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踏天争仙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姑姑

第四百六十五章 姑姑

  热门推荐:、 、 、 、 、 、 、

  对于方荡来说,这蓝珀荒域就是一座牢笼,超大的牢笼,龙宫只不过是这个大牢笼中的一个小笼子,方荡就算能够从这个小笼中逃走,最终也走不出外面的那个大笼子。

  更糟糕的是,在这蓝珀荒域中,到无数水族都是龙宫的眼睛耳朵,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视。

  方荡本以为龙六皇子会很快来想办法取走佛像,但事实却叫方荡感到有些摸不到门路,方荡在龙宫中一住就是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里,除了给他们送食物的龙宫侍从外,别说六太子,就连苦节亦或是龟老都不曾出现,这叫方荡都感到不耐烦起来了。

  这还不算什么,在第十六天的时候,方荡面临了巨大的挑战!

  陈娥的毒瘾发作了。

  陈娥用头撞碎了整个房间中能够撞碎的一切,甚至连屋子的墙壁都被撞出一个大洞来,但这其实是之后的事情了,方荡等人被惊动跑进陈娥的房间的时候,才发现,陈娥的玉石窗被生生挠出两个大坑陈娥的指甲尽断,显然陈娥的毒瘾早就发作了,只不过她一直都在用强大的精神和毒瘾对抗。

  醉生梦死的毒瘾发作时,丹士的修为完全施展不出来,能够用手指将坚硬的玉床挖成这个样子,可见陈娥痛苦到了什么程度。

  石头右卫将完全发疯的陈娥制住,阻断了她的神念和肉身关联,这样一来,陈娥就陷入深度睡眠之中。

  “这样能维持多久?”方荡看着头破血流即便睡着了依旧面目狰狞痛楚的陈娥问道。

  石头右卫石头脸上露出凝重的神情:“不会太久,最多五六天的时间,这个时间内如果不能想办法压制住她的毒瘾的话,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怕,她会杀了自己!”

  醉生梦死的毒瘾极大,身为一个丹士,心智理所当然的都是相当强悍的,但在上幽界还从未有一名丹士能够解除掉醉生梦死的毒瘾,从这就能看出醉生梦死究竟有多么的可怕。就如同一只钻进了你的身躯里面的魔鬼,一旦被他缠上,基本上就等于判了被折磨数十年后再死掉的死刑。这其实就是一种非常残忍的酷刑,是一场动作缓慢的凌迟,是漫长的羞辱,叫人沉浸在欢乐和恐惧交织的海洋中不断下沉的陷阱。

  方荡面目阴沉,原本他对于丹宫只是不喜欢罢了,毕竟丹宫不论做什么,他其实是不愿意去管的,就算丹宫用醉生梦死炼制人丹,也是用那些早就放弃了自己的梦想的丹士,老实说,方荡并不怎么瞧得起那些连自己的梦想都不敢坚持的家伙。

  但是现在不同了,丹宫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在陈娥身上种下醉生梦死的毒瘾,方荡原本只是不喜欢丹宫,现在,方荡心中对于丹宫充满恨意。

  从现在开始,丹宫在方荡心中已经被列为敌人了。

  方荡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不论做什么,只要不惹到方荡,方荡都不会去管,世界这么大,没有谁是真的能够插手一切的神,但如果你惹到了他身边最亲近的人,他的朋友,他的家人,那么,方荡会如同出闸的猛虎一般将你撕碎!

  方荡深吸一口气,放出迷光珠,将自己和陈娥石头右卫完全遮掩在迷光珠的光芒中,这样一来,旁人就无法窥看到他们此时的所作所为,如果强行破开迷光珠的光芒的话,也必定会第一时间惊动方荡。

  随后方荡将奇毒内丹祭出。

  石头右卫连忙开口道:“宫主,你要做什么?”

  方荡凝视着陈娥额头上的鲜血开口道:“我要尝试着将陈娥身躯中的醉生梦死的毒给吸出来,如果醉生梦死是毒的话应该能有些效果。”

  石头右卫闻言当即道:“绝对不行,醉生梦死犹如跗骨之蛆,如果你将醉生梦死的毒吸出来,哪怕只是一点,你也将染上醉生梦死的毒,到时候,你和陈娥两个都将成为醉生梦死的奴隶!”

  方荡闻言一笑道:“如果醉生梦死是毒,那么我的奇毒内丹就有办法克制它,如果醉生梦死不是毒,那么我的奇毒内丹就无法将其吸出来,或者只能将醉生梦死中有毒的成分吸出来。”

  方荡说完,将奇毒内丹祭出,奇毒内丹飞到了陈娥的身上来回转动。

  方荡还有石头右卫紧张的注视着转动不休的奇毒内丹。

  奇毒内丹转了一圈两圈三圈,最终飞回了方荡身边,显然,奇毒内丹并未在陈娥身上找到毒性存在,不然奇毒内丹这般馋嘴的家伙,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毒性的。

  方荡眉头拧起,一旁的石头右卫却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宁可陈娥死掉也不希望方荡有半点闪失,这一点看上去似乎有些无情,但对于石头右卫来说,他需要的是重振火毒仙宫,而方荡绝对是重振火毒仙宫的不二人选,方荡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下来的礼物,在这个目标之外的一切,石头右卫都不在乎。

  方荡收了迷光珠,随后走出房间,石头右卫紧跟在后,问道:“宫主,你去那里?”

  方荡边走边道:“去找龙六太子!”

  石头右卫知道方荡要做什么,只是摇了摇头,跟在后面,觉得方荡在做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方荡来到龙六太子居住的宫殿前,此时龙六太子的宫殿前不光有龙六太子那辆三蛟拖拉的龙霸天下楼车,还多了一辆楼车,这楼车与龙霸天下那种阴森霸气的风格完全不同,这座楼车也很大,但整体上给人相对柔和的感觉,楼车外面也没有那么多的棱角,而是贴了一层如同鳞片一般的奶色玉石,楼车四角还挂着四个铃铛,即便是在水中依旧随着海水潜流发出悦耳的叮当声响。

  而拉这座楼车的也是三头蛟龙,不过这三头蛟龙看上去就温顺多了,就连她们身上的线条都是柔和的,头上的也没有拉龙霸天下楼车的三头蛟龙那么多的锋锐长角,但这三头蛟龙体型要比拉龙霸天下的蛟龙大许多,此时给龙六太子拉车的三头蛟龙正围着这三头蛟龙大献殷勤,模样称得上是恶形恶状。

  这座楼车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女子的香闺。

  方荡停住脚步,苦节说过,叫他回避其他的龙族,尤其是龙女,这楼车这个模样,说不好就是某个龙女的车撵座驾,方荡也没少听说龙女从上幽界劫掠丹士的故事,自然知道其中厉害。石头右卫也看出端倪来了,连忙道:“宫主,咱们还是暂且回避一下。”

  方荡点头,转身退回,就在此时,龙六太子的碧水宫大们开启,恢复龙形的龙六太子和另外一头周身奶白色的银龙从硕大的大门中游出。

  方荡感受到身后水流涌动,心叫不妙的同时暗呼倒霉,里面的家伙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

  方荡当即加快脚步。

  龙六太子门前本就空旷,对于龙族来说,在这海域龙宫之中他们就是最强大的存在,他们完全不必在乎有没有谁来刺杀他们,所以,他们也不需要什么守卫,偌大的空旷场地要的是气派,却并非是屯兵列阵。

  方荡还有石头右卫两个,一个人族,外加一块石头,在这空旷的广场行走,格格不入,实在扎眼。

  果然龙六太子一眼就看到了方荡和石头右卫,龙睛当即微微一闪,在他身旁的乃是龙子一辈的龙女,在龙六太子来说,要称呼一声姑姑,他的这个姑姑可不一般,如果说他四处搜寻各种动物是为了繁殖后代并不怎么涉及**的话,那么这个姑姑本身就极为纵欲,尤其喜欢人族丹士。

  龙六太子这几天没有去找方荡就是因为被这位听到他回来了就立即赶来的姑姑给纠缠住了。

  对于龙族来说,辈分还有近亲什么的都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毕竟龙族已经这么少了,若还考虑近亲的问题,所有的龙族都只能打光棍了,所以龙六太子这位姑姑和龙六太子之间在人族来说是不伦的关系,在这龙宫之中却也是普通平常的事情。

  龙六太子好不容易耗尽龙精才将这位姑姑送出门,此时正在心中盘算着要去找方荡想办法将那佛像弄到手,却没想到方荡跟他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龙六太子正要打岔吸引旁边姑姑的注意力,龙六太子的姑姑却已经发现了方荡,咯咯一笑道:“六儿,这是谁呢?你不是说已经将这次前往上幽抓到的男子都送给我了么?怎么现在又多出一个来?”

  姑姑龙腰一扭当即就朝着方荡游去。

  龙六太子脑袋都大了,生怕生性淫、荡的姑姑看上方荡,不得不说,方荡那双清澈的眼睛还算俊俏的模样,一定很对姑姑的胃口,龙六太子连忙追在姑姑身后道:“姑姑,这个不行,这个……”

  “这个什么?这个不行?啧啧,你见我何时遇到过不行的,管他行不行你姑姑我都有办法叫他行,叫他很行!呵呵呵,倒是你这小子忒不厚道,这个家伙你是给谁准备的?难不成是给你那个姐姐准备的?她不好这口的,你想讨好别人都不知道怎么下手呢,这个我看到了,我就要定了!你别劝我,劝我小心我跟你翻脸喏!”

  “姑姑,这个真不行,这个我……”龙六太子急急追在姑姑身后,但这广场才有多远?龙六太子的姑姑龙腰一扭,转眼就到了方荡身后,此时腰身又是一扭,化了人形,变成一个浑身上下只披半透轻纱的中年美妇,拦在了方荡面前。

  眼瞅着姑姑微微一愣,这可不是看上方荡了?

  龙六太子心中一惊,心思急转,绞尽脑汁想办法怎么样才能将方荡从姑姑手中救出来,这等于是龙口拔牙,着实叫龙六太子头疼无比。

  但随后,姑姑便干笑两声,嘴角抽搐的看了龙六太子一眼,艰难的道:“这个,这个看起来确实不大行,算了算了,留给你姐姐玩吧……”

  随后这位姑姑掉头就走,化了龙形,钻进了她的车撵之中,三头蛟龙当即拉着车撵疾走无踪。

  龙六太子愣在原地半晌随后才惊奇的来到方荡身后道:“你究竟做了什么?”

  方荡扭过脸来,没什么表情的道:“没做什么啊?”

  龙六太子仔细盯着方荡的脸,盯着方荡的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他深信,这张面孔配上这双眼睛正是他姑姑最喜欢的类型,按理说姑姑碰到男子就绝对不会放过才对,更何况是方荡这样看起来还比较顺眼的。

  那条母龙走了,方荡自然也就不必躲藏了,直接开口道:“六太子,我需要一座炼丹的鼎炉,还需要这些药材。”方荡一边说一边将一堆药材的名字写在了一张纸上。”

  龙六子依旧在盯着方荡的脸犹疑不定,方荡递过来的纸他却并不接。

  随后龙六子开口道:“什么时候开始,你能命令我做事情了?”龙六太子身为龙族相当骄傲,方荡之前的言语简直就像是在对他随意吩咐着事情,所以龙六太子并不喜欢方荡之前的表现。

  方荡似乎并未察觉到龙六太子的不满,依旧将那张纸放在龙六太子面前,“六太子,如果你想要那佛像的话,你就得满足我的要求。”

  龙六太子露出一丝冷笑道:“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既然这佛像跟你有缘,你就不打算将他送给我了。”

  方荡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陈娥的毒瘾发作了,我没什么选择,事实上,我现在也并不打算将佛像给你,你也拿不走,既然这样,我可以和你合作。”

  “合作?我堂堂的龙族六太子需要跟一个丹士合作?”

  “还是一个千年不出的垃圾金丹丹士?你觉得我们之间能够谈得上合作这两个字,并且,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你现在是我的囚奴,你的生死全都在本太子的掌心中,不要以为给你住得地方好了点,就将自己看得太高,事实上在我龙宫之中,最差的房间就是你们住的那些。”

  龙六太子的声音越来越冰冷,四周的海水开始不断的结晶冰冻。

  方荡哦了一声,继续道:“这些东西最好在一天内送来,陈娥若是死了,我会很悲伤,而你,一定会非常后悔。”

  方荡说完当即就走。

  这一下龙六太子有些愣住了,“什么意思?你敢这么对本太子说话?你就不怕……”

  “不怕!”方荡扭过头来看着龙六太子说道。

  “我人族有一句话,叫做无欲则刚!虽然是我在跟你要东西,但你要知道我只想要救陈娥,其他的无欲无求,事实上能够救陈娥的机会只有不足一成,而你,你不一样,你想要的东西虽然不多,但太大,你要延续龙族的血脉,所以你就需要我手中的这尊佛像。”

  龙六太子闻言露出不屑的笑容来,正准备开口,方荡已经道:“当然,这尊佛像或许完全没用任何价值,根本就不能挽救龙族当前的绝境,但,万一呢?万一这佛像有用呢?万一这佛像就是你们龙宫最后的希望所在呢?你,想要叫这最后的希望从你手中溜走,或者是被你亲手毁掉么?要我说,不要说万一,就算是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只要有一线可能,一丁点希望,你都不敢去破坏,我说的没错吧?”

  方荡丢下这句话,便和石头右卫走了,水中飘飘荡荡的是方荡写出来的那些药材的名字。

  本来一身冰冷气息的龙六太子在方荡消失在广场上后,却出奇的笑了起来,或许龙六太子之前的愤怒都是装出来的,或许是龙六太子此时才忽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总之龙六太子笑了,打了个响指后,苦节出现在龙六太子面前。

  龙六太子伸手一点身前依旧飘荡的纸道:“上面有什么就准备什么,给那个家伙送过去,我现在很好奇,他凭什么这么狂。”

  苦节在一旁摆动了下蛇尾道:“六太子,我觉得你在这个方荡身上下的力气太多了,他不过就是个垃圾金丹丹士罢了,有什么值得您如此专注的地方,如果想要知道他脑中的东西,拿走他身上的东西的话,我有至少十种办法能够做到。”

  “哦,你或许还不知道,如果他只是一个垃圾金丹丹士,不,哪怕他是一个绿丹丹士,甚至是紫丹丹士,如此冒犯我,他早就死掉了,但这个方荡和他们比起来,有一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凡间的龙女们尽皆极力推崇他,我不是在给这个叫做方荡的家伙机会,我是在给凡间的龙女们机会!”

  “摆在我们面前的时间还有机会已经越来越少了,我不得不珍惜任何一个机会,方荡说的那句话很对,无欲则刚,他无欲所在敢于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进行斥责,而我不同,我**太多太大,这**使得我不能随心所欲的杀掉方荡并肢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