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三六零章 镇国策(下)

第三六零章 镇国策(下)

  范家将当年他所居住的几间茅房不断扩建,到现在成了这一片庄园。

  在他回来之前,家里又全面的清扫修缮了一番。

  可惜那几间茅房,不管怎么修缮,近千年的时光也不可能坚持下来,只剩下了一片破败的根基。

  范镇国和邋遢老胡居于此处——回乡的这一路上,邋遢老胡建议“徐徐而行”,遍观沿途风景,以养胸中丘壑。

  范镇国不疑有他,陪着他用了十来天的工夫才回到了西河郡。离开京师的第一天他就后悔了。

  两人原本说好了是安步当车,万里之遥对于镇国强者来说,也就是每天三两步,十来天就能走到的距离。

  但是第一天的时候,他们经过一片绝域,邋遢老胡冲进去,强行收服了一头七阶荒兽“龙角魔牛”。

  这头巨兽体长十八丈,高十丈,宽四丈……之所以要强调一下宽度,是因为邋遢老胡把这头龙角魔牛当成了坐骑,赶上了官道,一下子将官道就给挤满了。

  无论是普通行人,还是商队,又或者是朝廷的差役,遇上了都只能从道路旁边的荒地绕过去。

  这么一头庞然大物,大家敢怒不敢言。

  这也就罢了,路上遇到了颇具姿色的女修,邋遢老胡就笑嘻嘻的在坐骑上喊叫道:“仙子,要不要一起同行?老夫乃是当世镇国。”

  范镇国千年的心性修为都有些稳固不住了,堂堂镇国强者,何等的威严?不是让你拿来强行泡妞的啊!

  他冷冷出言阻止,邋遢老胡理直气壮道:“离开京师之前,我已经散尽了家财,将府上的那些女修遣散。

  去了西河郡,你又不准我动你们范家的人,我在路上不提前准备,勾搭一些良家女修,难道去了西河郡,要和你一样艰苦卓绝?”

  范镇国竟然无言以对。可邋遢老胡这种粗暴的方式并无作用,因为没有女修相信,这世上有如此不自尊不自爱的镇国强者。

  邋遢老胡在三日之后,变本加厉,言语勾搭加上镇国强者的气息威压,于是第一次使用的时候,他就成了女修眼中的可怕“**”。

  女修垂泪,跪倒在地。

  邋遢老胡大感没趣儿,催动龙角魔牛落荒而逃。

  范镇国斜眼相看,问道:“你跑什么?”

  邋遢老胡无奈道:“我还是要脸的啊……”

  “此话当真?”

  邋遢老胡青筋暴起:“我就当你没说过这句话,还可以做朋友。”他又臊眉搭眼的往范镇国身边凑了凑:“老范,讲真啊,你们家的那些晚辈,真的不能下棒……不是,下手?”

  范镇国的眼角好像飞剑一样跳了一下,冷笑道:“可以,但是要明媒正娶,日后以晚辈之礼和老夫相见。

  现在这些孩子,都是老夫孙子的孙子的孙子……也就是说,老夫是你的祖爷爷。”

  邋遢老胡认真的想了想,问道:“那么日后可不可以和离?”

  范镇国的眼角又跳了跳,不满道:“首先,不要跟我玩字眼,老夫也是读过书的人。

  第二,和离了备份也不便,老夫仍旧是你的祖爷爷!”

  邋遢老胡不满:“我还没把你们范家的晚辈怎么样呢,你倒是占了我两次便宜。”他熄了吃窝边草的心思,一路上使劲了浑身解数,和无数下流手段,等他到了西河郡,身边已经陪伴着七八位美貌女修。

  回想起这一路上的经历,范镇国感觉到自己这一生,从来不曾如此难堪过……

  现在,京师有消息传来,两人心意一动,身边陪伴的人各自退去,镇国强者有要事相商。

  “你感觉如何?”邋遢老胡问道,范镇国反问他:“你当初只是因为一场赌约,才被迫留在了龙仪卫,你为何如此关心这件事情?”

  邋遢老胡斜靠在软椅上,舒服的哼哼了一声,说道:“肖震这人不错,能把他救出来当然最好。

  另外……龙仪卫的一品供奉好威风,有无数女修自己送上门来,比我强行用镇国强者的身份强行勾搭容易多了……”

  范镇国一撇嘴,懒得跟他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深入”的讨论,他只要确认邋遢老胡的确有意继续留在龙仪卫就行了。

  “宋征能够在这样的绝境中反败为胜,并且至少局面上有着‘反攻’的态势,已经大大超乎了老夫的预料。”范镇国说道:“原本老夫是打算彻底和龙仪卫斩断联系,之前老夫做了一些安排,将老夫和龙仪卫的关系,现定于老夫和肖震的交情。”

  邋遢老胡显然是有所察觉的,听到这些并不意外,只是淡然的喝着酒。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宋征这小子值得期待。老夫有些犹豫,要不要做些什么。”

  邋遢老胡道:“你真是婆婆妈妈,一点也不像是个用剑的人。”

  范镇国看了他一眼,道:“老夫资深可期,自然要谨慎一些,一步走错可就断绝了大道!”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比得上大道。

  邋遢老胡坐起身来,道:“你有没有想过,咱们两个一起加入,龙仪卫立刻就能够成为最强的力量。

  之前你想考验宋征,现在他应该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能力。

  看似狂狷,却暗中缜密。看似年少,却分外老成。看似鲁莽,却以退为进。”

  范镇国摇头:“我们两个加入,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他道:“黄天立圣教,不止一位镇国!”

  邋遢老胡意外:“当真?”

  “只不过他们的圣教主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不能轻易出手罢了。而且根据我和肖大人之前得到的情报,太后手中掌握着短暂提升为资深的秘法。不过据说这个秘法大伤天和,代价巨大。”

  邋遢老胡道:“你是担心,我们两个加入,会把太后逼急了,不顾一切使用秘法?”

  范镇国点了点头:“黄天立圣教准备了这么多年,区区黄远河怎么挡得住他们?我们在野,也是一种牵制,不会把太后逼得狗急跳墙。”

  邋遢老胡眼神迷离起来:“那也是一条母狗……”

  范镇国已经无奈了,敲着桌子:“谈正事呢!”

  邋遢老胡赶忙正了正心神:“你接着说。不过太后的年纪比老小了不少,若是能够试一试母仪天下的味道……”

  咚!

  范镇国抓着酒壶砸了过去,怒不可遏。

  邋遢老胡躲开了,整了整衣衫:“行,不多想了,你接着说。”

  范镇国压了自己的怒火,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我们暗中留意,若是到了最后事情可为,就出手帮他一把。但是在那之前,宋征——只能靠自己!”

  邋遢老胡叹了口气:“好吧,只怕宋征未必能够领会我们这一番苦心啊。”

  ……

  宋二征,不对,是周圣,最近丢给宋征一道意念,是他为宋征推演的提升之道。

  但就算是宋二征——周圣,也只能帮他推演出从玄通境中期晋升后期的这一步。修行之道千变万化,常言说“大道三千”,但在这世间,大道又岂止三千?

  宋征如何从后期提升到巅峰,只能等他真的晋升后期,周圣才有可能进一步推演出来。宋征按照他的推演修行,必定速度最快,而且收获最大。

  至于从巅峰到镇国,周圣爱莫能助,此乃天堑,只能宋征自己闯过。

  朝堂中关于龙仪卫和肃卫之争还在继续,商云光门下有了几位“走狗”,每日朝会不再是舌战群儒,总算是有了几个帮腔的。

  而龙仪卫上下,正在洪武全境内发动,搜查各国“奸细”。他们真要这么做,各国那些真正的奸细也很苦恼,一个个被抓了出来。

  而后按照龙仪卫审讯校尉们的暗示,胡乱攀咬肃卫一系的官员。

  申屠鬼才若论修行,资质不在宋征之下。没有周圣的话宋征想要战胜他也不容易。但若是论起来统御肃卫,和龙仪卫暗斗,他无论如何也不是宋征的对手。

  这不仅仅是因为宋征,更因为龙仪卫本身的强大。老牌秘谍机构万年底蕴不是白给的,肃卫上下完全不是对手。

  申屠鬼才上奏了师尊和圣母,不得不做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他要收缩肃卫,至少在三个月内,尽量避免和龙仪卫正面冲突。

  因为每冲突一次,肃卫就损失一部分。

  肃卫是黄天立圣教真正的根基,这样损伤下去,圣教主和圣母也很心疼。

  申屠鬼才不知道自己这个肃卫指挥使还能干多久,他已经在圣母眼中,看到了一种冰冷,可以将他封镇的冰冷。

  于是这几个月,宋征难得有空闲时间,可以专心于自己的境界,潜心修炼。

  他传令下去,有无数珍贵的宝材被各地源源不断地送入京师,进入了摘星楼中。

  林震古果然在摘星楼中得到了一座院子,规模颇大、规格极高——他入住的当天,就有一群不服气的老怪物过来踢场子。

  几个时辰之后,他们灰溜溜的走了,摘星楼内的炼造大师们,反而和林震古不打不相识,变得惺惺相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