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身影

第四十九章 身影

  放出信鸽的奥博尔德返回了房间中。

  超出预计之外的变故,让这位侯爵的内心变得焦躁起来。

  连续的数次深呼吸,并没有改变这样的状况后,这位侯爵开始采用更加直接有效的方式。

  房间角落的柜子中,一瓶成年男子大拇指大小的水晶瓶被这位侯爵阁下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

  然后,用更为小心的姿态扒开了瓶塞。

  接着,这位侯爵阁下将水晶瓶放在了嘴边。

  一仰脖子,水晶瓶内大约一半的透明液体,就进入到了这位侯爵阁下的嘴中。

  呼!呼呼!

  随着吞食药液,这位侯爵阁下又开始了连续的深呼吸,可与之前不同的是,随着这几次深呼吸,对方脸上的急躁彻底的消失不见,只剩下了一种舒缓、惬意的神情,甚至可以说是……

  飘飘欲仙!

  整个过程仅持续了数秒钟,这位侯爵阁下以恋恋不舍的姿态扭好了瓶塞,将水晶瓶再次的放入到了柜子中。

  “幽森流派的药剂真是不错。”

  “可惜……”

  “不能够经常使用。”

  想到那位幽森流派‘多尔’的警告,这位侯爵阁下遗憾的摇了摇头。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天天……不,是时时刻刻都享受这种放松的方式。

  “假如我掌权了,我一定要给予幽森流派更多的支持,让他们将这种药剂开发到极致!”

  不由自主的,在这位侯爵阁下的心中升起了这样的想法。

  同时,他还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

  扭过头,这位侯爵阁下就看到了一个黑色的人影。

  对方的面容很陌生,却又带着一些熟悉。

  但让这位侯爵阁下最为在意的是,对方不停吞咽口水,擦着口水的模样,以及那种猛兽捕食时的目光。

  “你是谁?”

  “你……”

  下意识的,这位侯爵阁下厉声喝问。

  可惜的是,还没有等这位侯爵阁下问完,黑色的身影就一把将他推开,将水晶瓶重新拿在了手中,连带着水晶瓶一起扔进了嘴里。

  嘎吱的脆响中,水晶瓶彻底的被嚼碎,连带着其中的液体一同流入了‘暴食’的胃中。

  然后……

  咳、咳咳!

  “难吃!”

  “难吃之极!”

  剧烈的咳嗽中,‘暴食’张嘴吐出了包括水晶瓶在内的所有药液。

  第一次的,‘暴食’体会到了难以下咽的感觉。

  甚至,还有淡淡的呕吐感。

  这样的感觉对于‘暴食’来说是陌生的,也是他绝对不想要再次尝试的,顺带的还有对眼前侯爵阁下的愤怒。

  奥博尔德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直到‘暴食’将目光再次投来的时候,这位侯爵阁下才算是反应了过来。

  “你别过来!”

  “我、我……”

  这位侯爵阁下发出了尖叫。

  亦如一个小姑娘。

  但与单纯的小姑年不同的是,这位侯爵阁下的尖叫,是希望引起周围暗藏的侍卫的关注。

  只是他叫破了喉咙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特别是那些熟睡的侍卫。

  没错,就是熟睡!

  一种彻底的进入梦乡,完全不会被叫醒的熟睡。

  ‘懒惰’眯着眼斜靠在墙上,温暖的阳光让他不由自主的打着哈欠。

  “真暖和。”

  “好舒服。”

  “好想睡觉。”

  宛如呓语的声音响起,靠着墙的‘懒惰’彻底的瘫软在地上,就如同实在是忍不住困倦要进入梦乡般。

  而事实上,下一刻呼噜声就响了起来。

  不是‘懒惰’,也不是早已熟睡的侍卫们,而是阴影中一道刚刚出现的人影。

  破烂的长袍,略微带着恶臭。

  悉悉索索间,一堆虫子从长袍中跌落。

  每一只或是蜷缩,或是伸张,都毫无例外的陷入了熟睡。

  ‘懒惰’就这么如同烂泥般瘫软在地上,看着并不意外的袭击者,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好麻烦!好想晒着太阳睡觉!”

  嘀咕声中满是抱怨。

  可最终‘懒惰’还是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向着又一处街道走去。

  袭击者可不止一人。

  都是需要他去处理的。

  至于‘暴食’?

  ‘懒惰’可不指望这个除了吃就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家伙能够帮忙的,虽然按照最理想的计划是他处理这里,‘暴食’处理周围的其他。

  但在那位侯爵大人拿出能够饮下的液体后,‘暴食’不受控制的冲入房间,就彻底的打乱了他的计划。

  “差得太远了。”

  “而另一个?”

  “又超出太多了!”

  “果然,我就是劳碌命吗?”

  “为什么要这样?命运真是不公平。”

  ‘懒惰’又一次嘀咕起来,前进的脚步也越发的缓慢了,可那些隐藏在勒尔德里的幽森流派人士,却是还没有等‘懒惰’靠近,就一个个的沉睡过去。

  ……

  沃伦王宫,议会厅。

  玛丽端坐在王座旁,俯首在面前的书桌上起草着一份新的文件。

  虽然在大部分的时候,这样的工作都是由书记官来完成,但是这次事情所代表的意义截然不同。

  必须由她亲自完成。

  这是未成年王女的坚持。

  一旁的老伯爵艾达勒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有张嘴,就被玛丽阻拦了。

  “艾达勒伯爵,请您不要说出任何让我为难的话语。”

  “从心底,我尊敬您,因为您为沃伦的付出,也因为您是一位真正的贵族。”

  “但同样的,我也知道2567付出!”

  “您对父王,2567对我,都是一样的。”

  “而我从不会让对我如此信任的人……失望。”

  玛丽没有抬头,鹅毛笔迅速的书写着秀丽而又带着锐利感的文字。

  老伯爵看着一个又一个出现的文字,又看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嘴巴张了张,最终,没有再说什么。

  妥协。

  面对着这样的玛丽,老伯爵妥协了。

  带着一声叹息,老伯爵向一旁默不作声的希林伯爵示意。

  立刻,一把椅子被搬了过来。

  在王宫的议会厅,很少有人能够获得坐下的资格,哪怕是这一代的希林伯爵都还差一点。

  不过,这里面并不包括老伯爵。

  既因为年纪,也因为功绩。

  “这里你需要稍微改动一下,2567暂时还无法代表沃伦王室,就算他成为了摄政王,但女王依旧是你,所以,你需要明确自己的立场,你要告知所有人,那些被剥夺了身份、头衔的贵族做了什么。”

  坐在椅子中看着玛丽书写的老伯爵,突然开口了。

  玛丽略带讶异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老伯爵,然后,嘴角一翘,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谢谢。”

  未成年的王女诚恳道谢。

  “不需要!”

  “我为的是沃伦王室,还有詹姆士,不是你。”

  老伯爵哼了一声,但却并不吝啬自己的指点。

  有着母亲良好的教育,可对玛丽来说,起草这样的文件,却还是太费力了,而在有了老伯爵的加入后,一起就变得顺利多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份完整的措辞没有漏洞的文件出现了。

  玛丽揉了揉手指,将文件递给了老伯爵。

  老伯爵一愣,然后,再次哼了一声,才接过了文件细细的检查起来。

  谁也不会阻碍这样的检查。

  甚至,玛丽、年轻的伯爵都屏住了呼吸,尽量做到不打扰老伯爵。

  因此,当一些声响传来的时候,是无比明显的。

  吱呀!

  推门声响起,厅中三人的目光瞬间看向了目光。

  接着,三人齐齐一愣。

  纷纷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门口那道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