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五百六十九章:泪流满面的大舅哥 3

第五百六十九章:泪流满面的大舅哥 3

  萧寒任由银叶试了半天。一张英俊的脸不断的扭曲变得通红一片,用尽了他能够想到的所有办法,其结果只有一个:无效!

  “你,你到底在我身上下了什么禁制?”银叶红着眼,冲着萧寒咆哮一声道。

  萧寒笑道:“说了你解不开的,白费力气。”

  “没见过你这么卑鄙的人类,太可恶了。”银叶怒吼一声道。【猪猪岛】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呵呵,我可没有请你来,这是你自己自投罗网,能怪得了别人?”萧寒依旧一副笑眯眯的眼神,不过里面却隐有寒光闪动。

  “你究竟是齐鹰飞,还是萧寒?”银叶终于问出一个有点水平的问题,或许这真是他心里最想知道的。

  “我记得你当初潜入战家老宅命人我下了,然后刺杀我的时候也说问过这个问题,对吗?”萧寒道。

  “是,但是我还不确定,不过现在我确定了,你就是萧寒,真正的齐鹰飞已经被你杀了,对吗?”银叶目光愤怒的死死的盯着萧寒说道。”猪猪岛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看来我的身份你早已在怀疑了,对吗?”萧寒问道。

  “是的。从你们三个居然从火龙洞中逃出来,我就开始怀疑了。”银叶说道。

  “火千寻夫妇果然跟你有所勾结!”萧寒冷冷的一笑,“但是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告诉你也无妨,为了火龙洞中的地心元火,火淼这个老家伙蹲守了近万年都没能够进入寒池,只是将领悟了一点阵法皮毛,将其融入自己的空间,而我要得到的是里面的地心元火,所以找几个人试探一下那道阵法的威力自然是必要的。”银叶解释道。

  “那就是说,我们三个就是你们选出来的炮灰了?”萧寒问道。

  “这是你们自愿的,本座并没有强迫你们。”银叶道。

  萧寒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好像还真是自愿的,没有谁强迫谁,不过当时布置这个任务的好像是战雨,如果他知道是他亲手送自己喜欢的女人去送死,不知道有何感觉!

  虽然萧寒知道,君橙舞进火龙洞是为了找火千寻夫妇报仇的,并不是寻什么宝贝。

  “银叶,这么多年,想必你也在龙族内部布下了一个严密的关系网络了?”萧寒问道。

  银叶“哼哼”两声,虽然没有承认,不过从他的表情和眼神,萧寒几乎可以肯定银叶收买了不少龙族败类为他办事和传递消息。

  “伏击火龙族少族长烛平,被将其劫持,这是你亲手策划的吧?”萧寒问道。

  银叶不开口,当做是默认了。

  “你费尽心思策划了这么多行动,为了什么呢。让火龙族内乱,战堂跟火龙族反目成仇,你好火中取栗,还是为了报仇带来的快感?”萧寒继续问道。

  不管萧寒怎么问,银叶都紧闭嘴巴,什么都不说了。

  “银叶,你现在落到我的手中,你的手下现在是群龙无首,我想他们现在肯定闹翻天了,你说他们会不会来救你呢?”萧寒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你想通过我找到他们,妄想!”银叶终于开口再说话了。

  “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你可以不说,但是我有本事敲开你的嘴,我为什么能够扮演齐鹰飞的角色而没有人怀疑,因为我知道他所有的秘密,所以我才能扮的这么像,假如我知道你的一切,或许我就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你,把你们一网打尽!”萧寒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你会搜魂秘术?”银叶脸色大变。

  “看来。你真的十分聪明,难怪只有你最早的怀疑我的身份。”萧寒笑道。

  “就算你知道我的一切又如何,你能变成我吗?”银叶疯狂大笑道。

  “能不能,你仔细的看一眼就知道了。”萧寒发动脸部肌肉改造,不到十秒钟,跟银叶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就出现在萧寒的脸上,惟妙惟肖,除了两人的服饰不同之外,外人一见之下,准把他们当成是孪生的兄弟。

  “你,你怎么会变脸?”银叶吃惊的说道,这变脸是拟态技能中的最难掌握的一种,虽然拟态理论上可以千变万化,可是要变成另外一个人,这变脸术可就是精益求精了,没有精妙的控制是很难做到的,尤其是变脸术本不属于自己,必须要以能量维持,这对施术人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变脸并不难,难的是维持,只要稍微不慎,就会被人看出破绽的。

  萧寒的变脸跟银龙一族的拟态还是有差别的,银龙一族的拟态变脸术需要能量不断的维持,而萧寒则不需要,只要改变脸部肌肉的堆积,就会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只要他愿意可以随时随地的转换,当然里面的骨骼是不可以变化的。所以这种变脸术也是有一定限制的,只能差不多脸型的人才可以伪装。

  任何一种技能都不可能是无敌的,总有一些限制,这也是天道的规则之一。

  世上完美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变脸术很难吗?”萧寒给了一个莫测高深的笑容,让银叶摸不到自己的底细。

  “变脸术是我银龙一族的绝学,你是怎么学到的,银瓶教你的吗?”银叶脑子有些混乱了。

  “呵呵。”萧寒笑了笑,不予否认。

  “原来你跟银瓶早就认识,对不对?”萧寒这一笑,让银叶彻底的想岔了,愤怒和嫉妒已经令他失去了判断力和理智。

  萧寒当然会傻到自己承认,他跟银瓶认识前后总共加起来才三天的事实,如果能够让银叶误会的话,对银瓶来说也不啻是一个很好的解拖途径!

  兄妹因恨成仇,也就不会有将来的更悲剧的事情发生了。

  银瓶躺在床上看到和听到这一切,明知道哥哥误会自己了,可是她却不能够站起来解释一句,而那个无耻的人类男人更是一副既不承认,又不否认的样子,摆明的就是要哥哥误会自己。

  “呜呜……”银瓶使劲挣扎,想要用眼神告诉银叶,他误会她了,在这之前。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萧寒。

  但是银叶对妹妹银瓶挣扎的眼神视而不见,眼中悲愤之意愈来愈浓烈,强烈的恨意几乎笼罩整个房间。

  银叶显然是恨急了,平日里百般呵护的妹妹,自己最疼的人,未来的妻子,孩子的母亲,银龙一族的未来居然背叛了他的亲哥哥,背叛了银龙一族,甚至跟人类演了一场苦肉计,利用他对他的感情。将他骗了过来,自投罗网。

  “好,哈哈,好呀,我的好妹妹,女人果然是天底下最不能相信的人,没想到就连我的亲妹妹也一样!”这一刻,银叶泪流满面,也不知道是悔恨,还是愤怒,总之银叶心在的心中被无穷无边的仇恨充斥着,如果给他力量的话,他会不顾一切撕毁眼前他看到的一切的。

  银叶这么大的反应,却是出乎萧寒的意料之外,大概是爱之深,责之切吧。

  银瓶眼泪也夺眶而出,可是她已经没有能力解释什么,心中那是痛彻心扉,被至亲之人误会,那种痛苦绝非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萧寒心一软,手一拂,解开了银瓶说话的禁制。

  忽然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银瓶大叫一声:“哥,我根本不认识他,你误会了,我之前根本不认识他……”

  “误会,我在下面听的很清楚,你在他的身下那身体的反应能够作假吗?”银叶怒火中烧,此时此刻他又怎么会听银瓶的解释呢,越是解释,越是会火上浇油。

  银瓶羞愤不已,确实,在萧寒的爱抚之下,她身体起了反应,而且还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可是那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呀,银龙一族本来身体就十分敏感。这哥哥应该知道的呀!

  况且自己还是处子之身,第一次遭到男人的轻薄,难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哥哥就不明白自己呢,也忘了他让自己过来的目的呢?

  萧寒对银瓶报以无辜的眼神,虽然始作俑者是他,可是现在误会银瓶的人是她的亲哥哥银叶,如果他cha嘴的话,恐怕这个误会根本没有解开的机会了,事实上,他确实轻薄了银瓶,而且还肌肤相亲了。

  甚至还夺走了银瓶珍藏了多年的初吻,也许她是想找一个恰当的时机献给自己的哥哥的,但是这份珍贵的礼物被自己得到了。

  如果用什么词来形容此时的萧寒,那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怎么,你没话说了,你们这对jian夫淫妇!”银叶似乎忘记自己俘虏的身份,对准萧寒和银瓶破口大骂道。

  本来萧寒还想保持沉默的,但是一句“jian夫淫妇”让他听着心里不舒服,虽然他是轻薄了银瓶,可也还没到“jian夫淫妇”的地步吧,亏的这件房间隔音一流,这要是传出去,自己的名声可不就毁了。

  “银叶,你妹妹银瓶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小妾,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你是他哥哥不错,但也不能用如此恶毒的言语说自己的亲妹妹吧。”萧寒道。

  “混蛋,谁是你的女人?”银瓶杀人的目光冲向萧寒,只是她依旧不能动弹,萧寒只让她可以说话,却没有让她可以动弹。

  “我们已经在龙神冕下的见证下,正式的结为夫妻了,你不会对龙神冕下也不敬吧?”萧寒反问道。

  银瓶脸色一白,她怎么忘记了,今天婚礼上的誓词,虽然她没有说话,可是她最终是点了头的,也就是说她跟萧寒的结合是得到了龙神冕下的祝福的,如果反悔的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谁也不知道。

  银叶气的脸色铁青,虽然他赶过来的目的是阻止银瓶跟萧寒成亲,可是他却没有能够阻止婚礼的进行,那广场上高手如云,连龙族的老龙皇贝蒙多都来了,他要在那样的情况下带走银瓶,无疑是飞蛾扑火的行为。

  所以他才悄悄的潜入别苑的新房之中,等待时机,没想到的是,他等到的不是带银瓶逃出生天,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这对狗男女造成的!

  所以银叶根本没有想过要帮银瓶解释什么,更不用说告诉银瓶,龙神已经陨落的消息!

  毕竟这个消息太过骇人听闻,便是海神殿高层也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而且这个消息还不太确定。

  所以所谓的龙神冕下的祝福只能是骗人的鬼话,但是银瓶毕竟是龙族,对龙神的崇敬跟其他龙族一样,所以萧寒这么一说,等于说在银瓶的心中增加了一道枷锁!

  这道枷锁的力量很重,对银瓶来说,如果破不开,她的身上就永远打着萧寒的标签,如果她要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比如跟哥哥银叶,那会是什么后果,那会令人不寒而栗的。

  嫁人之后,不守妇道,居然跟自己的亲生哥哥苟合,这可不是一般的道德问题了,天道都允许这样的人或者龙有一个好结果的,道德有时候也是一种规则,连天道也是要顾忌的。

  等到银瓶想明白这一切,她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没有任何选择了,她已经被那个人类男人算计的死死的,除非她自己不要脸面,甘愿承受被亿万人唾骂的危险。

  太毒辣了,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居然到这一刻才发现,但是已经晚了,木已成舟。

  “好,好呀,银瓶,我银叶跟你恩断义绝,再也不认你这个妹妹!”银叶努而发誓道。

  “哥,你不能这样,事情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银瓶泪如泉涌的说道。

  “哈哈,不是我想到那样,那又是怎么样,今天是你们大喜的日子,我这个人在这里是不是多余了,萧寒,你,我不想待在这里了。”银叶说道。

  萧寒点了点头,再问下去也没有什么进展,还不如将人先关起来再说,于是走到床边按了墙上的一个红色的按钮,几秒后,房门打开,冲进来两名全副武装的侍卫,迅速的掏出一个黑色的头套,将银叶的头套了起来,然后将人押了出去。

  泪流干了,萧寒望着银瓶脸上凄苦的表情,知道她内心承受着怎样的煎熬,于是叹息一声,替她拉了一些毯子,然后悄然的离开了新房。

  这个时候若是还有那个心思,那他也太禽兽了。

  “银瓶怎么样了?”看到萧寒出来,冷月迎面而来。

  “受了点刺激,我让她睡上一觉,明天再看吧。”萧寒说道。

  “银叶已经被擒,下一步我们怎么做?”冷月问道。

  “先关三天,好吃好喝的供着,禁止任何人跟他说话。”萧寒吩咐道。

  “我明白了,收了不少贺礼,你打算怎么处置?”冷月问道。

  “金币留下,剩下的打包带走,另外你准备一下,这一次老堂主送给咱们一个大礼物,咱们得想办法把他们带回去!”萧寒想起关起来的近两百多号人,估计这是银叶的诡计,想要战堂自断臂膀,这么多人,战堂可是一下子去掉三分之一的高手战力,这对战堂来说是个巨大的影响,如果没有仆从营的高手补充的话,战堂或许这一次会被严重削弱了。

  “什么礼物?”冷遇惊诧的问道。

  “接近两百名神级高手!”萧寒道。

  “你是说名单上的那一批人?”冷月很快的就领悟到萧寒的意思。

  “是的,这些人大多数跟海风只是利益勾结,银叶故意的让银瓶抛出这批人,很明显是让我们自断臂膀,这些人犯了错,但不致死,如果我们处置了他们,其中必定会有人心生怨恨,到时候死心塌地的投kao海风也说错不定,再说这些人修为不弱,杀杀不得,放又放不得,所以老堂主就打算将他们放逐,于是就想把他们交给我!”萧寒解释道。

  “这么说来,如果得到这批人,只要其中一半的人愿意归附咱们,那咱们风城可就有根一战之力了!”冷月惊喜的说道。

  “嗯,你说的不错,这批人如果加入风城,我风城的实力就会暴涨,而且就算对上兽人帝国,我们也有一战之力!”萧寒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个,这才冒险答应战倾城的。

  “这些人人数太多,如果让他们安心的投kao我们,那么就必须让他们带上家属,当然全部带不行,可以先带上一些重要的,这样一来走传送阵的代价太大了,只能通过船运了,按照每个人可以携带五名家属的数目,至少我们需要两艘专门的运送的船只!”冷月稍微估算了一下说道。

  “嗯,你说的很多,我有一个想法,你先听一下,别忙答应。”萧寒说道。

  “你说吧,什么想法,是不是想让我留下来负责押运这些人乘船去大陆?”冷月用她那仿佛看穿了萧寒的肺腑的目光说道。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小月也,我就是这个想法,就怕你愿意,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好几个月不能在一起了。”萧寒歉意的说道。

  “不就几个月而已,你放心吧,船队已经在装货了,估计一个月之后就会起航,虎鲨王认识我,正好我可以监督步青云完成第一次合作。”冷月十分识大体的说道。

  “冷月,谢谢你。”萧寒感动的说道。

  “谁要你口头上说句谢谢了。”冷月脸颊微微一红,羞涩的说道。

  “哦,我明白了!”萧寒哈哈一笑,弯腰将冷月抱起来,飞速的冲进了冷月房间,然后将人抛到床上,然后狠狠的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