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胭脂雪 > 第八章:起猜疑,君心难表 1

第八章:起猜疑,君心难表 1

  晏齐听说玉东阁等人在三清观遇袭,急忙赶回广陵府,其时已是深夜,酆阳早已经休息了,晏齐听说酆阳没什么大碍,也就不便去打扰,径直往玉东阁的倚剑楼。

  玉东阁刚服了药,见到晏齐过来了,慌忙下拜:“孩儿参见义父,孩儿护驾不力,让公主受惊了,请义父降罪!”

  晏齐道:“东阁,这事我已经知道,先起来再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玉东阁刚想站起来,却脚一软,又跪了下去,晏齐见状,忙上前两步,扶玉东阁起来,满是疼惜地说道:“东阁,你伤得不轻啊!”

  玉东阁叹道:“都怪孩儿学艺不精,否则,公主也就不会……”

  晏齐一惊:“公主怎么了?”

  玉东阁不方便把在竹林里所发生的事都说明,只说道:“那些杀手劫持了公主,非逼迫着让孩儿将九幽玄冥阵的破诀告诉他们,孩儿若是不说,他们便要对公主无礼……”

  晏齐这一下更是惊骇不已:“那你说了没有?”

  玉东阁摇了摇头:“义父,此事关系重大,玄冥阵的破诀关乎我们整个广陵府、晏家军的生死存亡,孩儿又怎么能轻易告诉他们呢?”

  晏齐这才松了口气,拍了拍玉东阁肩膀,道:“东阁,让你受苦了!”

  玉东阁苦笑着说道:“孩儿受伤是小,只是公主……唉……公主受了惊吓,却是孩儿的罪过!”

  晏齐道:“没事就好,东阁,你说那些人逼迫着要你说出玄冥阵的破诀?”

  “他们是大邬国派来的杀手……只是……”玉东阁略一迟疑,道:“此事甚是可疑!”

  晏齐道:“怎么,东阁,莫非你发觉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吗?”

  玉东阁低语道:“义父,按理说,公主到三清观之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晏齐脸色当即就变了:“东阁,难道,你怀疑府里的人?”

  玉东阁道:“我们在竹林遇险的时候,您派去的那些侍卫均没有赶到相助,那是因为他们在三清观外就遭到了埋伏,义父,您想,倘若不是事先得到消息,那些杀手怎么可能提前赶到那里埋伏好呢?”

  晏齐沉声道:“你说的有理!但是,这事除了公主,为父和你以及那些派去暗中保护公主的侍卫,没有人知道了!那些侍卫,跟随为父多年,绝对不可能是奸细!”

  玉东阁点头道:“孩儿也没说一定是他们,或许,是他们走漏了风声,也不一定?”

  晏齐眉头紧皱,思索了片刻才说道:“这事实在是太可疑了,难道真的出了什么纰漏?”

  玉东阁道:“孩儿也觉得甚是可疑,虽然说那些人都跟随父亲您多年,忠心耿耿,但是利益之下,难免动心,但是,没有什么证据,我们也不好胡乱猜疑!”

  晏齐略一沉吟,道:“这样吧,东阁,为父先去召见那些侍卫,问问情况,再暗中差人调查一下,看他们近来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举动,如果真让为父查到了,有人竟暗中勾结大邬国,出卖我们广陵府,那为父决不轻饶于他!至于公主……东阁,那些杀手多次向公主下手,实在是太过危险了,如今南风又不在府中,不能保护公主,东阁,你看我们是不是得多加派些人手,到天霜院保护公主!”

  玉东阁道:“义父所言甚是!公主到我们广陵府没多少日子,连连受到惊吓,这真是我们广陵府的罪过,这次,孩儿就算是拼上性命,也不能再让公主受任何惊吓了!”

  晏齐道:“东阁,那就这样定了,待你伤好些,也搬到天霜院去,你住在前院,公主那儿有什么事,也好照应一下!”

  玉东阁道:“孩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