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幕后 > 第469章:露西的父亲

第469章:露西的父亲

  蒙特来了,从河内开车过来的。

  “嗨,陆。”

  蒙特在河内待过三个月,海防港自然是来过的,而且还相当熟悉,他在河内有朋友,直接借了一辆警车开过来了。

  “蒙特,不介绍一下,这位美丽的女士是你的什么人?”除了蒙特之外,还有一位美丽棕发碧眼的女郎。

  “露西,我的好朋友。”蒙特正式的介绍一声道,“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过的陆,我在法国的好朋友,现在也在上海,他可是相当厉害的医生,非常的厉害。”

  “你好,我叫露西。”露西很大方的伸出右手。

  “你好,露西小姐。”陆希言不清楚这个露西跟蒙特是什么关系,但是他大老远的把人从河内带过来,一定是有目的的。

  “老陆,走,先去法塔大叔的酒馆,我跟你有重要的事情说。”蒙特一脸郑重的道,陆希言都看的一愣,很难得见到他有这样的表情。

  “好。”陆希言点了点头。

  蒙特和法塔是老相识了,老法塔见到蒙特,开心的不得了,一见面就给了蒙特一个热情的大拥抱。

  “喝点儿什么,我这里有本地产的咖啡,要不要尝一尝?”法塔问道。

  “好的。”

  酒馆这个时候并没有对外营业,所以,就只有他们四个人,老法塔去张罗了,他们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陆,我需要你帮忙。”蒙特一坐下来,就露出一丝焦急的神色。

  “蒙特,咱们是什么交情了,你说吧,什么事儿,只要我能帮的,义不容辞。”陆希言知道,蒙特自尊心很强,轻易的不求人,当他放下自尊来求人的话,那是真的是遇到他没办法应付的难处了。

  “露西,你来说。”

  “陆博士,我的父亲前天骑马中被摔下马背,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医生检查说,他脑部有淤血,是导致他昏迷不醒的原因。”露西眼神有些紧张的说道。

  陆希言一愣,脑部受伤,这可不是小事儿,不过,现在的医学涉及的脑部研究还非常浅显。

  虽然说他在这方面也有所研究,毕竟,尸体解剖的时候,顺便解剖一下人脑,研究一下,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只是脑外伤的病人并不多见,而想要一个让医生实践的机会并不多,没有足够的病例实践,医术自然不会进步。

  在广慈医院,一年下来,难得有几例开颅手术,而且这是最顶尖难度的手术,一般医生都轻易不敢尝试这种手术。

  开颅手术的死亡率是极高的,大脑可是人的控制中枢,一旦出现问题,那后遗症是终身不会消除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开颅手术难度极高,一般医生根本没有能力做这种手术,术中可能出现风险也极大。

  “医生建议,要么等脑中淤血自然被人体吸收,那样爸爸可能会自己醒过来,但也有可能醒不过来。”露西已经控制不住情绪抽泣起来。

  陆希言当然明白,如果脑颅出血,出血量不大的话,而且没有大的出血点,人体是有自愈能力的,但这是不确定的,谁也不知道幸运女神会不会降临在自己头上。

  “第二种方案,就是给我父亲开颅,把淤血吸出来,这样或许会加速他的苏醒,活过来。”露西接着说道。

  第一种方案就是死等,一切全凭天意,等到的结果可能是病人脑死亡,第二种方案,风险极高,但对病人来说,可能有一线生机。

  “露西的父亲是河内警察局的总监。”蒙特悄声道。

  陆希言明白了,蒙特为什么要带着这个露西来找他了,如果他出手把露西的父亲“萨鲁”治好了,那就搭上“萨鲁”这层关系,今后在安南就多了一层保护伞,这对他们的生意来说,那是有利无害的。

  但是这事儿风险极高,风险高,也就意味着收益巨大。

  “河内医生没有人敢做这个手术,而把萨鲁叔叔送回法国接受治疗,时间太长,而且萨鲁叔叔的身体也承受不了。”蒙特看露西的情绪太大,已经说不出话了,替她继续说道。

  “那临近的香港或者其他地方就没有做这个手术的医生吗?”陆希言知道,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儿,这手术难度有多大,他很清楚,他虽然有幸跟着丹尼尔老师做过这一类的手术,但那都是担任助理的情况下,做的是辅助的工作。

  真正动手,也就是在死人和猴子身上试验过,真人,还没有,就算他在广慈医院,这种手术,也是由盛熙元亲自做,他也只是观摩了两次而已。

  他做的手术主要还是集中在心肺方面,这是他的强项,脑外科虽然涉猎,却并非是他的强项。

  但是他要比一般外科医生强的是,他有过这方面的经验,至少是曾经参与过这一类的手术,如何处理以及应付术中的突发情况,他都是有经验的。

  只是他还没担任过主刀医生而已。

  正要是需要他上这样的手术,他也不会退缩,毕竟他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第一原则,尽力了就问心无愧。

  “本来我们打算联系香港的圣保禄医院的保罗医生,他是东南亚最好的外科大夫,而且擅长脑外科,但是,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保罗医生回英国伦敦休假了,就算赶回来,至少也要三天的时间。”蒙特道,“但是萨鲁叔叔等不及,今天早上照的片子,医生说,他的脑中的淤血块有缓慢扩大的趋势,可能有比较大的出血点,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否则就来不及了。”

  说到这里,露西已经捂着脸,泣不成声了。

  “我想先看一下片子。”陆希言想了一下道。

  “我都带过来了,老陆,我现在能相信的人就只有你了。”蒙特也是焦急万分。

  “蒙特,你跟露西小姐的关系?”陆希言很好奇,蒙特还从来没有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的紧张失措。

  “我跟露西曾经在一起过。”蒙特也不避讳,直接说道。

  陆希言点了点头,他懂了,也不问了,从蒙特手中接过萨鲁拍摄的脑部扫描的X光片,在他的右脑脑干区域上,有一个指甲大的阴影区,周边还有些毛刺,不是很清晰,很像是坠地后的出血症状。

  对比其他角度扫描的景象,陆希言的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

  虽然他对脑外科研究不如心肺深入,可直觉告诉他,这不像是脑淤血,这倒像是脑子里长了一个肿瘤。

  只是这个瘤子还不大,而这一次坠马事件恰好着力在这个部位,引发了肿瘤稍微的移动了一下位置。

  人脑是多么复杂的器官,稍微有一点点异常,就会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何况是脑瘤移位后挤压了脑干,最终导致他昏迷不醒。

  当然,这只是他的判断,也许他的判断是错误的,毕竟医学是允许误诊存在的,医学是科学,科学是没有绝对的。

  “保罗医生能赶回来做这个手术吗?”

  “这个……”

  非常难说,人家现在伦敦度假,就算答应能回来,这搭乘飞机过来,加上路上转机,耽误,到了还需要研究病情,休息恢复精力,怎么得也要一个星期。

  这还是保守估计。

  但是露西的父亲萨鲁能等一个星期吗?

  而且,这一路回来,只怕是所有花费都得露西一家承担,这比费用绝对是不菲的,就算萨鲁位高权重,身家不低,这也是一大笔钱。

  “如果有可能,我建议露西小姐马上安排将萨鲁先生送去香港,然后请保罗医生主刀,就算是等一个星期也是值得的。”陆希言道,他必须给出自己最合理的建议,除非万不得已,他不会建议病人冒险。

  不是所有的冒险都能成功,大多数冒险都是失败的,

  “可是我的父亲除了脑部的伤之外,还有骨折等其他伤情,从河内去香港,只怕他人还没到,人就吃不消了。”

  陆希言也很为难,他又不是神仙,虽然他知道,救了萨鲁的话,对他今后在安南的生意就多了一个护身符,可风险也太大了。

  “老陆,你就帮帮露西,你可是上帝之手。”

  “蒙特,连你也相信这种吹嘘出来的谎言?”陆希言哭笑不得。

  “我只知道,经过你手的病人,都活着出院了。”蒙特十分认真的道。

  “他们是活着出院了,可不等于他们就能一直活下去,有的时候我们做医生的也只能延长他们的生命,并不能治愈所有的疾病。”陆希言苦笑道。

  蒙特沉默了,露西还在抽泣。

  “来,来,尝一尝,我煮的咖啡……”老法塔端着三杯咖啡走了过来。

  “怎么啦,露西小姐?”看都满脸泪痕的老法塔奇怪的问道。

  “法塔大叔,露西的爸爸病了,我们想求陆博士帮忙。”蒙特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法塔安慰露西一声道,“露西小姐,别担心,你父亲会好起来的。”

  “谢谢法塔叔叔。”

  “我去给你们弄一些吃的,小蒙特过去最喜欢吃我做的烤虾了。”法塔嘿嘿一笑,离开了。

  “露西小姐,这样,我跟你去河内,只有看到病人确切情况,我才能有所判断。”陆希言道,“但是,我还是建议你马上联系香港的圣保禄医院,请他们与保罗医生取得联系,这样在时间上会充裕一些。”

  “好。”露西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