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079节 客人 5
  “小蒋先生,我们来说说最重要的一件事吧!”陶德曼语气和神色都再次一变,他脸上在剧烈地涌动着一股压抑不住的亢奋,稍微顿了顿,他声音微微颤抖地吐出一个词,“油田。”

  蒋纬国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找到了?”

  陶德曼点点头,他目光如炬:“希姆莱在过去三个月里,派遣了八支由盖世太保和地质专家组成的勘探队潜入科威特境内,对当地进行了反复的地址勘探,五天前,勘探队总队长、我国最优秀的地质学家弗里茨·沃尔斯·特罗尔博士赶到柏林,亲自向元首递交了勘探报告,他对元首说,科威特地底下的石油储量保守估计约有50亿吨,乐观估计可能超过100亿吨。”陶德曼看着蒋纬国,他整张脸都在涌动着一股极度剧烈的激动,声音也在发抖,“小蒋先生,贵国提供的这个绝密的、价值无穷的、意义极其巨大的情报已经得到了正式的证实。元首他…他非常高兴,他非常想感谢你,想感谢中国。”他两眼精光闪烁地看着蒋纬国,“元首他说了,他必须要好好地报答你,德国必须要好好地报答中国。元首让我现在来找你,就是要我问你,德国该如何初期地报答中国?请注意,元首说的是‘初期的报答’,因为德国会长期的报答中国。小蒋先生,元首说,只要不超过德国的国力承受范围,你的要求他基本上都会答应的。”陶德曼又补充道,“至于你当初在柏林已经提出的五亿美元贷款、五百辆坦克、一千架飞机、三十艘潜艇、坦克工厂、飞机工厂,这几个条件都不需要再说了,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办理了。”

  蒋纬国笑了起来,他等希特勒的这句话已经等了三个半月了,早就等不及了,他早就想狠狠地“宰”希特勒了,因此他没什么犹豫,立刻说出他的条件,这些条件他已经酝酿很久,既不会超出德国此时国力的承受范围,同时是他眼下最为急需的,当然了,他以后肯定会“变本加厉”地宰希特勒,眼下的条件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满汉全席、豪华大餐在后面才会上:

  “一,立刻支付1000万美元现金(蒋纬国对金钱的需求自然是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二,立刻赠送50门大口径重炮和1万发配应炮弹(蒋纬国发现国军很缺乏重炮);

  三,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产量越高越好的弹药厂;

  四,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产量越高越好的炸药厂;

  五,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产量越高越好的枪械厂;

  六,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产量越高越好的火炮厂;

  七、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产量越高越好的毒气弹工厂;

  八,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产量越高越好的防毒用具工厂;

  九,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产量越高越好的军用冶铁炼钢厂;

  十,帮中国建一个规模越大越好、发电量越高越好的火力发电厂。”

  “至于其它的…”蒋纬国在“鲸鱼大开口”后满脸无耻加无赖的表情,“等我想好再说,暂时就这十个条件吧!哦,我很体恤希特勒元首和德国,半年内完成这十个条件,没问题吧?”

  陶德曼会心一笑:“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向元首报告你的这些条件。我个人觉得没问题。”

  两人接下来又商谈了很多细节问题。送走陶德曼后,蒋纬国深深地吸口气,克制住心里近乎沸腾澎湃的情绪,尽量不让自己手舞足蹈:“嘿嘿…借花献佛,我这算是史无前例的‘借花献佛’吧?不,应该是史无前例的‘空手套白狼’!哈!哈哈!哈哈哈!”他虽然竭力忍住,但还是忍不住地大笑起来,“四十万人?小日本啊小日本,历史上你们在中国战场上只死了区区四十万人,太他妈的便宜你们了!老子一定要把这个数字翻一番,不,翻两番、翻三番…老子要杀得让你们后悔投胎成了日本人!”

  按捺不住心头的极度兴奋和极度激动的蒋纬国在办公室里学着《美人鱼》里的邓超那样,拿起一支笔当成话筒,意气风发地唱起了《无敌》: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独自在顶峰中,冷风不断地吹过;我的寂寞,谁能明白我?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躲在天边的她,可不可听我诉说;我的寂寞,无尽的寂寞。…”

  正当蒋纬国唱得忘我投入的时候,他的眼角余光忽然发现办公室门开着,杨梅站在门口,脸上是看傻子的表情。

  “我靠!”蒋纬国吓得差点儿从“自唱自嗨、纵情歌舞”状态中摔在地上,毕竟没什么比这个更丢脸的了——摆出一个又一个自以为很帅但其实很丑的pose时被别人看耍猴般地静静地看着。“你也不敲门?”蒋纬国狼狈不堪地问道。

  “我听见你在房间里鬼哭狼嚎,以为你脑袋摔伤后遗症犯了。”杨梅平静地回答道。

  蒋纬国嘻嘻一笑,走上前热情洋溢地道:“走,我们吃宵夜去!”

  “食堂已经过饭点了。”

  “出去吃嘛,我请客!”

  南京的气候是春秋短、冬夏长,并且冬夏温差显著。眼下,十一月中旬的南京已经比较寒凉了,冷风飕飕、寒意阵阵。渐入冬季,又是晚上十多,蒋纬国估计街上应该没什么人了,但他惊讶地发现南京的闹市街上仍然熙熙攘攘、热热闹闹。“今天什么日子?”蒋纬国问道。

  杨梅说道:“今天是寒食节。”

  “哦。”蒋纬国看着眼前这座华灯璀璨的城市以及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吆喝生意的摊贩商人,挥汗如雨地忙碌着的贩夫走卒,无忧无虑、追逐玩耍的孩童,在酒楼饭店里开怀畅饮、谈笑风生的市民食客,依红偎翠、强颜欢笑的风尘女子…此时的南京共有102万人口,是在上海(350万人)、武汉(160万人)、北平(150万人)、天津(140万人)、广州(110万人)后的中国第六大城市。蒋纬国知道,如果自己有《死亡笔记》里的“死神之眼”,那他此时会看到周围很多人的寿命都只剩下一年多一点了。

  “这是南京的最后一个冬天…”蒋纬国神色伤感地喃喃着。

  “嗯?”杨梅有点惊讶。

  蒋纬国笑了笑,他看着杨梅:“如果我告诉你,明年的冬天,会有无数人皮畜生在这座城市里杀人如麻、奸淫掳掠、无恶不作,你信吗?”

  杨梅看着蒋纬国,沉默了一下后轻声道:“日本人?”

  “当然!”蒋纬国笑道,“不是那帮畜生还能是谁?”

  “他们…不一定会这样的…”

  “畜生嘛,不干恶事还正常吗?”

  杨梅不说话了。

  “没关系!”蒋纬国微微一笑,“他们在南京干多少‘好事’,我都会十倍地还到东京去。”他的笑容看上去大大咧咧、玩世不恭,但隐隐间却有股森然的狰狞。

  杨梅惊讶地看着蒋纬国。

  “走啦!吃饭去!”蒋纬国抬腿走路,他感到鼻子一凉,一片雪花落在他的鼻尖上。“我靠!现在就下雪了?”蒋纬国吃了一惊,他抬起头,纷纷扬扬的雪花正在夜幕中簌簌地落下。

  “下雪喽!”一个孩子在蒋纬国身边欢天喜地地一边拍手一边奔跑而过。

  “南京、南京…”蒋纬国看着雪花纷飞的南京,再次陷入幽思,“我一定要改变这一切,我必须要改变这一切。南京这个地方,它不该成为中国人的地狱,它应该成为日本人的地狱。”

  后世有很多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比如《南京大屠杀》、《南京!南京!》、《拉贝日记》、《黄石的孩子》、《南京浩劫》、《金陵十三钗》等等,但蒋纬国(孟翔)从来不看,一是看得难受、沉重、痛苦,二是看得烦闷、憋屈、耻辱。比起前者,后者程度更严重。蒋纬国感到烦闷、憋屈、耻辱,看着男同胞被异国异族侵略者虐杀,看着女同胞被异国异族侵略者奸污,这真的很有警示意义吗?与其说是警钟长鸣还不如说是自曝其丑,整天说自己当年被欺负得多惨多惨,跟祥林嫂有何区别?同样是城市保卫战,为什么斯大林格勒坚持了7个月并获胜,列宁格勒坚持了整整900天,而南京却只坚持了13天并失败?为什么苏联人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能以自身伤亡113万的代价杀伤敌军85万,而中国人在南京保卫战中死伤了数万投降了数万但杀伤敌军不过一万多(击毙日军3000余,击伤日军9000余)?说一千道一万,被侵略军屠城,与其悲愤,不更加应该感到耻辱吗?一头猪被杀,死前嗷嗷叫,值得同情吗?既然是一头猪,被杀根本就是天经地义的;想不被杀,唯一的办法是自强不息、“化猪为龙”。

  强行忍住心头里沸腾涌动着的思绪,蒋纬国再次下定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