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六九零章 兽王(上)

第六九零章 兽王(上)

  狼九妮在刚才宋征迎面冲向巨牙恐猪的时候,已经发出了一声凄惨的狼嚎,然后感觉到全身居然连震动都没有,巨牙恐猪就被宋征阁下一拳砸死了。

  这一声凄惨的狼嚎也就戛然而止,狼九妮大张着狼口,保持姿势静止片刻,终于尴尬的闭上了。宋征拎着她的脖领子还在往前走,狼九妮的脑子大概和正常人的确是不一样的,她回头看了看那一头巨大的巨牙恐猪的尸身:“阁下,好大一头猪,就这么丢弃了着实可惜,不如带回去,请巫酋大人炖上一锅?”

  宋征摇头:“不必。”

  狼九妮不敢问“为何不必”,宋征拎着她,打不得闯入了这一片猎人几乎从未涉足过的富饶猎场。

  走了几里,狼九妮的脑子又开始抽抽了,她觉得宋征阁下实在是太大意了,竟然毫无防备的在这样的危险区域闯荡,她觉得可能是刚才一拳打死了巨牙恐猪,让阁下有些飘了。她苦苦劝谏:“阁下,此地凶险,巨牙恐猪的领地不过是最外围,可见这种级别的荒兽,在万断山中的地位,越往里走越危险,您应该小心前行,像一位真正的猎人一样……”

  正说着,宋征忽然看向了一个方向,停下了脚步。狼九妮还被他抓着脖领子,艰难的转动了一下脑袋,发现那边是一座不高的山峰,却长了一株一场高大的古树。

  这棵树生长在小山坡最顶端,树干的粗细却已经和整个小山坡差不多粗细了!诡异的是树枝已经全部化作了一条条藤蔓,粗粗细细,好像一条条巨大的蟒蛇一样缠绕在树干上。

  整棵树光秃秃的,没有一片树叶,倒是那些藤蔓上升满了尖锐的倒刺。

  狼九妮一声尖叫:“药种!”

  那些融合失败的圣药往往会凌空逃走,但它们的力量耗尽,必定会落在人迹罕至得神山之中,若是被动物、植物无意之中融合了,就会形成强大的药种。

  药种虽然是后天而成,却往往更加强大,提升速度极快。

  “阁下,快跑,我替你缠住它!”狼九妮尖叫起来,连说的话都跟刚才如出一辙。宋征随手将她丢到了一边去:“别碍事。”

  狼九妮:我好歹也是完全化的神圣战士。

  宋征朝那一株药种古树冲了过去。狼九妮诧异的发现:那一株药种似乎……十分害怕?我看到了什么,那棵古树正瑟瑟发抖!

  这样巨大一株药种,实力比肩九阶荒兽。

  但是宋征兴致勃勃的冲过去的时候,药种竟然出了一声震动空气的尖叫声,狼九妮瞬间感觉,它就好像是努力躲避着怪物的小孩,本以为自己的藏的很好了,却没想到就要离开的怪物忽然发现了他,猛然折返了回来。

  药种一口气将全身的倒刺藤条全都朝着宋征抽打了过来,宋征不闪不避,那些可怕的藤条啪啪啪的打在了他的身上,并且顺势缠绕。

  可是那些能够轻松刺破八阶荒兽外皮的倒刺,在宋征身上不断地崩断。它将一道道藤蔓缠住宋征,想要阻止他,却不料宋征身躯一抖,藤蔓全部被扯断了。

  药种再次震动空气,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声,然后小山坡轰轰隆隆的崩塌了,古木将自己巨大的根须从小山坡下全都拔了出来,然后不计代价的掉头就跑!

  和神烬山中一样,很多植物类的魔物并非不能移动,只是它们“落地生根”,想要离开就会元气大伤。但是这个时候,药种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它的直觉十分敏锐,宋征远远过来的时候,它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原本嚣张的在外面挥舞的枝条,全都紧缩了回来缠在自己身上,人畜无害的孤零零立在小山坡上,就希望这一位稳稳当当的走过去,不要注意到自己。

  的确就快成功了,可是他为什么忽然回了一下头?

  前世多少次的擦肩而过,才换来了这一次致命的回眸啊!

  药种将几道最为粗大的根须化为腿,在大地上奋力奔行,但是显然这样是徒劳无功的,宋征轻而易举的就追上来,他眼中闪烁着灵光,对药种这种生灵很感兴趣。

  庞大的巫力笼罩下来,将古树定住了,古树逃脱不得,震动空气从树干中,发出了一阵阵呜呜声,好像摇尾乞怜的小狗。

  宋征一阵气恼,因为不能动用修真的力量,他无法用阳神彻底查看药种。同样是因为不能动用修真的力量,他也无法打开小洞天世界,将这头药种暂时先收进去。

  他左看右看,对狼九妮招招手:“你过来。”

  狼九妮自始至终只看到宋征阁下兴致勃勃的冲了过去,然后强大堪比九阶荒兽的药种,竟然把根而起,跑了!

  阁下到底是靠什么战胜药种的?一往无前冲过去的气势吗?

  等到宋征冲她招手,她还是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宋征指着地上的药种:“你能拖回去吗?”

  这一株药种极为庞大,狼九妮虽然是完全化的神圣战士,但是认真评估了一下自己的力量,举起自己满是腱子肉的胳膊,委委屈屈的说道:“阁下,您看我这细胳膊细腿,完全无法办到呀。”

  宋征看了一眼那一只能跑马的胳膊,觉得狼九妮对于“细胳膊细腿”可能有些误解。

  但是他也的确不能强人所难,完全化的神圣战士是什么实力他大致清楚,也明白狼九妮恐怕是办不到。

  他一脚踢在药种身上,狼九妮看不到这一脚真正的威力,只看到药种痛苦连连颤抖。宋征对药种说道:“能听懂我说话吗?”

  药种茫然。

  宋征毫不犹豫的又是一脚,药种痛苦无比,感觉自己的主干都要被踢断了,连忙将残存的枝条点了点,意思是明白。

  宋征问狼九妮:“有绳子吗?结实一点的?”

  狼九妮拿出一卷绳子,这是猎人们用来困住庞大猎物的特殊绳子,用的是深山中的一种长草编制而成,这种草经过了猎人们的特殊处理之后,搓成了草绳,虽然很细却极为柔韧,一般的四阶荒兽被困住也难以挣脱。

  宋征一把穿进了药种的主干,将绳子穿在了它的树心上,缠了一圈抽出来,将绳子交给狼九妮:“你来牵着。”

  药种痛苦无比,狼九妮牵着绳子,只要一拉,它就疼得浑身发抖。

  宋征不再拎着狼九妮的脖领子了。他坐在大树上,堂堂药种成了坐骑,而狼九妮成了他的马夫。

  狼九妮牵着马,不是,牵着药种,宋征坐在上面指挥着:“向左、向右,翻过去……”继续向深山之中进发了。

  这样一头庞大药种在山间行走,九阶以下的荒兽没有一个敢来招惹,倒是提升了速度。

  走了大半天,已经深入万断山两百余里,忽然宋征的鼻子动了动,对狼九妮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有好吃的。”

  “好吃的?”狼九妮茫然,药种却微微抖动了一下,它知道有虫要倒霉了。

  宋征从古木上一跃而下,四处看看,又跺了跺脚。他每一次跺脚,都震动的大地连带着周围山峰微微颤抖。依靠着震动的回馈,他确定了地点,然后迅速的来到了一座山峰下,一拳扬起,对准大地轰的砸了下去。

  直到很多年后,白发苍苍却依旧一身腱子肉、臂上能跑马的狼九妮老奶奶,仍旧会时不时的跟自己的孙子辈们说起来:“你们绝对想不到,阁下当年的那一拳,对我造成了怎样的震撼。他就站在大地上,却给人感觉,一拳能够将大地轰开……”

  拳头落下,整个地面迅速塌陷,连带着下半边山峰跟着垮塌下去。

  轰隆隆的巨石崩飞声之中,从破碎处露出了下面隐藏的一大片虫巢。轰嗡一声,一大群古怪的黑色毒蜂飞了出去,数量多得不可计数!

  狼九妮吓得差点坐在地上,要说在深山之中,所有生灵都不愿意招惹的强种,毫无疑问就是这种毒蜂一类的莽虫,它们甚至比一大群毒蚁还要让人恐惧,因为它们能飞。

  宋征倒好,找了半天找到了一大群毒蜂!

  嗡嗡嗡的乱响声之中,毒蜂们不得向宋征发起了决死的冲击,宋征原地不动,忽然张口一喝,声波震荡十里——他将声波的威力限制在这个范围内,因为毒蜂还来不及飞到十里之外。

  啪啪啪……

  密密麻麻的黑色毒蜂被他直接震死,虫尸掉落下去,就像是下了一大场黑色的冰雹!

  虫巢之中,还有一些残存的毒蜂,再次飞了出来,宋征发出了第二声大喝。

  如是反复三次之后,庞大的虫巢就被清空了,再也没有毒蜂冲出来,宋征喜气洋洋的杀进了虫巢,流着口水:“莽虫蜂蜜、白嫩嫩的蜂蛹,都是好东西呀,美味又大补!”

  狼九妮看着堆积如山的虫尸,以及轻快地冲进虫巢的宋征阁下,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没什么好说的,阁下这么做很有道理——有实力就有道理,天大地大拳头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