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三八四章 身份之密(下)

第三八四章 身份之密(下)

  朱家上下有的是精明人,从外院四管家毫无反抗,宋大人问什么说什么的时候,就察觉到事情诡异了。

  等到朱秉烛忽然拿出所谓的“证据”,声泪俱下的诉说当年的秘辛,原来朱秉燃不是老家主亲生的时候,他们已经怀疑今日之事乃是家主和龙仪卫联手。

  等到宋征出面保证,禀明天子不会株连朱家其他人,他们就十分确定了:一出好戏。

  宋征抓了朱秉燃一脉的所有子孙,从朱家老宅浩浩荡荡的押送出来。

  凝聚在老宅上空的的几股庞大气势忽然散去,京师的护城灵阵也逐渐撤去了禁制。那些暗中观察的权贵们一片错愕:朱家服软了?

  不可思议、没有道理啊。

  宋征押送着犯人从朱家出来,所有人都明白:宋大人立威的目的达成了。

  勋贵世家们一起缄默。

  道观中,百安侯赵翰和同谋们微微一愣,消息还没有第一时间传来,他们只是感应到了朱家老宅上空气势散去。

  “这是为何?宋征临时退缩了?”

  这就有了变数,勋贵们很不喜欢这种变数,赵翰最为镇定,手中把玩着一只精致的青花茶杯,淡淡说道:“不必着急,确切的消息很快就会传来。”

  京师中愚蠢者一大把,但是精明的人同样也不少。除了赵翰他们,还有别的势力本来蠢蠢欲动,但是当他们看到宋征押送着犯人从朱家走出来的时候,他们立刻警醒,赶忙着蛰伏下去,甚至在暗中手忙脚乱的将原本已经伸出去一半的“爪牙”收了回来,还要想尽办法将痕迹扫除干净,不要被宋大人察觉。

  而后,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祈祷着宋大人最近很忙,最好没空关注自己,让自己的“小动作”就这样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吧。

  让我安静的做一粒历史的尘埃好不好……

  而百安侯赵翰几家的管事,此时正在东门里的再兴宫筹办衙门里,微笑中带着倨傲和强势,将一张张清单摆在了一名老书吏的面前。

  “这是我家的报价,请转呈给宋征大人。”

  七名管事前后脚赶来,他们领悟了主子的意思,要营造一种七家一体的形势,更能给宋征施加压力。

  老书吏看了一眼,皱眉头:“这个价格比正常市价高了两倍,不用往上呈送了,只是老夫这里就过不去。这要是送上去,老夫这个差事也不用做了。

  几位请回吧。”

  管事们呵呵呵的笑着,用一种自以为高深莫测的眼神看着老书吏,意味深长的分别说道:“我家主人乃是百安侯赵翰。”

  “我家主人是立地伯黄山。”

  “我家主上丰源侯周宏远。”

  “我家主人是……”

  七大勋贵!

  最后,赵翰家的管事赵福安为首,说道:“你只是个小人物,我们不会为难你。不过京师中的大势不是你这个层次的人物能够理解的。

  我们七家就是这个价格,宋大人不要都不行。不信的话,你转上去给他看看就知道了。”

  老书吏气的发笑:“不用都不行?好大的口气。我龙仪卫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逼迫过,好极好极,几位的话老朽都记下来了,这就呈送上去给指挥使大人看看!”

  七位管事又是呵呵一笑,转身扬长而去,丢下了一句话:“让你家大人动作放快一些,过了近日,我们家的价格可能又要翻一倍的。

  到时候他求到我们家主人门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为了这些商贾之事商议来去,有失颜面呀。”

  老书吏气的浑身发抖,拍案而起:“狂妄无知,不知死活!”

  衙门里其他的书吏也都看到听到了,皆是愤愤不平,对那老书吏说道:“你回总署衙门,向大人禀报这件事情。

  若不杀鸡儆猴,这京中的纨绔们还以为咱们龙仪卫的招牌不够闪亮!”

  老书吏朝众人一拱手:“这里拜托诸位照应着,老朽回去一趟。”

  ……

  道观中七家当然都有人手严密监视朱家,朱家上空纠缠的几股强大气势消失之后,只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消息就传到了他们手中。

  赵翰最先拿到了消息,他本来还是懒洋洋的斜靠在软榻上,却忽然之间全身僵硬,好像一杆毛竹一样弹了起来,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嗔目结舌的看着手中的消息。

  “怎么了?”其他六人询问,赵翰顾不上理会他们,往外冲去,口中吼道:“立刻去把赵福安给老子追回来,快!快!快!快——

  迟了可就来不及了,大难临头啊!”

  六家莫名其妙,紧跟着他们的消息也都传来了,瞬间就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宋征能够逼得内乡侯朱家低头,对付他们更是小菜一碟。

  他们刚刚派了自己的下人去筹办衙门,带着一份三倍价格的清单,想要逼迫宋征采购!

  此时一想到宋大人和龙仪卫的手段,他们不由得浑身哆嗦,立刻往回传令:“快把人拦住,千万不能让他们去了筹办衙门!”

  这个时候,他们恨不得自己手下全都是办事不力的蠢货,接到自己的命令会怠慢,这样可能管事还没有抵达筹办衙门,没有把宋大人往死里得罪。

  赵翰冲回了家中,看到赵福安瑟瑟发抖的跪在门口,顿时全身冰凉仰天一声长叹。他知道这事情怪不得赵福安,可是心中升起的恐惧让他暴躁无比,他一脚将赵福安踹飞了出去,狠狠撞在墙上,滑下去一道粗大的血痕!

  他不理会这平日的心腹死活,大步进了家门,将几个看重的师爷都请了过来:“危急存亡之刻,本侯要不多客套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几位可有转危为安的妙计教我?”

  他瞬间显得憔悴无比,一双眼睛好似饥鹰一般在几个师爷身上转来转去。师爷们暗中心惊不已,晓得这个时候若是想不出主意来,只怕侯爷就要杀人了。

  ……

  宋征半路上名巅峰老祖吕万民带队,将朱秉燃一家囚犯押送去了冥狱,他自己返回署衙门。

  他审讯四管家当然很有把握,他轻拍四管家那一下,已经将宝蓝分神送入了他的体内。之后他啰啰嗦嗦,只是为了争取时间,让宝蓝分神融合四管家的魂魄。

  而今天整个过程,实际上都是和朱秉烛商量好的一出戏,演给朱家内院的人看、也演给整给京师的勋贵看。

  他在路上闲着无事,不断在心中推演着和朱家商议好的后续各种合作计划。

  到了衙门门口,就听见柳成菲叽叽喳喳的声音:“大人,大人,大人,有人要造反了,以为咱们好欺负呢,实在是太气人了……”

  宋征下了车,询问:“出了什么事?”

  老书吏先来找了金牌小管家柳成菲,钱袋子大小姐觉得自己肩负重任,把元玉看的极为重要,当时就小凤凰炸毛了。

  她带着老书吏在衙门门口等着宋征,就为了宋大人回来第一时间告黑状!

  宋征听她像一只小黄鹂一样叽里咕噜的把事情说了,不但没有如柳成菲那样勃然大怒,反而哈的一下笑出了声!

  柳成菲黑白分明的眸子咕嘟一瞪,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宋征知道自己喜怒形于色了,连忙整肃了神情,摆出严肃脸,挥手对柳成菲道:“简直欺人太甚!不能轻饶他们,待本官亲自出马,好生整治这帮败类一番!”

  柳成菲觉得这才对嘛,两只玉手握成粉拳,凶狠狠的砸落下去:“对头,搞事情!”

  ……

  宋征心里的确是美滋滋的。

  他原本的计划就是钓上几条大鱼,所谓大鱼就是百安侯这种分量的。开国侯太庞大了,他硬撼起来十分吃力,便是获胜了也损失惨重,实在不划算。

  所以他发现四管家这条线索之后,并不是第一时间就登朱家的门问罪,而是暗中调查,通过龙仪卫潜伏在朱家的秘谍得知,庞大的朱家内部其实派系林立。

  家主朱秉烛在很多时候,对于家中之事无法一言而决,还需要和各房的领头人暗中商议。而他的敌对者也很多,比如朱秉燃。

  外院四管家恰恰是朱秉燃的人。

  于是宋征约见朱秉烛的大儿子朱天济,秘议商谈才有了后面朱家的那一场大戏。至于朱秉燃并非老家主亲生儿子这一出,当然是假的,是宋大人给出的馊主意。

  宋征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在朱家这件事情上的处理,标志着他政治上的彻底成熟。

  朱家强悍,他不会去硬碰硬。但是百安侯这七家可是软柿子,宋大人并不以自己喜欢捏软柿子为耻,男人嘛谁不喜欢捏软的?入手硬邦邦的多么奇怪?

  当然了,据说古时候有一位龙阳君,偏偏喜欢这一类型,宋大人却敬谢不敏。

  但是他没有着急动手,而是又等了一天。

  七家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这一天,就是宋大人对他们的煎熬。

  赵翰杀了两名师爷,让另外几人吓得面如土色,终于有人在生存的压力下想出了办法:投降。

  很简单的主意,但要想做到最好的效果,让宋大人接受百安侯的投降也并不容易。

  宋大人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赶尽杀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