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三二一章 独尊锤(下)

第三二一章 独尊锤(下)

  衙门中的总务百户马冲上前来,低声禀报道:“大人,长河宗大长老花不离两天前就来了。”

  “长河宗?”他反应了一下才想起:“鲍云?”

  长河宗的大阵兵的确不俗,将奇阵、仙甲和军阵结合起来的思路也是独辟蹊径,可是对于宋大人来说颇为鸡肋。他心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让她继续等着。”

  马冲躬身退下:“是。”

  龙仪卫的府库无比广大,在肖震的书房下,一间密室当中。整个府库乃是一座巨大的小须弥界。必须以龙仪卫指挥使大人手持大印才能打开。

  若是有人想要强行打开,最恐怖的后果是,整个龙仪卫衙门,会被府库中隐藏的特殊灵阵,一起送入某一个混乱的虚空当中。

  除了宋征之外,再也没有有资格进入其中。

  而宋征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一些宝物。龙仪卫近万年的历史,数次起落,累积雄厚的超乎想象。这其中有一大半都落入了历任指挥使的腰包,但留下的仍旧十分惊人。

  宋征却来不及一一去看那些重宝,阴神飞快的笼罩住了整个府库他在府库之中感觉到了几道桀骜不驯的气息,竟然能够和他的阴神相抗衡,应该是一些已经深具灵性的强大灵宝他忽略过了这些,准确的出现在一块庞大的石头面前。

  石头足有三层小楼那么巨大,表面上十分粗糙,似乎是经历了可怕的灼烧。但在厚重的石壳下面,隐藏着极为庞大的元能。

  这种元能又似乎和周围游离着的天地元能不同,它是一种来自于深邃星空的力量,属于苍穹之上。

  这是一块天外星玉。

  天外星玉几乎是这世间能够找到的,最高等级的元能结晶。和它相比,元玉就好像沙子一样廉价而无用。

  在摘星楼中,宋征向周天秘灵中“塞”进去了太多的知识,周天秘灵现在不断向他传递着一种“我要死了”的情绪。若是再没有强大的能量,让周天秘灵尽快的推演运转,将这些珍贵的知识彻底融入自身,它就会像一名得了胃病的人一样,不断地虚弱下去。

  “正是合用的宝物。”他道了一声把手虚抬,三层楼高的天外星玉缓缓升起,逐渐融入了周天秘灵当中。

  这种天外飞来的特殊星玉提供了强大的元能,周天秘灵瞬间明亮起来,飞快的运转推演,宋征忽然有一种感觉:周天秘灵正在成长!

  而这一次的成长,可能会让它走完“灵宝”的历程,成为传说中的圣物!

  灵宝已经深具灵性,但只有很小的几率会诞生器灵。诞生器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宝物拥有了精神层面上的“生命”这是一种伟大的超越。

  而圣物,是一定会有器灵的。

  宋征面临一个选择:他是否要控制新诞生的器灵。

  圣物在世间就是一个传说,欧冶公天纵奇才,一辈子也只是倒在了圣物的门槛上,就能知道这个层次的宝物是多么的难得。

  而圣物流传在世间的传说中,最多的便是宝物有灵自择其主。

  宋征摇了摇头,他不希望自己的圣物不听从自己的吩咐,但也不希望惟命是从。于是他分出一团宝蓝分神送入了周天秘灵中,和正在形成的器灵彼此融合。

  他不会用宝蓝分神控制器灵,但会用宝蓝分神影响器灵的性格。

  然后他吐出一口气,不再去关注周天秘灵,它的彻底成长,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无法使用这件重宝。

  处理完了周天秘灵的事情,他才有心思“观赏”一下龙仪卫万年积累的府库。

  然后他忍不住抱怨起来:“肖老大太抠门了,有这么多好宝贝,却不肯多给我一些。”他徜徉其中,专门寻找刚才有能力对抗自己阴神的那几件宝物,都是七阶以上的灵宝,其中甚至还有一件九阶灵宝!

  “果然是龙仪卫。”他由衷赞叹。只可惜这件九阶灵宝对他而言有些不合用。

  这是一柄如山岳一般的巨锤,只是平放在地面上,已经不断深陷埋没了一小半。锤身上布满了战斗的痕迹,还沾染着一些擦拭不去的血迹,已经变成了特殊的黑红色,宋征从这些血迹上,感觉到了一些特殊的力量波动,不属于这个世间,很可能是毁灭邪魔那样的存在。

  锤柄是一种特殊的木材,宋征只看了一眼就十分熟悉:大日之巢,焱桑神木。他的小洞天世界中就有一株。

  只不过他的那一株,乃是枯死重生;而眼前的锤柄则是正值壮年的焱桑神木枝条斩落下来打磨而成。

  火候和威力不可同日而语。

  锤柄上靠近锤头的部分,缠绕着十八圈特殊的金属,金光闪烁。

  他用手抚摸,感受着其中的力量,不由得吃惊:“这是九阶宝材圣金!”

  锤柄手握的部分,包裹着一层兽皮,宋征同样一眼认出来了:“九阶灵兽九头鸟的兽皮!”

  “果然是九阶灵宝。”

  他围着这东西直流口水,只是自己的确不会施展锤法,这宝物在自己手中,恐怕不会有什么修真战技,只会拎着到处乱砸。

  但是片刻之后,他就一声大吼朝着这只巨大的战锤扑了过去:“管他那么多呢,拎着锤子乱砸就乱砸,这堂堂九阶灵宝,若是错过去了,此生遗憾!”

  轰……

  他重重的扑在了这战锤上,当他的手掌接触到这件灵宝的时候,战锤便发出了惊天轰鸣,带着一种欢愉的情绪,将庞大的身躯彻底缩小,很快就落入了宋征的手中。

  宋征事到临头才忽然想起来:这样一件九阶灵宝躺在龙仪卫的府库中,历任指挥使为何不取用?

  肖震为什么也不用呢?

  战锤入手,他心中便有了一丝明悟:九阶灵宝独尊锤。

  他将灵觉透入独尊锤当中,感觉好像是进入了一片无边黑暗的深渊,其下似乎埋藏着巨大的秘密,而当他继续深入的时候,又发现深邃无比边,根本无法探究到根本。也就没有办法看穿那个秘密。

  他心中多了一丝警惕,尝试着挥动战锤,一切正常,虽然威力凝而不发,但已经能够感觉到毁天灭地的气势。

  他拎着独尊锤行走在府库中,至于其他的宝物,他决定暂时不取,不能太过贪婪。他一直走到了府库中央,唯一的一张桌案前。

  桌子上摆着一只木盒,他打开来,里面放着一枚毫不起眼的朴素玉符。他看着这玉符,微微一叹拿了起来。

  这是肖震留给他的东西。

  玉符入手的一瞬间,有无数金色光点好像萤火虫一样从玉符中飞出来,然后慢慢融入了宋征的体内。

  这代表着龙仪卫权力的真正交接!

  同一时间,这世间许多人也都知道了,但他们毫无反应,仍旧兢兢业业得做好手头的各种工作。

  宋征知道自从肖震选中他的那一瞬间,今天就是注定的。但心中仍旧不免难过。府库之中,各种宝物闪烁灵光,空旷的小须弥界如同一片黑暗的苍穹笼罩在他的头顶上,他站在光明和黑暗的交替之间,久久不动。

  ……

  外面等候的众人看到宋征手中的独尊锤露出了惊容,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府库中,竟然还有九阶灵宝。

  “恭喜大人得宝!”

  宋征摆摆手,从众人的神情中也看不出什么来,他们显然是真的不知道独尊锤的存在。

  他将这件至宝丢进了小洞天世界中,轰隆一声,独尊锤脱离了宋征的手掌后,便在小洞天世界中猛然变得巨大,如同山岳。

  可能是因为这里空间足够,它竟是比府库中更大了许多倍。

  远处,焱桑神木摇晃了一下,似乎是表达着某种情绪。忽然落下一件巨物,小虫谨慎的在外围游走了一圈,眼中的贪婪越来越旺盛,猛的一冲,扑过去缠在了锤柄上。

  粗糙而庞大的身躯不断地摩挲着战锤,眼中充满了占有欲,显得极为喜欢。

  小爬和鸠龙也本能的凑上来,想要看个究竟。却不料小虫忽然从锤柄上昂起头来,对它们一声嘶吼,凶恶的将它们赶开了,独霸异宝。

  小爬和鸠龙有些莫名其妙,但不知为何,小虫越不让它们靠近,它们反而越发想要占有,在外围潜伏着,不断尝试着靠近,然后被小虫凶狠的赶开……

  宋征已经关闭了小洞天世界,没有看到这一幕。

  马冲再次上前:“大人,秦家、尤家、华氏的人也都到了,都在衙门外面等候着。”

  宋征点了点头,他对于华不理的感觉最好,便吩咐道:“先请华氏的人进来。”马冲领命而去,也不问大人为什么不按照先后顺序来。

  等他到了衙门外,微一躬身,对等在门房中的一位儒雅中年人说道:“我家大人请先生进去。”

  中年人刚刚站起来,一旁一名宫装美妇冷冷问道:“宋征为什么先让华家人进去?明明是本座先到。”

  马冲冷冷的看着她:“大人是龙仪卫指挥使,大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宫装美妇咬紧了牙关,却只能忍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