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武神天下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惨败的韩阙惪

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惨败的韩阙惪

  c_t;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

  儒家和那太古之前传说中的大巫们有关,那些巫神之力曾是这片天地最强大的存在,那远古巫神之力,更是有着灭世之力。

  一瞬间手印和白色巨龙对撞,这一方天地能量在紊乱,低沉的音爆炸响骤然响彻长空……。

  “砰砰砰……”

  真个苍穹都在发抖,漫天符文闪烁当空,那白色巨龙只是抵御了一瞬,随后龟裂,最后炸开,化作了漫天符文。

  韩阙惪的法术势中,那日月星辰,那天地众生,也骤然皆是在其中沉沦湮灭,万物尽毁。

  ”噗……”

  韩阙惪身躯浮现,大口吐血,身躯也同时间在虚空接连震退,面色变得惨白,目光惊粟而骇然。

  或许韩阙惪根本无法接受这现实,他败了,他的脉魂被前者摧毁。

  光是这样的伤势,就足以韩阙惪千年也别想恢复,以后也别想有什么长进了。

  杜少甫巫神之躯也开始溃散,动用巫神之力,凝聚巫神之躯,那样的消耗太大了,庞大到难以想象。

  ”嗤啦!”

  几乎是同时中,在耶律寒的溃压下,脉魂煞气凝聚成一柄虚空大刀,伴随着六轮至尊伟力,锋利如神刀,斩碎虚空,斩向了龙銘。

  “嗷嗷嗷嗷……”

  龙銘毕竟是龙族强者,半步至尊涅槃,有秘法避让,但额头上的一根龙角,却是被生生斩落,龙血喷薄,光芒冲天,怒啸不休。

  “我的天啊,韩阙惪和龙銘都栽了!”

  这样的一幕太震撼了,韩阙惪损失脉魂,龙銘失去了一根龙角,都是重创。

  天煞耶律寒和那神秘的紫发男子,皆是强大的令人发颤!

  “他在做什么!”

  四方惊愕的人群中,有人诧异,只见此刻那紫发男子却是为趁其病要其命的追杀韩阙惪,而是呆滞在了半空,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韩阙惪虽然暴怒,但也原本还在提防着杜少甫,怕那紫发男子趁势追杀,此刻见到那紫发男子停滞在半空,眼神中也涌出疑惑。

  天煞耶律寒也未曾追杀龙銘,他虽然在全力对决龙銘,但眼中余光和心神也一直窥探在四周,为杜少甫灭杀了韩阙惪的脉魂而惊讶,随后瞧着那紫发男子的反常行为,亦是不解。(

  “不对,气息不对。”

  虚空上,杜少甫目视着虚空远处,脑海泥丸宫内的元神赤尻马猴之躯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

  那气息非同一般,让杜少甫此刻也感觉到了一股危险正在降临,为之凝神!

  虚空尽头,视线昏暗,一片幽暗,到处透着荒芜,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天魔战场内独有的不散邪气。

  但突然间,那邪气越来越浓郁,从四面八方的虚空尽头飘来。

  “不对劲,都注意一些!”

  金翅大鹏鸟一族的二长老迦楼观玉也感觉到了不对劲,眉头微挑,双眸内有金光泛起,他感觉到了不正常的异样气息。

  “大家小心!”

  几乎是同时间,佛家,道家,名家三大家中的有着老者神色突变。

  远处虚空四面八方的气息瞬间变化,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只是一瞬而已,前方就已经邪气浓郁,煞气迫人。

  ”呜呜……”

  鬼哭神嚎般的声音同时间响彻,分不清楚是凶兽还是邪灵,瘆人无比。

  那样的鬼哭神嚎之声回荡在了虚空,一股滔天的魔邪之气也就在半空席卷而凯。

  ”呼啦啦!”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远处空间在颤动,乌光弥漫,遮天蔽日,狂风大作。

  隐隐间鬼哭神嚎之‘呜呜’不休,让人无端发颤。

  ”是邪灵来了。”

  “不,好像是魔妖兽!”

  四周生灵惊变,一个个顿时唤出了兵刃宝物,严阵以待!

  四周虚空有黑雾弥漫,遮天蔽日,魔邪迫人!

  “嗷呜……”

  四面八方的鬼哭神嚎之声伴随着兽吼声传出,响彻虚空。

  在众人颤目中,无数的各种邪灵和兽形邪灵身影浮现而出,还有魔妖兽汇聚其中。

  这些邪灵有人形模样和兽形模样,还有那狰狞的真正魔妖兽,密密麻麻的铺满半空,铺天盖地般的一直到视线的尽头,像是看不到边际的浮现而出。【愛↑去△小↓說△網aixs】

  ”嗷呜……”

  那惊天的鬼哭神嚎声,兽吼声回荡,让得整个虚空都在颤抖。

  ”不好,是邪灵大军!”

  “好多魔妖兽,怎么会这么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邪灵大军和魔妖兽大军围攻我们!”

  人群骚动,霍然色变,这些邪灵大军和魔妖兽太多了,最重要的是那气息很强大reads;。

  在天魔战场内,也从没有发生够有邪灵和魔妖兽围攻过修行者聚集之地的。

  但此刻这些邪灵和魔妖兽却来了,还来了这么多,根本难以抵御!

  ”这些邪灵和魔妖兽,不是从不围攻聚集地么?怎么现在有这么多的邪灵和魔妖兽啊?”

  一些修为实力偏弱的修行者惊悚,心头颤粟。

  所有人警惕,就连迦楼观玉,虚阳子,恒伦等也不例外。

  杜少甫也没有大意,在那滔天的煞气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同时,目光凝重的望着远方。

  自那邪灵和魔妖兽大军深处,杜少甫感觉到了很多的强大气息,都是来自邪灵和魔妖兽。

  “这很不正常,难道是有人故意为之?”

  杜少甫思索,为之皱眉,魔妖兽和邪灵大军混在了一切,还聚集了这么多,也绝对需要不短的时间,也不会是随便为了一些弱者而来。

  此刻这么多修行者齐聚在此,遭遇这么多的邪灵大军和魔妖兽,那情况就很可能不会简单。

  ”嗖嗖……”

  铺天盖地的魔妖兽和邪灵大军之中,有着气息格外强大的上百道身影滚滚魔邪之气中掠出,悬浮天际。

  这些身影有邪灵和魔妖兽,但皆是有着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气息都是格外的强大。

  一股股强悍的魔邪之气弥漫而开,笼罩这虚空,有不少的气息甚至是能够和在场的最强者相提并论。

  四周迦楼观玉,虚阳子,恒伦等各大势力强者,望着那上百格外强大的邪灵和魔妖兽,也狠狠倒吸凉气。

  “不好,我们遇上魔灵强者和魔妖兽强者了,很多域境,他们有备而来!”

  道家中一个老者开口,目光颤动,这么多的邪灵强者和魔妖兽强者汇聚,让他也看出了端倪,此事很奇怪突然,肯定不简单。

  ”这下麻烦了!”

  寞天嗥深呼吸了一口气,眼神凝重,那众多可怕的气息,有些让他也为之忌惮,此刻这么多的邪灵大军和魔妖兽大军,在场所有的修行者怕是难以抵御。

  被重创的龙銘和韩阙惪,此刻也面色无比的凝重,别说是耶律寒和那神秘紫发男子了,这么多的邪灵和魔妖兽强者,也将是凶多吉少。

  “阿弥陀佛,诸位,这些邪灵和魔妖兽有备而来,我们必须联手,耶律寒,韩兄,龙銘,还有那位小兄弟,你们暂时放下芥蒂如何,否则大家怕是难以脱身了!”

  佛家中,那白眉老和尚目视着韩阙惪,耶律寒,杜少甫和龙銘说道,如是此刻这四人还继续大战,这将影响巨大战力,这四人可是在场的巅峰存在reads;。

  “这么多的邪灵,自当联手对付。”

  韩阙惪目视着杜少甫,怒而畏惧,此刻这刚好是一个台阶,他不会不下,要不然的后果可想而知。对付那些邪灵和魔妖兽,他还有机会脱身。但要是继续和那神秘的紫发男子交手,那可是绝对凶多吉少,脉魂杜损失了,胜负已定!

  龙銘没有开口,但也点头默认了,任凭心中再不甘,仔细琢磨之后,也自然是不想在和耶律寒拼命。

  不少目光落在杜少甫和耶律寒的身上,等着两人的答复,此刻也自然都是希望那神秘的紫发男子和耶律寒,韩阙惪等一起对付这些邪灵和魔妖兽。

  韩阙惪和龙銘暗自冷视这杜少甫和耶律寒,心中反而是希望耶律寒等反对,那样的话,那两人无疑是在和在场所有人为敌了,到时候说不定还能够借机报仇。

  “我没问题,当然是对对付邪灵重要。”

  杜少甫点头,目视着四周那密密麻麻的魔妖兽和邪灵大军很凝重,此刻也自然是对付邪灵重要。

  对此刻的杜少甫来说,反正韩阙惪的命,随时可以取,要不是不想暴露身份,想要击杀这韩阙惪,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

  “随便。”见到杜少甫点头,天煞耶律寒也淡淡开口。

  但众人看得出来,耶律寒这是在向着那神秘的紫发男子靠近。

  见到杜少甫和耶律寒居然是点头了,韩阙惪和龙銘那冷漠眼神内,不禁是抹过些许失望之色。

  “待会全力突围,再做打算!”

  寞天嗥对身边杜小青和杜小虎等说道,盯着远处那些邪灵和魔妖兽强者,俊朗线条的脸庞上,透着凌厉杀伐。

  ”嗷呜……”

  四周煞气滔天波动,惊人的邪灵和魔妖兽嘶鸣咆哮声震耳欲聋。

  天空上,那最强的魔妖兽和邪灵,目视着被围困在中间的修行者,目光皆是露出一张猎物般的炽热之色,冰寒的声音传开,道:”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