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风魔 > 第五百九十四章:西域大一统 10

第五百九十四章:西域大一统 10

  萧寒他们一行有二十五人,是不能直接在格林小镇上降落的,尤其是大白天,很容易暴露身份,虽然格林小镇在桑昆的控制之下,可这里是一个人流品杂的边陲小镇,谁能说小镇上几万人没有其他势力的人呢?

  他们在靠近格林小镇大约十来公里的一处矮树林中落了下来,飞鹰和小雪都化作人形,这样一直三十多人的小佣兵团就出现了。

  格林小镇上佣兵团多如牛毛,今天建团,明天团灭的事情那是如同家常便饭,但是自从桑昆控制小镇之后,这样的情形改观不少,至少在格林小镇内一言不合产生的械斗和凶杀少了很多,小镇上的治安明显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镇上的原住民们虽然不太不愿意接受桑昆背地里的霸道统治,但不得不感谢桑昆,正是由于他的霸道统治,镇区治安好了,他们的生意也好了,比以前赚的更多了,安全也得到了保证,所以人心渐渐的想着好的方向展

  桑昆已经在小镇上树立了属于自己的权威,服从和顺从他的人也越来越多。

  人类世界的一切对玄寂等人来说都是非常好奇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玄雨挑选随萧寒一起去风城的二十名精英当中居然没有一名女性?

  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这也是促使玄雨带着村民离开圣地的重要原因。

  神族本来生育能力就比较低,加上当初逃避追杀的时候,队伍中的女性本来就少,这财产可以拿出来共享,女人可不能,虽然他们也作出了鼓励生育的政策,想下一代多生出女孩子来平衡性别失衡带来的巨大隐患。

  但是效果很不理想,所以很多人至今还是单身

  一行人衣衫褴褛的进入小镇,没有人嘲笑,能够从魔兽森林活着出来的都是值得尊敬的勇士,因为他们是跟里面的凶残的魔兽搏斗的幸存者。

  玄寂等人传的是粗布麻衣,看上去就像是被魔兽欺负惨的佣兵,加上他们一个个胡须咂咂的,手上又没有武器,当然就成了人们同情的对象。

  格林小镇可不是一般的小镇,桑昆在小镇上每一个角落都布置了眼线,只要是有陌生的人或者队伍进入小镇,马上就会通知到他,尤其是从魔兽森林出来的队伍

  萧寒一行三十五人,这样一支队伍在格林小镇上也只能算是中等偏下,动则数百上千的佣兵团队在小镇上也是偶尔有过,但大的佣兵团队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进驻小镇的。

  “大人,累了吧,要住店吃饭吗?”小镇上有一种新生的职业,叫向导员,凡是在进入格林小镇的路口都有这样一群人,为进入格林小镇的人提供向导服务。

  萧寒来格林小镇也不是一次了,对格林小镇不算太熟悉,但也绝对不陌生,因此对他来说,向导员并不需要。

  不过这些向导员是最清楚格林小镇内的情况的,比如哪家旅馆满员了,哪家的饭馆生意最好,做的菜最好吃,还有哪里能找到最水灵的女人等等

  所以即使来过很多次格林小镇的人,在下一次进入格林小镇的时候都会选择雇佣一名向导员,因为这会省去很多麻烦。

  这些向导员鱼龙混杂,不明白这里面水深的人往往会吃亏的,因为这里还有一种叫“官方”的向导员,你的仔细辨认,挑选到一个官方的向导员,那么你会省去无数的麻烦,他会帮你安排所有的一切,抱你得到最大的舒适,但是如果不是,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也许被人骗了还给人家数钱都不知道。

  桑昆也知道这个情况,他也屡次整顿,但是过分的断人财路也不好,只要不伤及人命,他一般不管,水至清则无鱼嘛

  萧寒碰到的就是一个非官方的向导员,从他眼珠子不停的转动打量着他们一行人的表情就看出来了,他在打他们的主意。

  其实官方与非官方很好区分,来过一次,上过一次当就全明白了。

  官方的向导员根本不需要上街揽活,因为客人会直接上门来找他们,而非官方的则需要自己拉活了,官方的价格公道,而且基本上都是本地原住民,非官方的成分就复杂了,什么人都有,盗贼、佣兵、ji女等等形形色色混不下去的人,想要从别人身上敲下一笔横财远走高飞的多的是。

  格林小镇看上去很乱,但却在一种有序之中,触犯底线的人才会受到惩罚,总的来说还是比较自由宽松,很多低级的佣兵和猎人将这里当成是他们进入魔兽森林圆他们财梦的选之地。

  “不需要。”萧寒很冷淡的拒绝了,对于这样的小人物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如意旅店是小镇上规模比较大的旅店之一,与自然神教慈安堂经营的慈安旅店以及桑昆修建的镇中旅店并称格林小镇三大旅店,也是服务设施最好的旅店之一

  如意旅店占地面积有好几十亩,可以容纳四五百人住宿,但是现在却被一伙外来人包了下来,旅店中其他客人都被轰了出来。

  其实火舞一行人数也不少,只不过相对于这么大的一间旅店,他们霸占了这么大的一间旅店,就令很多人微词了。

  而且一住就是半个月,要不是现在是旅店生意的淡季,客人不是很多,早就有人不满了。

  “如意旅店”四个大字银钩铁画,入木三分,被写在一块牌匾之上。

  “是这里了,飞鹰,去叫门”萧寒望着紧闭的大门命令飞鹰道。

  萧寒不去找桑昆,而是直接来如意旅店,心中就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而这种不安在他来到旅店门前就更加强烈了。

  飞鹰领命上前。

  “爷,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有些不对劲”君橙舞悄悄靠近萧寒小声说道。

  “先不要着急,等见到火舞他们再说”萧寒凝神道。

  此刻旅店内,如玉的房间内一片悲凉的气氛,一天半过去了,如玉的情况便的更加糟糕了,瘦成了皮包骨,眼窝深陷,玻璃体浑浊,意识也出现了混乱,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两个人。

  一个是萧寒,另一个则是肚子里的孩子

  火舞眼圈都哭红了,她深深的埋怨自己,空负一身本领,却救不了如玉,而欧阳倩也是不好受,如玉曾经是她手里最大的一张牌,倾注了她大量的心血和精力,还有一种另外的情感在内,就算她支持獠牙对付黑塔,她也没有想过要牺牲她。

  但是现在她就快要死了,死于一种莫名其妙的怪病,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还有她肚子里孕育的小生命。

  “火舞姑娘,还有没有别的办法?”韩林儿虽然看不见,但是他的第六感十分敏锐,鼻子甚至可以嗅到空气中那浓烈悲凉的味道。

  “我试过我能想到的办法,都没有什么效果,如果不是白眉前辈的丹药,我想如玉还撑不到这会儿”火舞抽泣道。

  “那以你的判断,如玉姑娘还有多久?”韩林儿一怔,声音低缓的问道。

  “如果再得不到有效的治疗,我想她撑不到天黑了”白眉一声叹息道,“她的修为太弱,求生意志又不强,能够撑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

  “前辈,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延续她的生命吗?”战江问道。

  “有,除非能够找到几滴生命之露,或许可以延长她的寿命一到两天,但最终还是不能挽救她的生命。”白眉道。

  “生命之露,是精灵族的生命之露吗?”烛平问道。

  “是的,生命之露蕴含庞大的生命精华,而如玉姑娘的体内的怪病就是不断的吞噬她的精血,换言之就是她的生命力被吞噬,如果可以补充一些生命之力,或许可以延长她的寿命”白眉解释道。

  “白眉前辈知道出了精灵族之外,还有什么人手中有生命之露?”韩林儿问道。

  “其实我手中倒是有几滴,但是现在不在身上……”白眉犹豫了一下,生命之露何等珍贵,就算自然神教跟精灵族关系匪浅,教中珍藏也没有多少,何况生命之露只能延长如玉的生命,却不能彻底的治好她,到最后还是会死,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

  “在哪儿,只要前辈告诉我们,我们去取”烛平激动的道,萧寒对他有救命之恩,现在他的女人得了怪病,还有腹中孩子,他怎们的也要竭尽全力救治她们。

  “这个……”

  “前辈莫非是想见死不救?”烛平心中一急,脱口就道。

  “烛平,不得胡说,前辈要是不想救人,就不会出手帮我们了”韩林儿忙训斥一句,大凡高人,都有一身怪脾气,要是惹怒了白眉,拿不到生命之露,一切可就白费了。

  “不是老夫不想救治这位姑娘,只是这生命之露并非我一人所有,而且它此刻存放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就算我亲自回去去取,也未必能够取的回来,就算我能拿到,如玉姑娘还能不能撑到我们回来也是未知之数”白眉皱眉道,生命之露可以说是自然神教教中珍宝,他动用自然没问题,可如果用在别人身上,并且还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人身上,教中的长老们未必会同意了

  何况如玉的情形,一滴两滴恐怕不顶用,保守估计也要用到五滴以上,五滴生命之露的价值几何?他恐怕难以说服那些长老们,毕竟他们也需要生命之露来炼丹,一下子用去五滴在一个注定要死的人身上,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同意的

  就算他用教主特权,最多也就能动用两滴,何况自然神教生命之露的存量也不多,也就是十几滴的样子,还在不断的消耗当中。

  没有生命之露,很多种丹药都无法炼制,自然神教也不是他一人天下。

  “不试一下怎么会不知道能不能赶回来呢?”银瓶嘀咕一声,她虽然很讨要萧寒,可是如玉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因此对白眉这种迟疑推诿的态度很不满。

  “好吧,我不敢保证多少,两滴总能做到,不过也要如玉姑娘能够撑到我们赶回来才行”白眉想了一下,一咬牙道,今天他如果不答应,日后跟火舞的关系必然会产生隔阂,而且他还想跟火舞拜的师父见上一面,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令火舞心甘情愿拜其为师

  损失两滴生命之露,大不了今后两年不炼制需要生命之露的丹药好了,这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事不宜迟,战江、烛平,你们两个随白眉前辈一起去取生命之露吧。”韩林儿下令道。

  战江与烛平都点头应是,萧寒不在,韩林儿是他们这四个人的领头。

  “大人,门外来了一队佣兵,点名要见一个叫韩林儿的大人”门外传来一声,虽然韩林儿下令包下整间旅店,但只是让老板暂时搬了出去,里面的伙计都还留用了,毕竟这么多人,饮食茶水都需要人伺候。

  “是看门的小谷”战江说道。

  “怎么会有人知道我的名字?”韩林儿一惊之下,不由的露出戒备的神色。

  “会不会是老大?”烛平激动的说道。

  “对,是老大,只有老大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真名”韩林儿在烛平的提醒下,也惊喜的道。

  “快,我们去迎接”

  “爷,旅店里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还有这空气中似乎是什么味道,好刺鼻”君橙舞紧随萧寒身后,进入了旅店之中。

  “是药的味道,难道火舞的病作了?”萧寒一嗅之下,吃惊的揣测道。

  “药味?”君橙舞有些皱眉。

  “走,快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萧寒一马当先,朝刚才那看门的小谷跑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留下两个人看门,其他人跟着少主”玄寂给手下下令道。

  萧寒暗赞一声,这玄寂心思缜密,如意旅店大门敞开,必然会引起外人的注意,留下两人看门,足可让那些想要趁机浑水摸鱼的人有来无回。

  “萧老大”

  “韩林儿,战江,烛平,你们都在?”

  两支队伍在一条走廊之中迎面撞到了一起。

  “萧老大,你可算来了,如玉病重,生命垂危”烛平急切的说道。

  “什么,如玉病危,怎么回事?”萧寒心猛地一颤,如玉可是怀着他的骨肉,这一病危,岂不是娘俩都有危险?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萧老大,你快跟我来”韩林儿虽然看不见,但是他已经对如意旅店的每一块砖瓦都印在脑子里了,抓住萧寒的手,就拉着他冲如玉的病房疾奔而去

  萧寒在龙岛海域可是有神医之称,也许他会有办法拯救如玉的性命,这是韩林儿现在唯一的想法。

  两路人来不及相互介绍,直接汇成一股,冲向了如玉的病房

  病房内照顾如玉的火舞和银瓶,还有在一边冥思苦想和等待的白眉听到门外的脚步声,都不由自主的站起来朝门口望去

  韩林儿与萧寒并肩冲了进来

  房间内三个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萧寒一看到床上那个瘦骨如柴,不成人形,却挺着大肚子的女人,顿时心就像被刀划了一个口子,一下子甩开韩林儿,冲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如玉的右手腕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韩林儿甚至伸出双臂将身后的人全部挡在门外,一时间,房间内除了若有若无的呼吸声,静的连一根头掉下来的声音都能听见。

  萧寒眉头忽而紧皱,忽而凝重,忽而愤怒……

  半晌过后,萧寒抓住如玉的右手腕的手慢慢的松开来

  只见他右手轻轻的一抖,一道金光闪过,一条插满了进针的布带悬浮与空中

  唰唰……

  度快若闪电,双手如同拈花一般,如玉全身衣服已经被除去,露出里面看上去缩小了差不多一半体积的身躯,隆起的小腹,里面的小生命还顽强的生存着。

  “所有人退出门外,火舞、小舞还有白眉三个人留下”萧寒大喝一声

  “退”韩林儿冷喝一声,将身后的众人全部推出门外,呯的一声将门带上

  “小舞,准备打点滴”萧寒吩咐道。

  君橙舞忙点头,从空间戒指内拿出打点滴所需要的器具,这些都是抽空的时候教她的,没想到很快就用上了

  “火舞,你上来,把如玉扶起来”萧寒又下令道。

  火舞一看到萧寒出现,马上就感觉自己一颗心落了下来,听到萧寒的命令,马上过去将如玉轻轻的扶起,坐了起来。

  “我干什么?”白眉见萧寒给两个女人下令,一个个都各司其职,快行动起来,唯独他傻愣愣的站着,什么事都不用做似的。

  “什么都不用做,先看着,待会儿我要是力有不逮的时候,随时给我输气”萧寒眼中光芒一闪,两支金针已经被他从布带上拔了出来,迅的刺向如玉的头顶

  “这是祖师爷的金针刺穴秘法,这萧寒怎么会这种秘法,难道……”从萧寒取出那数百根金针,他就怀疑,而现在他已经是震惊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