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逆鳞 > 第五百零九章、《侠客》杀人!

第五百零九章、《侠客》杀人!

  第五百零九章、《侠客》杀人!

  “就算是吧。嫂索可濼爾說網,看最哆的言清女生爾說『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

  在宋朗询问孔雀王朝的千度公主是否要挑起两国争端向西风帝国宣战的时候,千度公主是这么回答的。

  干脆、果断,还带着一点儿漫不经心。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将自己精心准备了好长时间的情书一脸羞涩惶恐的递给自己喜欢的女子,结果那女子只是回了一句‘放在那儿吧’一样。

  你视为生命般重要的事物,在别人的眼里也不过只是一些芝麻蒜皮的家常小事。

  这就是万年帝王之家的底气?

  宋朗是宋家的嫡系成员,如果没有必要的话,他是不敢轻易招惹一场国与国之间的冲突的。更何况是与孔雀王朝这种级帝国的国战,只有宋家的那几位核心人物一起商议点头才有可能进行。

  他是这么想的,他以为身为孔雀王朝的公主也应当和他有着同样的想法------享受着权势的同时,也要承担着相应的责任。

  怎么能轻易就将万民推向战火呢?

  可是,这位孔雀公主完全不在乎这些,什么身份地位,什么义务职责,她完全不在意的模样。

  “你想打,我就打。”

  宋朗听明白了,她就是这个意思。

  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要是别人敢这般对他,宋朗早就把他的腿打断或者直接斩断四肢丢进万人坑里面埋了-------

  偏偏对他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孔雀王朝的小公主,而且身上还怀着那举世闻名的五形琉璃镜。

  你就是想要冒险杀了她,都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

  她就像是一块长着尖刺的玫瑰花,你采不下它,摘不走她。对她根本就是无可奈何。

  “做人,也不能这般的开挂啊?”

  “赢千度,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宋朗怒声喝道:“国与国之间岂可儿戏?”

  “这不是儿戏。”白羽将军指着远处的那一场大战,说道:“不是已经开始了吗?”

  在他们说话的间隙,麒麟军正被越战越猛的鬼舞军团给杀得溃不成军,阵形开始溃乱,人心开始涣散。全军被屠,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赢千度-------”宋朗看得悲愤不已,出声喝道:“用得着要把事情做得如此决绝?不留退路?”

  “决绝?”白羽将军的声音突然间变得尖锐起来,指着被胖子公输垣守护在身后的李牧羊等人,怒声喝道:“你们使用举国之力来对付李牧羊的时候,怎么就那般的决绝?你们汇集一国的修行者来追杀李牧羊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要给他留一条后路?”

  “他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可乐小说网已更新大结局但是你们赢家和我们宋家以后还会有更多利益上的往来-------”

  “休想。”白羽将军打断宋朗的话,态度坚决的说道:“我们赢家绝对不会和篡权者同谋。那是对赢姓的羞辱。”

  “赢千度--------”

  “怎么?觉得很悲愤?觉得很无力?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你们那般对待李牧羊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吧?”白羽将军声音恶毒的说道:“现在,我就把你们给予李牧羊带来的一切痛苦,在你们宋家身上重新演绎一遍。”

  说话之时,白羽将军的身体突然间飘飞而起,手里的长剑早就已经插在了马背上的剑匣里,手心中间握着一支通体碧绿色的短笛。

  “魔音笛。”

  宋朗惊呼出声。

  他有种想死的感觉。

  魔音笛同样也属于神州宝器,虽然排名不如龙王的眼泪、弱水之心等史诗级神器靠前,但也是可以登入《宝器谱》上的强大存在。

  魔音笛能够吹奏出各种带有杀气的曲子出来。随着修行者的实力越强,它所能够演奏出来的曲子杀伤力也就越大。曲牌的不同、曲调的大小,情绪的悲观,所能够挥出来的战力也就不同。越是气势磅礴的曲子,所能够产生的战力也就越强。譬如《侠客行》、《十面埋伏》、《将军令》。

  等到修行者的实力达到一定的境界,一曲子就可以斩杀千军万马。

  仔细思量,这样的行径和神有什么区别?

  魔音笛主杀,主攻击。

  五形琉璃镜主防,可防金、木、水、火、土五形。

  这两者相辅相成,相互配合,这场仗还怎么打啊?

  宋朗心想,自己要不是宋朗的话,索性就缴械投降。

  简直是欺负人。

  白羽将军的身体横亘在高空之上,空中风大,彩衣被劲风吹荡,白羽被风吹得飞舞飘扬。

  双手捧着那管短笛,笛子显脆,手指却越的修长白皙。

  她将魔音笛捧至嘴边,一声急促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杀!

  吹奏出来的是一个‘杀’字。

  那一声短声仿若一把匕,毫无预兆的朝着远处的宋朗扎了过去。

  宋朗身经百战,厮杀经验极其丰富。

  他手里的长剑朝着胸口一挡。

  铛--------

  一声脆响声音传来,他的身体后退两步,而那声由魔音笛里面吹奏出来的音符也撞击在他的剑刃之上,击得粉碎。

  宋朗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一串串带着杀气的字符从那魔音笛里面吹奏出来。

  《侠客行》!

  白羽将军吹奏的是杀气最为凛冽的《将军行》。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不留身与名

  ---------

  每一个字符都是一把匕,每一个音调都是一次重击。

  一长串的音符是一把长枪,一把利剑,刀刀剑剑的朝着宋朗所在的位置劈斩横切过去。

  宋朗感觉到了压力。

  他手握长剑,不停的劈斩,将那些疾飞而至的字符音调斩断。

  可是,魔音笛不停,那些字符便绵绵不断。

  如海水之水,永不枯竭。

  如天空之空,永无尽头。

  宋朗越斩越是心惊,越斩越是吃力。

  因为他现当那笛声越的急促激烈之时,那些音符越聚越多,有种将它围拢包围的架势。

  “绝对不能让它包围。”

  宋朗在心里想道。

  “倘若被那些音符围困的话,自己就会被乱剑穿心,死无葬身之地。”

  宋朗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准备做出自己最强硬的反击。

  他一剑将一堆音符给斩开,然后身体急的朝着高空之上飞去。

  越飞越高,越飞越快。就像是要冲至九宵云外。

  轰-------

  在向天空之上冲锋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间激烈的燃烧起来。

  红色耀眼,火焰漫天。

  那把燃烧着的火焰越飞越高,最后完全的消失在人们的眼前。

  白羽将军不管不闻,只是尽情的演奏着自己的曲子。

  《侠客行》!

  杀人之音!

  破敌之曲!

  此曲高亢急骤,风格暴烈,不可轻易中断。不然就连自己也会伤到。

  轰-------

  那把红色的火焰从高空之上急降落,就像是突然间从天空之上掉落下来一颗流星似的。

  火把在黑幕之上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砰’的一声朝着正在吹曲的白羽将军砸了过去。

  白羽将军仰起脸来,双手捧笛,拼命的吹奏着。

  一个又一个字符朝着那火球冲锋,环绕,去将它包裹。

  在她漂亮的瞳孔之中,火球越来越近,越来越大。

  眼看着即将砸在她的身上,把她给烧成焦炭。

  可是,白羽将军仍然停泊在原地,屹立在高空之中,一动也不动弹。

  她不是不能动,而是不敢动。

  她将自己全部的心神全部都投入到这曲《侠客行》之中,稍一动弹就会导致气机泄露战力分散的后果。

  到时候想要再次将那凝聚起来犹如实质的杀机复原,怕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越来越近。

  越来越亮。

  砰-------

  当那巨大的火球即将要落在白羽将军的头顶之上时,天空之上突然间闪现了一道耀眼的白光,然后,才听到那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

  火球爆炸了。

  宋朗燃烧自己的丹田中的本命真元,拼尽全力施展出来的《大光明术》被白羽将军吹奏出来的战曲给破掉了。

  他的实力远远不如宋孤独,所以同样的功法,施展出来的结果也是大不相同。

  砰-------

  爆炸的尘埃消散,宋朗的身体重重地跌落在了冰雪之中。

  “呕---------”

  宋朗仰面朝天,嘴巴里面大口大口的吐出鲜血。

  嗖--------

  敌已灭,曲亦散。

  白羽将军手持魔音笛,身体缓缓朝下降落。

  她的双脚落在宋朗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赢千度,你不能杀我-------”宋朗嘶声说道:“我是宋家的-------血脉。杀了我,你们赢家将会和宋家不死不休结下死敌,到时候,西风帝国和大武国结盟,这对你们孔雀王朝-----”

  “我不关心国事。”白羽将军声音淡漠的说道。

  她举起手里的魔音笛,猛地朝着地面之上的宋朗斩了过去。

  咔嚓-------

  一道碧绿色的劲气闪现,宋朗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

  宋朗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