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158节 上海 6
  舒国生后脚刚走,杨江前脚就来,同样也是有重要事情向蒋纬国汇报。

  “局座,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登门拜访了上海三大亨,同时派人在暗中持续地监视他们、探查他们。”杨江报告道,“三大亨里,杜月笙和黄金荣的态度都十分坚定,二人表示绝不会跟日本人合作,绝不会干遗臭万年的事情,全心全意地支持国府和国军,尽到自己的中国人的本分,我通过多方渠道获得各种蛛丝马迹,经过反复分析后,基本上可判断和确定,杜黄二人没有亲日心态和迹象,二人没有跟日本人进行秘密联系或勾结,二人愿意出钱出人出力援助抗战,杜月笙亲口向我承诺,一旦国军和日军在上海开战,他会把旗下的大达船运公司的所有船只都无偿捐给国府,还会献上大笔资金,组织他的徒子徒孙参加国军部队一起打击日军。但是,”杨江话锋一转,“三大亨里的另一人,张啸林,他的态度却很暧昧,甚至是很可疑。局座,虽然张啸林在接见我时也口口声声、信誓旦旦地表示会支持国府国军抗日,绝不会做卖国求荣、认贼作父的事情,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心口不一,并且通过我手下的监视和探查,发现他跟多方身份不明的人员有着密切的暗中联系。”

  蒋纬国点点头,再度点起一根香烟:“杜月笙和黄金荣没什么问题,张啸林是一个祸患。杨江,你要加派人手盯紧张啸林,一旦上海战事爆发…”他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找个机会,做了他。记住,做干净点,让他死于意外,比如流弹什么的。”

  “卑职明白,一定做得干净。”杨江心领神会。

  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是民国时期上海滩的青帮三大亨(值得一提的是,蒋介石曾拜黄金荣为师,所以蔑视蒋介石的人都口称蒋介石只是一个青帮流氓)。蒋纬国心知肚明,杜月笙和黄金荣在抗战期间没有当汉奸,张啸林则当了。这三人是上海的三条地头蛇,必须要加以拉拢、控制、利用,对于张啸林这个汉奸胚子,蒋纬国肯定是要提前下手除掉,这样才能将其投敌后给国家带来的损失降至最低。

  “对了,局座,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向您汇报。”杨江说道,“方液仙先生今天跟我联系,说那个傅筱庵最近屡屡地上门‘拜访’他,拐弯抹角地跟他‘商讨’上海以后的工商业发展。方液仙一开始没太在意,但傅筱庵话中有话,并且越说越露骨,所以引起了他的警觉。局座,您老早就在上海展开了工商业内迁活动,平津会战现在又爆发了,明眼人都知道,中日大战已经开始了,上海危如累卵,所以上海的企业家们都已经撤离上海或正在撤离上海,基本上没人考虑继续在上海发展,有眼光的企业家们都把目光放在进军内地,不撤离上海的企业家只有两种,一是麻木不仁的糊涂虫,二是别有用心者。方先生属于第二种,而傅筱庵也一样。”

  “哦?”蒋纬国略感吃惊,他想了想,记起了这个傅筱庵,此人曾在蒋纬国主持的“上海工商界集体拆迁动员大会”上跟蒋纬国见过一面,给蒋纬国的印象是“这老家伙头衔真多”。蒋纬国呼吁(外加威逼)上海的企业家们撤离上海时,有几个人明确表态反对,为首者就是傅筱庵。傅筱庵是上海工商界里的领导人物,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和说话分量,大迁徙开始后,他是少数的不愿意撤离的人之一。“具体说说。”蒋纬国看着杨江。

  杨江说道:“根据方先生的说法,傅筱庵明显是在拉拢方先生,说什么‘上海以后将会迎来新一轮的广阔商机’‘上海如果爆发战事,恰恰给上海的金融局面来一场大洗牌,认清新形势的人才能抓住良机’‘战事结束后,上海肯定要展开全面重建,重建过程中不但商机无限,还会有更多的、其它的好处’‘人都走光了,坚持留下来的人自然会近水楼台先得月,控制新的上海滩’等等。局座,傅筱庵嘴里不止一次说‘上海战事结束后’,但是,这句话是有两层意思的,上海战事结束后,怎么结束?以谁胜利而结束?战事结束后的上海统治者是谁?是国军还是日军?傅筱庵故意说得含糊不清,但方先生说,傅筱庵的言下之意其实是不言自明,他认为上海战事会以日军胜利而结束,‘结束战事后的上海’在傅筱庵的意思里就是‘被日军攻占并被日军统治的上海’。傅筱庵甚至跟方先生说出‘想要重建上海,想要抓住以后新上海的商机,就要考虑怎么跟上海以后的新主人展开合作’这种赤裸裸的话语。”

  蒋纬国厌恶地摇摇头:“又是一个汉奸胚子。”

  傅筱庵在原先历史上的抗战期间是一个“高级汉奸”,抗战第二年投靠日寇,官至汪伪政府上海市市长,后被军统暗杀。蒋纬国(孟翔)不太记得这个“高级汉奸”,毕竟他不是民国历史研究专家,此时他身边也没有百度,另外,中国汉语里同音字或发音相近的字很多,人名容易弄混,所以蒋纬国虽然对傅筱庵没什么好感,但也不知道此人以后会变成人人不齿的汉奸。蒋纬国对他不了解的人是不能下令杀掉的,哪怕此人表现很糟糕,也不能派人去杀,因为容易错杀无辜,万一杀错好人,那就铸成大错了,蒋纬国也会一辈子良心难安。傅筱庵以后会是汉奸,他此时就已经露出亲日苗头了,并且正在积极地“未雨绸缪”。傅筱庵认定,中日军队一旦在上海开战,中方必败,上海以后的新主人必是日本人,想要在日占上海混得风生水起,就必须要投靠日本人,并且越早投靠越好,投靠得越早就越能表现自己的“忠心”,因此,傅筱庵没把自己的资产企业撤离上海,他本人在积极地跟日本人进行接触,同时四处寻找“志同道合者”,意图组建一股以他本人为首脑的“上海工商界亲日势力”,等日军占领上海后成为被日本人扶植的上海市傀儡政权。

  傅筱庵眼中的“志同道合者”自然就是没有把资产企业撤离上海的人,他认为这种人跟自己是一样的,“以不变应万变,坐等日军”。但是很可惜,举目整个上海,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因为蒋纬国这尊凶神的利诱加威逼,基本上没人敢得罪蒋纬国,更不敢得罪蒋纬国背后的蒋介石,再加上“汉奸”这个恶名、骂名、臭名也是绝大部分上海企业家万万不愿意背负的,所以上海工商界里有影响力的人都走得七七八八了,导致傅筱庵寻找“志同道合者”的过程十分艰难,他忙活了好几个月,跑遍了整个上海,也只是网罗到区区一二十人,并且基本上都是上海工商界里的小角色,这样的团体自然形成不了什么气候,无法让傅筱庵获得能得到日本人青睐和依靠的资本。

  在这样的情况下,方液仙成了傅筱庵第一号拉拢对象。

  方液仙是“国货大王”、“民用化工业大王”,地位、身份、实力都无需多言,而傅筱庵惊喜无比地发现,上海工商界展开大迁徙后,方液仙跟他一样都在上海稳坐钓鱼台,也没走,甚至还大兴土木建设新厂区。方液仙没离开上海的原因属于“国家机密”,傅筱庵当然毫不知情,对此,傅筱庵阴差阳错且深信不疑方液仙没走的原因跟自己是一样的,都是在“坐等日军”,因此他立刻把方液仙视为“亲日分子”以及最重要的拉拢对象,试图说服方液仙“携手未雨绸缪,提前做好在战事结束后建设战后新上海的工作”。

  傅筱庵不离开上海是为了媚日和降日,而方液仙不离开上海则是为了抗日。自然而然,在傅筱庵多次“登门拜访”后,方液仙立刻觉察到傅筱庵的亲日态度,并迅速通知给了杨江。

  “今天下午,傅筱庵去了江湾镇新厂区,对方先生再次软磨硬泡,声称有日本商人想投资方先生的公司,一起开发江湾镇新厂区。”杨江说道,“局座您是知道的,江湾镇新厂区其实是我们那条地道的挖掘起点,如果傅筱庵这种亲日分子多次前去纠缠骚扰,可能会走漏风声。本来,我们以建设新厂区为幌子就是为了掩人耳目,但这个傅筱庵半路上突然冒出来,我担心这会节外生枝。”

  “加派人手密切监视这个傅筱庵,千万别让这个老东西发现我们在江湾镇新厂区里的秘密。”蒋纬国吩咐道,“战事开始后,一旦掌握他的投日证据,立刻做了他。现在还不能杀,杀了容易打草惊蛇。”

  “好,我明白了。”杨江肃然立正,然后向蒋纬国告别。

  杨江离开后已是午夜时分,蒋纬国虽然满腹思绪,但也开始感到困乏疲惫,因此准备休息,但房间里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我是蒋纬国…”蒋纬国拿起电话,“嗯,桂庭大哥,是你啊,哦?张将军来了?好的,我马上来,嗯…我们一起去…哎,军情如火,睡个屁啊,死后自当长眠,生前何必久睡,走!”

  挂上电话后,蒋纬国打个哈欠,在除了他以外已经没有第二个人的房间里自语说道:“给我准备一辆车,另外,把萧参座叫来。”

  静悄悄的房间里,蒋纬国看似自言自语,但某个地方却传来一声“是”的轻微回复声,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蒋纬国是蒋介石的儿子,蒋介石是中国最高领袖(职位第二,实权第一),蒋介石不是普通人,所以“真正的蒋介石”肯定不是公众看到的那个样子。跟蒋介石已经相处了这么久,蒋纬国不可避免地知道了蒋介石的很多“私人秘密”,如果披露出书,肯定畅销得洛阳纸贵。蒋介石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行辕(官邸或者住所),在南京有憩庐,在杭州有澄庐,在上海有爱庐,以后退到重庆时会有尧庐,这些住所里都有他的私人办公室。蒋介石在不同地方的办公室的布局都是千篇一律:几个塞满书的大书架、一个落地大摆钟、一张办公桌,桌子上放着一部电话、一盏台灯、一个水杯、一套文房四宝(蒋介石批阅公文、写日记都是用毛笔),桌子后面是一面国旗、一幅巨大的孙中山的全身画像。蒋纬国曾多次在蒋介石的办公室里与蒋介石商谈高级机密,很多机密都因为蒋纬国的“未卜先知”而极度重大,甚至是惊世骇俗,比如中东油田。第一次商谈时,蒋介石先是认真听,然后突然打断蒋纬国的话,接着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最后示意蒋纬国继续说下去。在此之后,每当蒋纬国跑到蒋介石办公室里汇报高级机密时,蒋介石都会先轻轻地咳嗽一声。

  一开始,蒋纬国对此没在意,次数多了,他隐隐约约地感到奇怪,某次,他终于明白事情真相了,让他打了个冷颤。

  蒋介石是全国最高领袖,很多很多次,为表达他对某人的信任或对某事的重视,他会邀请某人或某几个人到他办公室里与他单独相处,一方面为了保密,一方面是为了暗示自己对此人的信任,此人会顺理成章地想:“委员长竟与我单独共处一室、促膝而谈,由此可见,委员长确实是绝对信任我的。”但是,蒋纬国知道了一件事:蒋介石几乎不可能真的跟某个人单独相处,除了宋美龄、蒋纬国、蒋经国。蒋介石办公室里的孙中山画像的后面,是藏着秘密的。如果,某个来客与蒋介石单独相处,但是此人心怀不轨或者“一时冲动”,哪怕进门前已经被解除武器,可是…比如掐住蒋介石的脖子,想要杀死蒋介石,并且掐死蒋介石的这个过程也让蒋介石无法出声呼救,那么,藏在画像后暗室里的人就会现身,将来客当场射杀击毙;或者,蒋介石感觉到来客的不善,但来客还没动手,那么,蒋介石就会说某个词或某句话,这句话也许是“今天天气很不错”,接到这个杀人暗语命令的暗室里的人就会立刻现身,二话不说,杀死来客。暗室里的人一旦现身了,就必须要杀死来客,一是保护蒋介石,二是确保这个秘密不泄露出去,不会让见过暗室里的人的人还能活着离开蒋介石的办公室。蒋介石跟蒋纬国单独见面时因为蒋纬国说的机密实在太重大,加上蒋纬国是他儿子,绝不会有什么不轨用心,所以他要咳嗽一声,让藏在暗室里的人暂时离去,确保机密绝对不会外泄。

  藏在画像后暗室里的人,是侍卫队里最忠诚、最精锐、最可靠的卫士。

  知道蒋介石这个私人秘密后,蒋纬国有点不寒而栗,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领导信任你,其实很有可能并不是真的信任你,仅仅是让你觉得领导信任你而已。

  不寒而栗归不寒而栗,因为某个或某几个原因,蒋纬国自己很快也用上了这个办法。

  十几分钟后,萧爻赶过来。

  “张将军和黄将军他们来了。”蒋纬国对萧爻说道,“已在苏州留园设立了第9集团军司令部,但张将军又在南翔镇(位于上海市嘉定区)设立了集团军前敌指挥部,并且他本人此时就在南翔,邀请我们前去商讨上海战役的整体战略计划。”他耸耸肩,“我们连夜过去吧!时不我待,毕竟,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战前时间了。”蒋纬国说的是张治中中将和黄琪翔中将,此二人已被蒋介石任命为第9集团军的正副司令,而第9集团军也必然是上海战事里的中国军队的核心主力。

  “好。”萧爻点点头,他从随身公文包里取出一叠文件,“这是阚维雍最后修改确定的坑道路线规划图和设计图。上海战役一开,这条坑道也许还有别的用途,所以我又跟阚维雍进行了商榷,改进了几个地方,战事爆发后,这条坑道还会继续施工掘进。”

  “哦?”蒋纬国略感惊奇,“这条坑道还有别的用途?”

  “比方说,暗中偷运部队到日军占领区的内部或后方。”萧爻解释道,“团里的特种连,到时候不就正好派上用场了吗?”

  “好主意。”蒋纬国接过图纸放在桌子上,“我们出发吧!别让张将军他们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