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苍穹之上 > 第八八一章 神符(一)

第八八一章 神符(一)

  时间紧迫,何半山不做停留,带着所有人腾空飞起,瞬间穿过三百里的距离,回到了灰雾外面。

  灰雾中,响起了一阵窃窃私语一般的声音,邪灵们在互相交流:他们又回来了。

  邪灵首领惊疑不定,这群人到底想做什么?同时,十分敏锐的直觉让他预感到了一丝针扎一般的危险。

  他想了想,果断的将灰雾收缩!

  原本十几里的灰雾,因为人偶之前的消耗已经缩减了将近一里。现在邪灵首领主动收缩,立刻就变成了只有七八里的样子。

  灰雾中响起了邪灵们惊讶的声音。

  然后是一阵恐惧的咀嚼声!

  伴随着这些咀嚼声,灰雾还在进一步收缩,很快就变成了五里大小,这个面积大约只是之前曼森神庙的面积。

  而到了这个距离之后,灰雾已经极为浓稠,很快就有着茧化的趋势。

  宋征在洪武大本营之中,看到这个变化很是意外:提前进化?

  这是很不明智的,但是显然邪灵十分机敏,已经预感到了危险。

  在何半山和人偶的注视下,灰雾化作了一只五里长的巨大蚕茧,蚕茧也是灰白色,下面有不明的粘液波动着,让蚕茧表面荡漾起伏。

  而和之前那一头巨大邪物的正常进化不同,这一次蚕茧之中传来了一声声的惨叫,显得十分痛苦。

  宋征一阵警惕,立刻下达了指令,一个弹指的时间之后,指令传达到了人偶这里:加速进攻,这东西正在飞快进化,他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人偶立刻腾空飞起,何半山也把双手平平抬起,那一只海螺一般的灵宝,身上了半空中,倾泻下来大片灵光,这些灵光笼罩了整个蚕茧,然后当中有甘霖一般的雨水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

  可是这些正常意义上的甘霖,对于蚕茧来说好像强酸一样,嗤嗤嗤的腐蚀着蚕茧的表面。

  这一件灵宝原本是人偶针对灰雾设计的,不过人偶之前也检查过了邪物的蚕茧,本质上来说两者差别不大。只不过蚕茧更加坚固,哪怕是人偶用双头龙枪,也要全力才能刺破。

  所以这件海螺灵宝腐蚀灰雾十分迅猛,用来对付蚕茧也有效果,不过没有那么快罢了。

  蚕茧表面持续不断的变薄,里面的邪物很着急,惨叫声越发剧烈了,显然他也在争取时间。但是这一次注定是要让他失望了,因为人偶已经凌空冲了下来,双头龙枪唰一声刺在了蚕茧上。

  扑哧

  里面的粘液倾泻出来,人偶很灵巧的躲开了,但是灵宝的甘霖落入其中,毫无保护的邪物顿时惨叫震天,一些尚未完全进化的部位,顿时被强烈的腐蚀下去。

  这邪物猛的一个挣脱,从破损的蚕茧中冲了出来,朝着一个方向飞快逃遁而去。

  他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吞噬了同类强行进化,在进化的过程之中,又被打断,现在的样子凄惨无比,只有七八里大小,身躯的很多部分发育的都不完全,看上去就像是几种邪灵强行拼凑起来的。

  跑起来虽然速度不慢,但是一瘸一拐,跑着跑着身上的一些部位掉了下来……

  何半山呵呵一笑,面对这样的敌人不要太轻松。

  他把手一抬,有一套剑阵升空而起。

  这剑阵乃是他斩杀了一位强敌所得,品质很高,只是何半山不大使用罢了。现在施展出来,剑阵凌空笼罩,一道道剑光从高空之上飞落下来,击中了邪物的身躯。

  不完全的邪物,实力大降,根本不是对手。几道剑光之后,就被深深地钉在了大地上。

  何半山微微一笑:“可以了。”

  这一次的搜魂,比之前的更加凶险。不完全的邪物的精神更加混乱,潜藏着很多连他自身都不了解的凶险,何半山都险些陷入其中无法脱身。

  好在资深镇国一直小心谨慎,才总算是完成对邪灵记忆的拼凑,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这一段记忆,也被人偶发回了洪武大本营,宋征和苏云沫、安察古月正在观看。

  这是一片古老的深渊,藏在茂密的森林深处,人迹罕至,这里更是一个容易被以往的地方,可能连四面神都会忽略这里。

  深渊中深重的黑水形成了一个怪异的漩涡,水流分为内外九层,九层水流旋转的方向相反。

  一只强大的邪灵从其中钻了出来,这一只小心翼翼的警戒四周,发现没有什么问题,然后低声朝着那漩涡吼叫了一声,漩涡中又钻出来了第二只、第三只……

  一共五只邪灵,以最后一位为首,分辨了一下方向之后,便朝着神庙的方向行进。

  他们一路上不断吞噬着周围山林之中的强种,变得越来越强大……

  “这般看来,邪灵显然是被什么力量投送到了这个世界上,而且每一座神庙对应着一处邪灵投放地点,这样的布置……若不是神明出手,根本不可能做到。”

  宋征叹息一声,问道:“往前寻找他们在进入这个世界之前的记忆。”

  他想看看究竟是什么神明,在什么地方培养了这些邪灵,又是怎么将他们投放到这个世界上的。

  然而何半山摇摇头:“找过了,只有这些。”

  他让人偶传过来一段影像,邪灵们好像婴儿一样蜷缩在一只蚕茧中,里面填满了粘液,等他们出来,就是在四界之上了。

  宋征不由得皱眉:滴水不漏!

  “邪灵得到的指令、以及他们攻击神庙成功之后应该如何进化,进化之后做什么,都是以特殊的神通,烙印在他们的身躯每一个最微小的组织当中。只有进展到了那一步,才会激活下一步的记忆。”

  宋征叹息一声,道:“去那个深渊看看吧,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其实他也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一次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位滴水不漏的强大神明,任何人面对这样的对手,都不会有什么信心。

  ……

  这一座深渊距离曼森神庙只有三百里远,但是十分隐秘,而且周围有大批凶物,又不在采摘元果的道路上,所以根本没有人会来这里探索。

  人偶和何半山一路推进十分顺利,这路上的凶物本来就被邪灵们吃过一遍,遇上他们两个更是轻松秒杀。

  笃行士们一路上惊叹不已,原来在神庙的治下,竟然还有这样奇险之地。

  他们站在深渊前的时候往下一看就觉得脚底直冒凉气,好像一不小心落下去,就会跌入那堕落的深渊,永远和我神背离。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笃行士们低声的互相议论,却没有人回答他们。

  何半山将自己的灵觉放开,笼罩了整个深渊。

  笃行士也漂浮在深渊上空,不断地朝下扫描着。几乎是同一时间,何半山和人偶都发现了一些东西。

  两者配合的十分默契,人偶凌空而下,扑通一声投进了水中,而何半山则在天空之上负责警戒,他没想到这里竟然真的能够找到线索。

  片刻之后,深渊中传来了一阵水声,人偶冲天而起,手中举着一块破损的巨大岩石。

  这个巨大是相对于人偶来说,实际上只有半个人那么大,岩石明显是被人偶用飞剑从某一块完整的巨石上切下来的,上面有一枚特殊的符号。

  这个符号说不上是文字,又或是一枚徽标,样子很奇特,看上去像是一支箭射穿了三个圆环。

  又好像是一条蛇,盘成了三圈之后,口中吐出一道光芒。

  总之十分抽象,任何一个人都可能发挥自己的想象,给出自己的解答。

  但是真正让何半山惊讶的是,这枚符号连他也看不出来,是怎么出现在岩石上的。不是刻上去的,也不是嵌上去的,如果一定要找一种描述,只能说是“生长”在这一块岩石上的。

  是的生长,似乎是从这岩石诞生的时候开始,这枚符号就一起出现了。

  人偶和何半山交流起来挺费劲,它说话还不是很利索,所以它很干脆的举起自己的双头龙枪,用力在符号上一凿。

  符号却是纹丝不动,连一道痕迹都没有留下。

  “不可摧毁?”何半山更加惊讶了。

  那些邪灵没有销毁这一道线索,恐怕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符号周围的岩石可以轻易破碎,但是符号不可摧毁。邪灵们可以带走这枚符号,但是岩石上也一定会留下一些痕迹,这样一种不可摧毁的物质,早晚会被发现的。

  那索性也就不遮掩了,就把这一条线索大大方方的丢在这里。

  何半山迅速和宋征商议了一番,大队人马飞快转战,将附近的另外一座神庙蒂格神庙中的邪灵扫荡干净,读取了他们的记忆,发现他们是从一片阴森的悬崖中钻出来,也是那种漩涡。

  他们找到了这一座悬崖,果然在漩涡中心位置上,发现了这样一枚符号,同样有着不可摧毁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