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040节 开矿 1
  次日上午,蒋纬国拿着蒋介石给的“尚方大宝剑”,前往中央研究院。

  直属于国民政府的“中央研究院”简称“中研院”,它是中华民国的最高学术研究机关,地位等同于后世新中国的“中科院”(中国科学院)。蒋纬国赶到中研院后找到中研院总干事、中研院第二号负责人朱家骅。此时的中研院院长是著名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蔡元培先生,他也是中研院的第一任院长,而朱家骅会在四年后的1940年接替蔡元培,成为第二任院长,并且会连续任职十七年。

  这位朱家骅可不是普通人,他是中国近代著名教育家、科学家、政治家,在教育、科学、政治等多个领域里都极有造诣和贡献,此公聪智过人、精力旺盛,担任过教育、学术、政府、政党等多项重要职务,当过中山大学的校长,当过国立中央大学的校长,以后还当上浙江省省长、中研院院长、中统党务秘书长等要职,而另一方面,他又是中国近代地质学的奠基人、中国现代化发展事业的先驱,并且他还是此时中德合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堪称是一位“全方位多功能的大人才”。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中华民国国立中央大学就是后世的南京大学,民国时期南京大学的地位等同于后世新中国时期的北京大学,都是“天子脚下的第一学府”。此时的国立中央大学是全国最高学府,是此时中国高等学府里规模最大、系科设置最齐全的,以后会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北大、清华、南开三校联合大学)、国立浙江大学、国立武汉大学并称为“民国四大名校”。

  见到朱家骅后,蒋纬国先是很客气地向对方行礼问好,然后像暴发户般直接甩出了一张二十万美元的支票:“骝公,这是我和我父亲以个人名义支持中研院的一点心意,还望笑纳。正所谓‘科教兴国’,科学和教育是一个国家的头等大事,万不能疏忽懈怠,中研院的资金短缺问题,我和我父亲会竭尽全力帮助解决的。至于如何把中研院建设得越来越兴旺,就要多多拜托骝公您和鹤公了。”(朱家骅字骝先,人称“骝公”;蔡元培字“鹤卿”,人称“鹤公”。)

  朱家骅笑着点头:“那就谢谢委员长和二公子的慷慨了。”

  蒋纬国笑容可掬:“骝公,纬国今天来找您,是有三件事需要您帮忙。”

  朱家骅收起笑容,神色凝重:“二公子请讲。”

  蒋纬国道:“首先,我向我父亲大力举荐骝公您担任海外部副部长之职,我父亲已应允,还望您不要推却。骝公,海外部虽然目前是个冷衙门,但中日战争爆发后,该部门作用巨大,不容轻视。部长之职已由蒋百里将军担任,但百里先生毕竟是军人,所以海外部非常迫切地需要您这样的科学大师的加入和领导。”朱家骅是中德合作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加入海外部也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事。

  朱家骅点点头:“家骅自当服从委员长安排,为国效力。”

  蒋纬国随即一本正经地道:“骝公,接下来两件事都是国家机密!既需要您的呕心沥血,也需要您保证绝不外泄。”

  朱家骅顿时吃了一惊,虽然蒋纬国的充其量就是一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愣头青,但他毕竟是蒋委员长的小儿子,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更何况是全国最高领袖的儿子。朱家骅也神色严肃了起来:“本人保证绝不外泄国家机密!究竟何事?还请二公子开诚布公。”

  蒋纬国认真地道:“根据我父亲的命令,国府需要中央大学、北大、清华、南开、浙大、武大等全国高等学府以及中研院抽调出一批最好的生物学家、微生物学家、医学家、无线电学家,前往武汉,寻找一个偏僻场所,建立两个科研所,一个研究抗菌素,一个研究无线电对讲机。这件事就交给骝公您全权负责,您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挑选这两个领域的专家,但是,知情者必须越少越好,这两项科研工程都要绝对保密,因为此事关系到以后的国军抗日大业。另一方面,德国方面也会派来一批专家,还有英国和美国的专家,联合你们一起研制抗菌素和无线电对讲机。科研资金请骝公您无需操心。”蒋纬国又甩出一张十万美元的支票,“这是启动资金,后续资金会由德国方面源源不断提供。骝公,拜托您了!”蒋纬国现在财大气粗,有的是钱。

  朱家骅顿时表情凛然:“既然这是关系到国家抗日大业的大事,鄙人绝不敢有任何轻慢!请二公子和蒋委员长放一百个心!家骅会完成这个任务的!”

  蒋纬国神色肃然:“骝公,这件事是国家机密,您只需要向我以及我父亲汇报就可以了。”他取出蒋介石批的条子,交给朱家骅,“这是我父亲的手令,有了它,你做事会方便很多的。”

  朱家骅神色庄严地接过蒋介石的手令:“好!我明白了!”

  蒋纬国接着道:“第三件事也关系重大。骝公,您是一位地质学家,国家眼下最为需要您这样的地质学家发挥专业特长,为国效力。骝公啊,我们过不了多久就要跟日本人开战了,战争,打的是什么?打的就是钱,就是工业!我们国家的工业基础十分薄弱,特别是重工业和军工业,追根溯源,因为我们国家的资源开发问题一直处于瓶颈状态。我们国家地大物博,不缺资源,缺的是工业体系以及有效而合理的开发。石油、钢铁、煤炭、橡胶,是最重要的四大战略物资。所以,骝公啊,我们要开始大规模地开矿了。”朱家骅是搞地质学的科学家。

  朱家骅蹙紧眉头:“工业的重要性是人所皆知的,只是…”

  蒋纬国第三次甩出一张支票,整整一百万美元:“骝公,我知道这是大事,欲速则不达,但未雨绸缪,我们也该开始了。资金,我来提供;人员,你来组织;时间,那是日本人给的。距离战争爆发,估计也就一年了吧!这件事刻不容缓,多多拜托您了!”

  朱家骅无奈地笑了笑:“二公子,咱们国家这么大,想要找到大型矿脉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啊!这跟大海捞针…”他话还没说完,却看到蒋纬国在桌子上摊开一张中华民国地图,同时拿起一支红笔。“骝公,请您马上组织几批地质学家、矿产学家、勘探专家前往这几个地方进行勘探…”他开始在地图上画圈圈。

  蒋纬国再次“化身上帝”,让朱家骅这位大教育家、大科学家、大政治家看得眼睛发愣。

  中国的大型油田在哪里?后世随便问一个人,可能都会回答:“在东北。”

  中国的大型铁矿在哪里?后世随便问一个人,可能都会回答:“在东北。”

  中国的大型煤矿在哪里?后世随便问一个人,可能都会回答:“在山西。”

  因此,蒋纬国真正考虑起开矿这个问题时,他花了一分钟时间来思索,然后花了一小时时间来骂人:“张学良,你给老子吃屎去吧你!狗日的大傻逼!你败家就算了,可你他妈的根本就是败国啊!你自己死了臭了烂了没人管你,可你凭什么祸害整个中国?就是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也没法抵消你的罪孽啊!下地狱去吧你!杂种!窝囊废!垃圾!败类!”他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痛恨张学良,对张学良骂不绝口。

  中国的十大油田里,第一大是大庆油田,在东北;第二大是胜利油田,在山东;第三大是长庆油田,在陕甘宁盆地;第四大是辽河油田,在东北;第五大是克拉玛依油田,在新疆西北;第六大是四川油田,在四川;第七大是华北油田,在河北省中部;第八大是大港油田,在天津;第九大是中原油田,在河南;第十大是吉林油田,在东北。因为张学良的不战而逃,十大油田里,第一大、第四大、第十大油田都在日本人控制区内;还因为张学良的不战而逃,十大油田里,第二大、第三大、第七大、第八大、第九大油田都会在抗战爆发后落入日本人控制区内或暴露在日本人的兵锋下。中国十大油田,硬生生地被张学良糟蹋了八个,只剩下排名第五的克拉玛依油田和排名第六的四川油田还可以被国民政府、被蒋纬国开发。中国的石油资源有80%在北方,就因为张学良这个“东北王”的不抵抗,导致中国近乎无油可用。

  蒋纬国很想开采克拉玛依油田和四川油田,但根本行不通。先谈四川油田,四川油田的分布面积太广,足有二十万平方公里,非常分散,没有一个集中性的大型油田,另外,四川油田其实是油气田,四川油气田“更擅长”产气而不是产油,四川油气田是全国第一大气田,产气量非常高,但产油量很低,即便在后世,每年也仅产油17万吨,这跟第一名大庆油田的5000万吨年产量和第二名胜利油田的3000万吨年产量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所以开发四川油田(油气田)是行不通的。

  再谈克拉玛依油田。克拉玛依油田的石油储量和产油量是非常高的,有多高呢?在后世,排除掉省会和四大直辖市,中国最富裕的城市(人均GDP),第二名是东莞,第三名是苏州,第四名是佛山,第五名是无锡,第一名是谁?是新疆的克拉玛依。为什么呢?因为克拉玛依总人口只有38万,但经济总量却高达850亿元人民币(克拉玛依的经济总量是深圳的一半,人口是深圳的三十分之一)。为什么克拉玛依这么“富得流油”?因为克拉玛依就是“油多”。克拉玛依地区石油储量约有86亿吨,在二十一世纪初时该地区年产油量正式突破1000万吨。

  但是,蒋纬国没法开采克拉玛依这个大油田,共有两大原因,一是交通不便,克拉玛依位于新疆西北边陲,距南京约4000公里,距武汉或重庆也有3000公里以上,距离实在太远,沿途的地理也非常复杂,又是山脉又是沙漠,蒋纬国想开采克拉玛依油田并且把产出的石油运到抗战大后方,首先要修一条几千公里的铁路,这肯定是他做不到的;第二个原因是新疆局势很复杂,当地是新疆军阀盛世才的地盘,又是苏联的势力范围,盛世才为了对抗国民政府、割据自立,早已投靠苏联,甚至邀请苏联派军队进驻新疆,甚至的甚至他还打算“带着”新疆加盟苏联,并且克拉玛依油田距离中苏国境线只有三百多公里,蒋纬国真的开采出这个特大油田,难保苏联当局不眼红、不觊觎、不下手。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蒋纬国开采出了克拉玛依油田,等于告诉斯大林“新疆遍地是宝”,刺激斯大林下定吞并新疆的野心和决心,那蒋纬国就弄巧成拙、犯下大罪了。值得一提的是,克拉玛依是新中国发现的第一个大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