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坊 > 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 第166节 爆破 6
  参与“申”字坑道掘进计划的国军工兵共有300多人,人数不多,因为人数不能太多,人数太多了,动静自然就大了,并且掘进过程中还不能使用机械设备,所以纯粹是人力作业,除了这三百多名工兵,参与计划的还有几十名海统局特工以及在最后关头被派去保护坑道的三百八十多名第128团的步兵。当出云号、磐手号对坑道起点处展开舰炮火力覆盖时,几乎全部的工兵都在坑道里,因为坑道已经到最后关头,工兵们都在全力以赴地掘进最后几十米距离,特工们和步兵们则在坑道起点处的地表上。

  日本人是残忍的、狠辣的、卑鄙的、无耻的敌人,同时也是阴险的、歹毒的、狡猾的敌人。蒋纬国对此已经有了刻骨铭心的认识,现实中的“日本鬼子”绝不是后世抗日神剧里的那种小丑式丑角。蒋纬国承认,自己在坑道爆破这件事上确实低估了日本人的智商。不管日本人是以什么方式发现了中国军队的这个计划,其反应之迅速、对策之果断,都非常有效。长谷川清中将在稍许的迟疑后,毅然冒着触发新一场大战的危险(实际上,长谷川中将属于日本军方里强烈主张“由东向西”战争策略的高层人员,他认为日本打中国采取“由北向南”策略是本末倒置,应该先攻打上海,然后顺江而上攻陷南京,最终迫使中国媾和投降,所以在上海挑起战端暗合他的这种微妙心态),命令出云号和磐手号全力炮击江湾镇沿黄浦江边的那片伪装成新建厂区的国军坑道起点处。

  排山倒海的舰炮轰射中,坑道起点处天翻地覆、天塌地陷、天昏地暗,地表建筑完全被夷为平地,四百多名特工和步兵几乎全部都在雷霆霹雳般的大爆炸中阵亡殉国,大部分者被炸得尸骨无存,三百多名工兵里有一半以上幸存,但都被活埋在了地底下的坑道里。炮击不但直接炸塌了坑道起点处的出口,还震塌了多段坑道,使得幸存的工兵们被分割困在里面。

  日军舰炮轰击坑道起点处,意味着什么,双方都心知肚明,淞沪会战正式开始,国军一方面展开战事,一方面积极展开营救和补救,营救被困在坑道里的工兵们,补救这条已经被发现和遭到破坏的坑道。不过,营救和补救的工作难度都极大,首先,坑道深度在30米至40米之间,其次,坑道线路比较曲折,并且坑道是在上海市区里挖掘的,所以坑道经过地方的地表基本上都是街道、民房,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此时的科技水平是比不上后世的,被困在坑道里的工兵们就像后世被困在坍塌矿井里的旷工们,搜寻、援救难度很大。

  “弟兄们,我们死定了,但是,我们不能白死!”

  黑暗的坑道里,一个声音犹如一缕阳光般地传播开。

  坑道全长八公里,起点出口处被完全炸塌,内部也崩塌多处,但崩塌处都集中在靠近起点处,越靠近目标处的坑道地段自然越完好。在距离目标只有几十米处的坑道里,十几道手电筒光柱是黑暗里的唯一光源,照出了一百多名工兵们满是泥污的、充满惶恐惊惧的面孔。

  这批工兵在日军舰炮轰击后迅速通过地下土层的震动和电话通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开始,工兵们陷入巨大的惊恐和混乱中。

  “弟兄们!我们被埋在坑道里了!”

  “不要慌!我们向上挖掘,只要挖三十多米就可以到地面上了!”

  “可我们还有任务!我们还有二十多米就可以挖到日军司令部的地底下了!”

  “你脑子进水了?什么任务?我们都快没命了!”

  “哎呀!你们看,地下水没有排出去!”

  工兵们迅速发现,坑道里的地下水开始没有正常排出去,因为坑道起点处被完全炸塌,延伸向黄浦江的排水管被泥土堵塞,地下水不再通过原先的水渠被排入黄浦江,自然而然地开始淤积在坑道里。坑道里的水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而缓慢上升,起初淹没到工兵们的脚踝,慢慢地已经淹没到了小腿。

  “我们会淹死在这里的!”有工兵惊慌地叫喊起来。

  “不被淹死,也会被憋死的!空气会被消耗掉的!”

  “就是不被憋死,我们也会饿死在这里面的!”

  “弟兄们!快往上挖!挖出一条活路来!”

  “不能向上挖!”有工兵喊道,“我们如果挖到地面上,虽然可以活命,但就暴露这条地道了!就不能完成任务了!”

  “你疯了!还完成什么任务?我们都快没命了!”有工兵两眼流泪地说道。

  大部分工兵都开始拼命地在坑道顶部向上挖掘,想要挖出一条逃出生天的隧道。就在这时,“轰…”土层里传来沉闷的爆炸声,先是一声,然后是持续不断的密集爆炸。“都闭嘴!”几个经验丰富的老工兵呵斥道,然后把耳朵贴在土层上,屏气凝神地倾听。

  “排长,怎么回事?”“又有爆炸了?”“我们岂不是死定了?”工兵们人心惶惶。

  “是地表的爆炸。”一名老工兵非常肯定,“并且是炮弹爆炸。”

  “看来,部队对日军发动进攻了。”另一名老工兵说道,“二公子估计知道我们的这个坑道计划已经失败了,只好硬碰硬攻打小鬼子的司令部。”

  “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快抓紧时间啊!”一名年轻工兵哭泣着道,“大家一起向上挖啊!不然我们真的会死在这个暗无天日的鬼地方的!会被淹死的!你们看,地下水已经到膝盖了!”

  “炸药呢?”另一名年轻工兵问道。

  “啊?炸药?”“对啊,炸药呢?”工兵们受到提醒,急忙打着手电筒寻找。“在这里!”很快就有人找到了。坑道起点处遭到日军舰炮覆盖前,第128团已经开始向坑道里运送炸药,累计运送了四十多吨烈性tnt炸药,其中的三十多吨已经运入坑道里,还有七八吨在工地,那七八吨炸药在日军舰炮覆盖中被引爆,彻底加剧了坑道起点处的大爆炸烈度。

  “要炸药干什么?”那名哭泣的年轻工兵说道,“难道炸开坑道吗?开什么玩笑!我们都会被炸死在这里的!”

  “不!我们应该继续我们的任务!”那名想起炸药的年轻工兵说道,“我们应该向前挖!不应该向上挖!我们时间有限,不能浪费了!”

  “你在胡说什么?”“还管个屁的任务啊!”工兵们纷纷反对,“完成任务根本就是送死!别忘了!我们被困在坑道里,一旦引爆炸药,我们根本逃不出去!都会死在这里的!”

  “弟兄们啊!”那名年轻工兵也忍不住流泪,他非常动情地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我们这项任务的意义和重要性吗?此时此刻,就在我们头顶上的地面上,无数弟兄正冲杀向日军司令部。日军司令部的照片和资料,你们也看到了,非常的坚固,所以步兵弟兄们和装甲兵弟兄们只能硬碰硬地强攻,在我们说话的这个时候,很多步兵兄弟、装甲兵兄弟已经阵亡了!我们工兵难道只想着自己逃命吗?我们也是军人啊!我们还有希望和机会的!在地下水淹死我们之前,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向前挖,完成坑道,引爆炸药!这样,我们就能打赢这场战斗!”

  “你疯了吧?”“神经病!”“要死你自己去死!”很多工兵都骂起来,但都潸然泪下。

  “那你们往上挖吧!”那名年轻工兵挥舞手里的工兵镐,站在齐膝深的地下水里奋力地开始在坑道末端处向前挖掘。

  其余工兵们在昏暗的手电筒光柱中一动不动地站着,黑暗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哭泣声,很快,有人说道:“弟兄们,鲍班长说得对!我们死定了!但是,我们不能白死!完成任务,我们就可以拉着上千个小鬼子一起死!赚了!够本了!怕啥?”说着也拿起工兵镐向前挖掘。

  哗啦啦的地下水流动声和哭泣声中,越来越多的工兵一边哭骂着一边也加入向前挖掘的作业中。“真没想到,这条坑道就是我们的坟墓啊!”有工兵忍不住哽咽起来。

  这是悲壮的一幕:墓穴般的地下坑道里,地下水在哗啦啦地流淌着,手电筒光柱闪着鬼火般的黯淡光亮,一群灰头土脸的工兵在越来越深的积水里一边哭泣流泪一边奋力向前方挖掘着,他们哭泣流泪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地下水会在一定时间后淹没掉坑道,这些被困在地下的工兵如果在这段时间里争分夺秒地向上挖掘,是可以挖到地面然后再逃出生天的,但他们放弃了求生的时间和机会,把最后的时间用于向前挖掘,向前挖掘是挖不出活路的,并且他们即便不死于地下水也会死于最后的爆炸。实际上,这一幕最悲壮之处在于:没人看得到这些工兵在生命最后关头的悲壮。

  也许是上苍可怜这些工兵,在搬运炸药的时候,几个工兵发现了几根从坑道里延伸至外面的电话线,其余几根都被炸断了,还有一根完好无损,接上电话机后,正在坑道起点处废墟血泊间悲痛欲绝的阚维雍知道了他的这些部下还活着的消息。

  “坑道里的工兵弟兄们,你们还活着?”赶来的蒋纬国心情沉重地拿起电话。

  “你是二公子?是的,我们还活着。有不少兄弟死了,也有不少兄弟被困在别的地方,我们不能跟他们联系上。”接电话的是那个首先提议继续向前挖的年轻工兵。

  “你们受苦了。”蒋纬国心头鼻头一起发酸,“你们要坚持住呀,我们会救你们出来的。你们现在哪一段坑道里?”

  “二公子,我们在坑道最前端的地方,并且我们正在继续向前挖。”

  “什么?”蒋纬国愣住了。

  “我们要完成我们的任务。地下水正在倒灌坑道,我们时间不多了,但应该可以完成任务,把坑道挖到日军司令部的地底下,并且大部分炸药也已经运进来了,我们可以完成的。”

  “你们…”蒋纬国心头剧烈震撼,他明白被困在地底下的这些工兵的用意和决心了。

  “二公子,我们工兵也是军人嘛!我们这也是在战场上为国捐躯呀!”

  蒋纬国眼里忍不住涌出泪水:“…你们…你们还有什么心愿吗?”

  “没别的心愿,希望我们的家人能被中央好好地抚恤…还有,我们不想死得无人问津,我们希望外界能记住我们的名字。”

  “好!你叫什么?你们一共多少人?分别叫什么?我记下来。”

  “我叫鲍直才,跟我一起的兄弟共有一百一十七人,我念一下每一个人的名字。”

  蒋纬国狠狠地擦了擦眼泪,吩咐身边的孙涛:“快点拿纸笔过来。”他对着电话说道,“你说吧!我听着呢!你们分别叫什么?家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有什么人?我都记下。你们放心,你们的家人一定会被政府好好善待的,我保证。”在这一刻,蒋纬国脑子里想起一句话,“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这句话悲壮无比,同时也有一股悲凉。做一个无名英雄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做出伟大的事情后,外界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坑道里的这批工兵也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根电话线没有被炸断,他们的名字又有谁会知道呢?历史上的抗日战争,中国军队死亡约380万人(国共总和),三百八十万个中华好儿女为保卫这片土地而死在与异族侵略军的战争里,有多少人的名字被人记得?为国战死是壮烈的,而为国战死后根本没人知道这个人为国战死,这又是多么的悲凉。

  合上写满人名的纸张后,蒋纬国手腕重如千钧地挂上电话,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命令部队,改变进攻战术!”获悉此事后的郑洞国当机立断,“停止强攻日军司令部主体阵地,全力扫荡周边地带的日军辅助据点,把日军都驱赶至司令部内!”

  8月13日凌晨3时20分,蒋纬国的坑道爆破计划被正式实施了。

  日军司令部地下十多米处的黑暗中,一百一十八名中国工兵互相手牵手,庄严而决绝,黑暗中已经没有哭泣声或咒骂声,只有平静的呼吸声。鲍直才手里拿着引爆器,大声道:“诸位好兄弟!我们下辈子还做兄弟!”说完,他猛地按下了引爆器。

  大爆炸在石破天惊中横空出世。

  “地震了吗?”这是上海市绝大部分居民在这一刻的第一个念头。今晚的上海本因为突然爆发战事而使得大街小巷上门可罗雀,但爆炸后,整个上海万人空巷,因为居民们都在误以为发生大地震的慌乱中跑到街上避难。

  距日军司令部足有一公里的蒋纬国在这一刻都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大震动和心慌式的悸动,前者来自地面,后者来自他的心理,这种感觉就好像人在乘坐升降式电梯时突然间电梯失控下坠时带来的失重感和恐慌感,因为蒋纬国确实感到了固态的地面像液态的浪涛般在震动起伏。蒋纬国先是看到一道极度刺眼、极度可怕、极度巨大的火球在毫无预兆中犹如地龙升天般破土而出,霎那间就笼罩并吞没了占地面积超过6000平方米的日军司令部大楼,已被微露的晨曦和激烈的战争炮火给闪耀得忽明忽暗的夜空在这一刻间亮如白昼,满天尽是狰狞的赤红色,天空被无数晚霞或火烧云似的红光给覆盖得犹如山火焚烧。这就类似于闪电,先是看到一道极度耀眼的闪电,随后是惊天动地的霹雳炸雷声。“轰…”比一百门大炮同时开火时还要震耳欲聋的大爆炸声在飓风般的气浪中滚滚地横扫着呼啸而来,扑面而来的强风让蒋纬国感觉像被一千台电风扇同时吹着,几乎把他的钢盔都给吹飞了,“哗啦啦…”极度密集的玻璃破裂声犹如雨点般响起,从爆炸点到蒋纬国所在地的沿途所有建筑的窗玻璃齐齐被震荡波给震得粉碎,汇聚成一幕令人叹为观止的画面:强风过后,玻璃渐进式地随风粉碎,产生了一浪又一浪的玻璃粉碎声。

  各种各样的惊呼声、叫喊声、感叹声在强风中纷杂而起,蒋纬国呆呆地看着远处那幕画面,他看得非常清楚,爆炸后的画面就像以慢动作在进行着,似乎每一个细节都纤毫毕现。大火球中的日军司令部在海啸般的爆炸气浪和排山倒海的冲击波中像沙雕建筑般被剥离得分崩离析,司令部周围的树木齐刷刷地以放射状角度折断扑倒,天崩地裂的爆炸能量震动得地面先像海面般在天塌地陷地起伏涌动甚至是癫狂颤抖,继而像乌龟壳般四分五裂,最后又火山爆发般吞没司令部大楼本身。地动山摇间,司令部大楼就像硬纸板做的积木玩具般轰然支离破碎,墙壁在极短的时间内先是破裂,然后粉碎,最后被炸飞,地基完全被掀翻、瓦解,火球熄灭后,数道高度极高、粗度极粗的烟尘在滔天大火中犹如黑龙般近乎气贯长虹地拔地而起,形成了地狱般的骇人画面,司令部大楼底部一二层被炸得灰飞烟灭、荡然无存,无数建筑碎块在红雾黑云间犹如沙尘暴般漫天横扫飞舞,仙女散花地簌簌不断而落,建筑三四层则在坍塌崩溃中形成了泥石流般倾泻而落的土石浪潮。大量建筑碎片在气浪强风中化为遮天蔽日的烟尘,一时间,以日军司令部为圆心的一大片城区天昏地暗、风起云涌,噼里啪啦声密如鼓点,地面被无数从半空中落下来的砖瓦碎片砸得坑坑洼洼,司令部周围很多民房建筑都在爆炸中被殃及池鱼,完全是被从天而落的砖块水泥块给砸毁,形成一场人工陨石流星雨。

  郑洞国在事后描述道:“…爆破正式发生时,蒋纬国被我们生拉硬拽地送到了一公里外,开玩笑,他要是出事,哪怕我们打了大胜仗,老头子…校长也不会放过我们的,我本人当时在距日军司令部不到五百米处,很快,我就后悔了,因为距离太近了。三十多吨炸药,威力真是太惊人了!那一刻,我惶然间真以为发生大地震了,因为我真真切切地感觉脚下的大地像一头怪兽被刺痛了某个穴位般痛苦地颤抖了几下,一股猛烈的冲击波像水银一般灌进我的耳朵里,我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耳膜蜂鸣地轰轰乱响,大脑也嗡嗡嗡地响个不停,五脏六腑犹如掉进了瀑布里被激流冲击着,恶心感涌上我的喉咙。手表被震坏了,时间停格在这一刻。周围弟兄们都龇牙咧嘴,无不露出痛苦神色。先是大火球,日军司令部完全被炸得粉身碎骨,然后是巨大的黑烟,随风汇聚成了一团黑云,急剧地翻腾着,越窜越高。一二十秒后…也许不止,当时我脑子昏昏沉沉的,已经不太能精确地估算时间了…我们一起目瞪口呆,司令部大楼已经不存在了,完完全全地化为了一堆瓦砾废墟,这时,我和弟兄们都感到身上簌簌地掉着东西,是建筑的粉末灰烬,就像在下一场固体的黑雨,不少兄弟受了伤,因为掉下来的粉末有的确实是粉末,有的却有冰雹大,甚至有碗口那么大,一些弟兄被砸伤了,甚至其中还夹着一些人体部位,血肉模糊的断手断脚、变形焦黑的人头,都是日本人的,是从司令部里面被炸飞出来的。不用说了,接下来我们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攻占日军陆战队司令部大楼,因为一来那座大楼已经不存在了,二来那座大楼的废墟里还活着的日本人估计也没几个了。”

  爆炸发生时,不远处的黄浦江上波涛汹涌,因为气浪从空气里传播过去,而震荡波也从土层里传播过去,江面上的出云号、磐手号等日军军舰上的日军都看得呆若木鸡。长谷川中将犹如木偶般呆看着这一幕,回过神来后,他哀叹道:“大川君他们完了!”

  事后统计,包括日军驻上海特别陆战队司令官大川内传七少将在内,约有4000名日军在大爆炸中被炸死炸伤、被冲击波震死震伤、被大火烧死烧伤、被崩溃倒塌的建筑砸死砸伤,日军驻上海特别陆战队因此而基本上被消灭。