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逆鳞 > 第六百零七章、天下我有!

第六百零七章、天下我有!

  第六百零七章、半边身体差点儿被吴山计给斩掉。

  李牧羊再一次施展《小圆光术》来替秦翰疗伤,文弱弱再一次哭哭啼啼的央求着秦翰不要再冲上去送死央求李牧羊替代秦翰去死或者去把吴山计杀死---------

  你看看,女人总是这么现实。

  这一次比之前伤得更重,就算有了李牧羊的《小圆光术》来治疗了伤口,仍然让秦翰有种相当吃力的感觉。左手手臂几乎都抬不起来了。胸口的那一剑还有隐痛,看来想要完全的痊愈也需要一段时间。

  “感觉怎么样?”李牧羊看着秦翰的眼睛,出声问道。

  “我没事。”秦翰眼神坚定的说道。习惯性的咧嘴傻笑,现就连笑容都容易牵扯到伤口,又赶紧的把嘴巴合上,模样看起来有些滑稽愚蠢。

  “相马公子,我求求你了-------不能再让三哥上了---------”文弱弱眼泪汪汪的拉着李牧羊的肩膀,说道:“他会死的。”

  李牧羊轻笑,沉声说道:“那你觉得让谁上比较好?”

  “相马公子---------”文弱弱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不明白他为何会问出这样的话。

  “倘若我没有现吴山计的险恶用心,倘若我今天晚上没有回来,倘若我也不是那吴山计的对手--------你们怎么办?”李牧羊出声问道。“我不是不愿意帮你,但这不是你们什么都不愿意付出的理由。”

  “相马公子---------”

  “相马公子说的对。”秦翰沉声说道:“弱弱,相马公子已经帮我们够多了。再说,这原本就是我们招惹来的麻烦。要不是我们和这种狼心野心的家伙为伍,又怎么会有今日这般的恶心事?所以,你就不要为难相马公子了。我没事,我还能打。就算杀不了他,我也要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三哥----------”

  “我不行你再上,你不行了还有屠心---------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让这种恶人继续祸害人间。”秦翰一脸坚定的说道。

  “三哥,我知道相马公子已经帮我们够多了,我也知道我的要求不对-------我并不是想要相马公子来替我们挡下灾难,我只是-------只是担心你会丢了性命-------”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倘若我们三个都不行了,再请相马公子出手相助。我想相马公子那个时候一定不会拒绝。”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活着走出龙窟。”

  “不自量力。”吴山计冷声说道,心里却开始担心起来。

  正如秦翰对文弱弱所说的那般,秦翰不行了还有文弱弱,文弱弱不行了还有屠心。倘若两人都不行了,还有李牧羊那个大怪物存在。

  若是单打独斗,无论是秦翰还是文弱弱屠心都不是他的对手。

  就算他们三人一起联手,吴山计也有信心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他们一一击破。

  可是,那个有可能是龙族的‘燕相马’怎么办?

  吴山计没有和他交手,但是却好几次看到他和别人交手。

  无论是斩杀昆仑雪狮取其晶魄,还是剑斩武裂和钟无言,甚至包括成名数十年的长白剑派狂鲨长老,吴山计心中只有一个感觉:深不可测。

  这些人玩起了车轮战,自己哪里还有活路?

  吴山计心神电转,思考着找一个什么样的办法一次性的将这里面的所有人都给解决了,让自己能够顺利逃出龙窟----------

  心里真是恨极了那个燕相马啊。

  倘若不是他多管闲事的话,恐怕自己已经早就毒杀了文弱弱和秦翰,顺利将他们怀里寻到的宝贝全部收为已有。然后再用计骗出屠心,一剑杀了。等到天亮之后,这个燕相马回归之时,再趁其不备用毒将其杀死---------

  那个时候,这龙窟里面所有人的宝贝就全部都是自己的了。

  “怎么他就回来了呢?他不是那头恶龙吗?他的体内不是有弱弱一眼,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

  只是,这笑容却有些苦涩和不舍。

  他闭上了眼睛。

  于它而言,睁开眼睛和闭上眼睛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生死在此一击。

  他也尝试过去思考那单卷之上的七个图形符号,想要在千钧一的时刻悟道破境。

  但是,上古留下来的神功岂是那么好参破的?

  既然破不了那丹卷的秘密,又不懂得使用这虔诚战锺的技巧。他便只好将他以用剑的方式将它使出来--------用阔口剑还是用习惯了。

  秦翰眼睛紧闭,手持虔诚战锤。

  于此同时,他将手里的战锤当作重剑一般的劈斩出去。

  “我!”

  虔诚战锤之上,浮现了一抹色光的光辉。

  “血!”

  虔诚战锤的锤子在不停的涨大。

  “即!”

  虔诚战锤的锤子变得如脸盆一般的大。

  “我!”

  虔诚战锤已经如磨盘大小,大半个静室都被它给填满。

  “命!”

  当秦翰将五字真言的最后一个字眼喊出来时,虔诚战锤变成了一轮银色的圆月。

  月光莹莹,铺天盖地。

  吴山计的瞳孔里面浮现惊恐之色,根本就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明明是一个小如稚子玩具的小小石锤,为何竟然变成这般磅礴巨大的神器?

  而且,他从那巨锤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子排山倒海毁天灭地的气息。虽然那股子气息极少,就像是一个绝世强者只是外放了一缕的神识,但是,那仍然是自己难以抗衡的。

  “我命休矣--------”吴山计的嘴里闪现出来这几个字眼。

  此时此可,变招已经来不及了。逃避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机会。

  那战锤已经将他的气机锁定,他所能够做的--------就是保持着这样的招式保持着这样的姿态继续前冲。

  一往无前!

  轰---------

  巨大的月光扑面而来,一锤子砸在了吴山计的那道血红色的剑气之上。

  砰--------

  吴山计的身体被石锤砸中,就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被瞬间瓦解变成一继缕石烟一般。

  嘶啦啦--------

  吴山计的身体化作一片白色的烟尘,被劲风一吹,四处飘散。

  神魂皆灭,永世不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