疮的汉子涎着脸嘿嘿的冲她笑着问道。

  “你去死!”

  十分钟,韩林儿居然以每分钟过两百字的语将一篇过两千字的深情告白在十分钟内给说完了,这个语怕是他这一生中说话说的最快的一次吧。

  说完,韩林儿单膝跪下,手中多了一捧美丽鲜红的玫瑰,一共九百九十九朵,刹那间,韩林儿和君橙舞的身边成了花的海洋。深情凝眸的说道:“小舞,这里是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代表着我对你的永久的爱,小舞,我爱你!”

  “噢!”观看比武的许多美眉都抑制不住尖叫起来,那个女人不喜欢美丽的鲜花,尤其是美丽的玫瑰,那是爱情的象征,一口气送给爱人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绝对是大手笔,也说明了,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爱这个女人了!

  君橙舞有些不知所措了,她虽然心高气傲,对韩林儿并没有那种感觉,可当她听到了翰林儿的神情告白还有这满地的玫瑰花,她还是有一点感动。

  一个女人一辈子能够一次性收到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求爱的,那绝对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起码是对她美丽的一种肯定。

  女人嘛,总是爱慕虚荣,高傲的女人更甚!

  “答应他,答应他……”一开始只是一两声。而接下来就练成了一片,接着就是山呼海啸的声音响了起来。

  韩林儿激动的一张脸涨得通红,心中对萧寒的崇拜那是无语伦比,原来这就是他说的借势,假如君橙舞真的在众人的压力下接受了自己的告白,那么他就离抱的美人归没有多远了!

  与韩林儿的激动相比,剩下的六个人中就没有那么好心情了,其中以战雨、敖放还有祁丰年三人愤怒的盯着半跪在君橙舞面前的韩林儿,那眼神中的怒火恨不得将其绞杀到灰飞烟灭!

  战雨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手指骨都有些白,他早就视君橙舞为她的禁脔,早先的韩林儿,后来的敖放,如今还多了一个祁丰年,这三个人都是阻碍他得到君橙舞的敌人。

  但是韩林儿出乎意料的表现令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欺骗了,这是不能够容忍的。

  韩林儿,小舞是我的,谁敢跟我抢,我就要谁死,就算你是韩家最杰出的后人也不例外!

  一丝嗜血的光芒从战雨眼眸之中闪过,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君橙舞并不是那种怀春的少女,她的心志坚毅早已出一般人的想象,韩林儿的表白,她很感动,但也仅仅是感动,她不会不经过大脑而做出冲动的决定。

  此刻她真站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之上,她纵然有意,此时此刻也不能接受韩林儿的告白。

  因为这会让战家失信于人。她自己也会失信于人。

  “对不起,韩林大哥,我不能接受。”君橙舞平复了一下心绪,缓缓的说道。

  此言一出,全场唏嘘之声不断,不过人群中也不是没有判断能力之人,当即分析说君橙舞在这个场合下是不能答应韩林儿的,否则战家如何面对剩下的六个人,还有如何平息敖家以及大家的怒火呢?

  从这一点看,君橙舞的选择是对的,因为她选择了家族,而舍弃了自身的幸福!

  但是君橙舞这一拒绝,就给她的将来的幸福带来变数,这花落谁家就难以说清楚了。

  不过这对喜欢热闹的人来说,那就说明下面接着还有戏看了,就这么结束了,未免太没劲了。

  隐身在人群中的萧寒早已料到君橙舞不会接受韩林儿的求爱告白,她要是接受了才奇怪呢。

  “小舞,我知道我这么多会让你为难,不过我今天这么做只是想你表明我的心迹,我既然报名参加这个比武招亲,那就要按照比武招亲的规矩来,放心。接下来的比武,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韩林儿没有一丝一毫的沮丧,反而微笑的站起身来说道。

  “好,韩林儿,我们支持你!”

  “打败她,你就可以娶她了!”

  此起彼伏的支持声不断的从人群中传了出来,这里韩林儿信心倍增,激动不已。

  “韩老弟,你们家韩林小子玩的这一手高明呀,即把自己变成一个痴情的男人,有获得了众多人的支持。厉害呀!”敖广嫉妒的对韩阔海说道。

  韩阔海自己还纳闷呢,自己孙子是什么性子,他还不知道,这绝不会是他这个木讷的孙子想出来的,一定有什么人在背后指点了他,不然他绝对不会有今天如此精彩的表现,不过韩林儿这一手玩的漂亮,差点逼迫君橙舞当场接受了他的求爱,这是给韩家增面子的事情,岂能子人前示弱呢,当下嘿嘿一笑:“这小子总算是开窍了,也不枉我对他的悉心教导。”

  战倾城颇为鄙夷的瞄了韩阔海一眼,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呢,真是厚脸皮。

  “韩林哥,你还是把这些花收回去吧,待会儿比武,毁了,太可惜了。”君橙舞道。

  “不,这些花既然已经送出,岂有收回的道理,小舞若是不喜欢,那留着也没什么用,毁了也就毁了吧。”韩林儿淡然一笑道,风度亦然。

  “说得好,这才是真男人!”人群中一声大赞,立刻引起四周轰然附和。

  “既如此,韩林哥,那我们就开始吧!”君橙舞强行压制心中的那一丝不稳,刚才人群中那一声赞叹,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这个熟悉的声音让她心神不由自主产生了一丝松动!

  是他?君橙舞一惊之下,心神不禁大大震荡了一下,眼神之中射出一道锐利无匹的光芒。

  这个混蛋,原来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你指使的,君橙舞心中是又气又急,这个男人简直就是自己命中的魔星。每次她的反击都会把自己搞的灰头土脸,这一次又是这样!

  不知内情的人,在听到了翰林儿深情告白之后,一定会认为自己是一个移情别恋,水性杨花的女人!

  该死的齐鹰飞,老娘跟你没完,君橙舞心里出愤怒的怒吼!

  “三哥,你干嘛出声提醒君门主?”三娘不解的问道。

  萧寒嘿嘿一笑:“君橙舞心绪不宁,比武中很容易分神,韩林儿修为不在她之下,高手对招,稍有不慎,就会落败,君橙舞现在还不能败,所以我提醒了她一下,她要对付的人是我,所以她的心神马上就会宁静下来,自然在接下来跟韩林儿的比武不会因为心绪不宁,分神而落败了。”

  “三哥难道不想看到君门主落败吗?”三娘奇怪道。

  “这倒不是,君橙舞一定要败,不过不是败在韩林儿的手中。”萧寒摇头一笑道,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卑鄙,他费劲心思的怂恿韩林儿去想君橙舞表白,然后又让他败在君橙舞的手下。

  究竟是不是做的而有些卑鄙了些,这是拿一个女人名节和终身幸福来实现自己目标。

  君橙舞和韩林儿的比武开始了,虽然一开始有了韩林儿的深情告白,可两个人一动起手来,那是一点都不想让,君橙舞的紫气东来决和韩林儿的青芒决,两大剑诀,一青一紫,宛若两条游龙一般缠绕在一起,实在是蔚为壮观。

  论修为,韩林儿还弱君橙舞一线,不过韩林儿是男子身,气力比君橙舞要大得多,这一点到是韩林儿占据了一点优势,不过君橙舞的招数辛辣,多以实战中磨练出来的,有着一股子韩林儿难以比拟的杀气,而且君橙舞手中的莫邪剑也是一把名剑,可算得上是准神器级别了。

  而韩林儿手中的宝剑虽然也不错,但比君橙舞手中饮血无数的莫邪剑,还是差了一点。

  不过他们兵器都还没有产生器灵,所以兵器对他们的胜负决定因素并不是很大。

  这一战最好看的是,韩林儿拼了性命的想要打赢君橙舞,以实现自己抱得美人归的美好愿望,而君橙舞则一心想着自己不能输,否则就让齐鹰飞那个混蛋给算计了!

  所以双方这一打起来,自然是全力以赴,山崩地裂!

  擂台的预设比武场就是在两个山包之间的那一大片的山石形成的开阔地,足足有十好几个足球场那么大,按理说,两个人打架似乎用不了那么大的地方,但是打架的这两个人可不是一般人,这还是比武,要是性命相搏,这么大的一块战场还嫌小了呢!

  比武场上飞沙走石,那轻飘飘的一剑,都能将脚下的碎石地面划开一个十余丈的深的口子,然后又瞬间的给填平了!

  剑气纵横,能量肆虐,这不是一般人能来观战的地方,就是神级高手,也在边上远远的看着,不敢涉足两人相斗形成气场中半步!

  两个实力相近的人比武要分出胜负,除非一方大失误,那要分出胜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即便是最近的一次君橙舞跟韩林儿的比试,那也是打了两个时辰以上,她才险而又险的胜了对方一招的。

  韩林儿的打法中规中矩,好处显而易见,那就是君橙舞很难攻破他的防线,并对他造成实质的伤害,坏处就是,他丧失了很多进攻的机会,有些是君橙舞故意的释放的破绽,而有些则不是,虽然这些破绽未必会使得君橙舞落败,但起码可以令他占据主动,从而掌握进攻的节奏,无论是比试还是搏杀,掌握进攻的节奏是非常重要的。

  双方都是知根知底的,所以打起来免不了像以往一样过招似的差不多,没有什么太大的新意。

  君橙舞的实力还是蛮强的,至少在她这个修为境界,能胜过她的人不多,而且他的毅力也很强,居然跟韩林儿如此硬拼之下,一点都没看出吃力的模样。

  精彩的比武持续很长时间了,两个山包上观战的只留下一些修为比较深厚的人,可以说连一开始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了。

  萧寒是出于对胜负的关心,这才留了下来,不然他也跟那些热闹看过了的人一样离开了。

  君橙舞与韩林儿比武输赢的盘口已经立起来了,双方的赔率都差不多,所以没什么可赌性,下注的人并不多,没什么赚头,就算是赌赢了,也就那么一点赌金,还要让人抽头,那就更少了,这就让好赌的豪客们兴趣缺缺了!

  “三娘,银月赌坊对君橙舞和韩林儿开出来的赔率是多少?”萧寒小声问道。

  “君门主赢是一赔一点三,韩林儿赢是一赔一点二。”三娘道。

  “看来韩家对韩林儿挺有信心的?”萧寒点了点头道,“其他赌坊呢?”

  “赔率都差不多,就是东海赌坊的赔率稍微搞了一点,君门主是一赔一点五,韩林儿是一赔一点四。”

  “有没有韩林儿高过君橙舞的?”萧寒问道。

  “目前为止,还没有。”三娘道。

  “蚊子再小,也是肉,咱家还有多少金币?”萧寒问道。

  “除了今天早上玄门派人送过来的那一百万,咱家还有三百五十多万。”三娘道。

  “你算算今天一共开了多少盘口,每家给我下一百万,买君橙舞赢,不够的,我给你!”萧寒道。

  “三个,这万一……”

  “我让你去,你就去,这点钱三个还不放在眼里。”萧寒道。

  三娘在卡拉的护着下,去一家一家的下注了,每家一百万,这么大的单子,想不被关注都不行了。

  赌坊的幕后老板们纷纷在第一时间接到自己手下盘口传来的消息。

  战、韩、敖三家名下都各自有自己的赌坊,而且三家赌坊还是竞争的关系,萧寒一下子下这么大的赌注,还是赌的君橙舞赢,这还不三家的人关注了。

  “三叔,齐鹰飞派自己的女人挨家的下注买表姐赢,而且一注一百万,所有赌坊和私盘都接下了她的赌金。”战虎悄悄的来到全神贯注比武的战小慈耳边小声的说道。

  “你看清楚了,真的是齐鹰飞身边的那个女人?”战小慈惊讶的问道,百万等级的赌资还不在他的眼里,只能说是一般的豪客,龙岛海域虽然比不上苍茫大6,可有钱的人未必就比苍茫大6上的贵族富豪差多少米!

  “看清楚了,在她身边还有一个人,大概是齐家的护卫,错不了。”战虎道。

  “这个齐鹰飞,他究竟想要干什么,他就知道小舞一定会赢吗,赌的这么大?”战小慈疑惑的问道。

  “以小侄看,他或许就是想借表姐的风,赚上一笔,我可是听说齐鹰飞并不富裕,靠着每年一百万金币的供奉勉强度日。”战虎道。

  “一个神级高手,玄门护法,居然靠供奉度日,你相信吗?”战小慈问道。

  “三叔的意思是,他有我们不知道的收入来源?”战虎立马如同醍醐灌顶道。

  “查,从现在,给我查这个齐鹰飞的一切情况,我要知道他每天都干些什么,吃饭、上厕所还有跟女人上床,每天我都要详细的时间报告,明白吗?”战小慈下令道。

  “明白了,三叔。”战虎忙点头离开了。

  萧寒让三娘去下注,除了赚点小钱之外,还有一点就是气君橙舞,明白的告诉她,你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之所以毫不犹豫的下注买你赢,目的就是告诉你,你绝不会让自己输给韩林儿!

  你君橙舞想把我齐鹰飞变成一个大笑话,我先把你变成一个大笑话。

  半个小时候后,三娘带着额头上微微沁出了一层香汗回到萧寒身边。

  “都办妥了?”萧寒微微一颔,问道。

  “一共十七家,这是赌据。”三娘递过来一摞大小颜色不一的赌据道。

  “你收着吧,等赢了钱,你去拿。”萧寒推了回去道。

  “三哥,这么一大笔钱,我……”三娘犹豫一声道。

  “让你收着,你就收着,你不就是一个管钱的,难道让我去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账务?”萧寒道。

  “三哥这么说,那我就先收起来。”三娘欢喜的收起那些赌据道。

  君橙舞的紫气东来决确实厉害,这种自然界中产生的奇特能量有着它不可想象的威力,而韩林儿的青芒诀倒是有点木系法决的属性,虽然木主生,寓意也是生生不息,但是君橙舞的旭日紫气十分的霸道,青芒气虽然不弱,但在攻击上却落下了一筹。

  比武还在继续,更多的人都在分析和推测比武的结局,很奇怪的是,认为韩林儿最终能够取胜的人居然占了多数,这可能与人们心中的美好愿望有关吧,总希望两个相爱的人能够最终圆满的走到一起,成为大家祝福的对象。

  但是事实的复杂程度远远的过她们心中的预计,两个人在比武场上没有一点想让的架势,反而打的更加激烈起来,无论是出剑的度和力量都比一开始增加了一倍以上!

  韩林儿心中酸涩的苦,但是他还并没有意识到君橙舞的心中所想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他只是认为君橙舞太过好强了,所以才咄咄逼人,不肯输掉这场比武!

  而他呢,为了证明自己可以成为君橙舞的保护神,自然是拼了命的要打赢君橙舞,所以他也不可能放松。

  她们手中的长剑已经在连续不断的挥舞中相互碰撞了上千上万次,那一串串火花如同美丽的烟火一般绽放了无数次,一次次的碰撞都令双方感觉到对方不肯认输的信念!

  所以,拼斗还在不断的继续下去。

  看台之上,秦蓉这个活宝也停止了叽叽喳喳不停的提问,一双无暇的大眼珠子死死的盯着比武场中那两条虚幻的人影,一眨不眨的。

  场中二人的实力走过了一般中神界中品的高手,就是中神界上品的高手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东海龙岛人类一脉虽然人数不及苍茫大6,可人才的出产比率远在苍茫大6之上。

  尤其是战、韩和敖三家,虽然后面两家衰弱了,但并没有完全衰败,有如此人才,便是什么四大世家都比不上的。

  这些人能够甘愿窝在东海上万年,外界知道的还不错,这真是不太容易呀。

  这一次大战,龙族势必要卷入其中,这么一股强大的人类力量到时候肯定会显露出来,难怪海风不但对龙族戒备万分,这个战堂更是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渗透破坏。

  无论如何不能让战堂落入海风之手,一旦战堂偏向于海风,海族,那龙族的立场肯定会动摇,这些都对人类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萧寒可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蔚姿婷做不到,神圣同盟会的宗旨是建立一个新的人类世界秩序,并且联合所有人类的势力对抗神魔两界的入侵,让人类成为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智慧种族!

  千万年年来,人类总是在斗争中生活着,一次神魔大战,人类就需要死去九成以上的人口,这太惨烈了,尽管最后神魔两族退走,其他智慧种族也各自回到自己的领地区域,可留给人类的总是满目的疮痍,一地的废墟。

  这样的悲剧不能够再重演了,这就是神圣同盟会当初成立的初衷!

  神圣同盟会创立之初,是被光明圣教和两大公会联合打压的,甚至被贴上了邪恶宗教的标签,光明圣教的裁判所跟神圣同盟会的同盟护卫军双方曾经有过数以千次的厮杀,最终,同盟护卫军因为损失惨重,被迫解散而转入地下,神圣同盟会的力量也遭到重创。

  说白了神圣同盟会的宗旨跟苍茫大6上人类的根深蒂固的思想有些格格不入,大6上人类对神灵是有信仰的,有人信仰月亮女神,有人信仰自然女神,有人信仰智慧女神,有人信仰光明之神,有的信仰风神、水神等等,凡是神界有的主神灵,基本上都能找到信仰她的人群。

  而神圣同盟会思想比较偏激,他的教义中教人们信仰的并不是神灵,而是他们自己,因为神灵只不过是一种掌握天地能量规则的生物,他们可以是人类、魔兽、精灵等等智慧生物经过修炼而成,人类完全可以修炼成神,为何需要向这些神灵跪拜呢?

  道理是正确的,可是神界和魔界怎么会允许这样一个不敬神灵的势力存在呢?显然是不能的,只不过当初创建神圣同盟会的五个人都是经历过神魔大战之后残存下来的人类顶级高手,追随者无数,实力强大,就算是两大公会和光明圣教的联合,也只能将神圣同盟会的势力逼迫转入地下而已,却不能将其连根拔起,消灭干净。

  神圣同盟会的势力转入地下之后,那就如同泥牛入海,三大势力又顾着扩充实力和底盘,给了许多地下暗势力喘息和展的空间,神圣同盟会也因此隐藏的更加深了。

  没有人知道神圣同盟会有多少人,有多少高手,他们的总部在什么地方,具体的是哪一个在领导。

  神圣同盟会第一代创建者早已风华变成一杯黄土了,现在的神圣同盟会已经是第三代掌权了,大长老傲龙就是当初联合成立神圣同盟会的傲家的后人,二长老矮人王卡萨,当年矮人族整体加入神圣同盟会,只不过从来没有对外公布,就连同盟会中,二长老的身份也是绝对保密的,也就只有五方五老这等身份的人才有资格知道,三长老斯达克,号称“枪神”,是神圣同盟会中用枪的高手,此人就连蔚姿婷都没有见过,据说在大6的某个地方潜修。

  而蔚姿婷则属于第四代,他与青衣人同属创建同盟会五大高手的后人,这一次增加她进入长老会,目的也是为了加强同盟会长老会的实力。

  东海的局势很微妙,蔚姿婷很想留下来帮萧寒,但是她知道她留下来目标太大了,而且风城也需要她回去镇守,莫怀古现在不动风城,不等于接下来就不动!

  同盟会内部缺乏一个强而有力的领袖,当初创建同盟会的五位前辈原想着是希望五个人在不同的方向一起努力,争取壮大同盟会的力量,然后再合五股力量,变成一个巨大的拳头,但是愿望是好的,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五支力量分散于五方,虽然都各自展处一片势力来,但是由于缺乏统一的领导,五位前辈忙于修炼,将事务交与下面的人处理,其结果别说合五方力量为一了,就算是将其中两方的力量合起来都困难!

  五位前辈看到这个情况,他们也不能强行做出合并的决定,于是就决定将神圣同盟会变为一个松散互助的联盟,宗旨不变,设立五方五老以管束五方的势力,另外在五方五老上设长老会,定下了连任五届五方五老的人可以直接升入长老会的规矩,另外就是人才培养,紫霞学府就是基于这个原因建立起来的。

  紫霞学府虽然归南方领导,可她是直接听命于长老会的,紫霞学府的一切任命必须通过长老会的授权才有效。

  蔚姿婷就任南方一老之后,在神圣同盟会内部将紫霞学府更名为紫衣社。

  锵!锵!锵!

  一声声剧烈的金铁相交的声音传了出来,也将蔚姿婷从思绪中震醒过来。

  风收云淡,紫色的剑气和青色的剑芒瞬间都化作一片虚无,从所有人眼前消失了。

  君橙舞手中的莫邪剑的剑尖离翰林的喉管处只有三寸距离,而韩林儿手中的剑虽然也指向了君橙舞,可是离君橙舞的胸口至少还有四五寸!

  虽然只有一两寸的差距,这高下算是立马判定了下来。

  “韩林儿,你输了!”君橙舞缓缓的说道,她赢得实在是太侥幸了,假如韩林儿的剑再向前递出那么一两寸的话,这胜负就不好说了,这要是在搏杀之中,可就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了。

  “三哥,君门主赢了!”三娘欣喜万分道,她心中关心的可没有什么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想法,而是心里揪着的是那一千七百万金币的赌金,这要是输了,可是一枚金币都别想着拿回来了。

  而现在君橙舞赢韩林儿,三娘自然是非常高兴,因为这一下子她足足赚了过五百万金币,这可是以前齐鹰飞五年供奉收入的总和!

  “小舞,我输了。”韩林儿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他没想到自己用尽了全力,最后还是输掉了比武。

  “比武之前,你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些话,你知道的,我最喜欢听的就是这些酸词霉调儿了。”君橙舞收回莫邪剑,顺手插入剑鞘之中。

  “小舞,我对你是真心的。”韩林儿脸色微微一红,很认真的说道。

  “韩林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知道我对你只有兄妹之情,而无男女情爱之情。”君橙舞咬牙断然说道,她这会对韩林儿伤害极大,可是她不能不说,拖下去的话对她对韩林儿都没有任何的好处。

  “为什么,你是因为我曾今娶妻生子了吗?”韩林儿痛苦的追问一声。

  “不是,韩林哥,我们不合适的。”君橙舞道。

  “怎么不合适,就因为我输给了你,是吗?”韩林儿情绪有些激动的问道。

  “这只是一个方面。”君橙舞道,“我一直把你当大哥,没有办法把你当做我的恋人来看待,韩林哥,对不起!”

  “不,我不相信,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是青梅竹马,没有任何人比我对你的感情深厚,你心里面是有我的,对不对?”韩林扔掉了手中的长剑,疯狂的攥紧拳头说道。

  “韩林哥,我敬重你,那是因为你一直把我当妹妹一般疼爱,可我从来就没有,就没有……”君橙舞现说到这里,那个词儿是如此的沉重,如泰山一般压在心头,压的她心慌慌的,说不出来。

  “没有什么,小舞,你说呀!”

  “韩林哥,我从来就没有对你产生过那种感情,以前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君橙舞大声喊了出来!

  “你说什么?”韩林儿一下子呆住了,傻了,为什么她会说出这般无情的话,为什么她跟齐兄说的不一样?

  “不,小舞,你骗我,你骗我的,对不对,一定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你不好意思说,对不对?”韩林儿疯狂的冲上前要抓住君橙舞的手,但是被君橙舞急侧退,给避了过去。

  “韩林哥,你不要说了,我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的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君橙舞眼神有些冷漠的说道。

  “小舞,你骗我的。”韩林儿拼命的摇头,不可置信的望着君橙舞。

  “韩林哥,我说的都是我的真心话,你对我的感情我明白,但是我不能接受,因为我不能违背我的内心。”君橙舞再一次解释道。

  “小舞,这么说你之前跟我在一起的感情都是假的吗?”韩林儿痛苦的问道。

  “韩林哥,我很珍惜我们在一起生活的那一段美好的日子,可那不是男女之情。”君橙舞道。

  “小舞,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韩林儿哀求道。

  “韩林哥,如果不是想给你一次机会,你会出现这个比武的擂台上了。”君橙舞深呼吸了一口气道。

  韩林儿闻言,顿时面如死灰,闭上双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身躯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上。

  “韩林哥,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君橙舞突然问道。

  “你问吧,我知道的一定不会对你隐瞒的。”韩林儿面如苍白的道。

  “教你说这些话的人是齐鹰飞吧?”君橙舞眼眸盯着韩林儿灰败的眼神问道。

  韩林儿眼神中仿佛注入了一丝神采:“小舞,你是怀疑我对说的话是受人指使的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与你以往的表现不大一样。”君橙舞解释道。

  虽然韩林儿没有直接回答,不过他的反应已经告诉了君橙舞,韩林儿“深情告白”背后有那位齐鹰飞的影子。

  “小舞,你知道吗,自从跟齐兄一谈之后,我才现原来我之前的一些想法是错误的,他告诉我,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大胆的说出来,不要藏在心里,这样不仅对自己,还对喜欢的那个人都是一种煎熬和伤害……”韩林儿仿佛恢复了一点自信,对君橙舞又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君橙舞算是彻底明白了,整件事的背后果然是那个令她一提起名字就恨的牙根痒痒的那个人男人!

  这个男人总是能给她一些意外的惊喜,层出不穷的手段让她有一种棋逢敌手的感觉!

  “韩林哥,齐鹰飞这个人很危险,你以后还是少跟他接触为妙!”君橙舞静静的听完韩林儿的长篇大论之后,丢下一句话,转身便直接离开了。

  留下韩林儿一个人呆在空旷的比武场中傻傻的站着。

  “馨儿姐,那个韩林儿倒是一个痴情之人,挺可怜的。”秦蓉道。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谁让他之前那么软弱,连喜欢的一个女人都不敢表白呢?”蔚姿婷不屑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这不是已经表白了吗?”秦蓉歪着脑袋问道。

  “可惜的是已经晚了。”冰云暗暗叹息一声道,同时目光似乎有意无意的朝小姑冰凤脸上瞄了过去。

  冰凤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小侄女的心思,一张俏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冰凤姐,你脸红什么?”秦蓉很奇怪的现冰凤脸上的变化,“也有人向你表白了吗?”

  “呵呵,秦蓉,你不懂的。”宁馨儿连忙帮冰凤解围都,很显然今天韩林儿的深情表白对冰凤的触动很大,说不定,今晚就会有另外一场戏可以看了!

  “馨儿姐,我不是小孩子了,大哥和二哥整天想着给我找对象呢,我懂!”秦蓉反驳道。

  “哦,龙皇陛下给你找对象?”宁馨儿惊讶道。

  “是呀,我看他们就是想把我嫁出去,不要我了!”这花季少女的脸如同六月的天,那是说变就变,刚才还兴高采烈欢欢喜喜的,这一转眼几句话的功夫,天空就飘来一朵乌云,眼看着就要下毛毛雨了!

  “女人总是要嫁人的,要不你也学一学那个君橙舞,来一个比武招亲,我估计到时候会有很多龙族为你争的是头破血流的。”冰云调侃一句道。

  “我才不呢,那个君橙舞一副冷傲的模样,男人呀,要么看中是她的权势,要么就是美貌,每一个真心喜欢她的,我心中的男人只要能比得上大哥和二哥的一半就不错了!”秦蓉道。

  “小丫头,你还挺容易满足的。”蔚姿婷笑道。

  “婷姐,这世上能够比得上龙五和秦岚一半的又能有几人,我看黄金巨龙族内能够找出来的也是屈指可数吧,秦蓉这丫头虽然顽皮,可还是懂事的。”宁馨儿道。

  “可惜黄金巨龙一族不能跟外族通婚,不然秦蓉这丫头的心早就野了!”冷月突然插进来一句。

  “你说这丫头对爷的事儿那么关心,会不会……”冰云抛出一句来,大家都心头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