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七五五章 冥凰执念(下)

第七五五章 冥凰执念(下)

  姬武康摇摇头,看着宋征说道:“恰恰相反,我觉得这一次是我的机缘。”

  宋征以为他在安慰自己,但姬武康很认真:“之前在阁下身边,我的信心倍受打击,少了原本属于天才和镇国强者的锐意。

  这一次也是对阁下心怀依靠,遭遇危险第一个念头不是依靠自身解决,而是想要向阁下求援这不是一位镇国强者应有的心态。

  但是随后求援失败,我只能独自面对这样的危险,我才忽然找回真我。冥凰执念很强大,但是我两世镇国,也不可小觑。我在末路之中,找到了一线希望,并且努力抓住了。

  我将冥凰执念封印在身体内,解决了问题,并且重获自信。我有预感,只要炼化了身体内的冥凰执念,就能够晋升为资深镇国!”

  虽然他如此说,但想要炼化冥凰执念何其困难?甚至冒险炼化,最后的结果反而是被冥凰执念同化!

  “你……暂且跟随在我身边,我会帮你找到解决办法。”

  宋征想要帮他做些什么,但是姬武康却拒绝了:“阁下,我已经想明白了,这是我的劫难,我需要独自去面对,去解决。

  如果还是依靠阁下的帮助,那和之前又有什么不同?”

  宋征嘴唇一动,还想再说,但是看到姬武康坚毅的目光,忽然又有些欣慰,颔首道:“好,那我静候灵河东岸又一位资深镇国诞生!”

  姬武康微微一笑,整理好了衣衫,一步一步的走了。宋征站在他身后,默默地望着。姬武康全部的力量,都已经用来封印冥凰执念,他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从大长岭离开后,他将踏上一程苦旅。

  从大长岭走出去对于他来说都很危险,而出了大长岭,他能去哪里?

  返回西伯侯府?恐怕那里对他更加危险。

  西伯侯如果知道自己作为依仗的资深镇国世子忽然变成了一个废人,会有什么反应?他那些一直被他压制的弟弟妹妹,知道他失去了镇国强者的力量,会是什么反应?殷商天国朝廷知道了他变成了普通人,会有什么反应?

  宋征暗暗摇头,心中还有另外一个疑惑:冥凰当年被神山所败,陨落世间。为何会留下执念?

  以神明们的作风,当然是斩草除根,而执念恰恰是一种最危险的念头,很多魔物都是从执念之中复生的。神明应该早已经将冥凰的一切执念斩碎才是。

  他心念一动,暗中有一团宝蓝分神跟随姬武康。

  一直等到姬武康走的不见了身影,他才暗叹一声,把阳神在周围一照,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了,然后抽身返回天邙城绝域。

  他暗暗有些奇怪:扶苏王应该是知道自己来了大长岭,为什么没有跟过来?天邙城绝域的事情已经算解决了,剩下的问题交给金阳城守备大将善后就是了。

  他回到了天邙城绝域,这里仍旧是一片混乱,冥凰魔物造成的损伤触目惊心。

  但是扶苏王和金阳城守备大将显然没有开始善后,他暗暗有些奇怪,往金阳城的方向一看,目光透过六百里,照到了金阳城下。

  金阳城下一片混乱,扶苏王一脸尴尬,镇北王正死死拽着他的衣袖,嚎啕大哭,口水眼泪都喷到了他的脸上:“你快让那小子放了我儿子!”

  “我不管,你们不放了他,我就一头碰死在你面前。我看你将来怎么跟列祖列宗交代!”

  “我儿子去找冥凰遗物怎么了?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一切宝物都是我们的,我们去拿自己家的宝物怎么了?”

  宋征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头怒火爆炸一般的冲上了大脑。

  他一步跨出,越过六百里的距离,出现在了金阳城下。

  看到他回来了,扶苏王和乌十猎连忙上前:“阁下!”宋征对两人一摆手,盯着还在撒泼哭闹的镇北王,压住自己的怒火,不想让殷商天国皇室太难堪。

  镇北王一看到他,一下子扑了过来,就要撕扯:“宋征,你还我儿子!”

  扶苏王吓的魂飞魄散,横过一步来抢先拦在了镇北王面前,镇北王一头撞在了他身上,气愤不已的一拳砸在他的胸口上,怒吼道:“败类,你拦着我干什么?快让他把我儿子放了!你们还是不是皇室成员?这样被人欺负?”

  宋征气的浑身发抖,终于再也忍耐不得,低喝道:“请殷商天子前来明断!”

  殷商天国国都之中,庞大的灵阵也阻碍不得宋征的声音,殷商天子大吃一惊,皇室的强者比如“大道奴”韦三公,都感应到了天邙城绝域中的变化,知道那里有一场大战。

  韦三公要镇守国都,保护皇帝,不能轻动,所以没有赶去支援。

  现在宋征忽然万里传音,隐隐带着愤怒,即便是殷商天子也不由得暗中一个哆嗦:这是怎么了?那个蠢货得罪了资深镇国阁下?

  世间大劫来临,经历了华唐玉国、殷商天国的事件之后,已经没有人再把宋征当做一位普通的资深镇国来看。他隐隐已经有着和七杀妖皇平起平坐的实力和地位。

  七杀妖皇闭关,世间大劫来临,各处灾难爆发,是宋征在不断奔走,四处灭火。

  除了他之外,其余各国的资深镇国,也只有守住自己一亩三分地的能力。

  韦三公地位超然,虽然也是皇室“家奴”,但毕竟是资深镇国,他缓缓开口道:“陛下,莫要忘了金阳城中,可是有镇北王一脉。”

  天子暗暗叫苦,忖道:定是镇北王一脉!

  他对于这位所谓的皇叔已经忍耐到了极限。这一家子鱼肉乡里,无理狡三分。他之前已经收到了无数次的密报,都是镇北王干的缺德事儿。

  现在,这老东西好死不死还要去惹宋征,宋征是来帮助殷商天国的,这一次要是还让他这么闹下去,以后殷商天国有什么事情,谁还会来帮忙?

  他一咬牙,骂名就骂名吧。他把手一抬,从一旁升起一柄特殊的宝剑,交给了韦三公阁下:“尚方宝剑,送于宋征阁下,我殷商天国境内一切臣子,皆可以先斩后奏!”

  韦三公微微颔首,伸出手指在尚方宝剑上轻轻一点,铮的一声,那宝剑飞入了虚空之中,瞬间出现在了金阳城外,落入了宋征手中。

  扶苏王看到那宝剑大吃一惊,慌忙跪了下来:“恭迎陛下!”

  宋征握着宝剑,也明白了殷商天子的意思:阁下可以随意处置。

  天子毕竟还是不忍心处置自己的叔父,而且真的他来杀了,名声也要受累。但是宋征却没有这许多顾虑。他知道殷商天子的态度,心中便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了。

  事实上他已经暗中决定,殷商天子若是要护短,他也会杀了镇北王,然后殷商天国以后再有什么事情,他绝不再管。

  镇北王一愣,怎么尚方宝剑来了?但他还是不肯相信,自己的侄子敢杀自己。

  他梗着脖子:“来呀!你斩呀!本王就不信了,你真的敢杀本王,本王是天子的叔父!本王的世子,是天子的堂兄!你快将他放出来,本王可以对你的罪行既往不咎……”

  宋征再也懒得和这蠢货多说半个字,轻轻一弹剑锋,刷的一剑落下。

  镇北王的脑袋骨碌碌的滚出去十几步,他兀自翻着眼皮,还有些不敢相信,嘴唇蠕动着:“你、你真敢……”

  后面的话再也没有说出来,瞪着眼睛死于非命!

  宋征看了看上方宝剑,赞许点头:“杀人不见血,好剑!”

  他还剑入鞘,厌恶的扫了一眼镇北王的尸体:“此乃为民除害!”

  金阳城守备大将忍不住击掌大赞:“杀得好!这老匹夫恶贯满盈罄竹难书!阁下当真痛快!”

  宋征把手一伸,笼罩了整个镇北王府,阳神天眼往下一看,因果具现。王府之中,所有身缠恶因之人,都被他凌空摄起,丢进了天女姜小洞天世界中。

  金阳城守备大将看的纵声大笑,连连道:“痛快、痛快、痛快!就是这些家伙,本将全都认识,他们狗仗人势,鱼肉乡里,作为镇北王老匹夫的爪牙,做尽了坏事!

  可恨本将守土一方,却那他们束手无策,今日终于报应到头!哈哈哈!”

  他开怀之极,宋征打开的天女姜小洞天中,流露出了一丝丝恐怖的气息,显然那些家伙进了这个小洞天,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宋征面沉如水,心头却是一阵痛快。

  忽然之间,他感觉到已经很久没有动过的功德之力慢慢开始上涨……

  他不由得一愣,这一次的功德之力来自何处?是因为自己毫无功利之心,只为了阻止劫难而主动搜寻冥凰遗蜕;还是因为自己处置了镇北王一脉的罪孽?为那些冤屈之人伸张正义?

  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他一时间也难以分辨清楚。

  但是这一次的功德之力,明显比上一次庞大,竟然他所积蓄的功德之力翻倍之后还要多出来七成!

  他深吸一口气,有了这些功德之力,面对世间大劫,他更多了几分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