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妖者为王 > 第五百六十章 听潮侯和五行老祖!

第五百六十章 听潮侯和五行老祖!

  呼!

  空荡荡的大殿内,一片寂静,连风声都没有,因此可以清楚的听到,墨煦铭等人的呼吸声骤然变得沉重起来。

  人人骇然。

  不。

  确切点说,现在唯有萧浪还能保持完整的思维。至于钟无艳、墨煦铭等人,他们早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这老人的一番话给彻底震惊了,脑子里一片浆糊。

  天道之力?

  萧浪竟然掌握了天道之力?

  他只是纪元境小圆满巅峰啊!

  什么时候纪元境小圆满巅峰也能掌握天道之力了?

  不怪墨煦铭等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行,只是因为,对他们来说,天道之力这四个字所代表的意义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在五行大陆上,天道之力,就是天!

  唯有五大家族的五位老祖才能掌握的力量!

  萧浪竟然掌握了!

  “难道,他是老祖那一级别的?”

  再想到萧浪刚才以一己之力开启了五行神殿的殿门,钟无艳、墨煦铭等人更无法淡定了。

  除此之外,同样让他们感到无比震惊的,当然还是眼前这老人的存在。猜测到老人身份的可不止是萧浪一人,他们也猜到了。

  五行老祖?

  他是五行老祖么?

  就在不久之前,当萧浪告诉他们五行大陆存在的真相和五行老祖时,说实话,他们对五行老祖是有恨意的。

  因为是五行老祖的一些安排让五行大陆变成了这个样子,置地于水火之中,持续了亿万年,不知道多少妖孽天才死在了受潮之中。

  可是此时此刻,当亲眼看到眼前的老人,他们的心中却再也没有了半点忤逆的心思。

  可怕!

  哪怕身前的老人什么也没做,只是从一片漆黑中走出,他们还是感到了极致的可怕,是他们晋升不朽境君主后也无法忽视的可怕!

  老人的状态很差。

  他不只是形如枯槁。

  身上衣衫破碎,充满血迹,一些恐怖的伤口清晰的展现在萧浪等人眼前,血雾蒸腾,融入或者说消散在虚空中,消失不见,颇为诡异。

  在钟无艳、墨煦铭等人看来是如此。

  但是在萧浪看来,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枷锁!

  萧浪看到了枷锁!

  血色的枷锁在他灌注了毁灭天道之力的双眸下无所遁形,插入了老人体内,穿过琵琶骨,绕过关节。

  正是因为这血色枷锁,他身上的伤口才无法恢复,一直处在绽开的状态,丝缕鲜血沁出,在墨煦铭等人看来是消失在了虚空中,但是在萧浪看来,它们绽放五彩光华,融入了这片世界……

  “怪不得这里的五行大道本源之力如此充盈,竟然是……”

  萧浪震惊。

  此时此刻,他已经无比确认,眼前的这一位老人,就是创造这片大陆的主人——五行老祖!

  他心中的震惊,主要是源自于五行老祖此时的状态。

  堂堂世界之主,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是谁把他弄成了这幅模样?

  “前辈。”

  震惊之余,萧浪拱手行礼。

  强大!

  丝缕鲜血就可以震动虚空,这样的存在实在是太强大了,萧浪当然以礼待之。更何况,萧浪严重怀疑,自己从听潮侯府的大道图卷上得到的五彩莲花印记就是源自于五行老祖,如今看到五行老祖本尊,他当然心怀敬意。

  五行老祖也看着萧浪。

  实际上,从他现身之后,就一直看着萧浪,从未移开过视线。旁边的墨煦铭等人,他甚至看都没看一眼。

  一眼。

  萧浪只感觉自己被看破了全身的秘密,无所遁形,这种感觉让他好不难受,眉头一皱,大道本源之力立刻收敛。

  “没想到,我留在外面的传承,竟然是被你得到了。”

  “既然如此,你应该已经见过他了吧?”

  听着像是在询问,但是在五行老祖的话语中,却充满了笃定。

  对于五行老祖这突如其来的话语,没头没尾,墨煦铭等人自然惊疑不已。他们只是从五行老祖的话语中再度确认了萧浪的身份,他的确来自于外界,不属于五行大陆,其他的完全听不懂。

  他?

  谁?

  墨煦铭等人一头雾水,但是萧浪岂能不明白?

  萧浪精神一凛,眼底一缕精芒闪过。

  听潮侯!

  五行老祖说的是听潮侯!

  自己是在听潮侯府得到的五彩莲花印记,也就是五行老祖的传承,五行老祖此时所言之人,当然就是听潮侯无疑了!

  五行老祖和听潮侯果然有关系!

  师徒?

  还是引路人?

  萧浪精神一震,却顾不得思索,拱手回答道:

  “前辈明察秋毫。”

  “但是晚辈并没有见过他。在晚辈去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萧浪道出自己对听潮侯的判断,并未撒谎,心头坦然。可是没想到,当他最后一句话说完,突然——

  “死了?”

  “哈哈哈哈哈!那老匹夫还有今天?”

  “哈哈哈,终于死了!死的好,死的好!”

  五行老祖张狂大笑,面如癫狂,萧浪一下子惊呆了。

  听潮侯死了,五行老祖如此开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还不等他继续追问,突然——

  五行老祖面色一凝,狂笑声戛然而止,目若雷电,锋锐至极,如同看破了万重迷雾,看到了真相:

  “不对!”

  “他怎可能死?”

  “这世界上哪有能威胁到他的存在?”

  “不,他肯定没死,还隐藏在暗处!”

  没死?

  萧浪目瞪口呆,看着如同精神分裂的五行老祖,后者的目光突然再度落在自己的身上,萧浪精神一凛,再次出现那种如被看破的感觉,眉头紧蹙之时,只见五行老祖突然眼瞳大放光彩。

  “对,我猜的没错!”

  “你,就是他的下一个试验者!”

  试验者?

  听到这三个字,萧浪的眼皮猛的一跳,心起不详的预感。

  五行老祖的话,就连他也听不懂了。尤其是当看到,五行老祖眼底突然出现的怨毒和憎恨,萧浪更不由心头一颤。

  “试验者,什么意思?”

  “下一个?”

  “难道前辈……”

  萧浪立刻再次想到了听潮侯府上的那面大道图卷。

  那朵五彩莲花,五行老祖传承的核心要义,就在大道图卷的最中央!

  这是……

  萧浪心头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了。

  五行老祖冷笑更深,配上他削瘦露骨的面庞,整张脸显得无比狰狞,神色凶狠,眼底透出无尽的怒意:

  “不错。”

  “我也是他的试验者。”

  “并且,我不是第一个。”

  “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应该已经见过那张图了吧?”

  “上面的每一条大道,可都代表着一个人!”

  什么?

  萧浪眼瞳蓦地一缩。

  五行老祖也见过大道图卷!

  一条大道,一个人?

  “他是……”

  五行老祖生生打断萧浪的惊呼,冷声道:

  “剥夺大道!”

  “这就是他的目的!”

  “昔日,他栽培我成才,助我一举成为人中之圣,其实就是为了剥夺我的大道啊!亏我还这般信任他,循着他指点的道路,融五行,创世界。”

  “但这又有什么用?”

  “到头来,我还是他的一枚棋子,一枚棋子而已!”

  浓浓的怨毒扑面而来,令萧浪胆战心惊。

  剥夺大道?

  听潮侯竟然是这般的恶人?

  一时间,萧浪凌乱了。

  这可和他记忆中的听潮侯截然不同。虽然他和听潮侯没有半点的接触,可是他从荒的口中听他描述过。

  听潮侯,也曾为天才。

  只是被仇家追杀,才流落到离火大世界……

  他竟然还有如此阴谋?

  “他的目的是什么?”

  “复刻这么多的大道,对他有什么好处?”

  萧浪下意识提出心底的狐疑,有些茫然。

  大道。

  虽然世界上的大道数量是有限的,可是,每个人对大道的领悟都是不同的,这也是纪元境尊者是一道坎的原因。

  你参悟的大道,不一定适合其他人。

  因此在萧浪看来,听潮侯这样做,几乎没有任何好处可言。

  五行老祖闻言,也皱起眉头,但面目之间仍是憎恨。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但是,就是因为他,我才被困在了这里,足足亿万年,从未出去过!是他,就是他!”

  “我要杀了他!我早晚会杀了他!”

  “他绝对不可能死了,一定隐藏在暗处,甚至就隐藏在你身边!”

  五行老祖高呼连连,怒火焚燃,体表血肉炸裂,鲜血横飞,看到萧浪都忍不住头皮发麻。

  五行老祖,疯了!

  心中的仇恨,早就湮灭了他的意志和理智。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萧浪却变得更加理智了起来,眉头紧锁,陷入踌躇。

  他不得不踌躇。

  因为迄今为止,自从他踏上纪元境之后,就和听潮侯留下的传承有了不解之缘。而今日五行老祖所言,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谁是真的?

  五行老祖所言,都是真的么?

  自己,只是听潮侯的一个试验品?

  “不,不能慌!”

  萧浪努力让自己镇定起来,压下浮躁的情绪,无数困惑浮上心头,化成一条线。

  疑惑太多了。

  但萧浪知道,自己必须找到答案,  而这答案的源头,就在眼前的五行老祖身上!

  看着情绪几乎爆炸的五行老祖,萧浪强行提一口气,一时间也顾不得询问其他了,专注当前:

  “前辈。”

  “是他把您困在这里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