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五九八章 步步高升(上)

第五九八章 步步高升(上)

  侯天林拍着桌子跟这位副处长表示,自己一定以天下为己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研制出高灵敏度的遮天幕,守护整个宝具世界。

  神灭局众人和他用力握手而去。

  侯天林立刻召集万国书院的专家们,组成了新的项目组,另外招入了三位研究生负责次一级的辅助工作。

  现在侯老师的项目组很难进,便是那些专家们,也要想想办法,马志民这样的早早地就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研究生的名额就更不用说了,将来不管去什么地方,曾经参与过侯老师的研究项目,都是一笔极为光辉的资历。

  入选的三人,一个是公认的万国书院这几界天资最高的一位,另外两个,一个是二十出头的女研究生,另一个是当初在实验室给侯天林倒咖啡的。

  宋征这几天稍稍清闲,因为侯天林在忙着组建项目组的事情,而他也忽然心有所悟:此乃因果。

  他以阳神命轮改变了侯天林的命运,于是导致了他和侯天林之间的因果。而接下来,这种因果显得缠绵不绝:神灭局乃是他的因,侯天林也是他的因,现在神灭局和侯天林联合起来,要封住他返回洪武世界的路。

  这个“果”有些沉重,从源头上来看,却当真是因为他而造成的。

  他心中不由得一阵疑惑:邪神复生,这么重大的事件,因果却很容易除去了,为何这两件相对而言的“小事”,却如此绵延不绝?

  看来“因果”作为至高天条的一部分,果然深邃复杂,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勘悟的。

  不过对于侯天林主持的新式遮天幕项目,他倒是并不很担心,他很清楚侯天林的天分如何,如果没有自己的阳神命轮影响,他绝没有可能率先研制出新式宝具。

  想来在遮天幕的项目上,应该也是一样。

  于是宋征这段时间,终于可以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十四级战具的炼造机密上了。

  宝顶场上下被神灭局控制起来,万胜国不敢有微词,神灭局如今在宝具世界,代表着先祖阁下,一言九鼎。更何况宝顶场负责十四级战具炼造,这件事情本身,就违背了先祖的指示,他们被神灭局抓了个现行,最可怕的还是,参与这个机密事件的,还有一个异域大妖!

  万胜国现在惴惴不安,害怕被先祖从仙界降罪。

  神灭局的一切要求,万胜国全力配合。

  十四级战具所有的炼造机密都被神灭局封存起来,相关人员也被押送去了总部,进一步的质询。

  宋征可以插手神灭局,但是那样的话需要以持龙尊者的身份出现,会引人怀疑:先祖打听十四级战具做什么?

  所以他还是希望从云和炼造入手,得到这一项机密。

  他并不着急,因为他很清楚像万胜国这种顶尖大国,既然知道了十四级战具完全可行,手中不掌握着一尊,他们是会寝食难安的。

  只要风头过去,十四级战具项目一定会重启。

  倒是吼天妖尊派出的那只营救小队……宋征在心里琢磨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秉承自己的一贯作风:痛打落水狗。

  ……

  鬼留带着自己的队伍潜伏在宝具世界中。

  他们过来之后,发现情况比自己预想的要容易一些。原市锵当时失手被擒,更多的原因是对于宝具世界完全不了解,第一时间就暴露了,然后被强悍的战具围攻,又被大型宝具锁定,无奈被擒。

  但是知道了宝具世界的情况之后,鬼留他们很容易的就潜伏下来。宝具世界人口众多,两族融合,他们一群妖族在一座繁华的城市中,也并不显得引人注目。

  他们的难点在于寻找神灭局。对于整个宝具世界的普通人来说,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有神灭局这个组织的存在。

  “时间紧迫。”鬼留说道:“你们全部出动,寻找东屏国高层,我们需要绑架几个,从他们的口中弄到关于神灭局的情报,先确定殿下被关在什么地方。”

  ……

  宋征收到花斩的求救消息,立刻就明白是谁干的了。

  “送上门来了。”他摸着下巴忍不住笑了。

  花斩现在可是花家的宝贝,他正式跨入了东屏国顶级纨绔的行列,才真正享受到了人生的“美好”。这几天东屏国中风声鹤唳,几位国家重臣被人绑架,消失得无声无息。

  花斩很害怕那些“绑匪”把目标瞄准了自己,毕竟自己现在挺有钱的。

  宋征本体赶回了东屏国。

  不需要周圣帮他推演,他也明白鬼留到想要做什么。

  他不由得心中一动,询问花斩:“异虚监的头子是谁?”

  花斩道:“监守西门越,是西门家的人,一个恶毒阴损的老东西。”他讯问宋征:“你知道下手的人是谁?”

  宋征也不瞒他:“知道,那些人的目标是神灭局,他们绑架那些人不是为了勒索钱财,而是为了从他们口中撬出来神灭局的资料。”

  花斩张了张嘴:“是……神灭局前一阵子抓到的那个异域大妖的手下?”

  宋征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明显松了口气的花斩,说道:“可是如果他们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你猜他们会怎么做?”

  花斩喃喃地说道:“他们已经绑架了几位重臣,那些家伙都是四大世家的人,他们可没有为了保守秘密牺牲自身的精神……但是,他们恐怕也不知道关于神灭局真正的机密。”

  东屏国在整个世界中地位太低,关于神灭局,他们只有掏钱的义务,没有干涉神灭局的资本。神灭绝把涟涟关在哪里、甚至神灭局真正重要的机构设立什么地方,那几位重臣恐怕都不知道。

  如果是神灭局设立数十年之后,一些秘密必定会泄露出来,但是神灭局刚刚设立,有些情报连四大强国都未必清楚,更别说东屏国了。

  花斩还是茫然:“他们得不到想要的情报,那他们会怎么做?”

  “他们可以用整个东屏国要挟神灭局。不释放那一头大妖,他们就会不断地暗杀东屏国的重臣。

  这一切会从东屏国开始,然后蔓延到周边国家,甚至蔓延到四大强国。”

  被他这么一吓唬,花斩暗自一哆嗦,如果那些绑匪开始大肆暗杀东屏国的高层,他和他的家族恐怕逃不过的。

  他立刻坚定问道:“先生,我们应该怎么做?”

  ……

  鬼留把自己的黑雾缓缓的收了回来,地面上留下了一具干尸,干尸长大了嘴巴,显然是临死之前,经历了人生大惊恐。

  他的手下围在一边,鬼留轻轻摇了摇头:“他什么也不知道。”

  手下们一阵失望:“已经过去三天了,拖得时间越长,九公主越危险,我们完成任务的可能性越低!”

  他们已经绑架了四位东屏国的重臣,以残酷的搜魂之术寻找记忆,却都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

  大家信心严重受挫,气氛有些低沉压抑。

  鬼留想了想,说道:“整个东屏国,唯一有可能知道神灭局秘密的人,只剩下一个,如果还不行……做完这一票,我们就离开东屏国,去万胜国。”

  正说着,外面放哨的手下飞快而至,朝大家打了一个手势,鬼留唯一颔首,把黑雾一卷,带着所有的手下化作了一道淡淡的黑色虚影,瞬息百里逃遁而去。

  片刻之后,全副武装的东屏国异虚监秘密军队悄然而至,后方的大型宝具、大型战具做好准备,却失望的扑了个空,只看到地上残留的那一具干尸。

  ……

  鬼留在一片山坡下停了下来,这里有一条大路,他们顺着大路进入了一座小城,找了旅馆住下来。

  鬼留心中默默地规划着未来的行动,低声对手下们说道:“其实有个人肯定知道殿下的下落。”

  他的手下中也有机敏之妖,立刻明白道:“宋征?”

  鬼留点了点头,迟缓道:“实在不行,我们就全力搜寻宋征!”

  他当然从一开始就知道,宋征才是关键。哪怕是九公主出事的整个过程之中,宋征从来没有露面,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幕后黑手就是他、一定是他!

  但是要他去对付宋征,他信心不足。

  鬼留一族在历史上曾经十分辉煌,封地在回魂山。后来几经变故,封地被削,族人散落各地,真正有实力的只剩下鬼留一个。

  他想要重现祖先的荣光,但他不想送死。

  他很自信,但是他更清楚宋征的强大——那家伙已经无数次证明过了。鬼留觉得自己是全族最后的希望,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愿意去冒险和宋征相斗。

  接下来几天,鬼留带着手下兜了一个大圈子,又回到了虚空之门下,然后他的一名手下脱离大队,伪装成刚刚从虚空之门过来,被异虚监擒获,押送去了那一座山中石堡。

  西门越最近相当烦恼,重臣接连失踪被杀,已经可以确定是异域修士所为,可是异虚监的抓捕接连失败,他的压力很大。

  呆在国都中,不断被各方势力问询,听说虚空之门下抓住了一个异域大妖,他立刻赶来山中古堡,躲一躲清净。(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