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五百六十七章:一个女奴一个男仆 6

第五百六十七章:一个女奴一个男仆 6

  “韩兄,有些事做了就要负责。韩家虽然参与了,不过我们也不会一棍子打死所有人的,参加的自然要严惩,不过没有参加的我们也不会随便冤枉人,俗话说祸不及妻儿,韩家到底是一个有着上万年底蕴的大家族,不会轻易的没落的。”萧寒轻声安慰道。

  “你真的不会对韩家斩尽杀绝?”韩林儿激动的声音颤抖道。

  “你我相交这么长时间,我是一个残忍好杀的人吗?”萧寒反问道。【猪猪岛】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齐兄,谢谢你。”韩林儿感激的说道。

  “不过,韩家这一次确实会元气大伤,我可以劝说老堂主放过你们韩家无辜之人,但是别人未必会这么做了,韩家今后能不能重新站起,那就要kao你们韩家人自己是不是争气了。”萧寒说道。

  “齐兄以德报怨,韩林儿永世不忘。”韩林儿单膝跪下说道,他行的是骑士礼,意思是臣服或者归顺的意思,韩林儿虽然不能代表这个韩家,但韩林儿的臣服足以说明韩家今后不在是风光的东海三家了,他只能说是一般的家族。”猪猪岛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韩兄请起,这个礼我可承受不起。”萧寒连忙上前将韩林儿拉起来说道。

  “这个礼齐兄一定得受。不然我就长跪不起。”韩林儿固执的说道。

  “好吧,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萧寒是知道韩林儿的固执脾气的,于是点了点头接受了韩林儿一拜。

  韩林儿拜完之后起身道:“齐兄,我是一个瞎子,留在韩家也没有什么用,还不如今后跟在齐兄后面给齐兄磨墨,还望齐兄能够收留!”

  “韩兄真的打算决定跟着我?”萧寒惊讶道,在韩家遭逢大难之时,韩林儿居然能够狠心的离开韩家,这与他所了解的韩林儿有点意外。

  “是的,齐兄,我想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韩林儿说道。

  萧寒表情怪异的望着韩林儿,你说你一个瞎子,要去见识一些外面的世界,你看得见吗?

  “齐兄一定在心里说,我是一个瞎子,怎么能看见外面的世界,对吗?”韩林儿苍白的脸上浮现起一朵红晕道。

  “嘿嘿,你还真能揣摩人心!”萧寒尴尬的一笑道。

  “我虽然看不见,可我能感觉到呀,每个人,每一个东西都有他独特的气息,只要记住了它们,我就可以认识它们了。”韩林儿说道。

  “没想到你失去了双目之后,对外界的触觉变得如此灵敏,可谓一饮一啄。这好事和坏事又怎么能分得如此清楚呢?”萧寒叹服道。

  “这么说齐兄是答应了?”韩林儿欣喜道。

  “答应了,不过我可不需要一个大男人给我磨墨!”萧寒道。

  “这个,我跟在齐兄身边,好像就只能做这件事了。”韩林儿脸颊微微一红说道。

  “嘿嘿,除了磨墨,你可以做别的事情呀,比如以你现在敏锐的六识可以发现伪装在我身边的敌人呀?”萧寒微笑道。

  “我可以吗?”韩林儿心里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变成了瞎子之后变成一个无用的人。

  “当然,你没有发现在你便瞎之后,你的精神力暴涨了吗?”萧寒笑道,他旁观者清,反而韩林儿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精神力暴涨的事实,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去探查和想过这一点。

  “你说的好像是真的,我的精神力似乎是之前的双倍!”韩林儿略微的内视了一下,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变。

  “嘿嘿,你自己是没有想到吧?”萧寒笑道。

  “这些天我光想着我瞎了以后怎么办了,没想其他的。”韩林儿不好意思的低头说道。

  “没有眼睛,可以用心看,比眼睛看的更加清楚,韩兄,虽然现在我不能帮你复明,不过以后或许有办法。”萧寒说道。

  “齐兄别安慰我了。断肢倒是可以重生,但是眼睛却是不能够再长出来的。”韩林儿道。

  “眼睛虽然不能够再生,但可以移植呀,你的眼球内神经并没有太大的损伤,如果我能够进入主神境,或许可以帮你动手术,给你换上一对眼睛!”萧寒笑着解释道。

  “真的?”韩林儿惊喜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不过手术只有一次机会,而且成功率我也不敢保证。”萧寒将风险说了出来。

  “但是齐兄,要给我移植眼睛,那岂不是要有人……”韩林儿问道。

  “那是当然,我不可能凭空给你生出一对眼睛来的。”萧寒道。

  “那不是要剥夺别人的眼睛,这太残忍了,我不要。”韩林儿坚决的说道。

  “嘿嘿,我也没说要活人的眼睛呀!”萧寒笑道。

  “死人的眼睛也可以用?”韩林儿惊讶道。

  萧寒心中一动,空间戒指内不是有一条巨龙吗?如果让韩林儿换上火淼的眼珠,那会出现什么情况呢?

  “如果是死透的人那就不行了,要死不死的最好了,刚死的也勉强凑合。”萧寒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只要不是剥夺别人的眼睛,我愿意一试。”韩林儿松了一口气说道。

  “等着吧,换眼珠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就先在我身边做个小书童吧。”萧寒嘿嘿一笑道。

  “书童?”韩林儿不解,

  “你不是要给我磨墨吗,那就是书童gan的活儿,不过是白天,晚上,就不需要你了,哈哈!”萧寒大笑而去。丢下韩林儿傻傻的呆立在那里。

  说话间,花溟已经回来了,刚才就是她发出返回的讯息,萧寒才离开的。

  “怎么样,名单拿到了?”萧寒紧张的问道。

  “不费吹灰之力,这个给你。”花溟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张薄如蝉翼的纸张,递给萧寒道。

  萧寒接了过来,慢慢的将其铺开,果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黑字,如果是普通人,当然是看不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了,因为字体太小了,除非使用放大镜,不过对于他来说,再小的字也不在话下,上面除了名单和代号之外,还有各人的职务以及线索,最高领导人就是战雨这个大总管。

  细细的数了一下,战雨这个大总管手下居然又十六支行动小队,每队七个人到八个人不等,齐鹰飞、君橙舞还有塔塔尔三个人的名字都在小组队长的上面,还有另外十三个人萧寒不认识,可能是天、地和黄门中的。而这份名单上,玄门也有三十人之多,就连不是行动小组的卡比拉、于德海都在上面,这些人都是联络组的,看起来每一次行动,战雨都是通过联络组来联系他们的,卡比拉跟齐鹰飞没有直接联系,因此不知道齐鹰飞也是海风组织的人。

  “把这份名单玄门以外的部分抄录下来,派人给老堂主送过去,剩下的事情我们就不用管了。”萧寒说道。

  “小寒,你不觉得这一切得来的太容易了?”花溟突然冒出一句道。

  “你是说这是银瓶故意泄lou给我们的。借我们的手除掉这些人?”萧寒凝神思索了起来。

  “我不知道,可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花溟说道。

  “名单上的人与我们猜测和掌握的基本上一致,但是这份名单远比我们掌握的人要多出三四倍,海风怎么可能知道我们已经掌握了多少人,所以我觉得这份名单不会是假的,但是有可能漏掉了一些重要的人物,最重要的人是不会留下任何线让我们查找的。”萧寒前世看过不少谍战片,一般的间谍才会留下名单的被人挖出来,而真正的厉害的特务从来都是不会留下任何纸质的纪录的。

  “你是说,这份名单是对的,但是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人并不在这个名单之中?”花溟惊讶道。

  “有没有,我们现在不知道,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海风如此狡猾,怎么会这一次如此轻易的被我抓住了呢,还一下子逮了这么多条鱼,连银瓶这样的人都给我送上门儿来了。”萧寒眼眸中精光一闪,他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对手很狡猾,可是猎人也不是傻蛋,萧寒脑子一清,就开始在脑海里重演今天发生的事情了。

  “名单上的人照抓,最好是整出一点小小的动静来,让我们的对手知道,我们已经行动了。”萧寒吩咐道。

  “这可是将近两百人,抓了关哪儿?”花溟问道。

  “地门不是有重犯监狱吗,把里面现在关的人都提出来,然后把这些人都关进去,安装好窃听装置,然后一组一组的投进去。”萧寒邪魅的一笑道。

  “好吧,不过我们携带的窃听装置不多了,只有八组。”花溟道。

  “那就都安上,洁卡西那边再去问一问,看有没有不用的,都拿过来,我就不相信了,挖不出几个大老鼠出来!”萧寒恶狠狠的说道。

  “好吧。我这就去办。”花溟点了点头出去了。

  花溟走后,萧寒再一次捋了一下思路,越来越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这一次好像被人牵了一回鼻子,不过发现的早,这牵鼻子的人恐怕还会被被牵的人牵着走了。

  书房的们被推开了,冷月和祁丰年走了进来。

  “门主,我和冷月夫人查遍了所有大量使用木炭的岛屿和作坊,没有一点线索。”祁丰年焦急的禀告到,时间很紧,一旦查不到有用的线索,以对手的狡猾,肯定会溜走的。

  “龙族那边呢?”萧寒问道,“尤其是火龙族那边,别忘了,艾草岛是怎么被发现的,如果要铸造兵器,肯定需要火,没有木炭,地火也行呀!”

  “丰年愚钝,门主这一指点,简直就如同惊醒梦中人了。”祁丰年恍然大悟道。

  “那就循着这条线查下去,抓不到人呢,查到地方也行,有时候物证也是非常重要的。”萧寒道。

  “是,门主,我这就派人去查!”祁丰年激动的说道。

  “要快,让文觉和武绰过来,我有事吩咐他们。”萧寒一挥手道。

  “好的,我马上通知他们过来!”祁丰年风风火火的出去了,他算是彻底服了,他们想破脑袋都想不到的事情,这萧大门主眼珠子一转就找到了口,这人跟人,真是不好比呀!

  冷月被萧寒留了下来,萧寒向她通报了花溟找到的名单的情况,还有他可能的猜疑,然后这文觉和武绰就过来了。

  “这是一分名单,立刻逮捕上面的人,记住,我不是要杀人,逮捕的时候说清楚,但是如果有反抗,那就格杀勿论!”萧寒埋头伏书,不一会儿一份名单就出炉了,还有萧寒亲自签署的逮捕令一并交给文觉道。

  “门主,这么多人,这些可都是门中的精英呀,这是怎么回事?”文觉见到名单,吓的心脏都差点跳出来。

  “海风!”萧寒就说了两个字。

  文觉眼神一缩,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当下什么也不说,拉着武绰就急忙的往外走了出去。

  “二哥,你拉我gan什么,这些人可都是咱们的兄弟,门主怎么说抓人就抓人了?”武绰不满的对文觉埋怨道。

  “你知道这些人是gan什么的吗?”文觉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兄弟之中居然又这么多是内jian,他心里也不好受。

  “gan什么的,不都是咱们玄门的好兄弟,你看,这个徐达,还请我喝过好几回酒呢!”武绰翻白眼道。

  “哎,这些人都加入了海风,海风知道吗,那是海神殿高的一个间谍组织,他们在替海神殿做事,明白吗?”文觉解释道。

  “替海神殿做事,那不是出卖自己祖宗?”武绰闻言一呆,这可是大罪,谁都保不了的。

  “可是二哥,这么多人?”武绰被吓的不轻道。

  “就是因为这么多人,才可怕!”文觉长叹道。

  “不是,二哥,我是说这么多人难道都是?门主会不会弄错了?”武绰道。

  文觉看了武绰一眼,一想,也对呀,这么多人,不太可能,照这份名单,岂不是玄门一半以上的势力全部被海风掌握了?

  要不要回去确认一下,文觉脚下停了下来,心中也犹豫不定起来。

  “文觉,按照名单给我抓人,不会有错的,不过他们当中多数加入海风是为了利益,并非卖身投kao,先全部抓起来,然后在甄别,我不会随便冤枉一个弟兄的。”就在这时,文觉的意识海里想起了萧寒的声音。

  文觉闻言,心中大定,当即拉起武绰加速离开。

  “二哥,你gan什么,还没问清楚呢……”武绰一边叫着一边被文觉拉着离开了门主别苑。

  “你嚷什么,门主还会害我们玄门不成?”文觉训斥一句,有些话他不方便说,这武绰一张嘴是关不住的,万一走漏了风声,增加甄别的难度,找不到真正的内jian,那岂不是功亏一篑了。

  另外一边,回到战家岛养伤的战倾城接到萧寒命人传递给他的名单,本来还悠闲自得的战倾城看到那份名单差点没从病床上跳起来!

  这么的多人,有些还是他熟悉的,亲手提拔的也有好几个,都是大好前途呀!

  “贼他娘的混账,老子辛苦培养的人才,都让你给骗过去了,海神殿,老子跟你没完!”战倾城越想越气,同时更是对战小慈大为不满,他这个副堂主是怎么当的,战堂都快变成海神殿的附属组织了,他居然还一点不知道?

  “混账东西,你给我看看,这是什么?”战倾城将战小慈叫道跟前,将名单狠狠的砸在他脸上,愤怒的咆哮道。

  “父亲,您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生这么大的气?”战倾城丈二摸不着头脑问道。

  “捡起来,自己看!”战倾城指着地上的名单,怒声道。

  战小慈刚要弯腰去捡地上的名单,手指尖还没有碰到,就被战倾城一脚踹翻在地。

  “父亲!”战小慈感到异常委屈,自己已经够陪小心了,怎么父亲还是对自己发这么大火,而且还是无缘无故的。

  “捡起来,看,上面写的是什么?”战倾城哆嗦的指着地上的名单,怒火未熄道。

  “父亲,你别生气,我捡,我看就是了。”战小慈知道父亲盛怒之下,顶撞只有死路一条。

  战小慈慢慢的过来讲名单捡起来,放到眼前一眼,顿时变了脸色,身子更是抑制不住惊恐的颤抖起来,他明白父亲为什么生这么大气了。

  “父亲,这……”战小慈双手颤抖着,额头上黄豆粒大的汗珠滚落下来,上神阶高手的风范一点都瞧不见了,有的只有恐慌和惊惧。

  “我把战堂交给你管理,你就管理出这样的成绩,整个战堂四门,居然密布海风的内jian,长此以往,我战堂是不是该给那些海虫子们添屁股沟子了?”战倾城盛怒未消,指着战小慈的鼻子怒骂道。

  “父亲,这份名单?”战小慈紧张的问道。

  “你是怀疑这份名单是不是假的,或者有人捏造的?”战倾城瞪了战小慈一眼道。

  “父亲,现在战堂内部人心不稳,我担心……”

  “你担心什么,按照名单给我抓人,然后全部送到玄门岛,交给齐鹰飞处置!”战倾城道。

  “父亲,这不合适吧,要处置也是交给地门来处置,毕竟地门才是我玄门的执法部门?”战小慈道。

  “秦虎gan完这一届就退下来了,齐鹰飞接任副堂主,地门是他分管的部门,交给他处置有什么不对?”战倾城翻了翻白眼道。

  “父亲,齐鹰飞他已经是玄门门主了,这么快就提拔他做副堂主,太快了吧?”

  “谁说他现在升副堂主的?”战倾城道。

  “父亲,您刚才不是说要让齐鹰飞担任副堂主,顶替秦虎堂主的位置吗?”

  “我是怎么说,可没有说现在就提拔他做副堂主呀,只是让他熟悉一下事务,反正交给秦虎,最后还是交给他,多过一道手续罢了。”战倾城道。

  战小慈闻言,顿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比吞了黄连还要苦三分,看起来自己想要拿回之前的权力遥遥无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