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帝国猛将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世子扬威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世子扬威

  瑞康十一年五月二十日的上午,在威北城以北的平原上,镇南军与草原联军首次排开阵势,一场兵力涉及超过两千万的大战,就此拉开了序幕。

  六十七名各族的可汗和两百多名各族的宗王,以及数千名各族的将领,骑着战马位于草原联军大阵的最前面。

  凉国皇帝姜续以及数百名凉国将领,同样也骑着战马,处在了草原联军大阵的最前面。

  “各位可汗,你们觉着这场仗应该怎么打?”凉国皇帝姜续沉声对联军统帅部的七位可汗问道。

  姜续已经得知自己派出的三十万援军被击溃的消息,知道凉国的岱州府和京城道,包括凉国的都城大凉城,已然不可能保住了。

  现在姜续唯一的希望,就是草原联军能击败聚集在威北城这里的镇南军主力,这样凉国才有收复岱州府和京城道的可能,甚至可以从镇南军手里把达州府和蔡州府夺回来,乃至抢占镇南军更多的地盘。

  其实姜续也不傻,当年凉国与草原十二族结盟,凉国就被以东羌族为首的十二个游牧民族,在背后狠狠的插了一刀。

  这次草原联盟的游牧民族数量,一下子达到了上百个,几乎草原上所有的游牧民族都加入了草原联盟。

  谁也无法保证,草原上这些游牧民族会不会再次在凉国背后插刀子。

  然而凉国的皇帝姜续,却不得不选择与虎为谋。

  凉国早已知晓,镇南军有吞并凉国的意图,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地区接连出事,也许镇南军早就大军压境了。

  与草原联军结盟,凉国还能赌一下,如果凉国什么也不做,最终将避免不了被镇南军吞并的命运。

  “不如派勇士到两军阵前挑战一番?总是听说燕国镇南军猛将如云,本可汗倒是想亲眼见识一下!”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大声说道。

  塞鹘族可汗托吉雷跟着说道:“草原上的勇士,才是天底下最勇猛的,今日应该让燕国镇南军见识一下我们草原勇士的厉害才对。”

  东羌族可汗阿斯盖倒是有些犹豫,“我们东羌族曾经与燕国镇南军交过手,燕国镇南军中的猛将确实不少。”

  东羌族四神将当年在永安城失踪之后,东羌族顶级的战力就一蹶不振,前两年东羌族才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名字叫森赤那的大宗师武者。

  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微微一笑,“不如就先让我胡戎族的浩吉格首先出战,去会一会燕国镇南军的猛将们!”

  浩吉格是胡戎族有数的猛将之一,并且是一位大宗师武者,在草原上也有着很高的名望。

  听到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准备派浩吉格出战,草原联军阵前的其他可汗都没有意见。

  身高超过两米的浩吉格,随即骑着一匹草原天马来到了两军阵前,用燕国话大声喊道:“浩吉格在此,可有人敢与我一战!”

  看到草原联军竟然派出一名将领来到两军阵前叫阵,跟在李斌身边的李杰不禁急声说道:“父亲,让我接下这一阵如何?”

  这次率兵来威北城,李斌把长子李杰也带在了身边。

  李斌一听长子李杰请战,犹豫了一下道:“能在这个时候,第一个出现在两军阵前叫阵,必然得是一名大宗师武者,你从来未经历过真正的厮杀,还是……”

  李斌的话还没有说完,李杰就急声说道:“父亲,我经历过厮杀的,我上去一定不会坠了我镇南军的名头!”

  李斌突然想起来,李杰还真杀过人,而且还杀了不少人。

  当年才十一岁的李杰,就领着十八个弟弟,把郑国皇子肖冲和他的一百多名护卫,全部给当街斩杀一光,也因此引起了镇南军与郑国的大战。

  郑国皇子肖冲和七、八名护卫都死在了李杰的枪下。

  这时李斌身后不远处的雄阔海突然说道:“主公,我愿为世子掠阵,绝不会让世子有任何的闪失。”

  李斌又沉吟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李杰,如果感觉不是这名胡虏的对手,千万不要逞强,明白吗?”

  李杰顿时大喜道:“父亲放心,我不会逞强的,打不过我立即就退下来。”

  虽然李杰嘴上这么说,但李杰心中却对自己的武艺十分有信心。

  李斌随后扭头对雄阔海说道:“孝烈,麻烦你给李杰掠阵,如果情况不对,无需讲什么面子。”

  孝烈是李斌为雄阔海起的表字。

  “主公放心,我老雄明白。”

  这时突然有人对李杰喊道:“大哥,那个胡虏骑的是草原天马,你帮我抢回来呗!”

  说话的是李斌的四儿子李续,今年刚刚十六岁。

  李斌其他的儿子,得知李斌会带李杰出征,纷纷吵着也要一起出征。

  李斌随即对儿子们说,因为李杰已经是大宗师武者,才会带李杰一起出征历练,如果谁能晋升为大宗师武者,倒是也可以一起随他出征。

  可是让李斌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随军出征的前两天,四儿子李续竟然突破了自身的桎梏,成功晋升为大宗师武者。

  所以这次出征,李续也随李斌一起来到了威北城。

  李杰点了点头,“四弟放心,有机会大哥一定帮你抢下这匹草原天马。”

  镇南军这些年经过培育,已经拥有了一百多匹草原天马,但是这些草原天马,很多都被李斌赏赐给了军中的将领们。

  作为长子的李杰,倒是幸运的捞到了一匹草原天马,而李斌的其他儿子,只能分到一匹戎卢马或者安蒲马。

  虽然这两种战马,可以说各方面仅次于草原天马,但终归还是不如草原天马。

  李续笑呵呵的说道:“大哥,我对你有信心,弟弟能不能骑上草原天马,就靠大哥你了!”

  李杰和雄阔海催马来到两军阵前之后,雄阔海骑着战马停在了大约几十步之外,李杰则催马来到了胡戎族猛将浩吉格的身前。

  “镇南军李杰,请赐教!”

  浩吉格看了一眼远处的雄阔海,撇了撇嘴说道:“怎么?想要两个打一个?我浩吉格愿意奉陪!”

  李杰语气平缓的说道:“后面是家里的长辈,担心小子第一次上战场,所以在后面给小子掠阵!”

  浩吉格哈哈大笑道:“你们燕国镇南军莫非没有人了,竟然派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来斗将!”

  李杰没有因为浩吉格讥讽而动怒,反而笑呵呵的说道:“大家觉着,对付你们这些草原上的胡虏,有我这个毛头小子就足够了。”

  “小子找死!接招!”

  李杰的这番话,倒是把浩吉格给激怒了,浩吉格挥着一支长柄狼牙棒就冲向了李杰。

  李杰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挺枪就迎向了浩吉格。

  “当”的一声巨响,李杰和浩吉格的第一个回合,两人的兵器就相撞到了一起。

  李杰所用的玄铁枪,重达两百八十斤,浩吉格所用的长柄狼牙棒,分量也不轻,足足两百斤有余,可见两人都是大力士。

  第一次兵器的相撞,让李杰和浩吉格在战马上,不由都晃动了几下,只不过李杰晃动的幅度要比浩吉格稍微小一些。

  也由此可以判定,李杰在力量上,应该占据了一些优势。

  “好大的力气!”浩吉格心中不禁暗道了一句。

  不过作为一名大宗师武者,浩吉格没有丝毫怯战之意,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接下来李杰和浩吉格在震耳欲聋的助威声中,你来我往,很快就交手了快六十个回合。

  观战的李斌,此时可是相当的紧张,毕竟场上的是自己的长子,李斌甚至都有点儿想让人敲响铜锣。

  突然两军阵前这场势均力敌的斗将,出现了变故。

  当李杰和浩吉格又一次双马错镫之时,浩吉格手中长柄狼牙棒的狼牙棒头,竟然被震的断裂,随之掉到了地上。

  浩吉格因此不由愣了一下。

  两名大宗师武者在两军阵前交手,愣神可是致命的。

  李杰抓住了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一枪刺穿了浩吉格的脖子,随即李杰一抖铁枪,浩吉格的尸体就跌落在了地上。

  李杰一枪刺死了浩吉格,赶忙催马过去把浩吉格胯下那匹草原天马的缰绳给拽住,刚才他可是答应四弟,要把这匹草原天马抢回去的。

  看到浩吉格被镇南军一员小将给一枪刺死,一员胡戎族的猛将,甚至没有跟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打招呼,就冲向了两军阵前。

  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看到浩吉格被杀,嘴角不由抽动了一下,浩吉格可是胡戎族的大宗师武者,怎么如此轻易就被燕国镇南军一员默默无闻的小将给斩杀了呢?

  东羌族可汗阿斯盖叹了一口气说道:“燕国镇南军果然还是猛将如云,浩吉格竟然被对方一员小将给……唉可惜了,可惜了。”

  别看东羌族可汗阿斯盖嘴上说着可惜,其实他心里却有些幸灾乐祸。

  刚才自己的话,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很明显不以为然,现在品尝到恶果了吧!

  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咬着牙说道:“满塔善定会为浩吉格报仇,把这名镇南军将领的头颅带回来!”

  满塔善就是没有打招呼就冲向两军阵前的胡戎族猛将。

  满塔善同样是胡戎族大宗师级别的猛将之一,实力甚至要稍微略胜浩吉格一筹。

  满塔善与浩吉格是结义兄弟,所以当看到浩吉格被杀,满塔善满脑子都是为浩吉格报仇的念头,甚至顾不得跟胡戎族可汗席日力格打招呼,就催马冲了出来。

  李杰此时已经带着抢到的草原天马与雄阔海汇合到了一起。

  看到草原联军又冲出来一员将领,李杰赶忙对雄阔海说道:“雄师傅,你帮我看着这匹草原天马,我再上去打一场!”

  说完李杰不等雄阔海回话,就催马迎向了满塔善。

  说实话刚才李杰和浩吉格,帮忙掠阵的雄阔海,也是十分的紧张,手心都出汗了。

  看到李杰又要打一场,雄阔海不由回头,向己方大阵前的李斌看过去,意思是想询问李斌怎么办。

  李斌看到李杰一枪刺死了草原联军一名绝对是大宗师级别的猛将,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李杰又准备继续进行斗将,李斌不由低声说了一句,“这个混小子,也不嫌累。”

  随后李斌对雄阔海做了一个手势,意思让雄阔海继续为李杰掠阵。

  满塔善来到两军阵前,恶狠狠的对李杰说道:“我是胡戎族的满塔善,我今日一定要用你的头颅来祭奠我的兄弟!”

  李杰瞥了一眼远处浩吉格的尸体,然后笑呵呵的说道:“既然是兄弟,那我就送你陪他一起上路吧!”

  满塔善天生神力,兵器是一对重达三百八十斤的铁锤。

  不过李杰与满塔善交手之后,在力量方面并不逊色满塔善。

  而且镇南军中用双锤的猛将有很多,其中不少人还传授过李杰武艺,所以李杰对双锤这款兵器的套路非常熟悉。

  李杰和满塔善两人交手了六十多个回合之后,李杰已经在场面上略微占据了上风。

  满塔善见到一时拿不下李杰,心急之下,在两人又一次刚刚双马错镫之后,满塔善使出了他的杀手锏飞锤。

  可惜满塔善不知道,镇南军中用双锤的猛将,很多都会这一招,李杰时刻都防着满塔善用飞锤砸自己。

  李杰眼角撇到满塔善扔过来一只铁锤,手中玄铁枪向后一挑,就把一只重达一百九十斤的铁锤给挑落到了地上。

  接着李杰快速拨马,又杀向了满塔善。

  虽然满塔善仅剩下一只铁锤,但是看到李杰拨马冲过来,仍旧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

  可是一直使用双锤的满塔善,用单锤的时候,招式不免露出了一些破绽。

  李杰抓住了满塔善的破绽,在双马错镫之时,一枪刺穿了满塔善的胸膛,然后李杰把手中玄铁枪一抖,满塔善的尸体也跌落到了地上。

  看到李杰连续击杀了草原联军的两员大将,镇南军这边很多官兵随即齐声喊了起来。

  “世子威武”

  “世子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