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教我做巫师汤

第一百三十一章 教我做巫师汤

  六月初的楚都已经是热浪滚滚,办公室的中央空调可以降低温度,却无法抹去夏日带来的烦躁感。

  古亚楠转换了一个坐姿,让自己感觉舒服一些,边慢慢喝着咖啡,边听女助理的汇报。

  “在五天时间内,‘小周师傅’已经向食客们提供了三十一种新品面点。

  根据梯形数据显示,早点部每天都在增加幸运顾客的数额,目前已经从每天三名增加到每天七名,估计后期还会继续增加。

  ‘小周师傅’在这些天里展现出了一位天才白案应有的实力。幸运顾客指定的面点品类涵盖了八大菜系和一些地方小菜系,甚至还有一些没有录入菜系的地方名小吃。经几位勤行老前辈和吕砧头品鉴,均认为他做到了原汁原味,甚至还要超过了那些老字号......”

  女助理在汇报这些数据时,眼睛里都仿佛在放着光;周栋现在已经是九州鼎食的‘公众男神’,男神取得的成就越大,她自然也就越是开心。

  “嗯,数据统计的很不错,你可以出去了。”

  等到女助理轻轻带上办公室的门后,古亚楠才有些嗔怪地望了一眼坐在靠墙沙发上的精致男子,半带撒娇半是埋怨地道:“哥,你也听到了吧?这样的天才厨师、又是这么的年轻,就连几位老行尊都无比看重的人才,就算花费多大代价也是值得的,我要留下他!”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一身手工休闲西服,没有戴领带,面色白皙表情散漫,下巴上修剪得宜的一撮‘文艺胡’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一名作家、导演而不像是个商人。

  他抿了口杯中的红茶,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一向宠爱的妹妹:“哦?我妹妹是要留下那个小帅哥麽,这倒是可以考虑,不过,你对他是认真的还是......”

  古亚楠狠狠白了他一眼:“哥!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也不是在开玩笑。小楠,你在英国留学时的那些风流韵事我可都知道,这次是要改变下口味了麽?”

  “古亚诚!你太过分了!”

  古亚楠快要疯了,什么风流韵事啊,当年是因为自己性情开朗待人热情,加上人美家世又好,总有些‘苍蝇’扑上来,赶都赶不走的。

  明明就是那帮家伙一厢情愿,自己可是连小手都没让人摸过的!

  怎么到了这家伙的嘴里,就变成风流韵事了?这是自己的亲哥哥麽,外人眼中不苟言笑老成持重的尚周集团董事长怎么到了自己面前就变成个无赖了呢?

  “我很过分麽?”

  古亚诚摊摊双手:“为了解决那些围着你的‘苍蝇’,我都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思;你一个电话说要善待你的小帅哥,我就巴巴地从粤都飞过来,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呢。”

  “我再纠正一下,不是我的小帅哥,是九州鼎食未来的栋梁之才!比镇店八鼎更重要的人物!你昨天不是偷偷去尝过他的早点麽,难道还不够震撼?”

  “很震撼,尤其是碧藕脂玉粥。可他包子做的再好、秘制鸡蛋饼再怎么惊艳,也只是一个年轻的白案而已。

  小楠,你必须要清楚一点,尚周集团不是家天下,我这个董事长也不过只是个挂名的,实权在老爷子手里呢。

  董事会的那些老家伙什么都要讲规矩,你让我能怎么办?”

  古亚诚叹口气道:“何况他们说的也没错。周栋虽然表现不错,可几样早点和一份油爆双脆又能说明什么?除了那份油爆双脆,他在炉头上还做过别的菜麽?

  他只是个连五级厨师资格都没有取得的实习生,一没有资历、二没有师承,凭什么让那些老家伙同意你的提案?”

  “哥......”

  “你叫哥也没用,企业做的越大,就越是要讲规矩。

  按照集团给九州鼎盛定下的规矩,厨师如果要得到集团干股、参与分红,那起步就得是特一级的高级技师,而且还得是为九州鼎食做出过重大贡献才行。

  按这个条件,别说是他,九州鼎食的镇店八鼎也不够资格。

  小楠你这个提案确实是太唐突,要不是我足够了解你,恐怕会像那些董事会的老家伙一样,认为你是被帅哥迷昏了头!”

  “哥,你现在可不是老家伙吧?难道不知道当企业被越来越多的规矩束缚时,也就是走向衰落的开始?”

  “我当然知道,而且天下所有的企业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可当企业做大后,没有规矩能行吗?有了规矩却不依照规矩做事,企业只会衰落的更快,所以,我找不到反驳那些老家伙的理由。”

  古亚诚无奈地看了一眼妹妹,摇头道:“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尚周集团百分之一的干股?虽然只有收益权,可以尚周集团的体量来说,光每年分红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啊!

  所以董事会拒绝你的提案也不完全是因为规矩,还出于对企业内部平衡的考虑!

  你也不想想,就这样把干股给了集团下属酒店的实习生,好吧,就算你可以为他正名脱离实习身份,他也就是个新人而已。

  集团这样厚待一名新人,让那些为集团卖命多年的老臣子们怎麽想?这是会引起连锁反应的!小楠,你现在是九州鼎食的总裁,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想要洋娃娃就会得到各种芭比的小女孩儿了......”

  古亚楠一时无语,哥哥说的其实也有道理;这完全是两人所站高度不同决定的,哥哥统筹的是集团全局,而自己看到的只是九州鼎食。

  但无论如何还是不甘心,女人的第六感告诉他,如果今天集团不将周栋牢牢栓在战车上,将来是一定会后悔的!

  只是预感,没有任何证据,但她还是要做最后的努力。

  “几天前,一位姓祝的先生向周栋提出,要他做出原汁原味的‘八珍面’,周栋答应了......”

  “什么!你是说李笠翁的八珍面麽?”

  古亚诚明显一愣,翘起的二郎腿也放了下来:“这是华夏勤行多年都没有破解的‘悬案’啊,他居然敢应?”

  尚周集团就是做餐饮起家的,现在的主营业务也是餐饮行业。家学渊源,古亚诚当然也是个美食家,怎么会不知道‘八珍面’是李渔考验后人的深坑?

  “年轻人果然还是莽撞啊,他一定会失败的。”

  古亚诚摇了摇头,显然不怎么看好周栋。

  “如果他成功了呢?”古亚楠追问道。

  “如果他真能做出这道失传的八珍面,我会全力帮你。但是要让那帮董事会的老家伙同意你的提案,恐怕他要在红案上有所表现才行。”

  古亚楠摇摇头:“哥,你的目光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短浅了?难道你就真的看不出,周栋对我们九州鼎食的意义不仅在后厨麽?

  他现在人气高涨,已经成为省级美食刊物《大国寻味》重点跟踪报道的明星厨师;苏省烹饪协会的董老也有意栽培他,想让他成为苏省勤行的明星人物、年轻一代中的旗帜;还有他的形象非常好,如果不是因为一心厨道,直接出道娱乐圈都不是不可以!

  一名年轻、有实力、又够帅的厨师,哥你就没有联想到些什么?”

  古亚诚笑了笑:“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少帅哥......而且要借明星效应宣传九州鼎食又有何难?

  这次我飞到苏省,一是为了见你,二是为了去参加一档美食节目,你也应该听说过湘果台的‘理想的生活’吧?

  这档节目有何老师和黄老师搭档,收视率同类第一,而且这一期更是请到了我和京都‘德于社’的于老师,如果我在节目中小小宣传一下九州鼎食,你猜结果会如何?”

  古亚楠愕然道:“是那个爱好抽烟喝酒烫头的于老师麽?他又幽默又性格纯厚,我可喜欢他了!”

  “是吧?所以说凭我们尚周集团的实力,要借明星宣传太容易不过了,又何必要培养自己的明星呢?

  不过你的想法也有一定的可操作性,就先看看这个周栋能不能做出失传的八珍面吧。”

  “放心,他一定会成功的!”古亚楠对此深信不疑。

  “呵呵......”

  ***

  古亚楠还是太乐观了。

  李渔这道八珍面挖坑极深,又哪里是说破解就能够破解的?这些天周栋每天晚上都在造化后厨中试配‘鲜汁’,却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

  周栋首先想到的就是鱼羊合汤。

  ‘鲜’字拆开来就是鱼羊两字,似乎这就是答案?可当他在造化后厨中试做了无数次后,才发现根本就行不通!

  汉字不代表食谱,华夏有羊汤、鱼汤、牛羊肉汤......几时见过有人出售鱼羊汤的?造字可以只取鱼羊之鲜为‘鲜’,真正做汤就要考虑口味了。

  鱼腥羊膻,这两种味道几乎是无法中和的。菜谱里倒是有‘鱼方藏羊’这道菜,可做菜与熬汤原本就有天壤之别,根本不可能复制。

  各种红肉、白肉、甚至就连海鲜中的贝类、河鲜中的螺蛳,周栋都一一在系统中试过了,结果还是找不出答案来。

  从物入手不行,周栋就开始从李渔这个人入手。

  李笠翁对素食的推崇几乎达到了着魔的程度,更曾经说过笋为百素之王的话,周栋灵机一动,想到了魔都的一道名菜‘笋烧肉’。

  这道菜的主材不是咸肉,而是笋!笋借肉香成菜,魔都人会吃光其中的笋,独留下肉,那么如果以笋配合咸肉熬汤,是否可以得到素汤中的至味鲜汁呢?

  周栋为此尝试了足足数百次,可无论他如何改变食材配比,香料搭配,如果精研火候控制之法,最终得出的汤汁虽然鲜美,却还是难免被面中的虾鲜盖压!

  只怕能够与虾鲜抗衡的也只有螃蟹了,可如果用螃蟹成汤,那这道面就彻底成了海鲜面,直接就可以宣告失败了。

  长叹一口气,周栋从系统中退出,计算自己失败的次数,竟然高达一万零一次!

  “我原本对李笠翁还很不服气,觉得自己可以轻易破解他留下的谜题,看来是我太小看古人了。

  何爷爷,如果让您选择这一味缺失的‘鲜汁’,您会怎么选择呢?”

  今天刚好是周六,周栋来到茶棚为病友们做了一大锅兰城牛肉面当做晚饭,何老爷子还是边吃边批评、边批评还吃得特别欢实。

  忽然想起何老爷子那番‘人间至味是梅盐’的话,莫非这位老病友还是个烹饪美食界的高人?周栋也就是随口一问。

  “呵呵,是那道八珍面吧?不瞒你小子说,我老人家年轻时别的不会,就会吃!还真研究过这道面,这可是个坑啊。”

  “啊,那何爷爷您有研究结果了吗?”

  周栋双眼一亮,难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何必问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当然有了,你何爷爷我研究的东西,没有结果还成?”

  “那何爷爷您快告诉我啊,我都愁死了,后天要是还做不出这道面,我可要丢脸了!”

  “别急,爷爷告诉你,这个结果就是‘放下最美’......”

  “啥意思?”

  “也就是没辙啊。爷爷想着像我这种聪明人为什么要跟李渔这种疯子较劲呢?与其纠结,不如放下,所以结果是‘放下最美’!”

  周栋目光深沉地望着老爷子:“何爷爷,您的病还得继续治......”

  “谁说不是呢?”

  从茶棚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是满天星斗,周栋在医院食堂已经吃过了,就洗了个澡,站在窗边看星星。

  这是他多年以来的习惯,当初病重的时候,与同学朋友完全断了来往,除了爸妈,星星就是他最好的朋友。

  仔细想想,如今他除了胖子,似乎也没有几个朋友,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夜越深就越感悲凉。

  就在此时,微信叮的响了一声,周栋打开手机,看到了一个跳跃的兔子头像,id的名字叫‘兔子姑娘’

  是她?这么快就给我发信息了?

  周栋点开微信,只见这姑娘发了一大段话给他‘周小厨,江湖救急、江湖救急,刚接到节目组的通知,让我明天就去参加节目录制呢。

  据说每个去参加节目的人都要做一道拿手菜,我想做‘巫师汤’,你快说下是怎么做的,谢谢。”

  周栋摇头苦笑,这姑娘倒是耿直,这么一大段话都没个表情包啥的,而且你张嘴就说菜名,就不怕我不会麽?

  回了句‘什么巫师汤?’

  ‘就是亚洲第一帅哥金XX拍的电影里出现过的巫师汤啊?不限定食材,然后放一起煮,我就是想不好该用什么材料做,你给个提示呗?”

  周栋失笑,还当什么‘巫师汤’呢,不限定食材,放一起煮?那不就是乱炖麽!

  这简单啊?就算没专门去品鉴过大师傅做的乱炖,好歹也是青翔毕业的,难不住他。

  ‘这个其实简单,既然不限定食材,你想放什么就放什么吧。不过任何美食都讲究味道的平衡,这个平衡......恐怕以你的基础很难理解,这样吧,就用最简单的方法,你保证这锅乱炖......哦,是巫师汤所用的食材味道一致就可以了。”

  周栋想了想,自己给出的这个答案怎么看都不会出乱子,就发送了出去。

  “好啊,谢谢你了哥们儿!”

  微信那边的程倩兴奋地打了个响指。保持味道一致?这太简单了!

  这丫头的脑袋里出现了红彤彤的一片辣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