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逆鳞 > 第五百二十四章、声东击西!

第五百二十四章、声东击西!

  第五百二十四章、声东击西!

  咔嚓——

  咔嚓——

  咔嚓——

  这是鞋子踩进了积雪里面的声音。

  清脆、干净、有去无回的决绝。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那石室的洞口,等待着那头恶龙的到来。

  %猪%猪%岛%小说 他的父亲母亲都在那石壁的后面,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当然,没有人去细心的考究——既然他是一头邪恶的无恶不作的恶龙,为何还不惜牺牲生命来营救自己的肉身父母?

  毕竟,在他们的眼里,那只是两个渺小的人类,是应当被吃心挖肝的食物啊。这和他们对邪恶龙族的形象设定完全不符合。

  他们嘴里这么的抹黑着他的名声,杜撰着有关那头恶龙各种各样的故事,但是他们却又以他人族的父母家人作诱饵,布下天罗地网将他给一网打尽屠杀至死。

  史书是胜利者书写的,正义也是。

  咔嚓——

  咔嚓——

  那声音越来越近,洞口的光线被遮掩而出现一道漆黑的影子。

  然后,有一道白色的影子出现在了洞口边沿。

  是一个姑娘,一个身穿长裙模样俏丽的姑娘。

  所有人都一脸诧异的看着这个姑娘,她怎么来了?

  这里是城主府后山石洞,是被设置了禁制的秘密之所。

  过来的不应该是那头黑龙李牧羊吗?为何是一个——千娇百媒的小姑娘?

  “李思念——”燕伯来眼神阴厉的盯着洞口那个长裙女孩子,声音冰冷的说道:“李牧羊呢?”

  “你们是在找我哥哥吗?”李思念巧笑嫣然,嘴角带着一抹嘲讽和浓烈的仇恨。

  “李牧羊不敢来见我们,所以就让你来了?”燕伯来厉声喝道:“你来又有什么用处?难道你一个人就能够救出你的父母吗?”

  “谁说我是一个人来的?”李思念笑着说道。

  “李牧羊在哪里?”黑衣少年崔见心冷声喝道。他讨厌和人沟通,讨厌多余的废话。

  讨厌一切,除了手里的长剑。

  哐——

  巨大的声响传来,整座山都在颤抖。

  哐——

  又是一声巨大的声响传来,山洞颤抖的更加厉害,山石之上有巨石翻滚。

  哐——

  石壁破裂,就连石室里面也乱石纷飞。

  众人皆是修行高手,各色的劲气光罩开启,将那些四处飞溅而来的石头给弹飞出去。

  “李牧羊在石山后面。”燕伯来脸色铁青。

  “他想要将整座石山撞倒,想要将我们这里面的所有人都给掩埋进去——”

  “小子可恶,若是落在我鬼王之手,定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燕伯来眼神凌厉,身体飞跃而起,朝着石洞门口的李思念扑了过去。

  不管李牧羊有什么企图,不管他将要使出什么阴招,先把他的妹妹李思念捉在手里,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只是这个李牧羊也足够的粗心大意,竟然敢让自己刚刚才救出来的妹妹一人出现在石头室门口——

  燕伯来的动作极快,身体犹如闪电惊雷。

  咫尺之地,瞬间即至。

  他张开铁爪,就像是一头苍劲的雄鹰一般要擒拿住李思念这只因为受惊而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小白兔。

  老鹰搏兔,兔子的反应不正是如此吗?

  砰——

  燕伯来的身体倒飞了出去。

  在李思念的面前,出现了另外一道少年的身影。

  李牧羊站在李思念的前面,眼神凶恶的盯着这石室之内的所有人。

  砰——

  燕伯来踉跄落地,双腿连续后退好几步才停下了身体。

  噗嗤——

  只觉得咽喉一甜,燕伯来情不自禁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太大意了。”燕伯来在心里想道。“终日打雁,却没想到今日被雁给啄瞎了眼睛——明明石山之后大力的撞击声音还在不停的响起,为何李牧羊却出现在了眼前呢?”

  燕伯来出手只是为了将李思念抓住作为人质,却没想到李牧羊一直隐藏在旁边就是为了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既然如此,那不停撞击石山的又是什么人?

  撞击石山的不是什么人,只是一条狗而已。

  宋孤独施展《大光明术》之时,狼王和雪球感知到了那强大的劲气流动,动物的本能促使他们朝着远处躲避而去。而处于冲击状态的李牧羊受到《大光明术》的直接攻击,整个人都昏死了过去,和雪球的意念沟通也断了联系。

  后来李牧羊被胖子公输垣给拖进了穿云雀里面,那一狼一狗就更没办法找到李牧羊了。

  一直等到李牧羊恢复意识,重新和雪球建立了联系,一狼一狗这两个小伙伴才重新找到了李牧羊。

  李牧羊此番独闯风城,担心打草惊蛇,被人发现真气流动的痕迹。于是就先让雪球将自己吞进肚子里,一直等到它们找到李思念才将它给吐了出来。

  这也是李牧羊初至城主府的时候,天罗地仙宫舟一的候风地动仪没有生出反应窥探到龙族踪迹的原因。

  因为雪球的一切行动只是水元素的波动,候风地动仪再过神奇,也没办法将弱水之心这样的史诗绝神器给窥探出来,更没办法将水元素和外面的流水给辨别出来——

  现在,红月之子狼王正被李牧羊使唤着用脑袋去撞击石山。

  哐——

  哐——

  哐——

  一次又一次。

  惨烈而又——尽职。

  燕伯来擦拭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沉声喝道:“李牧羊——没想到江南城的那个小子也会懂得使用声东击西的计谋了。”

  李牧羊眼神恶毒的盯着燕伯来,寒声说道:“燕城主,好久不见。”

  “外面撞山的人不是你?你还有同党?”

  “谁没有几个生死与共的兄弟?”李牧羊出声说道。“只要那个人的人品没有问题。”

  “好一个‘谁没有几个生死与共的兄弟’,年轻人就是热血激情,让人心生羡慕。”燕伯来大笑出声。“不过,今日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有没有人愿意来和你做一个生死兄弟。”

  “噗——”

  雪球很及时的吐了一个泡泡作为对这句话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