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印记
  回忆起对方后的含羞草,立刻优雅的行了一礼。

  “你好。”

  声音清冷,带着淡漠。

  在不知道含羞草的本质之前,这样的礼仪为含羞草省去了相当多的麻烦,波尔显然是不知道含羞草的本质。

  他更多的是在关注含羞草身上的装备。

  在他的感知中,眼前的含羞草,充斥着危险。

  看看那六枚枚篆刻着防御、治疗秘法文字的戒指和看似普通,可依旧散发着极度负能量气息的项链。

  还有腰带上有着类似‘轻身’‘灵巧’的秘法文字。

  裤子应该是某种凶兽皮,给人与冰冷的感觉,鞋子上还有传送类的符文。

  更重要的是……

  波尔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含羞草腰间的背包。

  那个背包给他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仿佛他随意有什么举动,就会遭受到灭顶之灾。

  因此,波尔站得笔直。

  “2567在这里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见见他。”

  “我叫波尔。”

  波尔这样的说道。

  “稍等。”

  含羞草说着,走进了房间。

  在房门关上的刹那,他长长的出了口气。

  虽然花园也算是房间的部分,也受到了系统的保护,但是看到陌生人后的胆战心惊,依旧让含羞草后背发凉。

  庆幸的是……

  含羞草看向了秦然。

  有着他在。

  他就是我最坚实的后盾。

  “怎么了?”

  感受到含羞草的目光后,以十分熟练动作洗盘子的秦然抬起了头。

  “有个叫做波尔的玩家在门外,想要见你。”

  含羞草如实的说道。

  “波尔?”

  秦然一皱眉。

  对于这个明明陌生,但却给予他熟悉感的玩家,他有着相当的警惕。

  “我去看一下。”

  秦然说着拿起布子擦了擦手,把围裙摘下来递给了含羞草。

  将围裙穿戴好后的含羞草注视着秦然离去的背影,当秦然彻底的消失在门后时,他才快速的清洗着碗筷。

  至于秦然和波尔的事情?

  含羞草相信,秦然会处理好的。

  ……

  “是我向酒馆里的人打听,你来到了这里。”

  刚见到秦然,波尔就说出了找到这里的缘由。

  对此,秦然不感到意外。

  他来到这里并没有掩饰,当时在酒馆内的人,差不多都应该知道才对。

  不过,这并不代表,秦然会放松对方波尔的警惕。

  “我没有恶意。”

  “只是在了解到一些你的事情后,想要和你聊聊。”

  仿佛是感应到了秦然的警惕,波尔这样的说道。

  “聊什么?”

  “唯一称号‘黎明之剑’?”

  “还是有关‘守护者’?”

  秦然试探着。

  很显然,秦然十分清楚自己身上有什么事是值得别人在意的。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当秦然说出这两个词汇的时候,他能够明显感受到波尔气息略微的变化极力的掩藏,但却被秦然敏锐的察觉了。

  随着精神属性、感知的日趋强大。

  一些人的掩饰,在秦然眼中,早已变得毫无作用。

  “唯一称号是我的秘密,我不想说。”

  “有关‘守护者’也是我的私事,我不愿意和你分享。”

  秦然没有停留,径直的说着。

  而在,说完的刹那,秦然转身就走。

  在秦然看来,这就是一个陌生人。

  一个需要警惕,但不需要在意的陌生人。

  “等……”

  下意识的,波尔就要抬手阻拦秦然。

  可就在他刚刚抬手的瞬间,一柄窄刃长剑,就从他的影子中射出,停留在了他的脖颈边。

  剑刃锋锐。

  充斥着血腥与恶意。

  波尔甚至能够在上面听到亡灵的哀嚎。

  这是一柄‘不详’之剑。

  波尔第一时间确认道。

  而这样的确认,也让他抬起的手变成了高高举起。

  “我没有恶意。”

  波尔再一次的重申道。

  “我不理会你有没有恶意。”

  “我只知道你和我之间就是陌生人,你不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是你所信赖的人,所以,不要用无谓的试探来探究我。”

  “这里是巨大城市。”

  “死亡,在这里很平常。”

  秦然没有回头,以很平淡的语气说着。

  是啊,这里是巨大城市。

  一个有着所谓机器执法者,但却有着太多手段绕过这些机器执法者了。

  杀戮,不是这里的主题。

  但却是永远不变的伴奏曲。

  看着秦然头也不回的身影,波尔充斥着无力感。

  曾经的他,和对方是多么的相似。

  在那个时代的他。

  也和对方一样啊。

  所以,来到了这个时代的他,很不甘心啊。

  不甘心就这么的被那个女人所掌控。

  不甘心就这么的被那个女人所嘲笑。

  哪怕是……

  死!

  他也要狠狠的给那个女人一记耳光。

  想到这,波尔深吸了口气。

  他压低了声音说道:“我知道魔女的一个秘密。”

  魔女的秘密?

  秦然脚步一顿。

  “这个秘密我不知道是否和她留下的遗产有关,但我可以保证,一定和‘守护者’息息相关。”

  看着秦然停下的脚步,波尔加快了语速。

  然后,他摘下了右手的手套。

  赤红色线条围绕着的诡异笑脸,赫然出现在他的手背上。

  犹如是感应一般,

  在波尔右手上的诡异笑脸出现的时候,秦然的右手手背微微一颤。

  他马上转身。

  当看清楚波尔右手手背上的诡异笑脸后,秦然的双眼微眯。

  “‘魔女印记’!”

  “当初的我们是这样的称呼它的。”

  “也许,现在有了其它的称呼。”

  波尔看着转身的秦然,缓缓的说道。

  “现在的它被称作‘魔女的馈赠’。”

  秦然回答道。

  “馈赠?”

  “也对。”

  “在某种时候,它确实称得上是馈赠,不过那只是在你没有‘冒犯’她之前。”

  波尔语调变得沉重了。

  “‘冒犯’?”

  眯着双眼的秦然咀嚼着这个词汇。

  在这个词汇中,他感觉到了太多的不同寻常。

  “是啊。”

  “留有印记的仆人,怎么能够超越主人?”

  “一旦仆人超越主人的话,自然就是冒犯了。”

  “到了那个时候……”

  “你就会成为我这副模样。”

  波尔声音低沉,语气十分低落,且又充满恨意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