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七三六章 帝王陵墓(上)

第七三六章 帝王陵墓(上)

  天空中,那一道巨大的阵环降落下来,与封天剑阵融合,组成了一道巨大的牢笼,牢笼不断收缩,旱魃在其中,发出了一声声不甘心的怒吼,奋力对抗。

  何半山把手一指,封天剑阵演化出无穷剑光,在牢笼之中来回穿梭,将旱魃的身躯切割得粉碎。

  旱魃再次重生,力量更加衰弱,终于无力对抗,被彻底封镇。

  剑阵和阵环化作了一枚小小的飞剑,落入了何半山手中。何半山微吐浊气,到了宋征身边,问道:“这魔物要如何处置?”

  和劫孽一样,虽然旱魃被他封镇了,但是想要彻底杀灭仍旧很困难,只是比劫孽好对付一些罢了。

  宋征却忽然警惕看了看四周,飞快说道:“前辈看着处理吧,既然华唐玉国的事情已经结束了,洪武那边有重要的事情发生,晚辈这就告辞了!”

  他一拱手,然后迅速把衣袖一卷,裹挟了手下的天尊亲卫队,踏开虚空瞬间不见!

  何半山还想要问,洪武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要老夫帮忙,宋征已经不见了。毕竟这一次华唐玉国能够渡过这两场劫难,全靠了宋征。

  他立刻下令:“半火,去调查一下,洪武境内可有什么劫难发生。”

  何半火还没来得及答应,就感觉到大地微微震动起来,很快震动加剧,何半山脸色一变,将那一枚小剑收好了,负手而立,迎向那大地之上滚滚而来的灰龙。

  噌!

  申屠血出现,矗立在大地上,一身煞气:“那竖子去哪儿了?!”

  何半山皱眉,道:“申屠血,你也是华唐一员,对我华唐的恩人,要尊重一些,张口闭口竖子,成何体统!”

  申屠血心中憋闷之极,从劫孽黏须出现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自己被宋征给阴了。

  那种情况下他别无选择,只能跟劫孽黏须死磕他不封印了黏须,黏须就要同化他。

  他是半疯半魔,可也不会找死呀。将劫孽封印在自己身体内,风险之大他一清二楚。他不觉得自己莫名其妙的找宋征麻烦有什么不对,他就是个疯子。他就觉得宋征把自己阴了,那竖子不对,老子跟你死磕到底。

  也正是因为他是这种疯子,华唐玉国上下才不愿意请他出手,宁愿付出巨大的代价请来宋征相助。

  何半山一声叱喝,申屠血却混不在意,四处看了看,道:“那竖子跑了?”

  他也不跟何半山嗦,鼻子在虚空之中嗅了嗅,就要追过去。何半山厉声喝道:“申屠血!你要是追去了洪武,必定引发两国大战,你可想明白了!”

  申屠血不屑的一笑:“迂腐的老废物!”他转身狂奔,往洪武追去。

  何半山勃然大怒,一挥手,那一道巨大的镇碑轰然落下,地面上的申屠血却把身躯拐了个弯,躲开了镇碑的击杀,然后一头撞进了虚空之中不见了!

  何半山气的浑身发抖:“国有妖孽,华唐不幸啊!”

  何半火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兄长,还要不要调查洪武那边?”

  “不用了。”

  宋征显然是察觉到申屠血这疯子追来了,所以提前走了。何半山感慨:同样是资深镇国,宋征更加年轻,却识大体、知轻重,为了两国邦交,为了人族大业,避开申屠血不引起冲突。

  再看看自己的资深镇国,申屠血这个疯子,还以为人家怕你不成?

  ……

  宋征没有直接返回京师,而是直奔同州大本营。

  半路上,他从华胥古国的境内穿过,却被拦了下来。

  一位巅峰老祖手持节杖,躬身拜倒在路边:“宋大人请留步,陛下有请。”

  宋征其实没什么紧要的事情,的确是躲着申屠血。两国邦交只是他考虑的一个方向,避开申屠血,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确有些心虚。

  他用劫孽狠狠地阴了申屠血一把他甚至可以猜到,申屠血怎么样才能将劫孽封镇。

  他不着急回洪武,而华胥现在的天子,乃是灵河东岸目前唯一能够发挥出飞升强者战力的存在,他要见自己,这个面子得给。

  “前面带路。”

  他过境的位置,在华胥古国的北方,和七杀部、天叱部交界之处。往南去往华胥古国的国都还有万里之遥。

  宋征进入华胥古国之后,就不大在意申屠血了。申屠血可能不会在乎只身闯入洪武,但他应该不会傻到直接进入华胥古国。

  他去洪武可以直接穿越虚空,华胥方面就算是感应到了,也只会暗中不满一下,不会真的引发冲突。

  他要是追来了华胥,华胥新天子可是飞升强者的真实战力,他是找死。

  不过让宋征意外的是,华胥天子并没有坐在国都中等着他,而是北上三千里,在华胥北方著名的“立道城”等候他。

  而天子这一次出行,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带上皇帝的仪仗,他只带了一支一千两百人的御林修军,现在天子本人就是华胥最强大的战力。

  两人一见面,宋征要依礼拜见却被华胥天子拦住了,他有些追思,感叹道:“阁下不必如此,您对朕是有恩的。”

  宋征知道他想到了剑冢仙子,仙子恐怕已经是下定了决心,此生绝不再回华胥了,他也是有些黯然,恭谨道:“谢陛下。”

  “赐座。”华胥天子吩咐了一声,太监上前送上木椅,两人坐下来,天子道:“让阁下跑一趟,朕也是无奈。这件事情朕想来想去,国中实在没有人能够胜任。

  朕本来打算亲自前往,但是听说阁下去华唐玉国相助,就想着若是来得及,正好请阁下过来商议一番。

  本来以为华唐的事情很棘手,阁下看来是无法抽身了,却没想到阁下的能力还是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料,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噩魇之灾和旱魃之祸。看来也是上苍眷恋我华胥。”

  宋征问道:“陛下,到底是什么事情?”

  华胥天子一挥手,周围的人全都退了下去,两位巅峰老祖在外面升起灵阵,保证两人交谈不会泄露。

  华胥天子道:“最近,皇陵中时有异动传来。”

  宋征一愣:“皇陵?”

  “我朝自太祖时候起,便立下了规矩:不得大肆修建陵墓,以免耗费国力。所以太祖当真是世间豪杰,把一切都看的很清楚。

  他临终之前,在三千里魂堕山之中,选定了地方,划为帝王墓地。我华胥之后历代皇帝皇后,都埋葬在这一片墓地之中不需要大兴土木,就在前代皇帝的陵墓旁边,另外在扩展一块就可以了。

  而且当时我华胥刚刚立国,天下尚不安稳。三千里魂堕山那个时候,乃是最为著名的绝域险境,而且不知道为何,山中强大的荒兽时常冲出来为祸人间。

  太祖将陵墓落在了这里,其中更有精巧的阵法布置,传说整个帝王陵墓的核心阵法,乃是一座绝阵!

  这些阵法的作用,一直到数百年之后才流传出来,简单来说就是:天子守民。

  将皇者强大的福缘和气运凝聚逼入魂魄之中,凝聚强大的皇魄,坐镇魂堕山,约束那些强大的荒兽,使得它们心存畏惧,不敢出山为祸。

  我华胥前几代皇帝都格外强大,他们的皇魄很快就将魂堕山彻底镇压,魂堕山中再也没有强大的荒兽冲出来。

  到了第六代的敬帝时,更是立下了对魂堕山三十年一狩的制度,由镇国强者出手,三十年一次,清剿魂堕山中强大的荒兽,以减轻帝王陵墓的压力,于是魂堕山再也不能为祸。”

  宋征也是肃然起敬。

  先贤们拥有着巨大的牺牲精神,就比如华胥太祖,当真是死而不已,宁愿魂魄永远被拘束在大地上,也要为子民守护一方平安,为后世子孙的皇图霸业贡献力量。

  他询问道:“那陛下所说,皇陵异动,又是怎么回事?”

  “帝王陵墓原本只是震慑,不会去真的干涉周围魂堕山中的荒兽。但是最近守陵人却发现皇魄似乎有主动出击的迹象,魂堕山中先后已经有六头灵兽失踪。”

  宋征不由得皱眉,问道:“陛下是担心,皇陵之中受到世间大劫的影响,发生了变化?”

  天子凝重的点了点头:“说实话,换做是别的资深镇国,朕绝不放心。但是朕相信阁下,您是整个人族唯一一位能够做到一心为公的人。”

  宋征明白他的意思,这是华胥的皇陵,能够应到华胥的国运,万万不能准许外国强者进入,否则人家只要心有歹念,就可以影响到华胥的国运。

  最合适的当然是皇族的镇国进去查看,只是华胥现在衰落,镇国强者也没几个。唯一的资深镇国剑冢仙子不愿回国。

  天子可以自己去,但那就是孤注一掷了。

  “朕总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时常梦回,有大难临头的征兆!皇陵中的变化,只怕非同小可。朕有种感觉:一般的镇国强者去了,只怕无法解决必须是资深。”

  “我华胥比不上华唐玉国富强,但是也有些皇室密宝。只要阁下愿意相助,朕的回报一定会让阁下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