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三八五章 排队送钱(上)

第三八五章 排队送钱(上)

  柳四叔自从上一次以宋大人的“长辈”出面,宴请烈家父子之后,就满心欢喜的传书回家:大事成矣。

  他本来和柳成菲住在一起,但觉得要给年轻人留出“机会”,于是在柳成菲莫名其妙的疑惑中,他执意要搬出去自己住。

  这大约是世间唯一一次长辈不顾晚辈的阻拦,一定要搬出去住的事件。

  但是柳四叔老人家操碎了心,又不敢搬得太远,还要就近监视……不对,是就近照顾自己的侄女。

  这侄女傻乎乎的,万一被宋大人吃了,自己一定要保留证据!虽然宋大人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但总要以防万一,自己可是肩负了重任来到京师的。

  这下子柳成菲更是莫名其妙了,柳四叔搬到了她隔壁院子……

  “四叔你到底是为什么?”

  柳四叔的院子不大,因为可以选择的余地不多,只有这一家愿意出售。柳成菲那边访客众多,京师中不少官员的夫人都想结交一下指挥使大人的枕边人。

  四叔这边知道的人本来就不多,搬出来之后来往的人就更少了。

  但是今天一大早,却有人等过门,将一叠地契送上来。

  柳四叔看了一下登时吓了一跳,都是京师周围的上田。除此之外,还有京师五百里范围内绝域边缘的灵药田十块。

  京师中紧俏地段的铺面十二处!

  他算了算价值,恐怕也在五个亿以上。来人不肯多说,只道自己是百安侯府上的师爷,这是孝敬四老爷的。百安侯知晓,四老爷是宋大人的长辈。

  柳四叔拦不住对方,又觉得这些巨额财富烫手,立即去了衙门交给宋征。

  宋征翻看了一下,嘿的笑了一声:“看似很有诚意,却仍旧奸猾。”

  他将那些地契丢给了柳四叔:“人家送给你的,你就收着吧。”柳四叔一头雾水:“大人……”

  宋征摆摆手:“五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

  百安侯府,赵翰等了整整半天时间。他派人将地契送过去之后,暗中派人盯着柳四叔。果然见到柳四叔去了龙仪卫,可是很快就出来了,然后再也没有消息。

  赵翰得到了报告,愤怒的将桌上的一切砸的粉碎:“贪得无厌,欲壑难填!无疑他还不满足,他还想要多少?难道真的要将我整个百安侯府吞下去不成,他太不识相了!”

  还活着的几个师爷噤若寒蝉,站在那里也不敢动弹。

  等赵翰发够了火,冷静下来,师爷才小心翼翼问道:“侯爷,那咱们怎么办?”

  赵翰犹豫不定,五亿元玉虽然很多,可是对于百安侯府来说的确不曾伤筋动骨。事实上他之前计算的,从宋征的再兴宫上要赚取的元玉就要超过了十亿。

  他的逻辑是:我没有坑到你的元玉,还把原本准备坑你的一半数量的元玉赔给了你,已经很够意思了,你还不肯放过我,就是你不对了。

  他畏惧,却又贪婪,百安侯府下面,有一座炼造工坊,三座灵丹工房,这才是百安侯的根本。但是这些根本他一个也不想给宋征。

  犹豫之下,他心中又存着一丝侥幸:一共七家,不能什么事情都往我赵家出面吧,那几家也得出点血。

  他决定暂时观望一下,等待其他六家的态度。

  ……

  立地伯黄山同样是匆匆回到了家中,听说管事不但趾高气扬的去了筹备衙门,并且还很大气的留下了自己的名号,顿时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栽倒下去。

  身边的护卫和仆从,七手八脚的将他扶了回去,内宅便有一位尊贵的老妇人,在一群侍女仆妇的簇拥下,连呼着“我儿可好”冲了进来。

  黄山已经缓过来了,起身来拜见母亲:“孩儿无碍。”

  黄母松了口气,询问起来:“到底什么事情,让我儿如此惊慌?”

  黄山叹了口气:“无他,恶了宋征而已。”

  啪!

  一个耳光抽在了黄山脸上,黄母问清了原委,顿足道:“糊涂!你父亲在世的时候是如何教导你的?他让你学一学开国侯,万事多观望,不要轻易表态,能中立就一定不要偏帮!”

  “你可倒好,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跟当朝巨擘为敌,还做的如此下作猥琐,我黄家将有大难临头呀!”

  黄山心中虽然觉得,自己所图的不是蝇头小利,可是他自幼就畏惧母亲,不敢争辩,现在更是方寸大乱,一切还需要母亲主持大局。

  “母上觉得现在该当如何?”

  黄母恨恨不已:“滚!你亲自去跟宋征道歉,只能用……我整个黄家作为赔礼了……”

  “什么!”黄山吃了一惊,黄母冷笑道:“此等形式之下,你若不投靠宋征,必定被他所灭,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

  “可是……”黄山犹豫:“黄远河和太后若是归来,宋征未必能够获胜,到时候咱们家岂不是要为他陪葬?”

  黄母扬起巴掌来又要抽他:“不等两位镇国决出胜负归来,我黄家已经被他灭了!先过了眼前这一劫再说以后。

  若非你这废物做了这等蠢事,我黄家何至于此?”

  黄山躲过了母亲爱的巴掌,往外窜去:“孩儿遵命就是,母上莫要再打了,脸都肿了。”

  他急急忙忙从家里出来,到了龙仪卫总署衙门外,却发现想要投靠宋大人原来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捉了替罪羊——那个和赵福安一起在筹办衙门里趾高气扬的管事——带着一起去向宋大人谢罪,可是递上了名帖,守在门口的龙仪卫校尉却只瞥了一眼就随手一丢:“回去吧,我家大人公务繁忙,不是谁都能见的。”

  “我堂堂立地伯……”

  校尉理都不理他,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站定,一身仙甲,气机不善。似乎等他继续叫嚷下去,就定他一个咆哮公门的罪名,顺势打杀了。

  黄山一个哆嗦:“小爷不跟你们一般见识。”灰溜溜的走了。

  他不敢再去跟母亲问计,一个人带着手下满大街乱转着,正好走到了丰源侯周宏远家的巷子外。

  他们这等勋贵的门户,往往都在深巷之中,没有别家邻居,显出一种气度和地位。

  他正想着要进去找周宏远商量一下,却看到巷子内外一片森严,有数头庞大的斗兽修骑把守着,任何人不得进出。

  黄山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到不妙,他招手让随身的小厮去打探消息。不片刻小厮气喘吁吁地回来:“伯爷,不好了,丰源侯被抄家了!”

  今天朝会,天子颁布了两道旨意。

  第一道,周炳然里通外国,意图谋反,诛杀满门。内乡侯家中其余人等,和周炳然并无血缘关系,免于处罚。

  第二道,丰源侯周宏远被天子亲军龙仪卫查出七项大罪,每一项都足以抄家灭族。

  圣旨下达之后,天蚕雷虎斗兽修骑立刻杀来,五位巅峰老祖联手压制,九门提督被迫催动京师的护城灵阵压制住了周家,几乎是兵不血刃的抄了丰源侯家。

  荒山哆哆嗦嗦:“他……终于下手了!”

  他看见几个龙仪卫的百户、千户喜笑颜开的从丰源侯府出来,口中说着:“这些蠢货,真真都是送钱的。大人根本没打算自己出这一百亿元玉。抄了丰源侯家里,刚才简单算了一下,怎么也能弄到二十个亿,这次自己来送钱的好像一共有七家,这么算起来,竟然还有四十亿的结余,大人当真智谋过人!”

  黄山听到之后,咬牙切齿,觉得自己终于“明白”了宋征的阴谋:“什么智谋过人,分明是阴险无人能及!”

  可是他真的很害怕,不敢在此地逗留,转身再次灰溜溜的走了。

  一名跟班看自己伯爷失魂落魄,忍不住上前道:“伯爷,小的听说宋大人在京师有个情人……”

  ……

  柳四叔没想到又有人来送钱,这一次是立地伯亲自登门,神情惶恐态度谦卑,给了整整四大箱大额玉票,每一箱里面一个亿!

  只求一件事情:“前日家中下人不懂事,狂妄自大得罪了指挥使大人,听闻四老爷乃是指挥使大人的长辈,只求四老爷帮忙引荐指挥使大人。

  事情成与不成,都感谢四老爷相助。”

  柳四叔迷迷糊糊的又去了一趟总署衙门。

  宋征听了之后暗自一笑:他授意手下几个千户和百户,看到丰源侯府的巷子口有人停留,就走出去说出那番话,把那几个手下弄得莫名其妙——总算是有了一些成果。

  他对柳四叔说道:“您老回去告诉他,再给两个亿,就准许他来见我。”

  “还要两个亿?”柳四叔觉得,自家在柳县那边,随便开开矿,已经是财源如流水,结果宋大人在京师,来钱更快,嘴皮子一动,就是两个亿。

  “去吧。”宋征微笑:“他不敢不给。”

  “是。”柳四叔出来了,心中一阵胡思乱想笃定起来:“这是暗中给我家侄女的聘礼吧?”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于是底气十足,出去了把手往黄山面前一伸:“再给两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